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回忆——错爱

  跑车向前冲去,策马疾驰地开了一百米左右,突然间像是遵从了沈溯菡说的那句话,兰博基尼的车速就越来越慢,越看越慢,最后,干脆就停在了那,不动了。

“南宫墨,我是让你减速,没让你停下!”

“我没停。”南宫墨又抬脚按了按油门,还是没用,抬头一看,脸色顿时就阴了不少。

“好像,没油了……”南宫墨指了指机油指示表,那条红红的指示针停在了0上。

“南!宫!墨!你玩我!”沈溯菡挥手打了南宫墨的头一下,却没用力。

“下车。”南宫墨不置可否地打开了车门走下了汽车。沈溯菡也打开了车门,乖乖跟在后面。

南宫墨拿遥控器打开了汽车后车盖,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一辆折叠着的山地车。

南宫墨熟练地打开山地车,摆好之后,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估计是叫人来拖车。接着转身对着沈溯菡说:“上车。”

沈溯菡有点失望,原本想象的宝车陪帅哥架着自己回学校,也够学校的人羡慕了吧!不过现在还好,至少还有帅哥,也够风风火火闯九州了。

“哦……”

南宫墨起身迈开一条腿,骑上了山地车,沈溯菡乖乖地上了山地车后面的座椅,侧身坐着,右只手揽着南宫墨的肚子,小脑袋倚在南宫墨的背上,两条光着的腿悬在空中,时不时还会摇一下,白色的运动鞋在风中摇摇晃晃的。

某个女生的内心旁白:“哇偶!八块腹肌哦!手感真好啊!嗯?哇!还有胸大肌!还有……”

而然,沈溯菡却忘了,南宫墨的右手有伤,不过并无大碍,因为沈溯菡实在是太晴轻了,载着沈溯菡骑车,和没载差不了多少。

“坐好。”

“我还是小孩吗?不用这么关心。”

“比我小。”

“看在你做苦力的份上,就不和你计较了……”

“我是让你不要再乱摸我了,出了车祸你负责?”

“……”某双贱贱的稚嫩小手终于老实了。

南宫墨载着沈溯菡骑车还不算太费力,本来南宫墨是想要继续一言不发的,但突然想到沈溯菡说过这样会无聊,而且自己也想问沈溯菡一些事,就主动提起了刚刚未结束的话题。

“沈溯菡,你刚才为什么要跑,还要哭?”南宫墨专注地看着路面,说话时没有回头看沈溯菡。

沈溯菡正在专注于在风里摇晃自己的脚,白色的运动鞋在风中摇曳着,南宫墨要很费力才能保持着平衡。

“这个……”沈溯菡的脚丫也不晃了,倚着的脑袋也默默的低下了头。沈溯菡安静得让南宫墨都有些不舒服了,但他还是静静地等着沈溯菡回答。

“那……那可是我的初吻啊!”沈溯菡害羞地说完这句话,又一次红了脸。

南宫墨没有说话,沈溯菡还是保持安静。

“谁不是呢?”南宫墨最后说了一句自己觉得应该能令让沈溯菡心里感到平衡的话,自己心里对这句话自我感觉很好。

“不信,”沈溯菡嘴皮子倒是硬,其实她也知道,南宫墨可是V大出了名的不近女色,被光荣的誉为“爱情绝命谷”。这初吻,恐怕是给她了。

“你……你那么帅……家境又好,没有女的跟你住在一块就算是好的了,还有初吻,我才不信呢!”死鸭子嘴硬道。

“刚才没有了。”

沈溯菡现在觉得自己刚才又哭又闹的跟个小女孩一样真是不应该,南宫墨干什么了?他只是在帮自己,明明做错事的是她,可受指责的却是他。

沈溯菡刚要发表行动,就听见南宫墨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道:“同居?嗯……”

“****个……”

“嗯?”回学校的道路上的车辆很少,道路也很平缓,南宫墨转过头来,望着沈溯菡。

“内个……请问一下……你……我要对你负责么?”

“刹——”南宫墨单脚刹车,山地车车身甩了一个九十度的漂移,却忘了车的后面还载着的沈溯菡。沈溯菡还没反应过来,侧着的身子眼看就要被甩出去了,南宫墨抓住沈溯菡白色的T恤往回一拉,沈溯菡就稳稳地坐回到了山地车的后座椅上。南宫墨马上又拐了个弯,朝V大的反方向驶去。

“怎么负责?”南宫墨饶有兴趣地问。眼前这个看似有点呆的女生能这么直接地表白,南宫墨倒是十分惊奇,但南宫墨知道,如果其他的任何女生跟他表白,他一定是不会接受的,但要是沈溯菡的话,有待考虑。

“就……做我男朋友啊……”沈溯菡脸红得有些发胀,让沈溯菡的头有些微微地晕。根本没有注意南宫墨正在一点点向V大的反方向驶去。

“哦?那你说说,我凭什么要当你的男朋友?”

“你!你亲了我啊!”沈溯菡很伤心,对南宫墨的这句话真的很失望。

“两者有何干系?”南宫墨其实也挺喜欢沈溯菡的,只是他不怎么相信一见钟情,但是二见钟情总是可以的吧?

如果沈溯菡只是像其他女生一样,爱他的面容,爱他的钱,怎么办?

他从心里就无比的讨厌那样的女生。

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皮夹,浓厚的摩挲感让人一碰就知道价格不菲。而然有一双白如玉的手缓缓落到里面,掏出一个东西。

“我给你钱。没有密码。”一张银行卡落到沈溯菡手中。薄卡一张却犹如千金重。

“你觉得我是为了你的钱才吻你的是不是!你给我钱就让我走是么?!”看着手里的接吻费,沈溯菡伤心了,原来南宫墨一直都是把她当做那种不要脸的女人来看的,她也讨厌那样的女人,被当之当然也不好受。

“你误会了,我不是……”

“别解释了,老实说,你就是嫌弃我是不是!”沈溯菡手也不抱住南宫墨了,头低得死死地,她很想哭,但是,任何时候她都可以哭,就是这次,她不哭,她不能哭!

“不是。”南宫墨转过头去,他不忍心看沈溯菡现在的样子。他也不想拒绝,很早之前他就不想拒绝,只是……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害怕。

“我知道我笨,我傻,我又没钱又没权,我配不上你!”沈溯菡真的伤心了,她想哭,但是必须忍着,只好用死死握住那张银行卡来发泄,一时间,嫩手已被弄出几道青印。

南宫墨没有说话,他一直对钱与权两个字特别敏感,他不想让这感情与钱权混为一谈。

可除了这两样,他却一无所有。

沈溯菡见南宫墨没有说话,终于忍不住了,在一个转交口,沈溯菡猛地从山地车上跳了下来,因为惯性,沈溯菡跳下来时没保持住平衡,一下子跌坐在路边上,腿上有了几道流血不止的擦伤。

南宫墨反应很快,山地车行驶了不到两米南宫墨就发现车子变轻了,停下车子,扭头一看,后座椅空无一人,沈溯菡在路边跌坐着?,洁白的腿上布满了灰尘,留下了一道道伤痕。

南宫墨急忙下了车子,把山地车推倒在路的一边,跑过来想要查看沈溯菡的伤势。

沈溯菡听到了南宫墨停车子的声音和走过来的脚步声,在一米开外的地方叫住了他。

“你别过来!”

沈溯菡摊开手心,看着里面静静躺着的东西,冷笑一声,暗骂了一句什么,扔向远方。卡片滚落几步,终于掉进了下水道里的间隙里,一阵水流声驶过。片刻的安宁……

“去医院。”南宫墨对此却置之不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势,不愿多言。

惹人讨厌。

沈溯菡火大了,她都这样了就不能说点安慰的话吗?

“我不!凭什么我要听你的!你算是我谁啊!凭什么命令我!我告诉你南宫墨!我是瞎了眼了才给你机会做我男朋友的!我告诉你,你就当我们没认识过!呜呜呜呜~~~”沈溯菡用尽力气喊完了所有心里的委屈,喊完之后连喊过什么都瞬间忘了,但是,最后还是忍不住痛哭了起来。

沈溯菡说完就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像是喝醉了一样,跌跌撞撞地往回走,不是刻意的,她走得特别慢,她也不知道要去哪,总之,向离南宫墨相反的地方走吧,她现在特别烦,她心累。

南宫墨就在那里看着沈溯菡几乎是拖着身子,哭着离他越来越远,不知怎么地,两滴眼泪就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我爸妈结了五次婚!”南宫墨低下头,大声的朝着沈溯菡走去的方向喊到。走了一会才走出四五米的沈溯菡听到这句话就站在了原地,愣在了那。

“一次为他们自己,两次为事业,两次为我……”南宫墨声音开始降低,但沈溯菡听得一清二楚,并转过身来,已经不哭了,却带着惊奇的眼光盯着南宫墨。

“最近他们俩又要闹离婚了,除了钱什么都没留给我。”南宫墨停了一会,又继续自嘲似的说到:“我现在才明白‘穷到只剩下钱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们当初就是才见面两个月就去结婚了,互相只是觉得可以彼此利用,连对方的优点缺点都不了解,结婚一年半生了我,两年开始第一次离婚……”南宫墨抬起头望着沈溯菡,微笑地问了一句:“再给你我一个互相了解的时间吧,毕竟,你我才认识一天啊。”

“对不起。”沈溯菡开始重新认识南宫墨这个人了,原来他不是嫌弃自己,而是怕,他也害怕被抛弃。

“你不需要道歉,你没错,爱一个人……总是没错的。”

沈溯菡转泣为笑,小跑过来绕到南宫墨背后,一下子就揽住南宫墨的脖子,双腿夹住南宫墨的腰,轻轻地说低吟了一句“背着我。”

南宫墨就式弯下腰,不怎么费力地背起了沈溯菡,双手抱住沈溯菡的大腿,已经有灰尘与血了……

“先去医院。”

“可是我不想在回医院了。”

“那就回我家,我给你包扎一下。”

“好……”沈溯菡露出一个略微萌系的微笑,满意地倚在了南宫墨的背上。

“南宫墨……”

“嗯?”

“我想,就算你没有亲我,我说不定也会喜欢上你呢……”

“不是爱?”

“是爱啦,你这人怎么这么计较细节啊!”

“细节决定命运。”

“还有一件事啊。刚才被我扔掉的那张银行卡里……有多少钱啊?”

“七百多。”

“呼,那还好。”

“万。”

“……”沈溯菡倒吸一口凉气,差点没背过气去。

“快去银行!快去挂失!!!”

当某个女生还在痛心疾首地心疼被她一时冲动扔掉的钱,自豪自己沈溯菡竟然也能一吻值千金的时候。南宫墨却少有的笑了——

我曾经为你连命都不要了,怎会在乎这些钱?而且……你卖身不就好了?

朴生
因为过年回老家没有电脑,所以这三天的文章都是用手机写的,发布的时间有点延迟,请谅解。

第十章 回忆——错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