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双蝶钗(三)

  次日早晨曲澪打了水进来叫醒了千药,微微睁开眼睛,千药昨夜晚睡,竟也出奇的没觉得犯困。缓缓地坐起了身子,看见曲澪正在梳妆台旁准备,千药看了看还握在手中的双蝶钗,便拿着钗下了床榻,走到了梳妆台前。

“曲澪,一会儿帮我把这个戴上。”将手中的双蝶钗举起在曲澪眼前,早晨的光已经洒满了整个屋子,照得那钗格外耀眼。

“呀,好漂亮的钗!”曲澪转过身望见那一刹那便惊呼了出来,“仙主是从哪里得来的?”

千药却不答话,只坐在那里笑着,看着眼前镜中的自己。曲澪接过她手中的钗,为她细细盘起头发来,一半垂下,一半盘起,最后将那钗戴在头上时,千药和曲澪皆是一怔。

自小长在青藤,虽是仙主,千药也未曾得过如此精致的东西,更不要说精心打扮了,从来未见过这幅模样的自己。而曲澪在天界,也是从未见过如此美的人,不自觉地站在一旁愣住。

“走吧。”千药说着站起了身,“母亲昨日在神殿忙了一天,我去看看她。”

千药向门外走去,曲澪也踉踉跄跄站起来,跟了上去。一边走,一边侧过身看着千药,嘻嘻地笑着。

走至炎灵神殿前,烁兰正站在门口,见了千药她们便迎了上来,可是还未走近,却愣在了原地,直直地看着千药头上的双蝶钗。千药见烁兰这样,以为她只是惊奇,便没有在意眼前人的反应,冲她一笑便问道:“烁兰姐姐,母亲可还在忙?我现在进去看她不妨事吧?”

烁兰回过神来,看着千药,嘴里却是有些吞吞吐吐的:“啊,在,不妨事,仙主进去吧。”

千药看着反应有些奇怪的烁兰,只当她是精神不太好,径直去了神殿中。

烁兰却是站在原地,眼里还望着千药头山所戴的双蝶钗,一时低下头,眼里有有了一股怅然的笑,看向了空中的云。早晨的云还是淡白的颜色,可随着日头的变化,它会慢慢溢出霞光。

“母亲!”脚才刚一踏进正殿中,千药便叫了起来,许是一日没见着母亲有些想念,自己现下也正开心着,便一路从正殿门口叫着小跑向了母亲那处。

与母亲相处三个月来,千药与母亲之间已经没了隔阂。一开始她小心翼翼,后来发现母亲也常爱和她打趣,便不再那么拘束。母亲每每见了自己,也总是先问一句:“今天千药可还开心?”

母亲总是很在乎她的感受,这也让千药自己渐渐忘却母亲当初将只有三天大的她送到青藤时的决绝。

灼露坐在正前方,看着千药向自己跑过来,本是满含着笑意,可千药越是跑近,她看见她头上那闪闪发光的蓝色,脸上的笑,也渐渐转为了惊讶。

待到千药跑到她身旁坐下,贴着她时,她才看清千药头上的东西,惊异地看着,“千药……这是……”

“这个吗?”千药指了指自已头上的双蝶钗,笑盈盈地说:“这个是尧荒送我的,母亲觉着好看吗?”

一旁的曲澪也是才知道这钗的来由,瞪大了眼睛问:“神卜送的?”

见千药笑着点头,灼露收起了眼中的惊异,低着头笑了笑,“看来我的千药还不知道,尧荒这家伙真是……”说着又摇了摇头。

“知道什么?”千药听母亲这样说,不解地问着。

只见灼露指着千药头上的双蝶钗,笑容满面,“千药可知道,这尧荒家族历代皆为神卜,而你头上的双蝶钗,是历代神卜妻子巫主的所有物。”

千药刹那间怔住,指着自己头上的双蝶钗,“母亲的意思是说……”

灼露抚摸这千药的小脸,温和地答道:“若是我的千药也喜欢,母亲便没有意见。”

千药本还未曾反应过来,母亲这话一说,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踉踉跄跄站起来就是往外跑,曲澪本也惊讶着想跟上去,却被一个力道一下抓住一屁股又坐回了软垫上。一回头才发现拉着自己的正是灼露神女,不由得一阵心慌。

“别紧张,来尝一尝厨房新做的菱花糕,吃完了先回云华宫。”灼露说着端起了一盘糕点递到曲澪身前,又转头看了看正跑向殿门的千药,眼底浮出了隐隐地光。

这是尧荒起身去青藤接千药的前一日,在炎灵神殿西偏殿书房的密室中,灼露侧着头问一旁的尧荒,“你可愿意娶我的女儿?”

身旁人褐色的瞳中却是没有泛起一丝的波澜,淡淡答道:“不用你说,我也会那样做。”

可尧荒却未说自己要怎么娶她,除了让灼露安排千药住在云华宫……

自千药回到青藤,三个月中,尧荒虽也时常陪在千药身边,灼露却也只能从与千药一同用完膳时的对话中,听出女儿也似是对尧荒有意。

却未曾想到,尧荒会先将双蝶钗交给了千药,想来自己与尧荒认识多年,他这样聪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灼露的眼神又渐渐从思绪中拉出,看着跑向殿外的女儿,嘴角浮出了不为人知的笑意。

千药一路跑至殿门,一头撞上了正进到殿中的烁兰,烁兰正茫然地看着她,“仙主这是?”

嘴里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想起方才烁兰在殿门前的反应,千药恍然大悟,只能向后退了几步微微低下了头,又一股劲冲出了殿外。

看着一溜烟跑出去没影的千药,烁兰望了望殿中浅笑着的神女,又看着一边呆愣愣的曲澪,一下子明白发生了什么,退到一旁站着,默不作声。

出了殿外,一时周围没了人,千药只听得身边偶尔掠过的鸟鸣和头上双蝶钗发出的银铃般细碎的声响。双脚却是停不住地一直跑着,她不知道自己要跑向哪里,也停不下来。

不知已经跑了多久,千药眼前豁然出现的五层楼阁让她停下了脚步,望了望身后,自己已经跑过了云华宫,这是……占隐阁。

千药在原地站了一会,心想:“来了,便进去问问他吧,自己不也正想问问吗?”

打定了主意,千药刚将脚跨上台阶,却见巫女元月从里边走了出来,一开始望见千药,她边说着边迎了上来:“仙主可是来找神卜的?真是不巧,神卜出去了,也没说去了哪。”

“不在吗?”千药心里嘀咕着,“那能去哪?云华宫?”

元月方才站得远,现在走近了,才发现千药头上戴着的双蝶钗,瞬时定定地站在了那里。她是占隐阁的巫女,自然也知道双蝶钗意味着什么,缓缓地抬起手指向了千药头上的钗,“仙主,这是……”

见元月一脸困惑地用手只向自己的头上,千药尴尬的向后退了两步,方才被风吹得微微白下去的脸又瞬时红了起来,急忙转身跑向了远处的树林中。

跑得快了,千药有些喘不过气,倚在一棵树旁弓着身子慢慢地调整着自己的气息。

“他在哪?我为什么要跑?”心里低低地念着,千药将身子站直了起来,心下也平静了些许。

刚刚缓了口气,千药却听见耳边传来了笛声,声音清脆地向山林里的鸟在鸣唱。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所在的是一片灌木林,低矮的树丛间正泄漏出大把大把的日光。

想起昨晚的经历,“这便是昨晚的灌木林吧。”千药念叨着,心想,“这笛声……是尧荒在昨晚那里吹笛子吗?”

心里想着,千药的脚已向笛声传来处寻去。双蝶钗还在头上叮叮作响,在日光下肆意地散漏出淡蓝色的光芒。

未走几步,千药便看见了前方波光粼粼的池水,在温煦的风中显出一抹平静。

尧荒依旧是坐在池塘边,静静地吹着笛子。千药见了他,一时感觉腿僵在了那里,动弹不得。

尧荒转过身,见千药站在那里,头上蓝色的光将她衬地比往常还要漂亮几分,不经意便笑了出来。

本来已经低下头又开始泛红的脸微微地抬头又看了一眼远处的人,见那人笑得正灿烂,千药心中气就不打一处来,“还笑?今天搞得我这么尴尬还敢笑?”

心里抱怨着,千药向气冲冲地向那人走了过去,行至尧荒跟前,他也丝毫未收敛脸上的笑意。

“你还敢笑?”千药抓住尧荒的衣袖,瞪大了眼睛问他。

“怎么?不能笑?”尧荒一边反问着,似是料到发生了些什么,脸上笑得却是更加灿烂,“我把祖传的宝贝都送了你,怎么还不高兴?”

“可你没告诉我这是!……”指着头上的双蝶钗,千药一时哑然,吐不出下文。

尧荒将脸凑近了千药,低声说了句:“你若是不喜欢,那我收回来就是。”语罢,千药便听见头上一阵响动,双蝶钗被尧荒取了下来,眼前的人站起身便要向远处走去。

千药杵在原地脑袋一片放空,眼见尧荒就要进了灌木林没了影子,蹭的一下站起来向那人奔过去。

“尧荒!”

听得千药叫自己,尧荒转过身看向她,却不料被千药一下子扑倒在了地上,眼前的那双眼睛正委屈的看着自己。

千药拍了尧荒的胸口一下,又将手摊开在他面前,“还给我!”

“明明是我家祖传的宝贝,怎么成了你的?”看着千药着急的模样,挑着眉问她。

谁知身前的美人却是不讲理,猛地又拍了他几下,“快还给我!”话中也更显焦急。

“咳……”尧荒假装难受地微微蹙眉看向一边,又轻咳了几声,“你又不嫁给我,又要我的双蝶钗,还打我,这位仙主,哪有这样的道理?”

千药听了,脸上红得更盛,将头看向了一边,“谁说……不嫁你了……”

“你的意思是?”尧荒用手将千药的头转过来看着她,嘴角浮上了笑意。

听得身下的人着样问,千药也明白了他是故意装糊涂,眼底的委屈更多了几分,想着不理这个人了,缓缓地支起了压着尧荒身子。

正待从那人身上爬起来,谁知却被一只手搂上了腰往下一贴,霎时千药听得自己头上又传出了银铃般细碎的声响,自己的脸也贴上了尧荒的胸口。

“这就想走了?”尧荒本是只有一只手抱着千药,说这话的同时,另一只手也搂住了她,一个侧身便把千药压在了地上。

千药这下眼神避不开,只能看着尧荒,那人正浅笑着将头渐渐靠近千药的耳侧,千药本以为他要说些什么,却不料尧荒一下将脸转到了她眼前,吻上了她抹了桃花色唇脂的双唇。

那人只是轻轻将舌头伸向了千药的嘴中,千药便由着他抵开了自己的齿关,自己的舌头便不知不觉地和尧荒的缠在了一起。

直至千药感觉快要不能呼吸的时候,尧荒才将自己的舌头收回,抬起身看着千药绯红色的脸。

“喜欢双蝶钗还是喜欢我?”轻轻抱住身下的人,尧荒贴千药的耳畔闻着她身上的药香,低低问了一句。

千药却将自己的头更偏了一偏,让尧荒的脸贴上了自己的头发,红着脸答道:“喜欢你送的双蝶钗……还有……你。”

抱着自己的人未再说话,千药只感觉抱着自己的那双手搂地更紧了些。也不知尧荒这样抱了自己多久,两人静静躺在那里,各自笑着,任由欢喜涌在心头。

第十三章:双蝶钗(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