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回忆——礼物

  沈溯菡这回是十足地睡饱了,把早晨早起时一身的懒散一睡全无。一觉睡得她脑子都嗡嗡作响,努力地吸了一口气,空气中都弥漫着玫瑰花的清香。

想要活动一下沉闷的小手,就用力一拍旁边的南宫墨,一下子拍空,却把手碰到硬硬的床角边上。

“唔!”沈溯菡一下子坐起来,摩挲着发红的小手,四处张望,南宫墨很情趣的把玫瑰花装在一个精致的玻璃花瓶里,放在了床头边靠着大窗户的一张放书的小木桌上,让她可以每次醒来呼吸的第一口气都能包含着玫瑰花香。

粉红色的床上只有她一个人呆呆地在那里坐着。楼下传来电视节目的声音。

沈溯菡蹦蹦跳跳地下楼去找他,突然感觉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仔细一看自己,怎么还是感觉哪里不对劲?刚反应过来,就把手往下一搭,一脸怒气的超南宫墨扑过去。

南宫墨躺在沙发上开着电视看小说,这是他小时候就有的坏习惯,总说自己喜欢清静,现在耳根子里却容不得片刻安宁——小时候已经受够孤独了,现在真的不想了……

眼前端的好好的书本一下子被压了下来,沈溯菡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他的身边,也不是没有一点声音,只是电视的音量太大掩盖住了她的脚步声。

“墨宝,如实交代这是怎么回事!”沈溯菡趴在南宫墨身上,又羞又气。

“你练琴的时候出的汗太多,你的衣服湿了,我就帮你换上睡衣,起来把你衣服洗了。”南宫墨一下子把她抱了起来,在他面前她也只算只小猫咪。

沈溯菡折腾了两下,嘟起嘴也停止了反抗。

“不是说好不碰我的吗?”沈溯菡被放到了一边的沙发上躺着,语气还是羞答答的。

“没碰你啊?”南宫墨回以一脸的无辜。

“你还狡辩!帮我换衣服,那还不得……那什么……嘛?”

“纳。”南宫墨从茶几上拿出一个眼罩,样式很奇怪,上面带两个半圆形的塑料球,里面装着黑色的棉花球,模仿人的眼睛,但是很大很萌,晃一晃脑袋眼睛还会动。

“这不是我的眼罩吗?”沈溯菡接过这个她失眠的时候常会用的东西。

“我带着眼罩帮你换的衣服。”

“哦……”沈溯菡低着头,愣了半晌,突然反应过来,又是一拳:“你戴着眼罩怎么帮我换?”

“摸着换。”

沈溯菡擦了擦鼻尖的鼻血,发誓以后一定要时刻防备着南宫墨这个禽兽。

沈溯菡盯着眼罩,突然一巴掌又打在南宫墨手臂上。

“谁允许你乱翻我东西的。”

南宫墨笑了,一把把沈溯菡抱到自己身上,的确是他在翻沈溯菡装日用品的柜子的时候发现了这个东西,刚才还在研究,现在就拿出来当了炮灰。

“天黑了…现在几点了?”沈溯菡看着窗外的夜景,现在也不想责备南宫墨了,只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在校庆舞会上弹古筝,那样他应该会对自己刮目相看的。

可是现在都有点开始紧张兮兮的了。

“嗯……”南宫墨放开手臂,看了一眼时间,“五点。”

“五点,时间还早……怎么感觉好像忘了点什么呢?”沈溯菡揉着下巴,突然一拍脑袋,“礼服!”

“快!趁现在还有时间,赶紧去买啊!”沈溯菡拉起南宫墨的手就往屋外冲。其实南宫墨有很多礼服,只是这次想要和她穿一样的衣服。

“换衣服!”

白色的兰博基尼停在一家名牌服装店的旁边,因为这家服装店里的服装都华丽,所以还有不少的V大校友在这里选购今晚要穿的礼服。而这家服装店的特别之处就是售卖的每一件衣服都不会有第二件,在V市内保证绝对不会撞衫。

“怎么这么多人?”南宫墨把车靠在路边,巡视着路旁的出租车,如果知道会有这么多人的话,也不会来这里,可是已经五点半了,离校庆晚会还有不到半个多小时,想要赶去别家肯定是不可能了。

“人好多……可能是这里比较受欢迎把……”沈溯菡在一边趴着窗户看窗外服装店里的人。

“嗯。”南宫墨闷声闷气地回了一个语气词,闭眼揉着额头,一看到这么密集的人群就头晕,心情烦躁。

“要不我自己去买吧,没关系的,你想要什么样的礼服?”

南宫墨脑子有些蒙了,想了半天才决定道:“不用了,我陪着你一起去。”

看着沈溯菡莫名感动加崇拜的眼神,南宫墨又回腼了许多。

“别误会,我只是对你的审美观有很大的怀疑。”又看沈溯菡渐渐冷淡的眼睛,南宫墨后悔说这句话了,这是搬了石头砸了她的脚,痛了自己的心。

“乖,走吧,我们买情侣装。”像是安慰,但又太过于肉麻,沈溯菡开心了,脸上立马阴转彩虹,这种打一下给一个糖枣做安慰的方法现在也只对她管用了吧?

“我们…还没到那种地步吧?”

“那要不然不买?”

“别别别啊,我说着玩的,走,快点。”沈溯菡打开车门,深吸了一口夏天夜晚难得的清风,心情也随这天气一般,清爽,舒畅。

南宫墨也下了车,很随意地从口袋里掏出来口罩和墨镜,佩戴上去,把脸遮得严严实实的。

“为什么要带这些东西?”沈溯菡一边挽着他的手腕,一边在情侣专区挑选着衣服,指着他的口罩问道,还疑惑又没有太阳,空气也很好,为什么要戴这些东西。

“要是我被发现了的话,今天我们就别想准时到学校了。”南宫墨站在一旁四处查看来往的同学,很是像一个小偷,要不是因为名牌的衣物和活跃的沈溯菡,他有可能早已经被保安带出去了。

“啊?这么严重啊?”沈溯菡心有余顾的看看周围的人,果然有不少的校友对着他们议论纷纷。沈溯菡一个抖擞,突然看到了一件挂在屋子正中间柜子里的情侣装,一件印着九十九只白色的凤凰黑色的过膝旗袍,暗黑色的蚕丝面料,庄重中透着典雅,还不失沈溯菡的可爱之气;另外一套很华丽的中山服,上面也印着一条从肩上一直延伸到腹部的麒麟,黑色的蚕丝绸缎甚是好看与搭调。

“墨宝!这个!”沈溯菡激动着指着那套衣服,拉着他都忍不住要跳起来了,“这个怎么样?旗袍好好看哦!和我好配,这个中山服也和你的身高好搭调哦!没想到我们这么大的身高差竟然还能找到合身的情侣服!”

南宫墨看看那套衣服,确实不错,他也很满意。只是好笑沈溯菡刚才不是承认了个子矮的现实吗?

“我买给你!”沈溯菡很是大方的摆摆手,叫来服务员,询问价格。

南宫墨倒是担心了,他见过世面,这套衣服上就连纽扣的用料都是十分的昂贵,手工他是无话可说。如果是他买的话,那就是九牛一毛,但如果是沈溯菡的话,恐怕要把她银行卡弄得透支。不管买与不买,她心里都还是会有一点不好受的吧……

“小姐,你好有眼光,这套衣服是本店店主的最后一件封笔之作,是本店的镇店之宝,唯一的缺陷就是两套衣服的身高差太大,店长说是创意。没想到竟还有你和先生这么配这套衣服的人,真是奇迹。”服务员一脸专业的四十五度角微笑,声音是像抹了蜜一样的甜。

“我要了,多少钱?”沈溯菡对这件衣服可谓是爱不释手,眼睛都快发光了,盯着柜子里的衣服目不转睛的。

“五万元整。”

“……”沈溯菡听到这个报价,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塌了下来,咽了一口唾沫,才哆哆嗦嗦地回答道:“我和他商量一下吧。”

服务员并不惊奇,微笑了一下就转身招待别的客人去了。

“要买吗?”一直保持沉默的南宫墨终于张口说了一句话,他看出来她的犹豫和不舍,心开始隐隐作痛。

“买!一定要买!这是你和我的第一套情侣装,我一定要买下来。不用你出钱!”老实说,南宫墨感动了,沈溯菡……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我去趟洗手间,等我回来再买,记住。”

“嗯。”沈溯菡没有移开视线,手尖一直在玻璃柜上面划着,多少钱她都愿意买,只要是为了他。

南宫墨转身向厕所走去,一会,又回来了,回来时的沈溯菡已经是欣喜若狂的地步,在屋子里跑来跑去,见到南宫墨一下子就跳到他的身上揽着他,在脖子上亲来亲去。

“墨宝!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幸运,我是他们这里的第六万名顾客,第四万名女顾客,第两千名想要买这套衣服的人哦!所以他们准备打一折就把这套衣服买给我,就需要五千元哦!我真是人品大爆发!这回赚大了!”沈溯菡激动不已地说完了这句话,脸都涨得通红,笑是会心的笑,就差唱首歌来形容自己了。

南宫墨满意地笑了笑,能让她这么开心,真好……

服务员把两件衣物包装好送了过来,沈溯菡刚接到就拉着南宫墨迫不及待的冲进试衣间换上了衣服,真的和他们俩非常合身,就像是量身定做的一样。沈溯菡穿上更是增添了一股高贵的气息,但最多的还是懵懂无知。南宫墨也很满意这件中山服的合身,她为他买的第一件衣服……

沈溯菡穿着那套旗袍在镜子前转来转去,正兴冲冲的时候,突然看见钟表上的时间,六点了!

沈溯菡飞跑着回了车上,准备赶去学校。南宫墨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

南宫墨的手机银行账户迟到的短信发到了南宫墨的手机上,一笔四万五千的支出,问是否是他亲自操作的。

南宫墨笑笑,悄悄地删掉了这条短信……

第二十八章 回忆——礼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