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回忆——恼怒

  V市最大最著名的一座公寓乃是以高贵典雅著称的的新型高级公寓——凌楼公寓,这是一般月收入在十万元以下的普通公民想都不敢想象的住所。只卖不租,一次性付款,价格高得令人发指。入住的人当中几乎是没有本地人,就连一些中小型公司的企业家都没有资格入住,更多的人甚至连从哪里购房都不知道,更别说是专门给孩子住了。所能在这里住下不单单是炫富,还是向外界表示自己的实力、势力。而南宫墨应该是V市独一无二的“个别人物”了,他真正的家不在这里,自己也还没有工作,而在凌楼公寓却还坐拥着座位最好的一套房子。

“这是你家?”沈溯菡指着凌楼公寓的一栋楼说到。

“对,我自己的家。”南宫墨无力地说到。因为沈溯菡的腿上受了伤,一用力就会发痛,所以南宫墨要求背着沈溯菡,沈溯菡没有拒绝,就一直让南宫墨背着。

“你爸妈不住在这里?”沈溯菡有点吃惊,也开始对南宫墨的家事起了兴趣。

“闹离婚,怎么可能住在一块?”南宫墨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他爸妈应该又在各自的公司里忙得不可开交。

“对不起……”沈溯菡低下头,在心里默默懊恼自己又说错了话。

“不怪你”南宫墨走到楼下,把背上的沈溯菡往上颠了颠,开始上楼。

因为凌楼公寓每栋楼房都是四层楼高,所以没有电梯上楼,没有人抱怨,权当健身。

南宫墨的家在四楼,因为地质不错,这栋楼已经非常昂贵了,但南宫父还是以不菲的天价买下了这个不包括阁楼就已经像别墅一般大的学区房来供南宫墨念书用。

“累吗?”沈溯菡担心南宫墨今天都背了她多少时间了,又是开车又是骑车的,手上还有伤,她真怕南宫墨会累倒。

南宫墨摇了摇头,其实他现在真的很累了,但是,出于一个男人的责任心,他怎么也不可能让带伤的沈溯菡自己上楼的。

很快,南宫墨就把沈溯菡背到了他的家里。出于安全考虑,南宫母在房子装修完后,给房子装上了指纹识别锁。南宫墨腾出受伤的右手来,把大拇指按向门上那突出的一块液晶指纹检测屏上,过了几秒钟,门“咔”地一声打开了。

南宫墨推开门,把背上的沈溯菡放到沙发上,又回头去关了门。

“这就是你家?”沈溯菡惊奇地看着南宫墨房子的装修,偌大的房里显得特别空荡荡,客厅里只有一台很大的液晶电视,一台空调,白色的沙发,透明的茶几,几张白色的小桌子,没有任何修饰。

“嗯,是不是有点……空了?”南宫墨也坐在沙发上,笑着看正摇头晃脑地研究他家的装修的沈溯菡,突然感觉这个家此时才充满了家的味道。

沈溯菡正研究得起兴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一件南宫墨都忘了的事情,再看看她腿下的沙发,果然布满了大片大片的红色的血花。

“南宫墨……你的沙发……”沈溯菡紧张的想着,像南宫墨这样的富家子弟应该都有洁癖的吧?这沙发应该价值不菲吧?不用赔吧?不知道南宫墨会不会怪她。沈溯菡在心底默默地想到。

南宫墨扭头一看自己家的沙发,又一看沈溯菡的腿,立刻变得紧张起来?他忙地冲进了阁楼上。

“他这……算是生气了吗?”沈溯菡摸摸想到,再看看自己的腿,没有沾血的地方已经微乎其微,衣服和裤子还有运动鞋上也沾上了血,血倒是不流了,但是有一道右边大腿左侧的伤口有点深,很痛很痛,应该是跌坐的时候划伤的。

沈溯菡惊慌起来,一想到自己的腿上今后就要结疤,一想到其他人又会嫌弃她,就又忍不住想哭。

南宫墨上楼去拿下来了热毛巾和消毒水还有消毒绷带,端着泡着毛巾的热水盆,口袋里放着消毒水和消毒棉棒还有消毒绷带,正当南宫墨正想着以前家里的保姆是怎么给他包扎的时候,楼下就传来了沈溯菡的呜咽声,南宫墨急忙拿着所有东西就下楼去。

“怎么哭了!”南宫墨慌乱地把手里的水盆放在桌子上,因为放得不平衡,盆子里的水撒了一桌子。

“呜呜呜~”沈溯菡把腿曲折起来,双手抱住腿的膝盖埋头痛哭。

“到底怎么了?”南宫墨担心了,自己蹲在沈溯菡身边,人生中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

“我……呜呜……我的腿……呜呜呜呜……疼……”沈溯菡抬起头来望着南宫墨,知道自己现在一定哭得很丑。

“很怕疼吗?”南宫墨细声细语地问到。

沈溯菡默默地点了点头。

“没关系,不管你的腿变成什么样,你……你还有我!”沈溯菡听完之后,盯着他闪亮的眸子愣了一阵,渐渐不哭了,她坐起来,看着南宫墨,“噗呲”一声突然笑了。

我猜……这应该是南宫墨这辈子说过最安慰人的话了吧!

南宫墨站起来,下意识地摸了摸沈溯菡的头,却发现自己的手臂上,绷带上也布满了血。

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他没有在意……

“哇!”沈溯菡大叫一声,退后两步,用尽全力冲向南宫墨,把毫无防备的南宫墨推到在了沙发上,然后,趴在南宫墨的胸口上“嘻嘻嘻,呵呵呵,哈哈哈……”地傻笑着。

“好了,我帮你擦一下你的腿。”南宫墨把沈溯菡抱到自己的腿上,身上又染了几丝血色。南宫墨倒是没有在意这个,却更是心疼沈溯菡。

“哦,好!”沈溯菡揽着南宫墨的脖子,不愿放开。

南宫墨公主抱地把沈溯菡抱起来,然后放在了沙发的边缘上。沈溯菡就坐在那里,美美的享受着他的服务,细细地看着他。

南宫墨伸手把桌子上的热水盆端到沈溯菡的脚边,把里面的毛巾拿出来,用手使劲拧干,然后把手伸向沈溯菡的腿。一切都细腻到无微不至,倒有种家庭妇男的姿色。

“我自己擦吧?”沈溯菡忍不住了,如此一个美男给自己擦腿,如此的亲密接触,想想都是要流鼻血的啊!

“不行,我来。”南宫墨一本正经地拒绝了。

沈溯菡没有回应,嗨……就乖乖等着脸红吧,沈溯菡从今天开始,就对自己的矜持心就再也没有任何信心了,更何况是和V市校草南宫墨做如此亲密的事……

南宫墨冰凉的手触碰到了沈溯菡的小脚丫,一股触电般的感觉从脚底蔓延到沈溯菡的全身。沈溯菡直感到全身火辣辣地烫,还有些酥麻。

南宫墨拿着热毛巾从脚丫开始,所有的皮肤都会擦个干净,接近伤口的地方,南宫墨的手就会变得更加的小心翼翼。

南宫墨十分认真,而且还有些紧张,也不知怎么的,南宫墨特别害怕自己会把沈溯菡弄疼。他不想让她受到一分一毫的痛楚。

沈溯菡忍着自己的脸部肌肉,憋住不笑,因为她看到南宫墨矫洁的额头上竟然布满了汗,真是又好笑又有点感动……

南宫墨把已经红了的白毛巾放到水里,用手挤出来一道道粉红色的水,忍不住看了一下沈溯菡,却发现沈溯菡带着一双发光的眼睛顶盯着他的眼睛。

这眼神……怎么跟看动物似的?

“嗯……”南宫墨都被看得有点害羞了,情不自禁地用还湿润的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那个,你的手没有事吧?”沈溯菡觉得就算处于一个被帮助过的人的角度来看,也该关心一下对方的感受吧。

“没事。”南宫墨满意地看着沈溯菡白白的大腿,盯了一会,突然发现沈溯菡左腿右侧好像还在流血……

南宫墨伸手就要去查看伤口的严重性,手刚到膝盖时,沈溯菡突然把腿又蜷上,双手抱住腿的膝盖,把自己缩成一个球,害羞的表情更是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南宫墨的眼瞳中。

“那里……不用你管啦!”沈溯菡像只惊慌失措的小兔子一样,呆呆地望着南宫墨。

南宫墨完全没有理会,手缓缓伸向沈溯菡的腿,一下子抓住了沈溯菡的左腿膝盖,想要把紧紧聚拢在一起的腿分开,却遭到了沈溯菡的全力反抗。沈溯菡拿起沙发上的一个枕头,放到怀里,紧紧地抱住,好缓解自己紧张的心情。更是用尽全身力气把自己的腿合得紧紧的。

“叉开。”南宫墨把手从沈溯菡的膝盖上放下来,手指自然地搭到沈溯菡的小脚丫上,弄得沈溯菡的脚丫痒痒地。

“这……有点太快了吧?南宫墨,这……有点过于亲密了吧?毕竟我和你还不是那种关系啦……”沈溯菡害怕地把头埋在了枕头下面,不敢看南宫墨的表情,但对自己刚才的一席话还是觉得“这是极好的”。

南宫墨看着埋头不看自己的沈溯菡,心里有点失望,脸上顿时就乌云密布起来,马上就下起了雷阵雨:“哪种关系?”

南宫墨沙哑而有磁性的声音刺得沈溯菡的耳膜都软了三分,这人声音怎么能这么性感呢?

“原来你一直都嫌弃我。”

南宫墨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眼神灰暗地看着她。

沈溯菡焉了,南大哥,你这“生无可恋”的样子是怎么回事?要是让别人看见了以为我意淫你怎么办?体会一下普通老百姓的心情好吗?

“把鞋脱了。”南宫墨起步走向门前,利索地换了拖鞋。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双拖鞋。南宫墨家的拖鞋都是没有任何颜色的拖鞋,款式也是十分简洁,不分男女款。

“哦……”沈溯菡刚想站起来,腿部的疼痛却迫使她无法移动,她只好又坐了回去。“这种时候南宫墨应该会亲手给自己拖鞋穿鞋的吧?”沈溯菡天真烂漫地瑕想着。

“自己穿。”南宫墨的声线又变回了以前那样毫无情感的样子。把手中的拖鞋放到了沈溯菡的脚下,转身上了楼,表情更是和传说中的老K脸一模一样,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情感。

真下雷阵雨了!他打她骂她也就算了……他竟然不理她!这是一场冷战啊……

他好毒他好毒他好毒。

“完了,肯定生气了。”沈溯菡小声嘀咕道。

沈溯菡托着下巴,想了好一阵,终于像烈士一样,下了一个自认为很重要的决定,很快地换好了拖鞋,起身把枕头放到一边,忍着腿部的剧烈疼痛,向南宫墨走去的方向一步一步地走去。一路上都是“咿咿呀呀”痛苦地叫着。

拖鞋对于沈溯菡来说很大,走起路来“达拉达拉”地响,在没有任何杂音的房子里显得异常清脆。

沈溯菡跌跌撞撞地扶着楼梯把手来到了南宫墨家的二楼,发现二楼几乎是和一楼的装修一模一样,一样的硕大宽广,也都是没有装修。沈溯菡无心观察这些,几乎是竖起了耳朵来听,终于听到了手机按键的声音。

顺着声音,沈溯菡到了南宫墨二楼的书房门外,门紧紧关着,沈溯菡小心翼翼地按下门把手,推开门,看见了正坐在白色沙发椅上,背对着阳光,专注于看手机的南宫墨。

“呼……”沈溯菡长舒一口气,低着头乖乖地向南宫墨走去……

朴生
昨天六点才睡,现在十二点才起,作孽=-=

第十一章 回忆——恼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