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回忆——对错

  黎明的曙光洒到他的床边,使得一片床脚渲染上了金光。

今天爱赖床的他出奇的起得很早,起来拿到床头上的手机翻阅了一会。看了一会,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考虑在先,还是等她起来商量商量再说吧。

然后就是爸妈的问候短信,说老两口因为工作上的事又分居了,但是他们好像有了不小的共同兴趣,这是以前没有发现过的。发短信的是南宫母,她说准备再过上半年,等公司不忙了,就和南宫父一起去看看南宫墨,然后去国外好好度个大长假。

南宫墨放下手机,垂手摸了摸熟睡的她,心情难以平静,好像认识她以后,一切都往好的方面发展。

再看看她的睡衣,大眼粉红兔子装,明明是儿童装,穿在她的身上却十分合适,熟睡时的样子显得十分的乖巧。再看看自己,白色的睡衣没有一点颜色,除了质量比较好以外,和酒店的浴袍没什么两样,自己才21岁,她就比他小一岁,心态和她相比就已经差别这么大了了吗?

躺在床上些许有些无聊,五点,是日出的时候,此时如果能开车到郊外看看纯净的天升起太阳,那应该会是一番不错的景象。

不知不觉就已经走到阁楼的阳台上。阳台是沈溯菡唯一对他的房子装修满意的地方,在墙边放着一张白桦木小柜子,上面放着咖啡机,柜子里面放着从各国原装进口的咖啡。沈溯菡不喜欢喝咖啡,她喜欢喝花茶,微甜微香的那种。一张白色的塑料桌子旁边配着两张椅子,像很普通的点心店一样,很好,很简单。傍晚的时候,在这里喝着咖啡看星星,很美,很惬意。

上楼的楼梯里传来“咚咚咚”的上楼声。他知道是她,但是如果让她知道他已经醒了,会不会很失望?

“墨宝?”沈溯菡推开阁楼的小门,试探性的问了问。

阁楼客厅里空无一人,房间里静得要命,夏天窗外的风挂过树梢的声音还“沙沙”的响着。

沈溯菡打开阳台的玻璃门,额头上拧出了几个结。南宫墨一脸安详的躺在塑料椅上装睡,心里犯糊涂了,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思来想去,还是因为不想让她失望吧,哪怕只是一点点。

而且自己也很期待这个惊喜。

“墨宝,你怎么睡这里了?”沈溯菡觉得南宫墨可能是梦游了,丝毫没有怀疑他是不是装睡。看着露天的阳台,自己穿的厚厚的睡衣都有些冷了,他穿得那么少还不盖上毯子,会感冒的。

“起来,别在这睡,会着凉的!”她在他的耳边喊了喊,他只是翻了个身,面不改色,依然装睡。沈溯菡没有办法,但是也不可能就把他丢在这挨冻唉……没办法,先把他挪到别的地方吧。

蹲在他的面前显得身体更小巧,沈溯菡拿手轻轻地比划了一下,觉得想要把南宫墨背到阁楼的床上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用上了吃奶的力气才把南宫墨托起来,背到自己的身上,南宫墨实在不是很重,但是要沈溯菡这个小女孩来背,还是太勉强了。

沈溯菡几乎是拖着南宫墨才走到了玻璃门前,嘴里还念叨着:“墨宝,你个大肥猪,睡死鬼……”心里庆幸自己个子矮,还很轻,南宫墨背她时才不会抱怨。事实上就算她很重,南宫墨也不会有一点怨心。

推开门,她刚要抬腿走进屋,没注意自己的脚还没迈进屋里,一下子被地板上的木板间的间隙弄倒了,眼看就要栽倒在很硬的瓷砖上了,沈溯菡赶紧拿手保护好自己的小脸。她总觉得南宫墨还是喜欢自己的小脸,虽然自己的容颜算不上倾国倾城,也没有南宫墨那么秀气,但是别人总说男生都是喜欢女生的容颜,自己也就信了,不管他喜欢自己什么,爱自己就好。

一双手从背后抱起了她,南宫墨本能性地把她抱入自己怀里。沈溯菡侥幸地看了看南宫家的脸,还傻傻的庆幸南宫墨醒得真是及时。

“你这是第二次在我睡着的时候跌倒了。”南宫墨语气中充满了戏虐,站直了身子,双手从她的背上移开,鬼魅的笑容让沈溯菡知道原来他还是个腹黑。

沈溯菡呆呆地抬头看了南宫墨一会,突然醒悟了,气冲冲地拉着南宫墨的手就上了阁楼的书房。

“进去!睡觉!睡不醒就不要出来,看看现在才几点!”门“彭”的一声关上了,南宫墨笑了一声,睡不醒怎么出来?哼着小曲躺在书房的沙发床上,经过刚才那么一闹腾,自己还真的有一点困意了。就在刚躺下没多久,门“咔吱”一声又打开了。

“给,睡觉的时候躺好盖好,要不然,你生病了我可不……背着你去医院……我出门一趟,我叫你之前,不许离开这个门,要不就翻脸!”沈溯菡的小手拿着一条叠得整整齐齐的白色毯子,左手藏在背后不知道拿的是什么。

别的女生会放狠话,可沈溯菡就不会这么对他,她怕自己会信以为真,会伤心,所以,她对她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拿捏的很准。她太天真,也太单纯,很善良,她不单单只对自己的话深信不疑,对任何人都是这样,哪怕被骗过千遍万遍也还是会相信他。这也许就是他爱她一个坚定的理由吧。

“出门干什么?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南宫墨接过毯子,坐起来,直视着她,原本已经适应在南宫墨身边的沈溯菡脸又一次红了,红得剔透玲珑,红得可爱。

“这个,你不用管!不是…不是你不用管,是……是秘密!”沈溯菡懊恼自己好像又说错了话,其实在别的女生嘴里都是家常便饭,这么体会别人的感受。南宫墨忍着感动的笑,能让沈溯菡做他的女朋友,这是他的幸运。

南宫墨看着藏在背后的手腕。沈溯菡注意到了南宫墨的视线,乖乖地把手张开,上面发着一个香包,蓝色的蚕丝布料,上面缝上了一条戏珠的龙,离着一米左右,都能闻到香包散发出的浓厚的香气,怪不得沈溯菡一进来就有一股香味,还以为是因为要出门所以喷的香水。

“像上个世纪的东西,很普通,很难看……对吧?”沈溯菡泪眼又开始朦胧起来,笑容也变得充满了思念、惋惜,浓浓的伤心糊在心口。

南宫墨没有说话,确实是仿照上个世纪的香包缝织的,但一点也不难看,淡淡的香味让南宫墨觉得很奇特,总之,他很喜欢。南宫墨静静地看着沈溯菡。这个时候,他应该沉默,她在想心事,很严重的那种,自己体会过,所以知道不应该打扰她。

“但请你一定要收下,这是我妈妈亲手缝的,还有一个粉红色的在我这。妈妈说,遇上心爱的人把这个给他,让他带着,他就一定会一直很爱你的……”沈溯菡安静了一会,破涕为笑,“好啦墨宝,你拿好这个香包,千万不要弄丢了,我出去了……”

沈溯菡三步两步走到南宫墨跟前,把香包塞给了他,擦擦眼泪转身离去,过了一会,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停止了。

南宫墨躺下,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直觉告诉他沈溯菡过得绝对没他好,不是从经济上,而是从家庭幸福上。他,南宫墨,一定会守护好她,沈溯菡!

按照沈溯菡的意思,南宫墨很快睡着了,那次他做梦呢,是他和沈溯菡结婚的场景。很幸福,她穿着礼服,把手交到他的手里,与他一起宣誓。虽然做梦是不可避免的,但这种梦他的确是第一次做。

握着手中的香包,淡淡一笑,她都这么爱自己了,自己还计较什么错与对?

第二十三章 回忆——对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