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回忆——娇宠

  休息室里空无一人,南宫墨就这样抱着沈溯菡的脑袋一直吻,沈溯菡脑袋嗡嗡地直叫,已经失去了意识,任由南宫墨的舌头在她口腔里肆虐。过了十几秒之后,沈溯菡渐渐回过神来,望着吻着她的南宫墨,心一下子羞愧到了极点。

“唔唔唔!”沈溯菡用被南宫墨包住的嘴巴唔唔地直吼。南宫墨睁开眼睛,无辜地望着沈溯菡。沈溯菡双手乱折腾,挥舞了一阵,突然抓住南宫墨抱着她的头的双手,拼命地往外拉,南宫墨没有反抗,沈溯菡一下子就把南宫墨的手给拉开了,然后急不可耐地将自己的唇从南宫墨的嘴巴里抽了出来。

“你!”沈溯菡完全恢复了平时的旺气,就连刚开始的迷糊和花痴都消失了。沈溯菡几乎用一种发狂的眼神盯着南宫墨的脸,右手食指指着南宫墨的额头,因为身高和距离的问题,沈溯菡的手指得老高,才只能勉强触碰到南宫墨的下眼皮。

“怎么了?”南宫墨皱着眉头问,在心里默默地叹道“女人生的心情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善变……”

沈溯菡鼻头一酸,刚才的那股生气的劲全然逝去。

“对不起。”沈溯菡勉强说完这三个字,便捂着嘴,在崩溃的前一秒中捂着嘴巴,快步向休息室的出口奋力跑去。

南宫墨呆住了,愣了几秒,依然无法过滤沈溯菡先后的言行举止,最后敷衍性地下了一个结论:女人是世界上最难懂的生物。应该加个备注,没有之一。

没有时间多虑,南宫墨在沈溯菡走出门后的十几秒后缓过神来,小跑赶了上去。

沈溯菡跑得太快,在医院的大门前,南宫墨才发现了正在马路对面蹲着哭的沈溯菡,心中泛起了一股伤感,因为有红绿灯,南宫墨只好先停下脚步,在红绿灯的一边焦急地等着。因为不知道沈溯菡看见自己后会有什么样的举动,南宫墨把手放进了下衣口袋,背对着沈溯菡,低着头,尽量让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可还是没有用。沈溯菡抬头想看一下为什么南宫墨没有跟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在马路对面背对着的白色衬衫,没办法,南宫墨本身就很独特,再加上他洁白的衬衫和那染成紫色的白发,在医院进进出出的男女老少里很难再找一个像南宫墨这样有气质的人了,再说了,凭南宫墨高达百分之九十八的超高回头率,所有的路人都在看着南宫墨的方向,想不发现都难。

沈溯菡“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再抬起头时,南宫墨已经穿过马路,正冲着沈溯菡的方向大跨步跑过来,沈溯菡忙地站起来,转身便气呼呼地朝反方向走去。

“唉!沈溯菡!”南宫墨挥了挥手,见沈溯菡还是无动于衷地走着,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怨气。正要冲上去拦住沈溯菡,用眼一瞥,看到一个穿着与十九世纪欧洲管家相似的秃头的白发男士正在开着与他穿着级不相符的超大型货车,货车上毅然露出了“南宫”两个隶书大字,正变道向南宫墨开来。南宫墨微微一笑,放慢了脚步,向大货车漫步走去。

“少爷。”那个人看见了南宫墨,靠边减速吻吻地停在了南宫墨的身边。“少爷,您要的东西准备好了。”那个人恭恭敬敬的地说,并要下车。

南宫墨的嘴角抽了一下,老实说,他不喜欢别人叫他“少爷”,那是十九世纪的时候才有的称号,并不是因为嫌落伍,而是“少爷”这个词在南宫墨的眼中就和“富二代”一样,而富二代在南宫墨眼中就是“啃老族”。没有自己的作为的人。

“管家你不用下车了。”南宫墨着急的说:“快把后车盖打开,钥匙给我。”

管家不慌不忙地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把兰博基尼的遥控钥匙,递给了南宫墨。

南宫墨接过钥匙,慌不择路地跑到大货车的后面,管家在车里按下一个红色的大按钮,车身立刻就发出了清脆的金属敲击声。货车后面的小型集装箱的后箱盖被打开,一辆白色的兰博基尼跑车正对着南宫墨的眼睛,南宫墨熟练地按下了开车门的按钮,车门垂直打开,南宫墨飞身上车,拉下车门,没有时间自动倒车了,南宫墨插进钥匙,将油门踩到底,迅速地开出了大货车的内部,甩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漂移,稳定车子后,以时速七十迈的车速向沈溯菡走去的地方开去。

沈溯菡闷闷不乐地向前走着,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就一直向前走着,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还是特别希望南宫墨能追过来,安慰安慰她的,虽然一切好像都是她的错。

“嗡嗡嗡!”兰博基尼高速运转的马达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毫不差赛车的马达声。

沈溯菡向来都对豪车不感兴趣,开始连头都没有回,但听声音那马达声好像就在沈溯菡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马达声震得沈溯菡的耳朵都有些失聪了。沈溯菡是在马路上走着,但她离右边的杨树绿化带特别近,一般的车子是根本不会在这里行驶的。沈溯菡顿时就火大了,这叫什么事!怎么有那么缺公德心的人!沈溯菡停下脚步,怒气冲冲地扭过头去,原本就不怎么高兴的脸变得更加生气。

南宫墨平静地从墨镜镜片里看着沈溯菡鼓得像个仓鼠似的脸,脸上挂起了标准的微笑,对着沈溯菡。

沈溯菡立马又把头扭回去,朝着反方向走着,知道自己跑不过跑车,南宫墨也会追过来的,所以也没有走得多快,甚至还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

南宫墨没有理会沈溯菡的表情,只是把车向前开着,兰博基尼跑车开的非常非常慢,这样才能让跑车的车身和沈溯菡并肩。

“上车。”

“我不,你凭什么命令我。”

“上车。”

“休想!打死我也不上。”

“上车。”

“你好烦啊,我都说了,我不会上你的车的!”

“为什么哭了?”既然沈溯菡坚持不上车,南宫墨只好转移话题,一会的时候哄一下也就应该没事了。

“……”沈溯菡没有说话,却把脸鼓得像个气球似的。

“为什么要跑?”

“……”沈溯菡的脸开始微微有些发红了。

“上车吧,我想和你聊聊,别赌气了,可以吗?”应该是时候了,这么低三下四地请求,应该会答应吧?

沈溯菡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决定和南宫墨要个说法。

沈溯菡装作很不耐烦的似的轻轻用拳头砸了车的副驾驶的车门一下,其实车门根本没锁,轻轻一拉就可以打开了吗,她这样做只是想体现自己并不为南宫墨的所做所为而感动,其实在心里,沈溯菡早已乐开了花,毕竟她是一个大三的小女生,这么被人宠着,怎么会不高兴呢?南宫墨按了一下车内的按钮,副驾驶的车门“咔!”一声缓缓地向上打开了。

“说吧,什么事?”沈溯菡使劲“碰”的一声把车门使劲地关上,稳稳妥妥地坐在了兰博基尼跑车的副驾驶上。

“安全带。”南宫墨提醒到。

“为……”

“送你回宿舍。”还没没等沈溯菡说完,南宫墨就知道沈溯菡要说什么,这也许就是心有灵犀吧。

“卡巴”沈溯菡乖乖地扣上了安全带,要知道现在可是V市的车辆高峰期,在这时候开跑车去学校,可是有危险的,沈溯菡可不希望因为自己的赌气而丢掉自己的小命。

“南宫墨……你……你好好开车啊!本姑娘要是出了一点什么意外,我可饶不了你!”沈溯菡使劲拉了拉安全带,确认扣紧之后,坐下来看着正准备开车的南宫墨。

“放心,我拿驾照已经两个月了。”南宫墨把油门踩到最低,因为后车轮的迅速旋转,车身不稳定地左右剧烈摇晃了两下,就冲着前方直接开过去。

“南宫墨你开慢点!”沈溯菡紧紧抓着南宫墨受伤的胳膊,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前方的大陆。南宫墨刚才那句“放心,我拿驾照已经两个月了。”一句话差点没把沈溯菡吓死。

大哥,你才拿驾照两个月就敢在高峰期开跑车了!不要命啦?

第九章 回忆——娇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