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回忆——保护

  悠扬的琴声又蔓延在他的耳畔,她在上面正襟危坐,不失风度地用双指灵巧地在琴板上悦动,一曲《高山流水》道尽了古筝古典、清脆、纯然的音色,富于韵味,让听者意味隽永,使感觉喧闹的空气都变得清新明丽起来。

“小墨,这给你叔面子来捧人场了?”南宫墨还陶醉在沈溯菡的琴声里,肩膀就莫名其妙被轻轻拍了一下,一个面目慈祥的英俊中年男人坐在了他旁边,头发斑白,虽然老了,但还是不失那股威严之气。

“嗯?”南宫墨起身一看,沙发上所有的空座都被坐满,更有一堆人站着,座无虚席,所有人都安静屏息看着她听着曲子,很大一部分人始初是为了南宫墨才在这坐下,但后来无一不被沈溯菡的琴艺所折服,真是悦耳动听。其中也包括一些再熟悉不过的面孔,而台上的沈溯菡只盯着金丝镶边的古筝,对台下的人数之多好似浑然不知。

“捧她的人场。”南宫墨指着在台上的沈溯菡,对这个人毫不客气,但语气也不像对别人一样尖刺。

“哦?捧她?臭小子,老实说是不是恋爱了?”那男人笑起来显得更加的和蔼,金丝眼睛都顶了起来。

“叔,我爸不反对我谈恋爱,我妈无条件支持,你告状没用的。”南宫墨挠挠头,进入V大之前父母对他说的那些话,准备的那些东西,似乎都在沈溯菡身上起了效果,自己以前还认为是多此一举。

“只要你还是V大的学生,只要我还是V大的校长,我就有义务管着你!”

“我追的她……还…没追到……”南宫墨这时倒是有点尴尬了,捧着手机晃来晃去,神游在沈溯菡的琴声和校长的话里。

“哈哈!小墨,以前追你的女生可是数不胜数,现在想追一个人还追不上了吧!”

“真爱难寻。”

“好了,我也支持你,都二十一了,没个女朋友,我和你爸还有嫂子都很担心你会孤独终老啊。说吧,要我帮你什么忙?”校长笑得很开,像个小孩子一样,仿佛就是把南宫墨戏弄了一般。

南宫墨趴在校长的耳朵边说了几句悄悄话,校长一阵子表情没变,听完,笑了。

“你和你爸当年追嫂子的时候真不像,这也就是真爱吧……好,我可以帮你,说不定她还可以帮忙管管他俩,只不过他们要是不同意呢?”

“他们会同意的。”南宫墨自信的笑了,“只不过你还要把他们班的一个女生调过去。”

校长知道是谁,略显严肃地对他说:“没问题,你也不看看云隐,你可比他麻烦多了!”

南宫墨笑笑,也就没再说话,的确,云隐追徐小卉的时候可比自己容易多了,可是谁又能否定他们不是真爱呢?

校长招呼了两句,就去招呼在酒塔旁听音乐的年度优秀教师了。在走的时候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刘逸轩,刘逸轩会心的笑了笑,这个慈祥的老校长乃可是他今后的岳父。

一旁的刘逸轩四人见校长走了,急忙凑过来对着南宫墨发出一个个兄弟间的质问。

“南宫,三年没来过校庆舞会,今天哪根筋抽了来这里抢我们的风头?”上官幕对南宫墨的到来又喜又气,喜他们五个又可以在一起谈天说地了,气南宫墨一来肯定会抢走自己不少女生的视线。

???????“南宫,怎么穿成这样?搞爱国主义啊?不过你和嫂子的衣服好像,又是情侣装吧?”宇文峥捧着一杯酒,刚才还埋怨因为听沈溯菡的琴曲听得太认真,都没注意身边的刚讨好的两个女生都走了。

“嗯。”南宫墨觉得这件事还是和云隐还有上官幕两人商量一下为好。

“云隐,上官。”

“嗯?”两人齐刷刷地看着南宫墨,徐小卉刚刚表演完第一场开场秀,那时看的人也很多,现正和凑热闹的南宫訫在后台里换衣服。

“你们俩,加上徐小卉,转到沈溯菡的班里,我已经和校长沟通好了,你们愿不愿意?”

“我无所谓,”上官幕坐到南宫墨的旁边,一只手拦着他的脖子,指着沈溯菡,“还可以教嫂子怎么帮我整你,还可以泡到更多的妹子,一举两得。”

“我随便,但是如果小卉不愿意我是不会去的。”云隐还是随着徐小卉走,当年,他追徐小卉的时候就是拜托校长把他调到徐小卉的班级,想让他们两个分开几乎是不可能的。

一旁沉默不语的刘逸轩最先发现了从后台朝他们走过来的两位女生,心里清风略过,朝她们招招手,两人看见之后立马就踏着高跟鞋跑到了他们的身边,相继被融入怀中。

“大哥,你这次怎么来啦?”徐小卉看见南宫墨就跟发现新大陆一样。南宫墨瞥了一眼沈溯菡作为回应,徐小卉领会到,捂着嘴巴笑想不到一向对待人就像对待空气似的南宫墨也会有喜欢的人。

“小卉,我跟你商量件事。”云隐和徐小卉说了一大堆悄悄话,南宫墨根本想象不到云隐把他的要求说成了怎样的柔情似水,诚恳寡断,才不会明白徐小卉看他的眼神的含义。

“好!我同意!能和嫂子在一班一定会很有意思的。”徐小卉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南宫墨心口的一丝顾虑也就烟消云散了。

“噔!”沈溯菡在琴丝上的最后一个音符戛然而止,她抬起头来才发现眼前是聚集了怎样多的一群人,被一下子重视的感觉迫使她毫无安全感。她的眼睛在台下急切的扫来扫去,最后才发现了一直对着她笑的他,在最能看清她的第一排正中央,鼓励的微笑也使她一下子有了归宿感。

沈溯菡缓笑着,蹦蹦跳跳地起身从后台里急切的走了出来,满颜春色,大事已脱,现在真的是一点包袱都没有了。

“嫂子好。”剩余六人见沈溯菡来了,便礼貌又嬉闹地对着沈溯菡点头哈腰,用一些结婚后才用的词语,在大学里很是流行。

沈溯菡羞涩地伸出爪子,也礼貌地回侯道:“你们好……”

六人很是自觉的从南宫墨旁边移开,留下一道只能由一个人容坐的间隙,并把沙发的其他角落占得满满的,但却是多此一举,沈溯菡本来还是想坐在他的身上呢……

“嫂子的腿怎么了?”细心的南宫訫最先在打量她的旗袍的时候发现了她脚踝处的一道并不怎么明显的擦伤。

“我的错。”沈溯菡正要回答没事,南宫墨一脸自责地抢先答道,南宫訫闭上了嘴,让他自责的事,说出来谁都不会开心。“回家记得抹药,明天清早去医院看看还有没有事。”

“嗯,知道了。”

“嫂子的旗袍好漂亮啊!和大哥的中山服好搭配哦……不对,就是情侣装吧?好特别哦!云隐,你看看嫂子和大哥穿的每一套情侣装都那么有气势,你下次给我买的时候长点记性啊!”徐小卉见情势接乎尴尬了,急忙强势讽刺地嘲讽云隐,以来转移话题,云隐知道,也就没再计较。

“好了!接下来有请下一位表演者,3C班的……”舞台表演继续进行,但观众却很不捧场地随着沈溯菡的琴声截至而喧闹着相继散去,到后来舞台场只剩下南宫墨一群人和寥寥几人。

“好了,既然聊到了情侣这一方面,那老大,你也八点卦给我们听听,你和嫂子是怎么相识相爱的?”云隐这一句话真是把其他人的疑问发出的淋漓尽致。也难免,才三天,他们不染红尘,脸整天冷得像冰,对谁都不客气的老大却突然有了一个让自己这么爱的嫂子,所有人心里都有着不小的疑惑。

“菡菡,你来告诉他们。”沈溯菡顿了一下,才意识到他这是在叫自己,他是第一次这么亲密的称呼自己,菡菡……沈溯菡对这个很随意的别称很满意,只要是他取的……

“哦……是三天前的中午,我在学校食堂盛饭,然后……”沈溯菡把她和他相识时的那一天的所有事情都分毫不差地徐徐道来,包括他惊勇的救助、在医院、初吻、汽车没油、山地车、第一次去他家、擦拭伤口和他的生气……?

“哇!好奇妙的相遇啊!只不过也太喜剧了吧?”南宫訫在旁边一脸的羡慕,想想她和刘逸轩接乎严肃古板的恋爱,虽然彼此都非常的深爱着对方,但和他们一比,真是小巫见大巫。

“嗯?老大,我记得我两年前和小卉刚在一起的时候你还说不相信一见钟情的,现在知道爱情的伟大了吧?”云隐在一旁附和着开着他的玩笑道。

也不知道,看到自己也有了沈溯菡,他才终于觉得南宫这个家族才算圆满,才算真实,才会让他想要靠近。有了她,这才算是他想象中的南宫家族。

“云隐,他现在信了,你们就不要再提了吧?他…他会不开心的……”沈溯菡顶着因为刚才的八卦而红得可爱的脸在众人面前显得支支吾吾的。

南宫墨感动,感动得无法用言语表达,她在这些人当中是显得多么的娇小无力,虽然自己不会因为这些朋友之间的玩笑而生气,但她还是想为自己挡住这些绯论。

用她的方式与力量……

朴生
咳咳,以后会坚持在周一至周五每天更新一章三千字左右的文章,周末休息。

第三十章 回忆——保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