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回忆——会师

  V酒店是V市最大最豪华也是最著名的酒店,富人的天堂,穷人的禁区。内设有健身房、温泉、客房、餐厅、甚至还有网吧、影城、按摩城、等等豪华的设备,是富家子弟常聚之地,也是只对有钱人开放的一所酒店,一般普通的市民不会来这里,因为在这里疯上一天就有可能把兜里的所有钱全部花光。

沈溯菡这是第一次踏进V酒店的大门,每个月的的生活费仅仅只有一千块左右,来这里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可是今天,她真正名正言顺地走进了V酒店。

沈溯菡一张小脸上显得春风得意的,围在南宫墨旁边转着圈蹦蹦跳跳,东张西望,还不禁感叹对她自己有多么幸运,能来这里是有多么开心。

他听了,表面上装得很烦的样子,嘴角却不被任何人察觉地笑了,能让她这么开心,也就不虚此行了。

想到这,一颗心似乎被什么东西死死地压住,又沉寂了下去。

刘逸轩三人定的是V酒店里最贵的雅间。

南宫墨走在后面,云隐很自觉地把门推开,站在一边,徐小卉也是站在一边,南宫墨拎着东张西望的沈溯菡进了屋子。

南宫墨洁白无瑕的白衬衫深深地把绷带掩盖住,使得他的伤一点也也显现不出来,他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除了她。

长方形的白石英桌摆在房间的正中间,上方悬挂着的水晶灯被窗外刺进来的阳光照得格外耀眼。沈溯菡看着眼前背对着他们装神秘的四个人,一颗小鹿乱撞的心终于消停了下来。

“南宫墨,你厉害,才几天就把那糟老头给逼出学校的大门了。”一个带着墨镜的红发男第一个转过身子看着南宫墨,又偏头看了看云隐和徐小卉,最后带着略感疑惑的眼神定在沈溯菡的身上。一双眸子要多蛊惑就有多蛊惑。

“宇文峥,好像你也打过两次小报告给校长,可是校长没同意吧?”旁边那个男生也把身子转了过来,闪亮的眼眸里带着嘲笑的神情,优雅的蓝色头发一点都没有掩盖住狂妄自大的态度。

“上官幕,你少给我得意,你敢说你没打过小报告?还不是一样失败了。”宇文峥终于把视线从沈溯菡身上移开,盯着上官幕的脸冷冷地回了一句。

上官幕没有回复,他也在审视沈溯菡,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突然静下来的房间是冷清的,压抑得沈溯菡心闷,她无端地开始紧张,握着南宫墨冰凉的手心也开始出汗。

这时,仍有一男一女好似事不关己地看着V酒店的外面,漠然地背对着南宫墨。

南宫墨无视上官幕和宇文峥两人,握着沈溯菡的手就拉到了桌子的正中央,主人的座位。

他让沈溯菡坐在左手边,自己洋洋洒洒坐在了正中间的椅子上。云隐也在后面跟着,带着徐小卉在南宫墨的右手边安车蒲轮。

“南宫墨,你目中无人的性子从来就没改过。”那两个人终于还是先后转过身来,沈溯菡终于看清了他们。

那位女生是V大校长的千金,南宫訫,也就是南宫墨的堂妹,也是V大少有的几位校花之一。短发衬出娇宠的脸,身着千篇一律的校服,显然是刚下课出来。

沈溯菡在校报上见过她,所以并不陌生。

正说话的是那位男生,眼神极度冰冷,脸上丝毫没有一点活动的表情,简直比南宫墨还要高冷,至少南宫墨有沈溯菡在身边的时候还是多少还是有点神色的,时不时还会眉宇轻扬。

沈溯菡看傻眼了,这三年大学白上了,学校里有这么多秀气的帅哥她竟然浑然不知,一股花痴劲就涌上心头。

但是看看那三位,再扭头看看南宫墨,怎么觉得不管在什么方面南宫墨都略胜一筹呢?

沈溯菡闭眼凝神,呵,又在自取其辱了。

她自认为现在明白得也不迟,他是天际的星星,她是地心的尘埃,不管多相爱,都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手指一挥,就是金砖银墙,而她,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帮不了他。她不想要什么承诺,什么保证,什么誓言,她只是希望……

他能让她默默地待在他身边默默地爱着他就好。

“刘逸轩,有话直说。”南宫墨毫不客气,像对大多数人一样冷漠地对待刘逸轩。

刘逸轩四人也陆续入座,刘逸轩摇晃着事先准备好的红酒杯,犹豫了半天,眼睛还时不时地瞥向沈溯菡,这才张开嘴准备回答。

“我有一个问题!”沈溯菡突然间打断了刘逸轩,像是在学校里一样举起右手,腼腆地对着南宫墨道。

“什么问题?”南宫墨面带关心地问道,从电影开始他就觉得沈溯菡哪里有点不对劲。

“我们来这不是吃饭的吗?吃的呢?”沈溯菡伸出小手指了指只有红酒、蜡烛和鲜花的餐桌。

这时,沈溯菡看到所有人千人一面盯着她那非常尴尬的眼神。

南宫墨却不然,嘴角上扬,很是理解地说:“早餐就吃了那么一点,应该早饿了吧?”微笑回避,板正了脸,然后冷冷地对刘逸轩言道:“刘逸轩,我是来吃饭的。”

明明是和刘逸轩说话,他却眼帘都不抬一抬,只顾用冰冷的手摩挲着沈溯菡的小手。不知怎么的,沈溯菡竟然有点感动了,明明在他人身上就是理当情愿,但他能为她做出这种事……她却感动得想哭。

“哦,对。”刘逸轩回过神来,按了一下桌上的餐铃。马上,一位位面带四十五度标准微笑的服务员端着一盘盘菜走了过来,鲍鱼、糖醋里脊、牛排、人参鸡汤、海蜇、巴西烤肉、明鱼汤、大龙虾、大螃蟹、羊肉、乌龟汤……各式各样昂贵的食物以平稳的步伐缓缓在餐桌的四周落座。

因为V市濒临海岸,所以海鲜还是占了食品的大多数,看得沈溯菡眼里回荡的泪水瞬间变成了口水,拉着他的手,眼睛闪闪发光。

“我要吃这个、这个、还有那个!”南宫墨很耐心地帮沈溯菡装了满满一盘子丰盛的菜。沈溯菡顾不得感动,立马就像饿死鬼一样拿起筷子埋头苦吃。

所有人的眼神都聚焦在他俩的身上……

“南宫墨,这位是……”一旁爱八卦的上官幕耐不住了,从南宫墨进门开始他就觉得两人的关系不一般,他似乎甚是在意她的一举一动。

“她是我……”

“朋友!我是他朋友!”沈溯菡含着嘴巴里的鲍鱼支支吾吾地打断了南宫墨的话。

“额…对,朋友,她叫沈溯菡。”南宫墨才想起来自己到现在还没有追上沈溯菡,真是无奈。

“哦,这样啊……我叫上官幕。”上官幕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心里早已心知肚明,对于南宫墨水瓶座,着装喜欢奇特独一无二V大的所有人都是知道的,但旁边的沈溯菡却穿款式相同的衣服,是人都能看出来是情侣装。

对于这些证据,任何的解释都变得苍白无力。

“墨宝,我开动了!”沈溯菡傻傻地向南宫墨汇报,其实她吃了有一会了,嘴巴里还塞满了食物。

云隐和徐小卉对视一阵,云隐开门见山地步入正题。

“老大赢了你们。”云隐这时的神情却十分严肃,与一旁心不在焉的南宫墨成了对比。

交界,一向是南宫墨极少不愿涉及的事情之一。

“卡号,我立马把钱打给你。”宇文峥很是轻松无间,土豪地拿出银行卡晃了晃,举起眼前的红酒酝酿许久,一饮而尽,还问刘逸轩是几几年的酒。

1987。

云隐说了南宫墨的一个银行卡卡号,宇文峥打了一个电话?,一会,南宫墨的手机银行账户显示有三百万打到了卡里。

“刘逸轩,跟哥说正事吧。”一旁寡言少语的南宫訫戳了下刘逸轩的肩膀,面目却带着些慌忙的神色。

“哦,南宫墨,”刘逸轩举起红酒杯站了起来,另外两人也倒了红酒依次站起来,像酒席敬酒一样,紧张的气氛全无。

“我们三个诚恳地邀请你和云隐加入我们。”刘逸轩极少请求别人,因为南宫墨的实力足以让他信服,云隐的能力也不可小觑。

“理由。”南宫墨无动于衷,只是盯着刘逸轩的红酒杯,1987年……

云隐的意思是,只要南宫墨答应我也随和。

“你知道我们五个的家里都与校长有关系,所以他管我们特别严,就拿云隐说吧,上回逃课去冲浪这事被校长知道,扫了一个星期的大礼堂。”上官幕自然地接话道,南宫墨和云隐都是校长的侄子,刘逸轩、上官幕、宇文峥的父母又对V大的建设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所以他们的父母才把他们都转学到V大,想让南宫校长竭尽全力来管住他们。

下面的沈溯菡悠闲懒散地靠在椅背上喝着汤,心里默默地想——原来上回班里传的帅哥被罚就是云隐啊!

忍不住还是告诉了南宫墨,南宫墨浅笑安然,却郑重地提醒她不要和云隐提这件事。

“别提这件事!”云隐怒道,那是他的耻辱,那时他被当成了全校的话吧子。

“好,所以,我们聚在一块的目的是让校长对我们失去信心,不在拘束我们,必要的话……”

“可以开除我们。”宇文峥沉声道。

沈溯菡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三人,她第一次听说V大这所来之不易的学校里竟然还有主动想被开除的学生,这些富二代脑子是发烧烧糊涂了吧?

沈溯菡几乎是带着祈求的眼光不舍地着南宫墨,双手死死地摇着他的手臂。他没有表情,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他会答应吗?但愿不会。

不,一定不会!

她竟然如此地关心南宫墨!

这让沈溯菡自己都很震惊,但一直有个声音在耳边回旋——你们不可能在一起!这个声音十分悠灵,悠灵得穿心透骨,这就是无奈,不可抗拒。

“不管老大答不答应,我加入!”云隐一被提到那件事就像被点了火药桶一样,像只窜天猴似的站起来,愤怒的情绪压迫下毅然决然地答应了刘逸轩的邀请。

令沈溯菡震惊的是身为云隐女朋友的徐小卉竟然呆若木鸡,从始至终都无动于衷。

“南宫墨,你……”

南宫墨火大了,刚刚还想拒绝却被沈溯菡的“南宫墨”一词给气倒了,他原本就叫南宫墨,可是就是觉得沈溯菡就应该叫他“墨宝”。

这个开始还比较抗拒的词却使得他无端生事,无理取闹。

“我答应。”是为了看沈溯菡关心不关心自己,还是自己心里就想要这样,南宫墨已经分不清了。脑子混沌一片,答应吧,已经大四了,熬不到被退学那天就会毕业的。

理性,任性,阴阳相容。

“为什么!墨宝,不行,你不能答应,不能答应!不能!墨宝……”沈溯菡急了,肩膀碰掉的筷子和刀叉都和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变得太快!

她不想承认也无法承认南宫墨是真的答应了,眼泪夺眶而出,餐具被推到一边,她使劲摇晃着南宫墨的手臂,受伤的那只,他的手疼抵不过她的心痛,泪流满面已无法形容现在的她,抽噎着说完了整段请求的话,南宫墨眼都不斜视一下。

她跌坐在他脚下,一边抹眼泪一边摇着他的手,嘴里重复着那段话。是她的错吗?做错了什么吗?疏忽了什么吗?误解了什么吗?她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她爱南宫墨,是一粒尘埃爱上星星的故事。

因为他和她有着天差地别,能一起在V大上学似乎是她和他唯一平等的地方,这也是她面对他自信心里唯一的支柱。如果他退学了,他和她真的就被分割在两个世界,她没有勇气用那样脆弱的自己来面对他……陪着他……

所有人都沉默了,只有沈溯菡的哭声在房间回荡,让人不敢呼吸。南宫墨机械似的脑袋艰难地向沈溯菡那憔悴的脸望去,不舍,竟然有点憎恶自己了。

傻,他和她都傻。

最先有所行动的是上官幕,他似乎是忍无可忍地仰起头,一杯酒倾泻而下。回过神来,借着酒劲,对着所有人吼道:“我演不下去了!”

第十九章 回忆——会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