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轻尘与玉箫(三)

  释扬一把抱起了已经昏厥的千药,又转身看向一旁的尧荒。

“你快去炎灵神殿,我去灼露不会相信我,叫她快来云华宫,然后让烁兰驾着云轮去把青君接来!要快!”

原本还愣在一旁的不知所措的尧荒听释扬说着,也顾不得自己刚才还被这个人打翻在地,嘴角的血都还没干,斗篷没披就往外冲出去,直奔炎灵神殿。

释扬则是抱紧了千药,感觉到她的血正往他的手上渗着,心里说不出的痛。抱着她一闪身跳出窗外就奔向了不远处的云华宫。

虽然那么短的一段路,可释扬一直用内力帮千药暖着身子,就是进了云华宫他也没敢收回。因为千药的身体渐渐变得一阵冰凉,就像是快要死去的人一般。

曲澪见释扬神君抱着仙主回来,先是一愣,等神君疾步走近后,她看见仙主身上的一大片血迹,顿时吓得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这、这是怎么了,明明出去的时候仙主还是好好地,怎么才一会儿的功夫,就变成了这样。

“别愣着,快去打热水来,叫几个人多搬几个火炉到闺阁里去,快去!”

被神君一下子叫醒,曲澪爬起来就往后厨房的方向奔去。

“怎么会这样?每次都是我不好,上一次也是我没有陪在仙主身边,仙主被抓去了,这一次我也不在,怎么就这样了……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不该离开仙主的。”

曲澪嘴里念着,眼眶里的泪水已经汩汩地流了出来。仙主,从来没有把她当成过丫鬟来看,就像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对待她。每次都说她太嘴馋了,每次又都把好吃的留给她。每次仙主做新衣裳,都会连带着给她做一套。就算后来仙主经历了那些事,不常笑了,她也从未凶过她一句,每次看着她的时候也都是笑呵呵的。

曲澪知道仙主不爱笑了,可她总是勉强着自己。她总是……把所有的痛苦的事憋在心里,自己受着,从来不会,发泄到别人身上。

为什么这么好的人却总是遇到苦难。

可世上并不是事事公平。

释扬将千药放在了琉璃塌上,煞白的脸没有一丝血色,就像是快要死去的人。她身上的衣裙还在不断地被血染红,那些血一丝丝地将她包围,吞灭。

释扬握着千药的手不敢放开,他怕一放手,眼前的人就会消失不见,就会再一次离开他。他已经忍受了四千年,那种可怖的寂寥,又慢慢想要回到他身边。

他不怕死,从他出生后,到他两千岁时,他什么都没有怕过,就连在擎暗山和活了几百上千年的猛兽搏斗时,他也不曾害怕。

两千岁时,他遇见羽冉,那个时候他才明白害怕时候什么。无能为力地看着她羽化,一点一点消失,最后只剩下一朵雪滴花留在原地,那场景曾无数次地出现在他的梦里,他拼命地喊着她的名字,可是都无济于事。

那个人,还是消失了。

释扬也不知道他握着千药的手坐了多久,直到灼露冲进来一把将他推开。

“千药!”

灼露看着自己的女儿身上的大片血迹,一时傻了眼,不过才一天没看见,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而且,还是在那个人身边。

“你说!你把她怎么了?你就不能放过她?!算我求你!求你!”灼露对着释扬疯狂地叫喊着,眼角大把大把的泪不停地滑落着。

她不过是希望自己的女儿平平安安的,能开开心心的就好,为什么做了那么多,到头来还是变成了这样。

“你以为我想?”释扬眼神抽离地看着灼露,声音梗塞。

尧荒站在一边,毕竟今天的事确实因自己而起,也不能看着灼露把所有的罪推到释扬身上。

“神女,不是他。”尧荒上前,拦住了灼露。

灼露被尧荒拦住,又看向床榻上满身是血的千药,不停地哽咽着。

“那是谁?!”

尧荒一时答不上话,只能低垂着眼帘。他也……不希望千药受到伤害。可没想到,这次却是因为他自己一时失去了理智。

灼露也不傻,尧荒肯帮释扬解释,现下又不说话,事情因谁而起她心里也明白了些了。

“释扬,千药已经不想见你了,你自己也知道吧。还请你先回去,不要再来了。”

灼露定定说着,不论事情起因因谁,先要让这个人离开千药!

“也是。”

释扬缓缓起身,他看了看床上的人,那句“谁信你”好像还在他的耳畔回荡着。就算是在昏迷之前,她还不忘说一句,“谁信你。”

千药,是真的不想见他吧。也好,他离开这里,千药醒过来后,心情也能好些吧……

释扬向门口踱步而去,可就在他抬步要跨出房门的那一刻,床上昏迷的人突然就含糊了一句,就那么淡淡两个字,吃力地说了出来。

“释扬。”

一时间,所有人都在房间里定住了,释扬也停在那里,眼中的泪终还是流了出来。

四千年了,有四千年了,他没听到过她这样叫他。只是为了单纯地为了留住他而叫他的名字。

“我在。”他淡淡答道。

第三十二章:轻尘与玉箫(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