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回忆——作用

  “墨宝!好啦!醒醒吧!”门外响起了沈溯菡独特的少女很娇嫩的嗓音。里面迟迟没有回应,沈溯菡知道他又赖床了,真是该睡的时候不睡,该醒的时候不醒,真该帮他改改睡眠时间不规律的坏习惯了……

沈溯菡在心里默默地埋怨道,其实也不是不知道自己肯定比南宫墨还要赖床,自己叫他起床的方式一定对自己没有任何作用……

“嗯?好了?我再睡会……”南宫墨拿枕头捂着头,睡起觉来真的不想醒,如果不是她,自己肯定早发脾气了。

想着想着,埋头又睡着了。

“我给你的香包呢?”

“你怎么进来的?”南宫墨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一脸疑惑地看着她,沈溯菡进来时真的没有一点声音。

“香包呢?”沈溯菡一脸傲气地盯着他的脸。

“在这……你…怎么穿成这样?”他从睡衣的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掏出来那个香包,这是他第一次这么爱护一个东西。

沈溯菡已经换上了校服,还穿上了一条做饭才用的厨衣,有一只很萌的浅灰色和白色相间的猫,粉红色的厨衣和沈溯菡很是般配,这不是他家的厨衣,他没买过厨衣,就算买了,那时的他也不可能买这种样式的。应该是她买的,南宫墨觉得沈溯菡很会选衣服,买的衣服也都很好看。

“秘密!看好香包,我去给你泡咖啡,都说喝咖啡很提神的。”沈溯菡蹦蹦哒哒地又走了出去,一蹦一跳地向阳台走去。

南宫墨困意全无,起身坐到书房的沙发椅上,看着手里的香包沉思着。这个香包对她是多么的珍贵,她就这么信任自己,能把她妈妈亲手缝的留给她未来女婿的东西给他,她应该早就把自己当成男朋友了吧?还誓言不会很容易被他追到。

这才两天……

回想起来,那时他开玩笑把她的衣服扔了的时候,她那么伤心也是因为这香包吧……他真的不应该开那种玩笑。

有时间就跟着她去拜访一下沈父沈母吧……

“墨宝,你发什么呆呢?快喝了这杯咖啡。”沈溯菡在一旁看着正在思考的南宫墨,因为站得太久,杯子里的咖啡都有些洒落在下面的盘子里了。

南宫墨回过神来,对着她笑笑,接过咖啡,指了一下沈溯菡,又指了指自己的腿,示意沈溯菡坐上去。

沈溯菡脸“嚓”的一下红了,还是乖乖地坐了上去,头躺在他的肩膀上,看着他的眼睛。他也看着她,眼神像发电一样,看得沈溯菡身体发酥。慢条斯理地喝着手里的咖啡。

咖啡很甜,她事先尝了一小口,觉得南宫墨家的咖啡太苦,就加了不少的白糖。咖啡泡得不怎么均匀,还有一些咖啡粉沉淀在杯底,但是味道真的很甜很甜,却怎么也不会腻,或许是因为她的细心吧……总之…咖啡…很好喝。

“下楼吃饭去吧,菜都快凉了……”沈溯菡在南宫墨身上趴着,揪着袖子的袖边,心里担心那些菜会不会因为隔的时间太长而变了味道。

“菜?你做饭了?”南宫墨把手中的咖啡喝完,把杯子放到桌子上,抱起来她,她很自然地跳到了地上,才发现说漏了嘴,不过现在说出来也不算没有惊喜。

“嗯……”沈溯菡倒是很是含蓄,心里无缘无故地开始担心南宫墨不对自己的惊喜感兴趣。

他悄悄地牵起她的手,拉着她的手朝楼下的厨房走去,她就在后面迈着小碎步小跑起来仓仓促促地跟着他的脚步。

到了一楼,南宫墨在了那里,南宫墨家的餐桌不是很大,但想要用菜摆满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而现在桌子上摆得整整齐齐的餐具和一桌子中餐和西餐真的让南宫墨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挪开椅子坐下去,拿起手前的刀叉,切了一小块盘子里的牛排,放到嘴里。

牛肉很嫩,咸味和甜味融和的恰到好处,酱料的量也是不多不少,一丝丝的微辣也让牛排不再油腻,这牛排真的非常好吃。

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沈溯菡做的,但眼前这个平时笨手笨脚的女孩子能做出来这等美食?虽然希望是她亲手做的,但南宫墨还是有些怀疑。如果是,他希望沈溯菡亲口对他说,向他炫耀。

“怎么样?好不好吃?”沈溯菡把对面的白桦木餐椅搬到南宫墨的旁边,满是期待的大眼睛闪闪发光的,就像是等待大人夸奖的小孩子一样。

“外卖?”南宫墨反问道,其实就在她问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明了了,不过沈溯菡的厨艺真的让南宫墨略微震惊。

“不是啦!你先说说好不好吃。”沈溯菡急得直接站起来凑到了南宫家的脸前,很是重视南宫墨的评价。

南宫墨又切了两块,一块放进了嘴里,另一块伸到了沈溯菡的嘴唇前,沈溯菡张口很是自然地用嘴接过,感觉自己做得应该不会太难吃,但是又不确定南宫墨觉得怎么样。

南宫墨拿起身旁的手帕纸擦了擦嘴角和嘴唇上的调料,一脸严肃地看着沈溯菡,看得沈溯菡脑子就像被人打了一棒子一样,不知所以然。

“我吃过不少于一千种牛排……”他和她对视了良久,他接着说道:“这份牛排,是我吃到最好吃的牛排。”

“……”沈溯菡脑子不是太灵光,脑袋把这句话好好冲洗了一遍,才突然明白是在夸奖自己。

“墨宝……你…你在夸我吗?”沈溯菡伸出食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第一次被南宫墨夸奖还真有点受宠若惊。

“不…你做得非常好吃,这不需要夸奖也毋庸置疑。”南宫墨认认真真地回答道。

“耶!耶!耶!”沈溯菡跳起来做了个胜利的动作,蹦蹦哒哒地在南宫墨身边绕来绕去,虽然有点烦,但南宫墨觉得沈溯菡这时真的很可爱。

“你先吃,我去洗漱一下,换好衣服就下来吃饭……回来有事和你说。”南宫墨拉住沈溯菡,措不及防地啄吻了一下沈溯菡的脸。刚要走回自己的房间,沈溯菡却在背后跟上了。

“嗯?”南宫墨停住脚步低头看着她。

“等着。”沈溯菡说完就一溜烟跑到了衣柜房,因为南宫墨的衣服太多,房间也太多,所以就腾出一间房专门来放自己的衣服,就像电影《燕尾服》里面的衣柜房一样。

“给。”沈溯菡伸手悬在半空,手上熟悉的颜色和她身上穿的正好辉映,但千篇一律的衣服是南宫墨最排斥的,这件衣服南宫墨压根就没有穿过。

“校服?”南宫墨虽然倦恶V大的校服和所有校服,但还是凝然地接过来。太久没穿,应该布满了灰尘和皱纹,而这却干干净净的,衣服的每一处都没有折痕,笔直笔直的,还带着些许余热。

“对,今天不穿校服不让进校啊,我找了很久才找到你的校服,看它太脏了,我就用干洗机洗了一下,然后用电熨斗把它熨平了。”

“对了,忘了告诉你,云隐说今天下午举办校庆晚会,上午没有节目的人可以不去,我们可以……”南宫墨扭头看看她,突然,心里明白了九分。

“你有节目?”

“嗯,我想让你看着我排练,不穿校服不让进的,你今天就将就一点吧……”沈溯菡低着头,很是害怕南宫墨会拒绝。

“可以。”南宫墨摸了一下沈溯菡的头,笑着,改变方向,向卫生间走去。沈溯菡没想到他会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呆了片刻,回去继续品尝自己做的饭菜。

“吃饱了吗?”沈溯菡正顾着吃盘子里的食物,根本没发现南宫墨已经坐回到了她身边。

南宫墨整整齐齐的穿着V大的校服,蓝色的西装配上白色的衬衫,蓝色的领带,别人穿时都很普通的校服南宫墨却穿出了一种别样的风格。

清新、脱俗。

“嗯…你也吃啊!”沈溯菡解决了自己盘子里的食物,肚子微微有些撑了,见南宫墨盘子里还是空的,就一筷子一筷子地往南宫墨盘子里递菜。

“这是生鱼片,我用开水消完毒然后又放到冰箱里冷场了半个小时才下刀的;这是鱿鱼卷,这么好的鱿鱼可难买了,我跑了大半个菜市场才买到的;这是冬笋,很贵的,我不会砍价,好像被坑了,不过这冬笋味道真的很好、这是德州挂面,我不会做的,刚才查了度娘才知道怎么做,第一次做,味道可能不好,你将就吧……”沈溯菡有条不紊的向南宫墨介绍着每道菜的经理和做法。

“你在哪学的?”南宫墨对谁教沈溯菡做菜很有好奇心。

“我爸教的我。”

“厨师?”

“嗯,你知不知到百洲市?就在V市的旁边,那是我的故乡我爸爸是百州大酒店的主厨,我在百州市念高中的时候爸爸教我做的饭。”

南宫墨摇了摇头。

我哪能不知道,那个景色宜人的地方,才是我的天堂。五年前,在百洲市,我还是这样的爱你。

“等过几天放假的时候,我陪你回去看望一下叔叔阿姨吧。”南宫墨提议到。

哪曾想沈溯菡突然安静下来,呆滞了一会,等眼眶上布满了泪点,才似笑非笑的回答道:“好,好久没去看我妈了,等放假的时候跟着我爸爸去看看我妈吧。”

南宫墨眉头一皱,意识到情势不对,拿手抹掉了她眼角的泪。

“离异?”

沈溯菡对望一阵,沉声道:“是啊…离异……一辈子的分别,想重聚也不行……”

南宫墨不是呆子,到了这种时候他也清楚明了了,他没想到的是,现在的沈溯菡是那么活泼可爱,天真无邪,她是怎么用这样的心态来面对这残酷的事实?比起她,自己对自己家庭的埋怨简直就是吹毛求疵。

“阿姨,她……”

沈溯菡没有反应,南宫墨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在心里暗暗谴责自己。沈溯菡颤颤抖抖地捂住了自己的脸,忍了又忍,还是眼泪潸潸地哭泣起来。

“别哭了……”沉默了好久,南宫墨一把把沈溯菡拉过来,让她倚在自己身上,把她的头紧紧按在自己的胸前。这样会给她安全感吧……

如果说在书房的时候她只是需要自己静一静,那现在她就需要一个依靠,一个足够信任足够宽广的依靠,让她的心能够着陆,不再彷徨、害怕。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种实力,在她心目中足不足以值得依靠,但他想让她知道,她若不离,他便不弃,他想永远陪着她,一起度过风风雨雨。

朴生
以后因为工作关系发表文章不准时,请见谅

第二十四章 回忆——作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