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回忆——陌生

  “你这么凌厉的人,怎么会故意输给他们?”

“能让他们终成眷属,这点事很值得。”南宫墨慢慢梳理着她眼眉之上的齐刘海,一根一根,一指一指的。

他冰冷的手好似冰泉,所及之处神清气爽……

“你怎么知道他们最后一定会在一起?”沈溯菡闭着眼,享受着。

“猜测吧,刘逸轩跟我聊过他想要的女孩是什么样子,和我妹…差不多。”

“没想到唉,你这种人竟然还会这么细心。”

轻轻掐了她脸上白嫩嫩的小肉,不需要计较,他的确有当他们大哥的心,现在,最令他糟心的还是上官幕和宇文峥,别看两人每天都一副“老子乐逍遥”的样子,其实都是强颜欢笑。

“我头好晕,你有没有什么治疗头痛的祖传秘方啊?”

“……我家是商业世家,不是医药世家。”

“哦……那好吧……”沈溯菡只好自顾自的揉着自己的额头,却起不了不了任何缓解的作用。

一股力量把自己还在揉着额头的小手并不用力的按在礼堂沙发的沙发垫上。然后自己头上的太阳穴就莫名的舒服起来……冰凉的感觉让整个人就如变成一汪水,他如同轻轻地拨着这汪水,他的手本来就很冰凉,揉在微微有些发烫的太阳穴上,很惬意,什么头痛晕车的感觉一下子全都没有了,只剩下太阳穴两边熟悉的清凉感。

“好点了吗?”

“你还会按摩?”

“不会,第一次。”手指有规律地在她的头上一圈一圈地绕着,力道虽然不是很稳,但是都很舒服。

“嗯,有前途,嗯,不错不错,长大你就是开个按摩店也不会饿死了,哎哎,你别停!继续,呼~舒服。”沈溯菡变本加厉地躺在他的腿上,倒像个顾客一样评价着他。

南宫墨很不自然地笑了笑,刚刚垂落的手又重新按在她太阳穴的地方:“这你就不用操心了,长大后接手了我爸那几个公司,赚的钱花都花不完。”

但那样的生活并不是我想要的……

“那……墨宝,你的梦想是什么?”

看着她纯澈的眼睛,突然想起来,自己原来还有梦想?自从刚进入高中,父亲告诉他已经帮他安排好以后要走的路,只能强制性的走完一辈子,连反抗都没有用了之后,对梦想这个词就已经很敷衍了。

好像是……

“我想将来能当上在整个世界都很有名的,每个人都会认识我的歌手。像……DavidBowie一样。”她睁得大大的眼睛渐渐变得圆润起来,黑色的眼睑开始缓缓地放大。

“很幼稚?”

“不会啊!我觉得这个梦想很伟大啊!而且对你来说也不是不可能啊,你长得那么帅,想要打败那些人还不是易如反掌?”沈溯菡很夸张的在空中比划了一下,手举得老高,意味他会站在最耀眼的地方。

“再…再说了,还有我陪你呢……”

如果有她陪着,做什么事都是幸福的,更何况是追梦……如果有她陪着,其实,有没有梦想也无所谓,因为,在很早之前,她就已经成了他的梦想。

但是,父亲的家业就在他的肩上,路…还是要固定着走……

“你的梦想呢?”

“我呀……这个…我想要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风景摄影师……拍很多即将要逝去的美景。”

“你琴弹得那么好,还以为你梦想应该是关于古筝的……”

沈溯菡爬了起来在他身边坐正,俏小动人的身子在恍惚的灯光下更让人动心。

她调皮地对他说:“你放心哈,将来你专辑要是需要什么古筝曲配音,我立马飞到你身边免费帮你录!”她用手指笔画了一个飞翔的动作,然后落在他的鼻子上……

南宫墨笑了,好看的眼眸时暗时明。

“飞?你以为以后我能容许你远离我一步?”

“唔,你好坏!”沈溯菡没气没力地敲了一下他结实的胸膛,随即没羞没躁地脸红了。

“你先躺会吧,我去拿点东西送给你,不要乱跑。”南宫墨把她的头放在沙发边上的小枕头上,等沈溯菡乖乖的照做,才放心的走了。

“切!我又不是三岁智障儿童,老把我当成个孩子。”虽这样想,却像被施了定身咒一般,不想起身,不想怎样,就躺在那,闭着眼睛在眼皮带来的暗夜下猜想着他会带来什么——鲜花?首饰?耳环?过分的还想到了戒指之类的东西……

耳边上好像站了一个人,以为是他,沈溯菡没睁开眼睛,装作没发现的样子,耳垂的红光却毫无保留地出卖了她对礼物的期待与紧张。

“小姐,能邀请你跳支舞么?”那人的腔调和南宫墨一点也不相像,沈溯菡却一点没在意,反而奇怪他是要闹哪样?但还是义无反顾地答应了。

南宫墨拿完东西再回来的路上,偶然间抬眸,就看沈溯菡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和一个并不熟悉的男生在那里扭扭捏捏地跳舞,还不断赔笑,眼神飘渺的四处瞅望,最后惊喜的对着南宫墨摆手。

“搞什么?”南宫墨阴着脸忍着气急败坏对她做了让她个过来的动作,沈溯菡看见后,匆匆忙忙地和那个男生说了几句,然后解脱似的冲着他迈着小碎步匆匆而来。

“怎么回事?不是让你老老实实的躺在那里吗?”

“他啊?这个……刚才我照你说的在那里躺着,然后那个男生就过来和我打招呼,我以为是你呢,就没多看……他是学校音乐社团的社长,说我我弹得很好,想邀请我跳舞。我不会拒绝人啊,更不会跳舞……还好你来的及时!”

南宫墨心里感觉一定是沈溯菡又一次不知不觉地被泡了……顺道一提,学长大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正说着,那男生又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带着藐视的目光看了看沈溯菡边上的南宫墨,在他带着的色眼镜眼中,南宫墨他们就如牛头马面一般,他实在想不出来像沈溯菡这样的女孩会和他有什么关系。

而南宫墨那就是愤怒加上看待畜牲的眼神看着这个男的,音乐社社长?看来这人的脸皮是厚到非一般的境界了,在我女朋友身上还敢耍这种心机……

不过这人似乎有些眼熟。

“沈溯菡,你和这种人在一块干什么?走,我们接着聊。”那“音乐社团社长”带着那种鄙视的傲气好不客气的冲撞着南宫墨,手自以为是的伸向她的手,拉起来就要走。

沈溯菡杵在那任而他怎么拉都毫不为之所动,呆了片刻眼睛里竟然还有怒火中烧,盯着那个人的目光都让南宫墨发自内心地觉得——

难不成忘吃药了?

“走啊,沈溯菡,你干什么?”那人昂着头,还自傲地认为她是被南宫墨拉住才不肯走,看他两手都空着才出现了许许的疑惑。

“道!歉!”沈溯菡一字一顿,声音很小,但很坚定的对他要求道。她不知道他是谁,也不考虑他有怎样的后台,总之,自己的墨宝被别人侮辱了就是不行!

“什么?你让我给他道歉?想什么呢?不识好歹!”放开拉着沈溯菡的手,虽显得很自傲,但还是很非常胆怯地朝远离他们的地方逃走,好像生怕被逮住似的。可是刚走没几步,身子就被硬生生撞了回来。

云隐、刘逸轩、上官幕、宇文峥四个人围成一堵墙,个个脸上都表现着“你这愚蠢的凡人”,一帮子美男站在一起真是傲气无双,这已经不是养眼了,这简直就是要亮瞎沈溯菡的铝合金狗眼啊。

咳咳,旁边还有个小醋王呢,还是收敛点吧。

四人一步一步把他又堵回了南宫墨的眼前。沈溯菡挣脱了他的手之后就跑到南宫墨的背后怯怯地躲着,只留下小半个脑袋从他的背后露出来。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呀,带着眼镜当个小四眼,小爷我差一点还真就没认出来你。”上官幕一下子把他按倒在地,那男的恐惧地看着围着他的五个人,认清楚之后,慌不择乱地捂住了自己的大牙。

周围围了很多看热闹的同学,看见那男的就在一边捂嘴悄悄地议论。

“这男的好面生啊,是我们学校的吗?”

“依我看来是要被揍了哟。”

“啊?那我拍个视频留念。”

“顶撞到他们也算他倒霉,据说上一个得罪了他们的人揍得爬都爬不起来了!”

“我类个乖乖,南宫墨身后站着一个女人,你们看见没?”

众人的眼光被吸引过去,看见沈溯菡垫起来脚尖,南宫墨很体贴的弯下腰,她顺着他的耳边低吟了些什么,他听后眼睛微微的一怔,缓缓起身,手掌抬起来,爱玲地揉了揉沈溯菡的小脑袋,随即一笑。朝这边走来时,脸上却是道不尽的阴霾。

云隐蹲下来呲牙咧嘴地对着那位“音乐社长”,一抬手那人用来掩饰面容的眼镜被摔倒地上,上官幕就式踩成了了个粉碎。

“怎么?又把宋娇玩腻了?想泡我嫂子啊?”上官幕又一脚把已经粉身碎骨的眼镜框踢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伸出来手拉着那人的衣领把他硬生生地提了起来,伸出来拳头就要朝他脸上砸去。

“框!”南宫墨冲上前去拿手接住了上官幕的拳头,云隐也站起来,都茫茫然地看着他,一向脾气奇怪的他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招惹过他的人。

“南宫,你干什么?”

南宫墨没回应上官幕,转过身去把他的手从他的衣领上掰开,自己又拎着他,几乎是把他拖到了大门的玻璃门前,使劲一甩,他的身子被甩倒在门外冰冷的地板上。不过肯定比上官幕的那一拳要轻很多。

“滚!以后别让我看见你进入V大一步。”在所有人眼中,他在南宫墨高大的身躯下战败而归地从V大的校门里跑了出去。

随着大家和围观的同学惊变的眼睛,南宫墨整整衣服,那是她买的,他不想弄脏一丝一毫。又走回来,对着上官幕一行人眼不斜视。

“我可不想再打扫一次操场。”

南宫墨带着沈溯菡又找了一个不怎么热闹的地方双双坐下。

其他人都还在那,心里都知道南宫墨在说谎,就算是会打扫操场,对于南宫墨这种急性子的人来说在打人的时候也不会考虑任何后果,当初为了徐小卉这个弟妹他都能下那么狠的手,这会却为了沈溯菡这样——自己不动手,也不让别人动……

四个人议论了一会,还是猜不到南宫墨到底在耍什么心机,但能肯定的是一定是为了沈溯菡才阻止的上官幕。因为都有程度不同的强迫症,就让云隐找来和沈溯菡关系比他们都好的徐小卉,想让她打探到一点什么内幕。

徐小卉在知道他来过之后如他们所料的平淡如水,现在她对他的事没有一点的关心,对他也没有一丝的感情了。

唯一特别的,只是萧郎陌路。

朴生
本星期带病终于如约把五篇都补完了,欢呼!!!

第三十五章 回忆——陌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