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回忆——初识

  南宫墨望着怀里的沈溯菡,头上顶着个刚起来不久的大红包,已经昏迷不醒,还傻傻地憨笑的沈溯菡,突然发觉自己想要反抗这短短一生的“被安排”,特别想!

“哎!这位同学,请你不要多管闲事!”南宫墨被这段类似于讥讽的话打醒,匆匆收回眼里泛滥的爱抚,又换上了那冰冷、毫无喜怒哀乐的脸,缓缓回过头去随着声音望去。

“呵,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就是她把沈溯菡推下去的吧。无耻的女生。”南宫墨在心里默默想到。他对于这种女人不单单是厌倦,而是憎恨!为什么?遗传病!

“你说什么?”南宫墨用那深不见底,冷得让人发抖的眼睛平静地盯着宋娇,那种深不见底,那种冷,使被望着的所有人都像是落入了一个千年冰湖,手臂以及下半身像是被死死冻在了冰湖里,无论你怎么挣扎,无论你怎么呼救,都徒劳无功,没有人会来救你,就这么被死死冻着,直到眼神移开。

“你……你是!”宋娇望着眼前这个皮肤茭白,透着一股唯我独尊的气势的极品美男,突然想起了这个男生的来历。

“南宫墨!”V大当之无愧的校草,所有女生的梦中情人,以极品的长相和不染红尘的孤傲劲而闻名于V市的所有大学。宋娇的脑海里霎时间地回忆起了以前从手下小妹打听到的八卦。“现在还都没有谈过一次恋爱呢!”让宋娇记忆尤深的是小妹的这一句话。“以后他一定是我的菜!只有这样的男生才配的上本小姐!”她记得她曾这样对所有的姐妹承诺过。他怎么来这里了?还抱着……宋娇几乎是嫌弃地瞟了沈溯菡一眼,刚抬起视线,就与南宫墨的眼神对了上去。

“南宫墨?”周围的同学都被宋娇那一嗓子吸引了过来,那时南宫墨在V大的人气也不差现在南宫墨在国际乐坛上的人气多少。由于南宫墨除了上课,其他时间几乎都是憋在父母给买的离V大不怎么远的学区公寓里,实在无聊了,就去爬爬山,看看风景,偶尔也去游戏厅打打游戏,几乎除了上课,都不怎么和V大的同学见面,就算有人和他打招呼,他也都是置之不理的,所以几乎整个V大的学生都没见过南宫墨,这次能够看到南宫墨本人,惊喜度也比见到现在偶像级的南宫墨差不了多少。所以,几乎整个食堂的人都被吸引过来了。

南宫墨就这么平淡而又愤怒地盯着眼前的宋娇。

宋娇显然是被南宫墨的眼神给吓到了,整个人完全呆住了,身子也开始变得僵硬,不听使唤了。

南宫墨终于将冰冷的视线从宋娇的眼睛里移开,移向了已经自觉从放汤的隔板开始围城一个半圆,将他、已经昏迷的沈溯菡、还有仍然没有缓过神来的宋娇围在里面的围观群众。

知趣的同学迅速朝两边靠拢,让出一条通往食堂大门的路——南宫墨和沈溯菡都不同程度地受伤了,需要尽快去医院。

南宫墨还是没有感受到手臂上的疼痛,迈开大长腿,快步朝门外离去,可是刚走去没几步,怀里的沈溯菡突然扬起手臂,一勺子冰凉的绿豆茶泼向了宋娇的脸,然后又垂下去,手里的铁勺也“叮叮当当”地落到了木质地板上。

宋娇愣了半晌,才有气无力的看着在南宫墨怀里小鸟依人的沈溯菡,也不知道南宫墨的眼神伤害到底有多大,现在的宋娇竟然毫无反驳之意。

南宫墨也看了看沈溯菡,眼神又变成了对沈溯菡独一无二的,充满爱意的眼神,又把搂在怀里的沈溯菡抱紧了几分,“这傻丫头,刚刚应该就是醒着的,趁我不注意盛的绿豆汤。”沈溯菡的脸就这么不争气地红了,南宫墨强忍着笑,抱着沈溯菡,几乎是跑着离开了食堂,留下了议论纷纷的同学和头发湿淋淋,还在发呆的宋娇。

刚出了校门口,南宫墨就匆忙把沈溯菡放了下来,刚放好,沈溯菡就摇摇晃晃地向后倒去。南宫墨又匆匆忙忙地接住,豪不费力的扶起了这个身材瘦小的女孩子。

“站住。”单单两字就让沈溯菡感受到了那无比的震撼力,沈溯菡努力的摆正姿势,脸上的红晕也已经渐渐失去,可是沈溯菡的头还是特别的晕,眼睛也张不开,只能感受到背后有双十分有力的手紧紧扶住自己的手臂,尽管被扶住,可沈溯菡还是太难受了,身体又开始剧烈晃动起来。

“我……我站不住……我头晕,疼!”沈溯菡说着,身体就不由自主地向南宫墨的怀里倒去。“对……对不起,我……实在……是站不起来……”沈溯菡赖在南宫墨怀里,费了老大的力气才勉强说出一句话。

虽然是很难受,心里面却很窃喜,因为这可是南宫墨啊!V市校草啊!实话实说,南宫墨可是沈溯菡的梦中情人,以前刚进入V大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悄悄地暗恋他,只不过只觉得她和他的距离好远好远,自己也就只能像那一群暗恋者一样,哗众取宠着他,偶然的看见他一眼,或者看到一个背影都会很幸福很知足。记得宋娇还嘲笑过自己,像自己这种姿色,南宫墨瞎了眼也不会看上她的,现在却和童话幻想中的人物靠的这么近,她真的高兴得无法形容!

“去医院。”南宫墨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愿废话,南宫墨也渐渐感受到了从手臂传出的烫伤后的疼痛,现在还是先要尽快去医院。

“嗯……”沈溯菡闷闷地说。

南宫墨又重新把沈溯菡抱到怀里,沈溯菡越来越放肆地往南宫墨怀里钻,南宫墨也没怎么反感,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矜持点。”沈溯菡呆了一会,没有任何声响,变呼呼大睡起来了。南宫墨看了看睡得像个死猪似的沈溯菡,心里也不抱怨,就是不管有多轻的人,抱久了还是累啊!而且现在V市的出租车也不知道死哪去了,出现一两辆也都是满载的。

“沈溯菡,醒醒!”南宫墨低吼道。

“怎么了?沈溯菡揉揉眼睛,才睡了十几分钟,头还是晕乎乎的。

“没车。”

“那怎么办?”

“你能走路了吗?”

沈溯菡晃了晃她那穿着超短裤的白花花的腿,看了看自己的运动鞋,理直气壮的说:“不能!”

南宫墨没有说话,把沈溯菡放下,沈溯菡刚要质问,南宫墨就转过身去,蹲下身,把自己的背对着沈溯菡。

“上来,我背着你去医院。”南宫墨第一次读一个女性这么的好。

“可是……你的手……也受伤了啊!”沈溯菡不忍直视的看了看那南宫墨那原本肤白如藕的手臂,现在已经变成了充满水泡的像癞蛤蟆似的手臂,这都是因为她,但她刚才头晕晕的,也忘了他的手臂这一件事,现在怎么还能这么过分地接受他的帮助?

“上来。”南宫墨只是轻轻地重复了一句,沈溯菡就感觉到了不可抗拒的命令。

“哦。”沈溯菡乖乖的爬上南宫墨那并不怎么宽广的后背。南宫墨感受到了成年女子的体型,但是没有多顾虑,纤瘦的双手捧着沈溯菡的大腿,往上靠了靠,开始慢慢地朝医院的方向走去。沈溯菡整个人都依赖在南宫墨的身上。

“南宫墨……”

“嗯?”

“你真好……”沈溯菡说完又沉沉地睡去了。

南宫墨没说什么,但一丝温馨的笑容又映在了脸上。

朴生
昨晚用手机从十二点写到两点,快困死了!不多说了,赶紧补个觉去!

第六章 回忆——初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