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初恋

  门外突然间开始下起了鹅毛小雪,接近春节了,下场雪也算寻常,这雪越下越大,在露天场所真是可以用“透骨奇寒”来形容。

雪狠狠地下,下得那么不尽人道,下得那么残忍,狠狠地下,狠狠地刮着你我的脸颊,驻足痴望,而又曾添悲伤,被风吹倒的不仅仅是树,还有那曾飞流的希望,在雪的洁白下,裸露着,不曾被勾起的往事,敢问世间何有安乐安康,嫣然回首,自叹风景如画。

“南宫墨,这么冷的天,您今儿有雅兴来监督你的烂摊子了?”一个身穿西服,透着成熟男人的气息,身上披着黑红相间的围巾,浓密的黑发被一个加厚版的安全帽盖的无缝不漏。

“我……嗯。辛苦了,云隐。”一个穿着风衣,眼睛红得发黑,显然戴着美瞳,头发染得与旁边的融为一体,筒裤、皮靴,个子很高,长得眉清目秀,剑眉星眸,显然是玉质金相的高富帅的不二典范,看来……很时尚的青年走了过来,这么一对比,显然在着装上一对比,看似一个成熟的男士和一个小青年,实际上,两人都是爱冲动,爱疯的年轻人。

“你说你是不是存心和我过不去?租下这个体育场,你建起降台也就算了,打破玻璃建看台我也认了,干嘛还要出钱建铁柱白水晶台?这费用你说是你付还是经纪公司付?”云隐虽然是南宫墨的经纪人,也算是生活中的好兄弟,却如同他亲生母亲……不对……亲生父亲一样,打理着他的生活起居,虽然心里有些埋怨,但还是在五年中和南宫墨两人一步步并肩走了过来。

“呵,经纪公司付?还不是我付……这只是一点小小的改造,我的演唱会就是要独一无二。而且……这次真的很特殊……”南宫墨带着六份任性,四分得意的语气说了出来了前半句,到后半句,显然就有点忧愁寡断的语气了。

“你!”云隐这才感受到了南宫墨骨子里的一股很卑微,但表现出来就很强大的有钱任性的性质。

百洲体育馆是一个巢形的建筑物,大约十四万平分米,设备齐全,因为百洲市除了美食佳肴外,没有多著名的旅游特色,所以国家政府就出钱建了这个“百洲体育馆”,特点是对外界开放,交钱就可以,因此每到春、夏、秋季的时候,就会有很多的节日运动会,来的人虽然称不上是挥汗成雨,但还是有不少的游客来这里观赛。不过现在已是冬季,也没有什么比赛了。

“怎么来这里了?”来看我收拾你的烂摊子的啊!见南宫墨低下头沉默了,知道南宫墨这是要发脾气的节奏,语气也便渐渐温和起来,但是还是有不小的怨气。

“约了人……”南宫墨抬起头,看了看乌黑一片的天空,又看了看手上戴的劳力士手表,嗯……十点了……,还有十分钟应该就到了吧……

南宫墨眼底不觉掠过一丝温暖的笑意,忍了忍,最终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面目表情,一丝灿烂的微笑在脸上转瞬即逝,但还是被一直默默盯着他的……偶不,应该是一直默默盯着他那张倾国倾城的脸看了看,自己脸上却把烦躁转化成了疑虑。

“南宫墨,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云隐又忍不住看了看南宫墨那没有表情,却分明看到了南宫墨的耳朵微微发红,手脚也有些不自然。这是……害羞吗?南宫墨……害羞了?

“云隐……”

“嗯?”

“你……你有初恋吗?”

“噗——”一口清凉的冰红茶华丽的从云隐的嘴巴里蹦了出来,吐到了地上,云隐连连咳嗽,耳畔也有些微红,眼神里充满了懊恼。

“南宫先生,对,我是你的经纪人,地位可能比你要低一些,但是你能不能关心一下下属……”云隐皮笑肉不笑的盯着南宫墨,南宫墨不懂他这句话的意思,关心他?他需要我关心什么?不对……我没问他这个啊!

南宫墨带着茫然的眼睛看着云隐,暗红色的眼睛像是要流出来血一样,云隐的身子不由得一震,这个场景……白发、白衣、红眼……怎么有点像恐怖电影里的吸血鬼啊?!

“南宫墨……我有初恋,现在还没分!”云隐回过了神,死死盯着云隐的眼睛,低吼着。

“哐!”一段铁片从云隐身后,工人们搭的云梯上掉下来,南宫墨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脑子突然一闪,对啊!他和云隐来百洲市的前一天,云隐的女朋友不是还请他和云隐吃过饭,然后目送云隐登上飞机的么?从大学的时候他就已经认识她了,应该记得很清楚的,也就一星期前的事,他怎么忘得这么干净?也许是自己最近真的情绪起伏太过于激烈了,怪不得云隐这么……懊恼……

“想起来了,你女朋友是叫徐小卉是吧?”又是漫不经心的一扫云隐的脸,带着“我有急事,先走了”的语气说了出来。

“嗯。”云隐的这个鼻音像是直接从嗓子里发出的,眼神里不觉带了些爱抚的色彩。

“哦……那什么……”南宫墨伸出爪子,挠了挠头,过了一阵,云隐听到了一句话——“那什么……我初恋要来采访我……”

“噗!”又一口清澈的冰红茶被吐了出来,这次,吐到了南宫墨的脸上……

第二章 初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