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轻尘与玉箫(五)

  释扬半倚着身子躺在鬼罗树的枝干上,手里握着的几片鬼落叶散发着莹绿色的光。冥隐纱袍在微风吹动下晃动着。

冥隐纱袍……这是在擎暗山时绫露神女送给她的东西,说白了,就是能让人隐身,但凡法力高些的人,都是能将这冥隐纱识破的,释扬也未曾想到,自己能如此轻松地拿到鬼罗叶。

“呵,居然把鬼罗树栽种在自己的庭院里,亓昇还真是保险啊。”

不远处的暖阁里,烛火的照亮下可以看得见几个人影……

“鬼君您的意思是……要攻打天界?”女子细长的声音传到了释扬的耳朵里,那只握着鬼罗叶的手也捏得更紧。

“不错,要攻打天界,自然是要先攻打他们的中心之地。”

“中心之地……天界的中心之地无非就是五座神殿,而五座神殿之首……您是说,雪麟神殿?鬼君这……恐怕不妥。”男子的低沉的声音中带着疑问,依他所见,自家的首领还不至于挑明了和魔界作对。

释扬的嘴角微微弯起了一个弧度,按他所想,亓昇自然也不会那么蠢,公然给他个理由帮天界一把。只是,就算亓昇攻打的不是雪麟神殿,他也不得不好好找个理由了。

“五界众人或许都会觉得天界之中心在于雪麟神殿,其实不然。”

亓昇笑了笑,转过身看着屋内的一干人,这几个鬼判,都是十二鬼判中稍稍有些智谋的人,怎么到头来,知道他心中所想的人,还是只有鬼陌。

“鬼陌你想得不错,这次我们要做的不是攻打,而是……火烧灵书阁。”

屋内众人的眼眸皆是一亮,灵书阁乃是天界重地,藏书不计其数,莫说里边坐着的拜麓长老连神圣陛下都要敬三分,若是没有这灵书阁,天界重人只不过是一帮迂腐之徒罢了。

“鬼君英明!”屋内众人齐呼,却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身穿灰白色衣裙的女子眉头皱了皱,又用担忧的眼神看了看兀自得意着的亓昇。

“英明……呵,”释扬看着手中的鬼罗叶,又低声说了句:“蠢!”

亓昇还沉浸在一干人对自己的臣服当中,可院中“轰隆”的一声,将屋内的气氛瞬间打破!

“什么声音?!”亓昇皱着眉看向窗外,只见院中一抹高大的黑影轰然倒下,屋子里的人皆是一惊。

“鬼罗树!”当先冲出去的是鬼陌,于他而言,鬼罗树是他在亓昇身边站稳脚跟的唯一法宝。他所制作的各类毒药,要鬼罗叶才能解,自然也需要鬼罗叶才能制作。

可他终究来晚一步,鬼罗树已经被连根拔起,树上的鬼罗叶也开始纷纷枯萎,飘落。

亓昇和其他鬼判也跟了出来,看到这一幕皆是怔怔地立在原地。院子内没有任何人,看来来人功力不浅,能如此快速的逃脱。

“是……是谁?!”亓昇的声音几乎是颤抖的,这里明明是他所居宫殿的最深处,是谁能避开那么多人,闯进这里将鬼罗树捣毁成这样?

释扬?可他就算是对周边各族各部攻打,也并未动他的魔界,无冤无仇,他犯不着来冒这个险。离狐?他应该更没这个胆子……到底是谁……难不成,是天界之人?

“鬼君,火烧灵书阁的计划得变动一下。”鬼陌强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将还怔在一旁的鬼君从不断猜测的意识中换回。

“鬼陌你可有什么想法?”院中的人齐齐看向鬼陌,期待着他能有什么好的计策。

“能如此轻易捣毁鬼罗树的人定不是什么平平之辈,况且我们刚才在屋中的谈话,想必那人也必定全都听了去,且不说是不是天界之人,那人我们定是抓不住的。但再怎么,也得以防万一。”

“你的意思是…不能火烧灵书阁?”鬼君听着鬼陌这番话,也觉得颇有一番道理,鬼界现在没了鬼罗树,更不能莽撞行事。

“灵书阁……还是要烧的。”鬼陌此话一出,其余众人皆是疑惑,明知对方会有所防备,还要去?

“那只不过是虚张声势,天界的人也不会那么蠢,以为我们还会去攻下灵书阁。只不过…各个地方他们肯定会增加防备,我们还是打不过的。”

说到这,鬼陌又是话锋一转,冷笑了两声,“天界我们打不过,还有附属的各族各国嘛,龙族打不过,还有凤族……”

鬼君听着,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深,龙族打不过还有凤族,鬼陌啊鬼陌,不愧是他最得力的鬼判。他倒要看看,于天界而言,到底是凤族重要,还是这鬼罗树重要。

释扬站在一旁,听着院中这些人的一言一语,嘴角微微上扬。“呵…先对付魔界吧。”

披着冥隐纱袍的人从院中黑暗处走过,径直走向了外边,没有人注意得到他,可是他也未曾发觉,鬼界此时的夜空中,有一双眼睛,正淡漠地看着这一切……

“这死孩子…就这么把鬼罗树毁了,真是暴殄天物,唉……”

释扬从鬼君的宫殿中绕出来,行动并未想着快速逃脱。连在鬼君的眼前也未曾被发现,更不用担心那些马虎的守卫了。

鬼界不同于其它五界,鬼君癖好异于常人,一百年前从人界的华夏之境中寻了一块徽墨,也不知他加了什么东西调制了一下,顺手一洒,便把鬼界的天空浸染成了乌墨色,败家至极。自此,鬼界暗无天日,连行走于道路上都透着一股子阴枭的风,路边的树也因为缺乏阳光的照射,变成了光秃秃的枝桠,连上边挂着的灯笼,放出的也是暗紫色的光,让人背后徒生冷汗。

释扬也不记得自己在鬼界中漫步了多久,路上的行人皆是衣衫褴褛,即便是内城,这些年鬼界四处对外征战,想必也从这些人身上剐了不少油水吧。若不是来此一趟,释扬还不知,鬼界如今只有只有个空壳子了。

他曾听父君说起,上一任鬼君亓埕,也就是亓昇的父君在位时,与其它四界和睦相处。鬼界更是与魔界并驾齐驱,可谁会想到,几千年后,鬼界看似风光,实则内里已经开始慢慢腐烂掉了。

不知不觉间释扬已经远离了人群密集的城中,走进了一片廖无人烟的枯林。

“真不知道,鬼界这种地方鬼罗树是怎么生长起来的。”

释扬自己边走边小声低语着,心里也默默盘算着过两日怎么帮亓埕老先生收拾一下这个败家子。

荒寂的枯林中突然传出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冥隐纱袍下的身影停住了脚步。释扬抬头望去,不远处的枯树后边,有一抹黑影,黑影的下边,露出来了浅黄色的一角……

第三十四章:轻尘与玉箫(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