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轻尘与玉箫(六)

  “啧……都找了半天了,明明碧铜镜的镜纹上显示的位置就是这附近,怎么一直没反应。”雪莹一双白玉色的小手捧着碧铜镜,眼睛不自觉地望向了远处的城中,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已经到内城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跟来,好几天不见,好想他啊……”

雪莹自己低声嘀咕着,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人默默注视着,而且那人…正慢慢向她靠近…

“你是谁?”

听得身后有人,雪莹心中一吓,连忙转身寻找那人,又将手中的碧铜镜抱紧在怀里。

身后……并未有人,可当雪莹抬头一看时,便看见一个飘在半空中的头颅,英挺的五官显得是无比精致,一时间她竟觉得这人竟比自家神卜还要好看几分。那人墨色的瞳孔正淡漠地俯视着她,准确的说,应该是看着他怀里的碧铜镜……

“啊!!!”虽说眼前的人长得确实是帅,可是冷不丁地只冒出来这么一颗头,又是在这荒无人烟的枯林中,让雪莹觉得有几分惊悚。

“你…是人是鬼?”雪莹看着那人深不见底的眼睛,不自觉地将怀里的碧铜镜抱得更紧。

“呵…”释扬轻笑了一声,随即又蹲下身,将手伸向了雪莹怀中的碧铜镜。“这里是鬼界,你自己不清楚我是人是鬼吗?”释扬说着这话,又暗自觉得好笑,鬼界的人,居然能被他吓成这样,亏得这人还能把碧铜镜偷回来,胆子居然这么小。

“碧铜镜……看起来你有些能耐啊。”想到刚刚在亓昇宫殿中听到的谈话,难道……碧铜镜和灵书阁有着什么联系?

“你想做什么,这个不能给你。这个、这个…”雪莹光是叫喊着,深山枯林中,像是没有人听得见她的声音一般,神卜、神卜怎么还不来?

“这是假的,这不是碧铜镜!”两人在争抢中,雪莹一个失手,碧铜镜飞向了不远处落下。她刚刚准备去将碧铜镜捡回来,去看见,碧铜镜的镜面上,发出了一片微光……原来,那里就是占卜的阵地……为什么……身子动不了了……

恍惚中,雪莹看见有一抹黑影正在包围着自己,黑影的来处是一把正不断冒着黑气的剑,剑身缭绕着邪戾之气。而眼前的人也显露出了完整的身躯,黑色的华服上绣着繁复的纹饰,但一点也不显得雍容,那人的手中还拿着一件淡灰色的纱袍,一看便知,这人并非等闲之辈……

释扬缓步走过去捡起了地上的碧铜镜,又看向可一旁倒在地上的雪莹,“不是碧铜镜?那你告诉我,这世上还有哪面镜子能照射出星象之光?”

“不…不可以给你…”雪莹感觉那股黑气已经蔓延到了她的脖颈,并一点一点使她窒息,她看见…自己口中的鲜血正一点一点流淌在地上,神卜…还没有来…要是让神卜知道自己把碧铜镜弄丢了,他定是不会原谅她的……

释扬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人,眼神微闭,他也不想如此,只不过让鬼君知道碧铜镜并未拿回,而又不在尧荒手中,免不得要给他些机会,挑起魔界与天界的事端,好坐收渔翁之利。

只可惜,这么精灵的丫头,居然帮着亓昇这个败家子做事,鬼界那么多人连吃食都不能饱足,难道没人能看得见吗?也奇怪,这么漂亮的丫头,亓昇居然不留在身边,反而让她冒那么大风险去偷这碧铜镜。

释扬不再去看地上的人,拔起地上的渊影转身向林子更深处走去,他并未听见,那黑袍下的身躯,在全身血液都冷却之前,嘴里淡淡的叫着,“神卜……”

尧荒御空远眺着鬼界的边界,也不知雪莹那丫头找到占卜之地了没有……

在边界一处偏僻之地落下,尧荒拂了拂衣服上的尘埃,正准备就从这偏僻的地方悄无声息地进去,谁知才一抬脚,边见着一人从远处的黑雾中走了出来。

“释扬?”尧荒看着正走近的那人,就算是五百年未曾见到,他也能认出他来。世间还有谁能长得如此?他活到现在,还从未见过有谁的脸能比释扬长得精致,就算是自己,也自愧不如。在天界时,他自己与释扬也算不得关系好,只是彼此相识。释空神君对待释扬一向严厉,他自是没有什么时间与他们这些人玩耍的。

“看来你来得挺快。”

释扬看样子并未对尧荒出现在这里感到惊奇,难道他知道他会来这里?莫不是遇见了雪莹?

尧荒心中还觉得疑惑,只见释扬从左手的灰白色袍子下拿出了什么东西,仔细一看,尧荒便觉得心中一沉。

“正好,这个给你,我给你拿回来了,可不是我拿的,连个碧铜镜都守不住,也不知道你这神卜是怎么当的。”释扬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碧铜镜递给了尧荒。

“拿、拿着这个碧铜镜的人呢?”尧荒接过碧铜镜,心中已经开始生出不安,面目茫然地等待着释扬的回答。

释扬看着尧荒的表情,突然觉得事态不对,一时没有答话。

“雪莹呢?”见对方迟迟不作回答,尧荒心中的不安更盛,雪莹,为什么没有一起出来……

“你是说……”释扬听着尧荒的追问心中一惊,难道刚才那个丫头是天界的人,怪不得……

“我问你雪莹人呢?!”

释扬面上故作镇定,可是手心一惊抓出了汗,眼神也开始飘离。

“她…已经死了,被我,杀了…我以为…”

“我杀了你!”释扬话未说完,尧荒已经向他扑来,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他瞬时飞出几米外。按理说他是可以轻松躲开这一拳的,可他并未闪躲,也并未还手。

为什么那个丫头不说自己是尧荒的人,或许还能得一条生路,她为什么到死也不承认自己的身份,而是一味地和他争夺碧铜镜。释扬本以为那丫头的在意的只不过是自己肩负的使命,是那面碧铜镜,现在看来,应该只是在意尧荒吧……

释扬从地上爬起来,嘴角的鲜血流出,他并未用手拭去,而是转过身看着野兽般向自己扑来的尧荒。

这一次,他侧身一躲,便让对方扑了个空。“我杀了她不假,我不否认,抱歉,就算你不会原谅我。”

是啊,既然明知无济于事,何必多受两拳呢?父君那时明知大家不会相信,便不做过多解释,别人的眼中,你一时是坏人,一世都是坏人。

尧荒将脸埋在泥地里,掩饰着自己脸上的泪水,“雪莹…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让你一个人来这里的,我……”可任凭他再怎么,那个人终究不会回来了,她没有等到他来,也没有等到他娶她的那一天。

尧荒缓缓地站起身,自顾自地向鬼界之中走去,他要去将雪莹带回来,他还没有给她双蝶钗……

走了不过两步,尧荒便觉得脚下无法再动弹,低头一看,两股黑影正死死地抓住自己的双脚,黑影的末端,渊影正散发着暗黑色的邪气。

“呵,你想做什么?杀了我灭口?”尧荒看向释扬,可心中一点恐惧之感也没有,他已经什么都不怕了,就算是死……

“你进不去的,她在内城,内城现在,估计已经封锁了……”

“谁信你。”尧荒心中轻笑,泪水还在不断地从眼角冒出,连拿回雪莹的尸首,他都要阻拦吗?他无力报仇,但怎么也要带她回去。

“我管你信不信,我已经告诉过你,你要去送死,我也不拦着,只不过我在鬼君的宫殿动了些手脚,只怕鬼界不出一个时辰,就会全面封锁了。随你吧。”释扬说着收回了手中的渊影,不再去管远处的人,渊影开启了魔界之门,他该回去了,还有人在等……

几天以后,尧荒才真正明白,释扬所动的手脚是什么,鬼罗树,世间还有谁有如此能耐,有这么大的胆子……

第三十五章:轻尘与玉箫(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