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回忆——谢谢

  “墨宝,会不会迟到?”沈溯菡在副驾驶里坐立难安,一直盯着车上的小闹钟,像是要把时间给看停似的。

“舞会……没有时间规定的。怎么迟到?”

“那是你!如果我迟到了,演排的老师非骂死我不可!”沈溯菡急了,想想老师发飙的样子,正有点怕,演排老师是个强迫症,如果自己打乱了她的计划,后果不堪设想。

“你演出几点?”

“开场第二场,最晚六点二十吧……”沈溯菡摆着手指头算到,然后再看一眼钟表……

“六点十五了!怎么办啊?墨宝……”沈溯菡语气里带了点哭腔,离V大还有不小的一段距离,加上又有红绿灯,还有那么多车阻碍,想要准时到达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真的对你很重要吗?”

沈溯菡沉思了,遇到他之前,只是单纯的把这当做比赛、演出而已,但是现在,这是个向他证明自己的机会,很珍贵,她也很珍惜。

“嗯,很重要的……”沈溯菡语气平缓了不少,细想,就算自己哭闹也没有什么用的吧?

“坐稳。”

“嗯?啊!”

南宫墨把油门踩到最底,速度指针直飙最高处,一下子从二十米外冲过了将要变红的黄灯,速度之快都没让沈溯菡反应过来。

“你,怎么突然开这么快?”沈溯菡后怕的看看后面的车子,还好没有一辆汽车撞上他们,再看看红绿灯,现在才从六十秒开始红灯倒计时。

“不是你说的这很重要吗?以我的车最快的速度冲过去,应该是可以赶上的。”南宫墨眼睛直盯着眼前的车群,娴熟地左拐右拐,避开一辆辆车子。下班高峰期,开这么快,稍有不慎就会出生命攸关的事故。

沈溯菡把头晃了晃,手忙脚乱地抓住原本没打算系的安全带,死死地扣上,之后又使劲地拉了拉以保证安全。又用两只手死死地拉住扶手,才少了些惊恐。

“墨宝,我告诉你,安全第一,如果我的小命不保,你…我…你开慢点啊……”沈溯菡腾出一只手拍了拍南宫墨,又立马弹了回去。窗外的风景像闪电般的从车窗玻璃上面滑了过去,肉眼几乎难以捕捉窗外的瞬间。

“我会小心的,现在几点?”南宫墨帅气的眉头扭曲成了好几个结,现在的路况真的不支持让他分神。沈溯菡瞅瞅时间,感叹老天都不帮她啊,回去肯定是要被骂的了……

“六点……”沈溯菡无奈的抬起眼睛看前玻璃窗的外面,眼睛都快蹦了出来,惊喜万分的摇着南宫墨的手,“到了!快到了!”

南宫墨皱着的额头渐渐松开,微笑着看了一眼沈溯菡,却忽略了眼前变道行驶迎面冲上来的面包车。

眼看两辆汽车差一点就要相撞了,幸好南宫墨突然转过头,急忙踩刹车打方向盘,朝没有车的地方甩过去,兰博基尼甩了一个九十度的大漂移才停了下来,避免了这次事故。沈溯菡死死抓住扶手,但还是没有避免被甩到玻璃窗上,南宫墨也被甩倒了,但马上又被安全带给拉了回去。还好的是两人都安然无恙。

面包车的司机似乎也在赶急事,停下来看了看车子无恙,也就没有计较,飞快地开走了,也许是担心自己还要承担责任吧。

“吓死我了!”沈溯菡哆哆嗦嗦地发开扶手揉着眼睛,还惊魂未定,眼睛刚才也是被硬硬吓出了两滴泪。

“失误。”车子踩着刚刚留下的车轮印缓缓又开始发动,只是速度要慢得许多,但还是很快的到了近在咫尺的V大。

一熄火,沈溯菡就连蹦带跳地下了车,庆幸能安全的到了V大,南宫墨飙车从来没输过的传闻果然不是吹的。叫了南宫墨一声就急不可耐的向学校的大礼堂走去,历届的晚会都是在那举行,这次也不例外。因为旗袍跑不起来,沈溯菡只能急切切的往大礼堂走,高跟鞋敲着地面“哒哒哒”作响。南宫墨下了车,才发现沈溯菡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了,小跑起来赶了过去。

赶到的时候已经到了礼堂的门前。

沈溯菡带着南宫墨匆匆忙忙的赶到表演节目的后台里,一进门就和那位据说有强烈强迫症的老师四目相对,那老师很胖,南宫墨明显的感觉到沈溯菡身体一阵发抖,再看她的眼睛,目光呆滞。

“沈溯菡!你怎么才来!”那老师指着沈溯菡的鼻子就吼,站在后面的南宫墨明显的看见从那老师涂着让人生厌的口红的嘴巴里飞出无数的唾沫星子,还有更多吐到了她的脸上。

“老师对不起,我有些事耽搁了,已经很努力地赶了。”沈溯菡怯生生的,让南宫墨有些难受,他最厌倦这种自以为是趾高气扬欺软怕硬的人,而这个女教师就是最好的教材。

“赶?你也不瞧瞧现在都几点了?六点半啊!我的小祖宗,你整整迟到了十分钟。就知道你这样的人一定会出些岔子!校长同意破格让你这个非正式音乐社员在这表演节目就是个天大的错误!对自己的节目都那么不用心的人能弹出什么好的曲子?你走吧,不用上台了,我已经让宋娇顶替你表演钢琴了。”那女教师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连气都不喘一下,洋洋得意的可恶样子让南宫墨都忍不住想要上去踹她了。

“别啊,老师,我…我下次不敢了,你就让我上台吧,求求你了……”看着沈溯菡那么低三下四地去求一个坏到骨子里的人,还被她弄得快要哭了,南宫墨脸色阴得可怕,拳头都被捏成了红色,愤怒的盯着那个还没有发现他的存在的女教师。

“想都不要想,穿的这么正儿八经的,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得上这衣服!”那肥胖得油腻女教师这分明就是在索取东西,她也看出来了这件衣服是有多么奢华,言外之意就是如果沈溯菡把这件衣服给她的话,她就可以让沈溯菡上台。

沈溯菡听懂了,也哭了,哭得很伤心,犹犹豫豫的哭,把衣服给她?不行,这是她为他们买的的第一套情侣装,绝对不能给她……可是不给她的话自己上台表演就真的没有一点希望了……想到这,沈溯菡哭得更加激烈,更加伤心。

“闭嘴。”南宫墨从门外的阴影里走进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个女教师,冰冷的眼睛让人不寒而颤。那女教师看到南宫墨时眼神也开始变了,变得恐惧、害怕、不自在,就像称王的猴子遇到了真正的老虎一般怕。

“迟到了十分钟?你知不知道她为了赶这十分钟差点连小命都差点丢了?破格?你知不知道她的琴弹得有多棒?不让她表演让谁表演?她对这次表演不用心?她弹不出好的作品?你知不知道一醒来就来学校天台顶着太阳练了一个上午的人不是那个什么宋娇,是她!”南宫墨在那里吼着,正准备表演的同学们都朝这面看来,对着他们议论开来。

那女教师怕了,南宫墨,谁不知道他和校长的关系,她知道自己收了宋娇的贿赂,如果被校长发现了那可是饭碗不保,南宫墨把教务处主任逼走的事可是穿得沸沸扬扬,她可不希望自己是第二个。

“我…我不知道这些……沈溯菡,你…你可以等宋娇演出完之后演出。”

南宫墨掰过沈溯菡的身子,目光变得怜爱起来,心疼的为她擦泪,完全不顾及在场的那么多人的视线,“傻瓜,怎么又哭了?”

沈溯菡还是哭,“我好感动……”

南宫墨笑着,拿出手帕纸帮她擦干了眼泪,转身又换回了那张冰冷铁青的脸,对着女教师的耳边悄悄地说:“道歉,我不打女性,包括你在内,可是你应该不希望在V大大一D班的儿子明天杵着拐杖来上学吧?”南宫墨用嘲笑的脸对着女教师惊讶的脸,让出一条道,摆摆手示意让她道歉。

“沈溯菡!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排挤你,请你原谅,大人不记小人过!”

周围的人沸沸扬扬地又开始议论了——

“哇,我这是第一次看见这个老师道歉啊!”

“是啊,也不知道南宫墨刚才对她说了什么?”

“南宫墨怎么和沈溯菡走在一起啊?还这么宠着她,动作也很亲密啊,不会是情侣吧?”

“啊?不是吧……”

沈溯菡受宠若惊地点点头,南宫墨满意地笑笑,又说:“我家沈溯菡可不能忍受被别人占自己的表演时间。现在,我要她上台。我自己处理那个宋娇,古筝送上来,要音色好的,乐器室正中央的柜子里有一台,别藏着了。”女教师拼命地点头,转身就要离去,南宫墨又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喊道:“别想要她的旗袍了!你穿上去会撑烂的!”女教师惶恐的从他视线里消失了。

“南宫墨,谢谢你……你对我真好……”沈溯菡在后面戳戳他的背,带着哭后的余荡声,呜咽声。南宫墨接受了她的感谢,“快把眼睛擦干,三分钟后上台。”搬来一把椅子把她安顿好,才满身怒气的冲进了表演台。

台下特意安排看节目时坐的沙发椅上空无一人,台上的表演者也无精打采,断断续续并不熟练的曲子十分难听地弹了出来。南宫墨心里怀疑了,这样的节目都能把沈溯菡的古筝比下去?那老师是个聋子吧?

但是却感到这背影怎么那么熟悉,南宫墨朝钢琴的地方走过去。下面有不少的同学因为看到了南宫墨而停下了脚步,在下面惊奇地看着台上的情况,堪称V市校草的南宫墨怒气冲冲的朝宋娇走过去,其中,也包含着校长和云隐四个人。

南宫墨拍拍那个人的肩膀,她十分懒散地转过头来,是她!那个在食堂把沈溯菡推倒的女生,教务处主任的女儿!

想到她以前对沈溯菡的种种作为,又想想她现在的所做所为,再想想以后沈溯菡还会被她欺负,南宫墨心中憋了一肚子火,而这些火气都和南宫墨低沉、沙哑、将乎忍耐到极限的声音混合成一个字。

“滚!”

第二十九章 回忆——谢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