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回忆——憧憬

  “那刘逸轩,你和南宫訫是怎么回事?”沈溯菡在一边八卦起来,不过他们俩平时就看起来寡言少语,故事也不会太过于精彩吧?

“我们?”南宫訫低头苦思了一会,一脸的困惑,完全不顾及他人的感受就扭头问刘逸轩:“逸轩,我们俩是怎么认识的?”

随着众多人惊艳的眼球,刘逸轩就显得特别平淡自若,“我记得,好像是南宫的生日吧……”

这两个人是健忘还是根本就没打算记住?这样两个人一辈子都不会忘却的初识初遇两人却都忘得差不多了……

“对,我想起来了,哥哥的生日会。”刘逸轩和南宫訫两人很随性地一句一句道述他们的相遇……

那年的二月五日,元宵节,南宫墨二十岁大寿,因为不喜欢在家里闹腾,所以就定了一个酒吧来庆祝,和南宫墨有关系的年轻人都会到场。因为南宫墨是二月六日凌晨两点的时候出生,所以大家要熬上一夜。

南宫墨带着墨镜坐在酒吧正中央的沙发上,云隐在陪徐小卉在那里闲聊,上官幕和宇文峥挤在人群聚集的地方泡妹子,留在他身边的只有刘逸轩同他一起品酒。

“南宫,生日快乐。”刘逸轩举杯和南宫墨相碰,细细品味着,眼神茫然的盯着前面,不知在看些什么。

“嗯,云隐这小子有比我们更重要的伴了。”南宫墨边喝酒边看着云隐在的地方,一个不大的小圆卓,仅有他们俩,一边说笑一边用各式各样的神眸交换情感,乐不思蜀……

“南宫,你可是这生日会的主角啊,不准备做点什么吗?”

“他们玩得开心就可以……”南宫墨觉得能有这样的生日会已经非常好了,至少耳边还有些人愿意陪他说说话,比起以前学校里那些酒肉朋友,这样的兄弟更能让他知足。

“哥,生日快乐。”一个相对外面的聒噪来说比较不应景的女孩子从酒吧的大门直接向南宫墨冲过来打招呼。

“嗯,坐。”她在刘逸轩的旁边坐了下来,同样微笑着向他打招呼。

“介绍一下,我堂妹,南宫訫。这是我兄弟,刘逸轩。”

“你好,你就是校长的千金吧?V大品行兼备的学生……略有耳闻。”刘逸轩见到她之后立马神经绷紧起来,这女孩,华丽的外装还是无法掩饰从心里透出来一国天香的书香之气。

“你好,我没你想的那么好啦,V大学生会会长,久仰久仰……”南宫訫同样礼貌地回侯着,然后贴在他耳朵上用只能他听见的声音问他:“像你这样的人怎么会像要和我哥这样的人做兄弟?”

“这个……”刘逸轩瞄了一下正盯着他们俩的南宫墨,南宫墨呀,你妹妹都这样说你,你知道吗?

“无所谓……”他苦笑了一下。跟他们做兄弟的决定也就是跟着感觉走吧……

“嗯……我们来扑克牌吧!”南宫訫从随身带的小包里掏出来一盒扑克牌,瞪着眼等待这两人的决定。刘逸轩印口答应,南宫墨以洗牌来作为默认。

“小心点,我妹会出千。”南宫墨边洗牌边提醒着刘逸轩,曾经她就赢了自己半个月的生活费去旅游,这次他是做着必败无疑的态度来玩这牌。

刘逸轩只是笑笑。

南宫訫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小半扑克牌,不被任何人发现的藏进了袖口里……却没发现刘逸轩也在重复同样的动作。

“好了,斗地主。”南宫墨把牌,反摊在桌面上,抽出一张牌正过来插入那些红花背面上。三个人依次抽牌,南宫訫是地主,她很是自信地晃着脑袋脑袋,假装用手把牌摆整齐,一转眼,她的牌里就多出了很多连牌。却还是没发现刘逸轩也在重复同样的动作。

“飞机。”南宫訫得意洋洋地把牌狠狠地扔到桌子上。

南宫墨在那里挠着头,不知所措。一张俊脸略微犯愁。

“压。”刘逸轩出的牌不多不少的比她大出一点点,看着她困惑的眼睛,他笑了。

“不要。”

“要…要不起……”

“那就……”刘逸轩从牌里抽出来一堆牌,随着指甲的接触玻璃桌的声音,那清一色的牌让南宫訫终于意识到这是“同行”,而且是个不可小觑的对手……

“炸。”南宫訫把原本准备的对牌拆开,想先缓解刘逸轩的上风。

“不要。”南宫墨绝望的看着手里的牌,明明是很好的牌,此时却一张也出不出去。

“出牌。”刘逸轩选择让牌,并悄悄为自己后面的牌打好了不错的套路。

“嗯……这个……”沈溯菡有些慌忙了,两对连对,就是多出来小王、红桃A、方片3,2和大王不但自己没有,也没有出现过,不但有这种窘境,而且还有刘逸轩在这里压着,想偷牌也是不可能的了……

“连对。”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不要。”刘逸轩还是那么平静。

“过。”南宫墨已经崩溃放弃抵抗了,连自己手里的牌都已经出现在桌面上很多次的事都毫不知晓……

“再、再连对……”南宫訫抖抖手,手里现在只剩下三张牌,但一定赢不了了……

“不要。”

“……”

“这个……”应该还有点胜算吧?“三!”

“炸。”四个四平静静地滑到她的眼前。趁南宫墨不注意,刘逸轩狡猾的把手中的牌给她亮了亮——

多出来的小王组成的王炸、2炸、三张A还有一张3……没了……自己百分百要输了……

南宫訫无奈的把手放在腿上耷拉着,手心里突然传来一片凉飕飕的感觉。一看,刘逸轩正在尽力的把南宫墨的注意力往别处吸引,手上的一张牌塞到了她的手里,然后像什么都没做过似的对着她笑。

“要么?”

“嗯……王……王炸!”南宫訫把手中仅仅还剩的一张牌连着带了出去,没给至少是南宫墨回应的机会,地主胜!

“谢谢。”

“专心点,下局让他当地主,我们不出千……”

南宫訫只觉得刘逸轩好厉害,和她的差距简直不是一点两点,她都有拜他为师的冲动了。不过,这局她的确是胜之不武。

让他当地主……还要不出千,那就得把所有牌都记下来,然后在那厚厚的牌里不受怀疑的放进能正巧能让他摸到的地主牌,这对所有人来说难度都很大,靠的还是记忆力。

“哇!赌神!然后呢?”沈溯菡不觉地想起了周润发曾出演的香港老经典电影《赌神》,里面把出千和赌神的技巧讲得精致入微。

而且,他们俩的故事也没有显得那么无聊,反而很有刺激感。

只是可怜了南宫墨一直在那里被耍得团团转。

回头一看南宫墨,本来脾气很不好的南宫墨竟然一点也不生气,可能是因为他早就知道了,也可能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总之,他不发火就很好了……

“然后啊……哥哥被我俩搞得一败涂地,然后就不玩了……”南宫訫在那里捂嘴暗笑,玩扑克牌是她唯一敌得过南宫墨的东西……

沈溯菡正想笑的时候,南宫墨好似爱面子静静地对她说,他们的牌,都是我事先准备好的,自己的牌……那是从一对对连对和炸里面挑出来的无用杂牌,挑的时候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洗牌,而且如果自己想赢,弹指一挥间……沈溯菡正想说自己不信,南宫墨不经意的从桌子上的餐巾纸里抽出一张白色餐巾,用手用力一捏,竟然成了一张白色的卡片,放在只能她看到的地方,拿手一摸,突然出现了许许花纹,最后变成了一张黑桃A,再拿上来的时候已经又变回了餐巾。

“在高中的时候跟着一个魔术师学过三年魔术。”此刻,沈溯菡对他刚才的话深信不疑,眼里的南宫墨都已经自带上了赌神出场时的背景音乐。

“我就想学习一下他是怎么变魔术的,然后就一有时间就去他那里跑,相处了几个月……日久生情嘛,就……在一起了。”南宫訫还是不可避免的脸红了,刘逸轩也习惯性的搓搓鼻尖。那是一段对两人来说最珍贵的回忆,其他人也知道之前两人说的不记得了也只是在开玩笑罢了。

“南宫,嫂子,那边开始跳舞了,你们去不去?”上官幕的声音又从背后响起声来。

“不了,”沈溯菡很乖巧地摇摇手,甜得发酥的微笑很可爱。“你们先去玩吧,我和南宫墨在这里待一会……”

“那不打扰你们了,嫂子,我们先撤了。”云隐、徐小卉四人也相继告退,都去在那边跳那亲密的舞步。

“怎么,不去玩吗?”南宫墨觉得沈溯菡这个贪玩的女生要是拒绝玩乐的话应该不是一件小事……

“不了,你陪我在这待一会吧,我有点晕车……”

南宫墨才感觉来的路上他开的车确实有点不稳,晕车也合情合理。

南宫墨把沈溯菡侧躺在沙发上,让她枕着自己的手臂。她不困,这种时候只是想和他聊聊天。

五年前的日子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憧憬着的美好……最终还是避免不了要承受五年的痛苦煎熬……

朴生
拼命地继续补,明天差不多就可以补完了……然后对之前文章的一些疏漏和错误做一些修改……

第三十四章 回忆——憧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