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回忆——初见

  清风弥漫在这所著名的大学里——V大,这所已经有五十九年历史的学校经过多次整修后,根本看不出有那么多年的历史,而今天,正是V大第五十周年的校庆的前夕,校庆近在咫尺。

这一天和往常相比,都显得格外热闹,校庆前夕当然要各自放假,被选中表演的社团都在准备校庆表演的节目,没有运气进节目的学生就在观望那些社团排练,过路的情侣成双入对,多少闺蜜、兄弟聚在一块,观赏那些老掉牙的表演。

这些理应出现在黑白电视里节目,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散。现在看表演的人虽然多,可到了晚会上,就寥寥无几了,现在还可以扎在一堆看这些无聊的节目,到时就有其他更趣味盎然的事可以干,一言以蔽之,这一天大家都显得特别忙碌。

到中午了,除了一些对表演非常着迷的社团还在乐此不疲地彩排节目外,大多数人都去吃午饭了,有的图找乐子跑去校外吃,有的则去V大的食堂去吃。

V大的食堂非常的高端奢华,在很早的时候,那时骨灰级的老校长在一次被食堂的饭菜恶心到拉了几天的肚子之后随即发话——只有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才能有好的精神去学习,而想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打就必须先从饮食抓起!于是,那位和蔼的老校长在治好了拉肚子之后,便向上面提出要求,立刻就得到一笔不小的资产,用来修筑食堂。现在的这座跟西餐厅差不多似的食堂,不管是从环境,还是从菜的美味程度上,丝毫都不亚于V市的任何一座高级餐厅。

刚刚排练完快要饿死了的沈溯菡就这样蹦蹦跳跳,满面春风地来到V大食堂里吃饭。却不想,她将在这里,遇到改变自己一辈子的事,还有……他。

V大食堂里对于培养学生的生活自理能力要求得非常的严格,曾有几位作死不怕死的学长给学校送过一面锦旗,上面苍劲端庄地印着金碧辉煌的七个大字——专治娇宠病(谐音脚虫病)学校。

专治娇宠病方法:饭菜呢,由食堂的厨师阿婆给盛在白瓷盘,自己端到自己抢到的饭桌那去吃;汤呢,则由自己去盛,盛好之后端着小瓷碗再去付费。要是中途一不小心打碎了,请注意,让所有学生崩溃的事来了——如果打碎了V大食堂里的任何东西,不论大小,一律罚款五百元。

于是,随着广大校生的“踊跃参与”,校长的腰包是渐渐的鼓起来了。

那时的汤都由一个现在非常常见的大铁桶来装,放在一个类似于楼梯状的隔板里,为了防止撒了汤,弄脏了地板,在中间呢,还有一个类似于长方形的塑料长桶,透明的塑料和檀木色的隔板混成一体天然的颜色。

话说在V大里有一个叫沈溯菡的女生,个子实在是太矮,在上大三的人群中,很难找出一米五二矮小个子的女生了,而沈溯菡就是这里面唯一一个子只有一米五五二,身体又瘦弱的小女孩,虽然现在的她已经成年了……

世界上最伟大的无过于父母,而伟大的沈夫沈母也成为这担心发愁过一段日子,在那段日子里,沈溯菡听到过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菡菡啊,你说你怎么这么矮啊?是不是发育不良啊?”沈夫沈母逼着沈溯菡去医院查身体,而无论去过多少次,医院的结果总是说她的发育正常,没有什么不良的情况。

在半米的长塑料桶的阻碍下,每次沈溯菡想要盛汤,都要踮起脚丫,伸出小爪子才能盛到第一二列的汤。今天是校庆日,食堂的伙食特别的好,更是有沈溯菡最爱的鲤鱼汤和叉烧包,挤过人群众多的盛菜处,沈溯菡来到了相对来说比较清静的盛汤处,又开始像以前一样踮起脚丫,流着口水准备盛她最爱的鱼汤。因为大家平时都是中午不喝汤的,所以来盛汤的同学并不是那么多,而食堂的饭菜也有被抢光的可能,如不早点去抢,可能就吃不上饭菜了。

平常沈溯菡都是先去抢菜,再去盛汤,但沈溯菡现在脑海里都是她肥嫩多汁的鲤鱼汤,脑袋里顾不得这么多了,而她不知道,她和另一个人的这一生,将会因为这个鲤鱼汤而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所以,为了感谢这段孽缘,以后少杀鱼吧……

沈溯菡正在苦恼自己怎么也够不到鲤鱼汤时,沈溯菡班里的班花,宋娇——一个脾气极差,目中无人,总认为全世界都该臣服自己,尤其讨厌沈溯菡,总拿她小小的个子和整天素着的脸来嘲讽沈溯菡,正迈着妖娆的步子,带着一片喧哗的声音,缓缓向沈溯菡走来。

其实,要是她不那么软弱的话……班花本应该是她的……想着这些,溯菡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不少。

“呦!这谁啊?这不是咱们班的小矮个子沈溯菡吗?怎么,矮到连汤都够不到啦?”宋娇发出了依然让人倦恶的讥笑声,这样令人发指的人,仗着自己的老爸是教务处主任,自己又有几分姿色,倒也俘获了不少班里男生的芳心,每交一个男朋友,都要得意洋洋的跑到沈溯菡面前,得意的说:“呀?沈溯菡你怎么还单着啊?你看看我这都是第几任第几任男朋友了……”

沈溯菡听声音就认出是宋娇的声音,瞟了一眼宋娇那浓妆艳抹的脸,还是那么让人讨厌!没理会她,继续踮着脚呀,一点一点地用勺尖盛出一点一点的汤。

宋娇见沈溯菡没理会自己,急了:“我说你这个小矮子,本大小姐愿意理你,愿意和你说话是本小姐看得起你,你别不识抬举!”

沈溯菡刚想要和她理论,突然想起把她送入异地大学的母亲临走时嘱咐她的话——“要是有些人欺负你,能忍就忍,不要和一些不知羞耻的人纠缠不清。”沈溯菡自觉性的闭上留嘴,不再理论,她觉得宋娇已经称得上“不知羞耻”这个美名了。

“沈溯菡!小矮子!”宋娇站在那,身上的一套红衣跟着也怒火中烧,她见沈溯菡还是不理自己,自己内心中强的让人难以接受的自尊心开始作恶,气得脸部发红,手捏成了一个拳头,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她生吞活剥似的。

沈溯菡依然没有反应,一碗鲤鱼汤快要盛满了,沈溯菡不自觉的笑了一下,却被宋娇发现,并视为是嘲笑自己的笑,心一横,一双手使劲的冲向沈溯菡的背,再一用力,沈溯菡“啊!”的一声,娇小的身体被推进了那长方形塑料桶里,被推进去的时候,头还被隔板撞到了,突然晕了,双手挣扎得想要抓住什么,却丝毫没有用,反而引发了更严重的情况——装着鲤鱼汤的桶被沈溯菡手中拿着的大勺子在落下去的时候弄得摇摇晃晃,眼看就要砸下来浇在沈溯菡的身上了,那可是刚刚才出锅的鲤鱼汤啊,浇在人的身上……呃……听说过水煮鱼的做法吗?

沈溯菡晕晕乎乎地睁开眼睛,立马就感受到自己的肚子火辣辣的痛。

“呜……”溯菡眼泪汪汪地地用手捂住肚子发痛的地方,过了片刻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那长方形塑料桶上。

今天肯定是出门没看黄历,摊上这事,呜呜呜……瓦的命好苦啊……

抬头一看,一个紫色头发的男生正在艰难地扶着那装着高温鲤鱼汤的桶,由于抓得有些迟,桶已经倾斜了大半,泼出来的鱼汤几乎洒满了他的整个皓雪凝脂的手臂,她肚子上的疼痛竟是从紫发男生的手臂上滴落下来的鲤鱼汤。而她的鱼汤呢?早已不见踪影……

在沈溯菡还没被推下去的时候,南宫墨就已经开始注意这边了,而且是头一次这么情愿专注地看着她,一个即使被欺负显得那么韧性的顽强的小女生。好像似曾相识,又好像从未谋生,如同生死离别后的失忆,想要想起来却总是被眼前的白光所遮掩。

直到不经意间摸到自己后背上那道长得吓人的刀疤,南宫墨才嫣然想起那时的触目惊心,自己因为年少冲动使得生命岌岌可危,却救过那个一直喊自己鬼的女生,现在却又……

某个男人压低了头,嘴角很大幅度地勾了起来。

在她被推下去的时候,刚刚回眸南宫墨身体微微一愣,接着像是不受控制的立马飞奔到那里,心慌缭乱推开了正在发愣的宋娇,刚想扶起已经晕过去的沈溯菡,却发现了已经开始下坠的装鲤鱼汤的桶,没有时间来得及考虑,也许是出于莫名其妙的本能,南宫墨想都没想就用手穿过已经泼出来的鱼汤,径直抓住了被流下的鱼汤所包围的铁桶,将它扶正,手不是不痛,而是已经没知觉了。

小女生,我又救了你一命啊……

就在这时,沈溯菡半混伴随地醒了。

“同学。”南宫墨忍着刚刚有知觉却越来越痛的痛感,首先要确定沈溯菡没有事,不知怎的,看见这个个子不高的小女孩,心里竟然莫名其妙的想要呵护这个好像似曾相识的小女孩。

“嗯?”沈溯菡迷迷糊糊地看了看南宫墨的脸,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一下,傻傻的说:“你好帅啊!”然后目光一落,落到了南宫墨裸露的手臂上,他的右手已经起了无数个密集的水泡,这对有密集恐惧症的沈溯菡来说,无疑是一种致命的打击。“你……你的手!”沈溯菡抖抖嗖嗖地说完这句话,看了一眼南宫墨的眼睛,那根筋又抽动了一下,她傻呵呵的笑了一下,又说了一句:“我叫沈溯菡……”然后又华丽丽地晕了过去。

“南宫墨。”南宫墨面对已经晕了过去的沈溯菡,还是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沉寂中带着沙哑,声音都好不性感……果然帅哥一开口,气场果然足以震撼人心。

“南宫墨、南宫墨、南宫墨……”已经晕了的沈溯菡好像听见了南宫墨的话,一遍一遍地念叨着他的名字。

南宫墨将沈溯菡公主抱样的抱了起来,拨弄了一下她散乱的刘海,笑了……

呵……这女孩,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么傻。沈溯菡吗……

朴生
如约而至……

第五章 回忆——初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