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断香轻碧(二)

  冬雪宴会已经开始,炎灵神殿中各路神仙已到,可独独缺了千药仙主。歌舞酒食中少有人发现迟迟未到的那个人,可还是有好几双眼睛盯着那空着的位置。

灼露神女先前也叫曲澪和几个小仙女回去看了,可去的人到现在还没回来。

殿外大雪纷飞,殿中歌舞升平。

尧荒自先前开始就一直看向千药的位置,又时不时看一眼斜对面释扬,眼神冷厉。

而释扬却是全然不在意这一番仇视,只是时不时用余光扫向空落落的位置,空寂的眼中看不到任何波澜。

小仙女们踏着鹅毛大雪往回赶着,远处神殿的灯火辉煌地闪耀着,丝竹的乐声也越来越近,雪夹杂着红梅花的气味打在曲澪的脸上,混着泪水流下去,她从来没有跑得那么快过,尽管脚下踏着的雪堆了几尺深,她没法停下……

“神女!”浑身顶着雪的曲澪冲进了神殿,身后跟着的几个小仙女也是同一副模样。

“神女!仙主不见了!有人把仙主劫走了!”曲澪哭着,殿中歌舞骤然停止,看向那个小小的人。

有那么几个酒杯哐当落地的声音,曲澪被一袭黑衣的人突然抓住了领口,“谁!”

释扬惊恐地看着曲澪,急切地等待着她吐露出什么。

“我、我不知道,”曲澪的声音带着哭腔,“我们到的时候,仙主已经不在了,殿中的灯火全熄灭了,紫檀桌上的香炉也被倒翻在地,线香从中间折断,点燃的那一头已经熄灭了。仙主房中的地上还有一些白色粉末。”

曲澪说着从衣袖里掏出了一个纸包,递到了释扬的面前。接过了纸包,释扬慌忙地打开,捏了一小撮放在鼻尖上闻了一下,又快速地放回了纸包里。

“是什么?!”尧荒一把拿过纸包,正想抓起一点放在鼻尖下,却被释扬猛地打了一下手,纸包被打翻在地,白色粉末洒了出来。

“不能闻,引魂散。”

殿中一时有人轻声惊叫了出来。

引魂散,世间只有一人能制,鬼界十二鬼判之一——鬼陌。此药可迷魂,不同于其它一般的迷魂药,其它迷魂药再强效也不过维持半日,引魂散……能维持长达一天的时间,就算是醒来过后,身体也会麻木一整日,不能动弹。

鬼陌自然不敢亲自来天界,能闯进天界还带着引魂散的人这世上恐怕只有一个了。

“亓昇。”释扬嘴里吐出这两个字,杀气弥漫着周身。

灼露神女自刚才开始就说不出话来,现在听到“亓昇”这个名字,更是瘫倒在了座位上。

“姐姐!”顾不上方才还惊慌万分的自己,绫露从座位上跑到了灼露身旁。又转过头看着殿中的释扬和尧荒。

释扬瞳孔开始变得深暗,身形一闪便已到了殿外,瞬间化成了一抹黑影消失在了大雪中。尧荒见释扬飞走,也跟了上去,快如疾风。

灼露已经晕厥过去,殿中众人噤声,只有角落里的一人站了起来,一身青衣,一瘸一拐地向殿门走去,又一瘸一拐地走入了大雪中。

“需要我去帮忙吗?”坐在一旁的磬蒙神君开了口。

没有人回答他。

“好像他去了就够了。”神君自顾自地说着,饮了一口酒,又站起身走出了殿门。

这是天界最糟的一场冬雪宴会,却下了天界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雪,大雪压在殿外的红梅树上,把枝干压断。

青君一瘸一拐地走回了青草堂,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御空,又怎样走回来的。腿上的酸痛让他脸上冒出层层冷汗,可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只有死气沉沉的苍白。

大雪飘在他的头上,又不停地融化,流入了他的颈窝。

青君瘫倒在了青草堂门口的台阶前,他抬头看见了千药送给他的花灯,灯光还在大雪中亮着。风雪再大也还没有熄灭,看起来是那么温暖。

云华宫的灯火全息了?那小丫头当时该有多害怕啊……

一言为定,青君要是不来,永远是瘸子!

千药的话还犹在耳畔,青君将自己的脸埋在了雪里,他是如约去了,可千药没来……

释扬御空不过三个时辰便飞到了鬼界的边界,真的就像一阵风,尧荒紧紧地跟在他身后,也是前所未有的快。

释扬在边界处停下,拦住了身后的尧荒。

“亓昇设了结界。”

尧荒停下来一看,果然,不远处果真有一道冒着黑气的雾障。他一挥手,扔出一团淡蓝色的火焰,火焰冲向雾障,可居然,熄灭了……

“你进不去的。”释扬皱着眉头说道,“这道结界不光是亓昇设的,十二鬼判恐怕也动了手脚。”

“那怎么?!……”尧荒看向释扬的脸上带着焦急,全然忘了几个时辰前自己和这个人还似有血海深仇一般。

“你回去等着,我进去找千药。”

尧荒还未来得及说什么,释扬黑服一卷,奔向了结界。那黑影在接触到结界的一刹那,爆发出一道白色的光,只见那结界上豁然出现一个大洞,释扬从被破开的地方进入,很快,那道白色的光又消失,结界被破开处又迅速地恢复。

鬼界荒凉的边缘也在飘着大雪,这是尧荒最不愿意来的地方,上一次来,他也是这样的无能为力。这次来,还是一样,什么都没有改变,连周遭的死寂,也都一模一样。

第二十六章:断香轻碧(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