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断香轻碧(五)

  这日释扬已经把千药从药泉边抱回来了,她正坐在屋里的桌前,他还在厨房弄吃的……

千药也觉得奇怪,她不明白为什么释扬堂堂一个神君,做起菜来也出奇地可口,还能经常变着花样给她做,更让她不明白的是,山上只有桃树,他从哪里找来的食材?

心中虽有疑问,可她从来不问,自从一个月前,她就不爱说话,更何况是对着一个不想说话的人,她的话也就更少。她总是在心里想一堆事情,有些她自己都记不得了,有些却还记得,她会想裙珞养母和她说过的话,会想起山海姐姐,还有她送给自己的那颗红宝石,还会想起亓昇、尧荒、母亲,有时候还会想起自己替代的那个人——羽冉。

有些事想起来悲伤又可怖,有些事想起来温暖又心酸,可千药的脸上,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不会笑,也不会皱眉,木讷讷地,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在想什么吗?我给你烤了只兔子,阿药你尝尝好不好吃。”释扬说着把筷子递到了千药的面前。

她没有回答,释扬好像也已经习惯了她不会回答他的问题。

千药接过了筷子,夹起了碗里滋滋冒油的兔肉,可是那块肉还未拿到她嘴边,她只闻到了一点点味道,就感觉一阵反胃。连忙扔了筷子退到了一旁干呕着,心口处一阵恶心。

释扬却是坐在一旁,拿着筷子愣在了那里。千药直起身子看着他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怎么了,愣了一会儿,突然就觉得脑袋一蒙,全身瘫软的就要向后倒去。

释扬一把接住了她,“阿药!”

她倒在他怀里,眼神空洞。

释扬把手搭在了千药的手上,那几根手指颤抖着,一直停在了千药的脉搏上。

他怎么会想不到,之前怎么会想不到给她把脉……呵,提前知道了又怎样呢?他当时,终究是去晚了,之前不愿意面对,甚至杀了亓昇,现在,却又不得不面对。

“哈,亓昇的孩子,哈哈,鬼君,哈……哈……”千药在释扬怀里突然笑起来,像是失心疯了一般。

“不是的,阿药,不是的,”释扬看着怀里的人,脸上透露出惊慌,“不是亓昇的,是,是……我的。”

“谁要嫁给你!谁要生你的孩子!”千药像疯了一般将手打在释扬的肩上,脸上的泪水又滚落了出来。

释扬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用手抚摸着她的头极力地安慰着她,“好好好,不嫁我,嫁给尧荒,阿药一定会嫁给尧荒的。”

“他不会再娶我了,”千药停下了自己拍打着释扬的双手,声音不断哽咽着,“我怀了别人的孩子,他不会娶我了。”

“会的,一定会的。”他仍旧安慰着她。

“谁信你!”

释扬没有再说话,他的手依然抚摸着千药的头,直到怀里的人哽咽着睡去。可她没有看见他眼角闪过一丝的泪,又迅速地被风干。

这之后释扬和千药又在桃源云山待了十天,十天中,千药没有再说话。释扬每天都片刻不离地守着她,她在药泉,他就背对着她坐着。他在厨房做菜,千药也必须坐在厨房里。每天晚上释扬要确定千药睡熟了以后,才会出去找食材。

亓昇有一句话说得没错,救不了她,他会崩溃。

释扬在给千药打理着头发,他用桃木给她刻了一把梳子,他也只能给她梳梳头发,然后用紫色的布条给她简单地扎一下。

窗外飞进来了一只金色的鸟,远看像是一只鸟,近看才发现,那是一只灵鸽,金色的灵鸽。

五界之中,能幻化出金色灵鸽的人,只有一个。

——宇州陛下。

释扬伸手接过了那只灵鸽,灵鸽迅速地在他的手里变成了一张金色的纸,上面只有一句话。

“速带千药回炎灵神境。”

释扬看了看窗外被风卷起的花瓣,它们正肆无忌惮地从窗外飘进来,是该回去了……

恢弘的炎灵神殿依旧没有改变,殿外还是下着鹅毛大雪。桃源云山没有厚实的衣服,释扬将他的外袍搭在了千药身上又抱着她,而他自己只穿了一件单衣,可他的身体是温暖的,千药的身子依然是冰冷的。

殿门口的红梅还在冬雪中开放着,刺眼的红色,幽幽的梅香。灼露神女和众人已经站在了神殿门口,他们的身旁,还有一个披着金色斗篷的女子。

千药远远地看不清那人的样貌,只觉得那人格外地耀眼。应该就是释扬之前说过的神圣陛下吧,就是她,让他们回来的。

“千药!”未等释扬他们走到门口,灼露已经冲上来看着自己的女儿,看着她苍白的脸,脸上是一阵焦急和心痛。

可千药没有说话,眼神空洞着看着自己的母亲,又将头低了下去。

“先进神殿吧。”释扬低低说了一句。

他抱着千药径直走进了神殿,在了一处火炉旁将她放下。她已经能走了,只是释扬怕她踩在雪地里冷,要抱着她走回来。

最先跟上来的人不是灼露,也不是尧荒,而是一直站在一边的青君。他在远处就看见千药惨白的脸,急忙走上来,抓起她的手就开始切脉。

其他人都围在一旁看着他。他是天界中最好的大夫,让他把脉,其他人自然都不敢多话。

只是青君的手停在了千药的手腕上,迟迟没有拿下,时间像静止了一般,他定在了那里。

“怎么了?”一旁的神圣陛下开了口,纵使是神圣陛下,也有她料不到的事,譬如接下来发生的。

青君依然定在那里,没有说话。

千药看着眼前的人,他的脚已经好了,可脸上依然没有血色。脸色又从刚才的苍白渐渐变成了铁青。

一直空寂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精神,千药缓缓推开了青君停在自己手腕上的那只手。

“我怀孕了。”她淡淡说着,这时她十天里说的第一句话。

所有人都愣住了,尧荒不可置信地向后退了两步,一旁的灼露神女更是如遭雷击,踉跄着上前抓住了自己女儿的手,“谁、谁的?!”

千药没有说话,黑色的睫毛颤动了一下,眼帘低了低。

“我的。”释扬看着千药,脸上又挂上了那抹淡淡的笑,重复了一遍,“我的。”

“我杀了你!”说这话时,灼露神女已经祭出了自己的炎熔神剑,眼底怒火燃烧着,拼尽了全力向释扬刺去。

“母亲!”

千药喊出声的同时,一道白光从殿中横飞而过,一下挡住了冲向释扬的那道烈火。白光飞来的地方,身着绣着龙凤纹华服的神圣陛下眉间微蹙,但也透露着不可冒犯的威仪。

神圣陛下缓步走到了释扬面前,脸上转为了一丝惊讶,“当真?”

似是不信,她再次向释扬证实着。

“是他强要的。”

此话一出,众人齐齐望向说话的人,千药一脸的淡泊,又将刚才的话重复着,“是神君强要的我。”

这时就连神圣陛下的脸上也挂满了无数的惊讶,灼露神女更是再无力气。瘫坐在了殿中。而一旁的尧荒却是什么都没听见一样,呆愣愣地站着。

千药掐了掐自己的手心,保持着淡定的面容。这是她这辈子做过的,最违心的事。她不管以前的羽冉天女是怎样对待释扬的,可她这样做,释扬总该看清了吧。她不是羽冉,她会用最卑鄙的手段来对待他,就算他以前对她再好,此刻的她也可以全部抛诸脑后。

“不要再对我好了,羽冰哥哥,不要再让我像个替代品一样活着了。”

千药心里默念着,眼角的红色微微蔓延上来。她及时地转了身,向着殿外走去。可她并不知道,自己刚才掐手心的动作,以及眼角微微泛起的红色,全都被身旁的青君看得一清二楚。她以为自己的难过不会有任何人发现。

千药走到尧荒身旁时,她顿了顿,她想开口说什么,却发现自己对着这个人,什么都说不了。她还是再也不会嫁给他了……

尧荒没有抬头看千药的脸,他不敢,他害怕自己一看到那张脸,想到她已经怀了别人的孩子,还是那个人的,心就会一点一点被撕裂,然后整个人无可救药地崩溃。他当时没有办法去救她,现在也只能看着她被别人生生夺走。他以为现在和几千年前不同,最起码千药是喜欢他的,他还有一丝希望,可是到头来,又输得这么彻底。

众人望着千药单薄的背影,全都噤了声。她的影子被外边的白雪天越拉越长,最后消失在了远处。没有人知道那个越来越小的身躯,在发着抖,不断地哽咽着,泪水划过她的脸,又在大雪的天里迅速凝结成冰。

千药越走越远,神圣陛下缓缓转过了身,看向了释扬,“千药说的,是真的吗?”

这个世上,神圣陛下自己也知道,唯一不怕她的人,就是释扬。她依然还记得几千年前这个人曾经用手掐过她的脖子,虽然是无济于事,可是她活了几千年,还第一次有人敢这样对她。她那时便明白,十二金龙盘飞,赋予释扬的,不仅仅是战无不胜的能力,更是不惧死生的气魄。

“是。”眼前的人微微笑了一下,一个字惊住了殿中所有人。可他不以为然,淡淡地笑着,看向了千药离开的地方。

释扬没有看见,尧荒和灼露怨恨的眼神,他也没有看见,绫露和青君用痛苦的表情看着他。

神圣陛下用暗音问了释扬一句:“不后悔吗?”

释扬又笑了笑,心里坚定地说了句:“不悔。”

寂静的殿中,众人都看向了金色华服的神圣陛下,只见她抬步走向了殿外,边走边说着:“神君释扬,无故伤害仙主千药,次日受天雷之刑,以示惩戒。”

释扬却是眼神不转,一直看向千药离开的方向。

第二十九章:断香轻碧(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