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回忆——秘密

  “嫂子,云隐他们说要和大哥去那里打桌球,要不我和訫訫陪你玩别的?不打扰他们这些男的好吧?”徐小卉还是拉上了正专注于品酒的南宫訫来做对抗南宫墨的挡箭牌——让沈溯菡透露一点“内情”并不是问题,把南宫墨支开几乎不可能。

此前两人还在靠着阴暗的灯光悠看倒印着身影的玻璃,门外两道清光啄湖露,枯木柳根再迎翠。拍下来甚是人间一残美。也许是平日里太过于追赶时间的步伐,忘了生活的意义,才会对眼边的一切都过而匆匆,这里少说也看过五六次,才第一次发觉这是那样的美……

也许是观的人不同,风景也就随之而变……

“啊?好!墨宝,你去吧!不用担心我的,我和她们聊聊女孩子的事情,增添增添友谊,你不会不答应吧?”

沈溯菡倒的确很是会哄南宫墨的情绪——女孩子的事情,这个他就无权干涉;增添友谊,那就是为今后的日子做准备,毕竟今后会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了解她们,也就是了解自己,自己没有道理也不想制止她,傻子才会做那种事。

“嗯,有什么事喊我,我不会走太远。”南宫墨说完就走了,比徐小卉想象得容易的多,留下的一句话很是给沈溯菡一种被保护的感觉,就好像他虽然走了,但还是在我身边……

“嫂子!”徐小卉和沈溯菡很是自觉的从沈溯菡旁边拉开两把椅子坐了上去。

起降木椅,因为普遍质量都不好而且不实用,所以在市面上很少能看见。这些倒不用担心,质量真的不赖,木雕上面印着细致手感极强的风图,坐着感觉不到,却能闻到一股香气扑鼻……沈溯菡却没有在意这些,选择在这坐着绝大部分原因是为了和他一起看景色,其次是因为坐在这上面可以把自己的身高增到一个脑袋的距离差不多,却反之可以让南宫墨矮了不少,抬头看他也不会那么费力,靠着他的肩也会轻而易举……

“怎么啦?”沈溯菡转过木椅,捧着南宫墨为她挑的果汁鸡尾酒,说是怎么喝都不会醉的酒,看微风顺着她的手腕吹到脸颊。

“打听个事啊。”徐小卉上前凑了凑,微微低着头看着沈溯菡的眼睛,很认真。

沈溯菡听完道之后连忙转过头,两眼放光,“哇!我还知道你们都不晓得的秘密!快说!快说!”

“我们俩就是想问,大哥为什么为了你不打那畜牲了?哎呦!小卉你掐我干什么?”南宫訫说着,胳膊上的小嫩肉就被狠狠地掐了一下子,带着埋怨的眼神转向徐小卉。

“你问错问题了,这不是浪费机会吗?”

“怎么浪费机会了?”

“嫂子的话哥哥会不听吗?”

“会!”沈溯菡在这个问题上最有发言权了,南宫墨怎么会一直听她的话,听她的话的次数简直微乎其微,明明是她不敢不听他的话才对。

南宫訫得意地笑了笑,徐小卉则是一脸的尴尬,但还是不想浪费时间,不绕圈子,直接步入主题……

“嫂子你为什么要放过那畜牲?”

沈溯菡脸色骤变,变得酸楚、伤感,但强板着脸,和刚才他问自己的时候一样。

“你们怎么知道的?”

“大哥不可能放过他,刚才也只有你和大哥有过接触……”

舍你其谁?

“这个……我就是看他太可怜了,所以……就让墨宝放过他了……”沈溯菡依然做贼心虚的用刚才已经用过的方法来应付她们。其实刚才可以看到南宫墨不相信这样的交代,只不过不愿意强迫她才没继续问……

“真的?”果然,两人也是不信……

“真…真的!我们……不聊这个了吧……小卉啊,问你个事。”她慌慌忙忙想要扯开话题,问的话却又把自己带进了沟里……

“尽管问!”

“你……你那个前男友叫……什么名字啊?”沈溯菡虽然吞吞吐吐的,但语气很坚定,自己真的对那年的那个迷糊人影十分在乎,他是谁也一直困扰她到今天……

“叫……古董。”徐小卉说完自己还笑了出来——父亲姓古,母亲姓董,所以就草率的叫做古董。自己当时最初也是因为他的名字才注意到的他。

“哦……古董……”沈溯菡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默默记下了这个很好记的名字……

“那他在三四年前有没有出去过很长的一段时间?”

“哦?这个还真有,高二的时候吧,那时候我还没对他表白,那时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他好像是去邻边的哪个城市住过半年,后来又搬了回来。”徐小卉对这事记得很清楚,那时候她暗恋他,所以就很注意他的一举一动,当初好像还为他搬走的这事哭过不少次……

“哦……高二……五年前……对,五年前……”

“嫂子,你怎么对那个人的事那么感兴趣?”一边远离话题的南宫訫却最先感觉了话题的异样和沈溯菡的反常,她好像很想了解那个古董似的……

“啊?有吗?不是,我只是……好奇……对!好奇而已!”沈溯菡圆着并不让人信任的场,吞吞吐吐和已经被捏的发皱的塑料饮料杯更是无底线的出卖了她。

“不聊这个了,嫂子,刚才大哥送给你的什么啊?”徐小卉缓解了尴尬地气息,她不像南宫訫那样喜欢刨根问底,她早就知道,有些不该知道的事那就没必要知道,何必打破砂锅,问到底?人都有秘密,如果强行得知,后果往往适得其反……

“这个啊?”沈溯菡晃了晃都做的一个火柴盒大小的小木盒子,语气也渐渐舒缓起来,很是感激徐小卉扯开了话题,那真的是她连南宫墨都不想告知的秘密……

沈溯菡把小木盒上的小木盖推开给她们看,里面躺着一张卡片,上面印着“抽奖券”等等字样,就是每次V大开校庆的时候都会发的一张很普通的免费抽奖券,每人都是可以免费领到用一张的。以南宫墨花钱不经过大脑的性格,把这个当做礼物实在是太不同寻常了,即使是别人,用免费的抽奖券当礼物也太牵强了。这也怪不得沈溯菡会显得那么失望了……

“大哥的心思猜不透啊!”徐小卉也觉得南宫墨做这事太匪夷所思了。

“叮咚!”沈溯菡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一下子,然后传出了悦耳的手机铃声,不用想,现在除了他没人会给自己打电话的。

“喂?墨宝啊,我在这里和她们聊天啊!不会,没有无聊。你在哪呢?哦……不用不用,不用过来,哦?真的?那你去吧,拜拜啦!么么。”沈溯菡一脸甜蜜的拿嘴唇亲了手机的屏幕一下,才不舍地挂掉了电话。

“哥哥怎么了?”

“哦?訫訫啊,你伯母要来了哦!”

“伯母……啊!嫂子!小卉,你们俩的未来婆婆啊!”她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沈溯菡很配合地低下了红扑扑的脸,一点一点的靠冰镇的鸡尾酒来降温。

既然他们都整天一句一个嫂子这样的来叫她了,这又扯上未来婆婆了,不如就趁个好的机会答应做南宫墨的女朋友吧,把那八字的一瞥完美的画上圆满。毕竟,这样在空中悬着的感觉真的不怎么样,才几天就受不了了……

虽然对这个未来婆婆很期待,但是更多的还是紧张,像那些小说和电视剧里那些婆媳战争,家庭不和之类的东西如果真发生在她身上怎么办?虽然顾虑的有点久远,但还是应该未雨绸缪啊,一会在南宫母面前一定得好好表现!

比起沈溯菡,徐小卉就显得悠闲自若多了,以前见过南宫母很多次,虽然接触的时间都不是那么长,但能感觉到南宫母特别和蔼,平易近人,特别对她特别照顾,不是个难接触的人。心里悄悄窃喜地想,当初云隐带她回A市老家过年的时候,他和她争电视看时,被南宫母训不懂得照护自己时,云隐那灰头土脸的样子。

“现在可是公司旺季,阿姨怎么抽得出身来这里?”徐小卉还是随着云隐一齐管南宫母叫“阿姨”。

“不知道额,伯母是爸爸的嫂子,又是V大的公益投资商,在中国企业也有不小的代表权,来这里参加校庆,学校肯定是大门敞开用红地毯来欢迎,但一定不会只是因为V大校庆才来这的。”南宫訫很有理由地玩着推理游戏,三分钟的侦探还真当得有声有色……

“对了!我想起来了,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云隐接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时候一直‘阿姨、阿姨’地喊,中间好像聊到大哥和嫂子了……”

“你和云隐睡在一块?”徐小卉注意点总是和其他人不一样。

“你和大哥不是也一样吗?”徐小卉记得很清楚云隐那天晚上和她聊的事情,又是不飙车了又是电灯泡的,迷迷糊糊的唯一记清楚的也只有他们同居的事……

“互相保密。”

“成交!”两根粉红色的小指牵在一起很幼稚地拉了拉勾。

“好了!打住!回到正题上来,小卉,你的意思是伯母从云隐的嘴里已经知道了哥哥和嫂子的事?”比起她们,还是南宫訫显得比较冷静,毕竟和刘逸轩这个金口玉言的哑巴呆在一起那么久了,慢慢的也被“同化”了……

“应该是吧。”

“那么伯母这次来的目的就很明确了。”南宫訫转过身来,牵着沈溯菡的手,像是宣言一样对不明所以的她接着说着:

“嫂子,伯母她这次不远千里地从公司里脱出身赶过来,估计就是为了来考察你这个准儿媳了!”

朴生
大病痊愈!回归正道!

第三十六章 回忆——秘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