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回忆——虚实

  优雅的场景少不了安静,除了几句简单的交流,沈溯菡几个小时手都没离开过琴面半步,额头上都出现了许许汗丝。

段段优美的音律从她的手里流出来,虽然古筝的质量大大影响了演奏的效果,但是沈溯菡高超的技艺还是掩盖住了琴的瑕疵。

南宫墨坐到了她的旁边,离她不到一米,尽量不会打扰到她,很认真地投入到聆听上,也很细心地观察着她的颜情,嘴唇干了会喂她喝水,头发出汗了会为她擦拭,虽然自己天生体温较冷,这样不算特别热的天气和在家里的感觉一样,但是还是没顾及到已经干裂的嘴唇。

虽然热了点,但是看着风景倾听着她弹琴,未尝不是一种享受。

“墨宝,现在几点了?”沈溯菡弹得手都隐隐开始红肿了才停下来,一边揉着手指,一边微笑着看他,刚才他悄悄为她擦汗,喂她喝水时她真的好感动!他愿意陪着她一起在这呆着,她真的很满足、很想哭,也有一点点自责——刚才练得太认真,竟然没有发现他已经在自己旁边这么久,没有走神干任何其他的事情,只是听她弹古筝曲,还听得那么认真……

自己应该叫他去别的地方避避暑的……像他这样的人应该是从来没被烈日晒过吧?这样对他好不公平……

南宫墨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镶金的时针与分针重合性地指在十二上,他们两个就这样一奏一听,一起了几个小时。时间真是会在你不注意的时候逝去,时而快,时而慢。

而现在,根本不用考虑时间,在某个你不注意的时刻,时间他也会为了一些事而停住脚步。

“啊?都这么晚了……”沈溯菡很是惊讶自己在这到底练了多少时间,南宫墨几个小时下来就一点都不无聊吗?

“嗯?又饿了?早晨没吃饱么?这么大个人了,连饭都不会吃。”南宫墨递给沈溯菡一瓶水,自己倒是没有意外时间的快慢。

“不是……墨宝…那个…谢谢!”沈溯菡喝完水,双手合十,对着弯腰帮她收拾古筝的南宫墨鞠了一躬。

“我差不多还能活六十年,不用拜我拜得那么早。”南宫墨云淡风轻地稀疏道,心里早就明白沈溯菡的心思,真不知道该高兴她感激自己的良苦用心还是该生气她把自己当外人。

“不不不,”沈溯菡略显慌忙的摆了摆手,“墨宝,我…我不是那个意思……真的!”

看着她的南宫墨难免地笑了,她不是很活宝,却总能带给他意想不到的幸福和感动,也不知道她哪来的本事。

“不管怎样,墨宝,谢谢!”

“谢什么?”南宫墨收拾好古筝,提着古筝的手提袋大步向楼下走去,他不会给体弱的她任何接触重物的机会。

“谢谢你……愿意陪我这么久……”沈溯菡断断续续地说,断断续续地跟着南宫墨,突然觉得电影里那些男主角粘人的小女朋友小跟班都活得挺好的,这样跟在一个值得依靠的人后面,感觉世界上任何灾难他都会为自己顶着,好有安全感!

反正天塌下来还有他顶着呢!

“就这样?你不考虑报答点什么别的特殊点的东西吗?”从沈溯菡的视角看来,南宫墨现在真是一脸的坏笑,刚并排的肩膀又退回了他的后面。

“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最大极限就是接吻哦,多想一点都不行!”沈溯菡自以为是的掐着腰,拽着南宫墨的衣角让他停下来,闭上眼一副等待并期待着的样子。

南宫墨愣了一下,看着眼皮底下这个昂起头准备自投罗网的女孩,眼皮跳了跳,一脸复杂的表情。

“那我来了。”

沈溯菡双手握得紧紧的,捏成了个拳头,眼睛都闭得有些发皱,身体还略有些颤抖。

南宫墨附下腰,极轻地啄吻了一下沈溯菡热乎乎的脸蛋。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南宫墨扭头就自顾自地朝乐器室走去。留下沈溯菡一人还在那里闭着眼傻傻等待着。

怎么没反应了?不会走了吧?沈溯菡将信将疑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就看见南宫墨的影子进到了乐器室里。

“喂!墨宝!哼!坏蛋!”沈溯菡使劲的跺着小脚丫,气嘟嘟地跑到南宫墨的旁边,食指指着他的鼻子,南宫墨平生最烦别人指着她的鼻子,此时却一点不反感。

“坏蛋!”

南宫墨把古筝放到桌子上,一下子就把沈溯菡抱了起来往楼下走。沈溯菡轻轻撒娇似的打了他两下,也就没再反抗。其实南宫墨没有用力,起身一跃便可从他怀里挣脱。

“那你倒是说是,我怎么坏蛋了?是你让我亲的你。”南宫墨一脸微笑着看着她。沈溯菡快把持不住了,原本南宫墨老板着个脸都帅得有些过分了,最近又笑腺发达,笑起来简直就是帅得要死要活的,就差要流鼻血了。

“你…你就亲我一下啊?”沈溯菡脑子有些冒烟,只注意南宫墨的帅气了,语言都全权交给身体了。

“呵呵,你电视剧看多了吧,我说的回报是接吻吗?”

“什么?不是吗?那是什么?”沈溯菡终于从美男海里上岸,清醒之后才发现自己刚才说的话是有多么的可笑。但现在也就只能将错就错了。

“做我女朋友。”

“好…”沈溯菡第六感迫使她答应他,但还没说出整个字,沈溯菡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唉?不对啊?我怎么又被他追上了?不对,我还没答应……嗯,不答应应该比较好吧?就可以一直被他追了,可是……做他女朋友岂不是拯救了好几次世界才能积攒下来的福气?不答应可惜了……

“好…不是,不好…也不对……”沈溯菡跳下他的怀抱,走在前面咬着指甲犹豫不决。

“墨宝,你能答应会一直爱我吗?”沈溯菡停下来抬头看着南宫墨,心里那是一阵的忐忑。

这……应该是要答应的节奏,嗯……答应她吧!反正是事实。

“会。”

“那我不答应你。”

“……”

南宫墨突然领悟沈溯菡那句话的意思,白净的脸庞顿时比包青天还要黑,刚才如果说不会的话她一定会为了守住他的这颗心也会答应的,不过说谎可不是他的风格。

这次表白又以失败告终。

“虽然是这样……墨宝,”沈溯菡又和他并肩地走着。“刚才那个吻算什么啊?”

南宫墨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亏她还提出来,也不想想,跟一个不是自己男朋友的人接吻,算什么?仔细想想,他们早就把互相当成情侣了吧,徒有实力而无虚表的情侣。

“安慰。”

“哦…可是哪里有先安慰再拒绝的啊?”

“要不来个更亲密的安慰奖?”刚才只是沈溯菡认为南宫墨在坏笑,而现在南宫墨就是真真正正实实切切名副其实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坏笑了。

看得沈溯菡从头顶的秀发到脚趾,每一处都在触电般的发麻,腿不自觉地停了下来,看着南宫墨。

“还说自己不是坏蛋!哼!”沈溯菡说完就飞快的向大门跑去,走走癫癫的样子像只活蹦乱跳的企鹅,边走还吟着:“这人怎么这么会调拨人呢……”

南宫墨浅笑而不语,从后面小跑起来赶过去。

真是幸福得让人嫉妒……

第二十六章 回忆——虚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