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断香轻碧(三)

  千药微微睁开眼睛的时候,只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一丝光亮。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眼前的床帐是鲜血般的红色

自己这是……在哪?她想坐起身来,却发现自己连头都不能偏一下,为什么……动不了了?

唰!——

房里的灯火突然亮起,千药听见有脚步声正在渐渐靠近自己。

“你是谁?!为什么把我绑带到这里来?!”

没有人回答她,只有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若不是屋内安静,那脚步声轻得根本就听不见。

千药听不到回答,只能任由着那人渐渐靠近她,恐惧也一点一点蔓延上心头。

出现在她眼前的,还是那个在她房间里出现过的人,带着诡异的笑容,那张脸虽然还算好看,却是一脸的死气,白得像铺了好几层粉一样。

“你是……鬼吗?”千药说着,僵硬的身子向后缩了缩。

那张脸却是笑得更加诡异,透出一股子阴邪,“差不多,我是鬼君,也算是鬼,只不过有形体,有魂魄,有生命。”那人说着,又将那张惨白的脸贴在千药耳边,“也有欲望。”

千药听着浑身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你是……亓昇?你想干什么?!”

亓昇还是带着那张诡异的笑,手却探到了千药的前襟,将她穿在外边的衣服剥开。“我就是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人,能让我鬼界在三个月内,被释扬大败。现在看起来,还真是漂亮。这药香也真是奇特。”

那人说着,又突然看向千药,脸上诡异的笑突然收起,变成了阴冷的眼神,“你知不知道,魔界与鬼界战事刚起的前六个月,释扬根本就没上过战场,就在营帐里当个军师,直到第六个月,他不知道是从哪里收到了消息,也就是听说你回了天界,他就用雪麟神境的雪冥神剑,带着魔界众人血洗了鬼界。”

亓昇说着冷笑了一声,“你知道吗?我觉得最耻辱的不是被魔界打败,而是释扬,前六个月完全是抱着和我玩玩的心态。一旦听说你回了天界,就马不停蹄地赶回去。”

“他让我觉得这样的耻辱,我也应该让他感同身受才行,救不了你,他应该会崩溃在外边吧?十二鬼判在外边布下了灵冥幻影阵,他不可能进得来。”说话时,亓昇的手已经将千药的衣服剥到了只剩里衣,他的嘴也落到了千药的脖颈间,发出冰冷的呼吸。

“不是……”千药僵硬着身子,嘴中再也吐不出任何的话,无能为力地看着亓昇的一举一动,眼角的泪不停地滑落着。

她想起了释扬,如果那些,那些,都是为了她,那该多好啊……

勃颈上一股酸涩的疼痛,亓昇一路从千药的脖颈舔舐到了她的唇上,千药紧紧地闭着嘴,却被他猛地一咬,疼地张开,亓昇趁着间隙将舌头探入她的嘴中,然后就是一阵疯狂的搅动。

不知不觉间,千药的衣服已经被全部扔在了地上,亓昇的衣服也顺着他的肩膀滑落,千药看着他将身体贴近了自己,紧紧闭上了眼睛,眼角的泪也在闭眼的瞬间大把大把地滑落。

他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着,每走过一处就抓出几道红色的血痕,那些血痕开始遍布千药的胸口、腰,还有背上,每一道都鲜血淋漓,疼的千药的脸极度扭曲。

亓昇冰冷的体温像是将千药拖进了无尽的深渊,一点一点把她吞噬。像是小时候,她来来回回的地在重云殿跑着,期盼着从里屋再跑到正殿门口的时候,就会有一个人张开双臂拥抱她,不管那个人是谁,羽冰哥哥,裙珞养母,山海姐姐……都可以,可是每次跑到天黑,跑到殿中的烛火熄灭,也还是只有她一个人。就算哥哥来过,养母来过,过不了多久,他们又会离开。她又会陷入深渊,默默地在心里叫喊着,等待着下一束光的到来。“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千药苦涩的泪流进了她的嘴里,身体疼痛的感觉渐渐模糊,“我明明什么也没有做……“

千药的嘴里发出了咿咿呀呀的声音,她的后背又被亓昇划拉出几条长长的血痕,她渐渐疼晕了过去,可脸上的泪水却没有停止……

亓昇没有听清她说了什么,烛火好像听清了,“哥哥。”它跳动了一下。

亓昇还在千药的身体上游走着,那些血也把他和千药的周身染红,门突然“砰”地一下被撞开。

亓昇抬起了身子,看向了门口,眼里接下来是说不出的惊恐。

释扬站在那里,眼神空寂地看向亓昇和床上鲜血淋漓的人。眼底的黑洞无限的蔓延,像是要吞噬一切。

“你居然……一天之内破了灵冥幻影阵,那十二鬼判……”看着浑身是血的释扬,亓昇的眼里惊恐万分,怎么会……还没人破过灵冥幻影阵……

“四个女的我没杀,两个打了半死,跑了两个,不过……一个都不该留。”释扬墨色的瞳里含满了杀气。

雪冥神剑已经向亓昇刺去,剑身泛着凌厉的白光,掠过的所有东西全都在一瞬间破碎。

亓昇一侧身,躲过了神剑那一击,剑深深刺入了靠床的墙壁里,墙面又在一瞬间坍塌。释扬也不知什么时候闪到了床侧,抱起了床上血淋淋的人。

“阿药……”释扬将千药的手放在他的脸上,可是那手又很快地掉落下去,在他的脸和脖颈的地方留下一道长长的血迹,那些血渐渐地开始发出红光,照得释扬的脸妖冶而又苍白。

释扬脱下了外袍盖在千药的身上,他的脸却是怔然的,他在千药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又在她的耳畔低低说了一句:“别怕,有我在。”

亓昇在一旁随手抓起了一件衣服穿在身上,又计算着如何逃走。

他是肯定打不过的,就算释扬没有带上雪冥神剑,他也顶多和他过上二十招。

释扬已经放下了怀里的千药,看向站在远处的亓昇,冰冷的眼中看不到底。他脸上的红光越来越盛,那些血渐渐沁入了他的体内。

亓昇看向不远处的大门,用最快的速度,应该能跑出去。可就在他准备抬步的瞬间,雪冥神剑突然刺向了大门的上方,连接着大门的整面墙轰然倒塌,堵住了去路。

“蹭!”神剑又从乱石堆里冲出,回到了释扬的手上。

可他还没有动。

只见释扬的右手拿着雪冥神剑,而他的左手指尖,正一滴一滴地往外冒着血,顺着那些血,从他的身体里祭出了一把剑!剑身黑气缭绕。

“渊影!”亓昇惊呼道,声音已经变得沙哑,“怎么可能!渊影……明明四千年前就连同魔君之力一齐被羽冉天女封印,怎么可能……”

“是封印了,在我体内。要解开封印,要用冉冉的血。”释扬的嘴角勾出一抹深不可测的冷笑,脸上的红光也越来越刺眼。

他宁愿这个封印永远不解开,他也不愿意,让她流一滴血。可是到头来,她还是因为他而受伤,因为他,而受到那么多苦难。

“你是说……她就是羽冉?!”亓昇说话时手上已经燃起了红色的火焰,就算要死,他也要和这个人两败俱伤!

可释扬站在原地根本没动!只有他手上的两把剑,不断冒出黑色和白色的影子,向亓昇蔓延过去。

亓昇看着那些向自己蔓延过来的剑影,等到反应过来时,黑白色的剑影已经交叉着绑住了他,手上的火焰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他想要重新燃起,却发现自己一点法力都使不出来了。

剑影一下将他拖到了屋子的正中间,亓昇看着浑身杀气缭绕的释扬向自己一步一步走来,墨色的头发垂在肩上,倒比他更像个鬼!

“就算,就算你杀了我……”亓昇的声音颤抖着,可脸上却放肆地笑着,“你还是来晚了一步,哈…哈…”

释扬木讷地站在那里,随即两手重叠,雪冥和渊影渐渐融为了一体。

那把剑银白色的剑身又透着黑色的光,杀气逼人。释扬眼神闪过一道刀锋,雪冥渊影剑刺入了亓昇的心脏,又快速拔出,鲜血迸出,染红了释扬的前襟。地上的人面目狰狞,死不瞑目。

释扬走回了床边,抱起了上边的人。千药苍白的小脸上还挂着泪痕,看得释扬心里一痛。

手中的剑飞出,在房间内凝结成了一块巨大的黑布。

——魔界之门。除了从魔界边缘进入,世间只有一个方法可以快速进入魔界。那就是用渊影凝结成魔界之门,持有者可以通过此门到达魔界任何地方。

魔界。陌生又熟悉的地方,自魔君之力被封印,释扬也已经四千年没有回过这里了。

第二十七章:断香轻碧(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