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双蝶钗(四)

  千药躲在炎灵神境的殿门口,偷偷瞄着里边的母亲和烁兰,想要走进去,却又踟蹰了半天。

昨日和尧荒待在一起,本来约好晚膳的时候一起和母亲说的,谁知回了云华宫曲澪却告诉她,母亲又忙着不能来陪她。旁边的尧荒也似是故意捉弄地笑着,还说:“明日我可有事要忙。”说着又摸了摸她的脸:“乖,自己去说。我早和你母亲说过,她说只要你喜欢,她就同意。”

千药当时就看着一旁瞪大了眼睛的曲澪,一个劲地眨眼睛,曲澪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转身一溜烟地没影了。

“你……让我怎么说?”低着头用手指搅着自己的衣袖,千药心想,总不能和直接和母亲说自己喜欢尧荒吧,再怎么还是挺不好意思的。

“你就和你母亲说……”尧荒说着又将脸凑近了千药,不怀好意地笑着,“你就说你实在喜欢我得紧,不嫁我不行了,巴不得马上就做个最年轻的女巫主。”

千药一下子抬起头,没好气地往尧荒脚上一踩,又及时收力,故作生气冲进了阁中。只听得尧荒在身后喊道:“千药你生气了,我可不敢惹你,我先回占隐阁了。”

千药心里气着没答话,听得尧荒的脚步声出了云华宫,又立马站起身跑到了窗边去看。没一会儿尧荒经过时,本来已经走远了,千药正气着捶着窗框,“都不转过头看我一眼!”

谁知尧荒像是听见了千药说的,真的停下了脚步,转过头向千药这边看过来,笑容满面的摇了摇头,似是在说拿千药没办法,又转过头径直去了占隐阁。

千药却是站在原地一副窘态,一时间想起还不知道怎么向母后开口这回事,一拍额头便愣在了原地。

纵然是想了一个晚上,千药还是该如何说起,无奈地摇了摇头,头上的双蝶钗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千药,进来吧。”耳边传来了母亲温和地声音,千药一惊,原来,母亲早就知道她来了……

蹑手蹑脚地进殿中,千药发现母亲和烁兰姐姐都正笑着看着自己。走进了,母亲便冲自己招了招手,烁兰姐姐也笑着退了下去。

千药走到母亲身边坐下,母亲身前的桌上正摆着三只幻化出来的灵鸽。

灼露转身看向了自己的女儿,千药头上的双蝶钗还熠熠闪动着蓝色的光,她心里也明白了她的心意。便拉起了女儿的手。

“千药可是喜欢尧荒?”

未想到母亲会先这样问,千药一时含含糊糊的不知答什么好,“呃……唔……这个……”

“千药你看,”见女儿不好意思说出口,灼露也未急着追问,“这桌上有三只灵鸽,每一只上写得都是‘女儿千药将于三日后与神卜尧荒定亲,望各位前来炎灵神殿参加’,我的千药若说喜欢,那三只灵鸽会分别飞向绫洚神境、幻桀神境,还有伏膺神境,那千药想的是怎样的呢?”

母亲看着自己的眼睛一如既往的温和,可千药却愣是答不出话来,低着头一脸的红晕。

静默了好一会儿,千药才抓紧了自己的裙摆,答了句;“母亲……女儿是……喜欢他的。”

灼露神女瞬时笑出了声,挥了挥手,那三只灵鸽便向殿外飞去。千药看着飞走的灵鸽,嘴角终于露出了笑容。

千药想,或许自己第一次见尧荒时,他那一番不知天高地厚的大礼便是千药喜欢他的开始,之后他对她每一点好,还有每次看见他吹着长笛的样子,或许都让她多了一些喜欢,一丝一丝,堆积到可以让她开口说出来。

灵鸽不知有没有灵魂,也不知会不会感受到所有人的心声,就那样向着目的地,将每一份消息传递出去。

尧荒站在神殿后,听见了千药那句“喜欢他”,嘴角浮上了一层笑。转身向着殿中的窗户,一个飞身便跃了出去。

从灌木林中绕了些远路回占隐阁,一路上尧荒看着那片池水,不禁又回忆起了几千年前的事情,那个穿着鹅黄色罗裙的小姑娘似乎还在池塘边跳舞,跳完了又跑回到他的身边,抓着他的手,露出古灵精怪的表情。

“神卜,等这次我们回来了,你可要给我吹《萤舞》,你总是背着别人吹这首曲子,你以为我不知道?”

他笑着点了点头,可他这个神卜,也未料到,再次吹起这首曲子,确是在几千年之后了。

深秋的落叶飘落了下来,落在了他的头上,也不知即将来临的冬日,会不会像往年那么难熬。

尧荒将片落叶握在掌心,抬头看了看那些还有些半绿半黄的叶子。似是还迟迟不肯进入冬天,不久前天界还时不时下点细雨,前两日还沾着些露水的叶子今天却已经被风吹得这样干燥。手中用力一捏,那片落叶在尧荒的掌中破碎,被深秋的秋风扬起,向湖边飞去,尧荒又握紧空白的手掌,向着占隐阁的方向走去。

还未走到占隐阁前,尧荒便看见地上的斑斑血迹,一直向前延伸着到了占隐阁门口。心中一惊,尧荒连忙四下看了看,用手拂去了地上的血迹,快步进入了阁中。

一进门,尧荒便发现那血迹似是在门口踌躇了会儿,留下了一大滩,又一直断断续续地上了楼。

顾不得其他,尧荒一路扫着血迹一路跟着上了楼,元月也不在一二楼中,直到上了三楼,尧荒才看见不远处的元月和倒在地上满身是血的人。

“神卜!”见尧荒回来,元月是一下从那人身旁跪了过来,满脸的泪水止不住地流着,“还请神卜救救寒玉!”

“寒玉?!”掩不住满脸的震惊,尧荒一个箭步走上去,蹲下看了那人,果然是寒玉。清俊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右肩上还有一支被折断的箭嵌在身体里,伤口处还在往外不停地流着血。

“寒玉!”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尧荒心里想着怎么会这样……三界探使中,他特意将身手最好的寒玉派往鬼界,即便是遇上高手,虽打不过,但避开这样的箭应该是不成问题的,怎么会……

“神卜……“听得尧荒叫自己的名字,浑身是血的人睁开了眼睛。元月却是在一旁,哭得更加伤心。

“寒玉!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伤成这样?”尧荒急切地问着,又用法力护住寒玉的伤口止住了血。

“神卜……鬼界,鬼界与魔界战事已尽,魔界……胜了……”寒玉有气无力的说着,一旁的尧荒和元月却是睁大了眼睛:魔界胜了?怎么会……这么快?

“属下好不容易冲进前线,正欲撤退,却不料……却不料……咳!”寒玉说着,一口鲜血从嘴里涌出,染红了身前淡蓝色的衣襟。

“寒玉!”元月惊地一声叫出来,双手一把握住眼前奄奄一息的人。

“属下被魔界首领发现,还未来得及看清是谁,便已被射中倒地,神卜……恕……恕属下无能。”

寒玉说罢,双眼便合上晕了过去,一旁的元月见了,一把扑在了他的身上,“寒玉!寒玉你不要死!”

“他没有死,”尧荒竭力拉开扑在寒玉身上的元月,生怕被这一压寒玉是真醒不过来,“他只是流血过多晕过去了,这一箭虽深却并未伤及筋骨。快把他扶到五楼上去。”

元月听了,立马从寒玉身上起来,扶起他就往楼上扛。

“怎么只有你在,残月和其他人呢?”突然反应过来自进门起只看见元月一人,尧荒立马问了一句。

“寒玉回来之前提前用灵鸽通知我让我将其他人支走,我便让残月他们去了浮微山的天泉把各自的佩剑洗洗。”元月说着,声音还不停地哽咽。

尧荒站在一边看着这个小姑娘,也不着她哪来的力气,居然把寒玉抗到了三楼。

“我来吧,你跟上来就是。”尧荒说着便从元月手里接过了那个满身是血的身体,往楼上疾步走着。

将寒玉扶到了五楼的暖阁中,尧荒将他的衣服解开查看他的伤势,果然,伤口虽深却不伤及筋骨,箭上也无毒。尧荒的眉头不禁蹙了一下,又让一旁的元月去取来白漉散。

“战事已尽,魔界……胜了……”尧荒口中念着,眉头不禁又皱了起来。

第十四章:双蝶钗(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