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双蝶钗(一)

  不知不觉间千药已在天界待了近三个月,三个月中,尧荒带着千药也算是把天界中的好些地方都看过了。千药也对这天界中的格局大致有了了解。

炎灵神境分布在最西方,旁边紧邻着的是绫洚神境和幻桀神境,绫洚神境在北,幻桀神境在西南,东北边紧邻着绫洚神境的是伏膺神境,而南边,尧荒三个月中从未带千药去过的,便是雪麟神境。五境在天界中呈包围之势,各居一方。

三个月中,四处逛的同时,千药也被幻露神女和磬蒙神君请到过神殿去坐过,只是磬蒙神君还是似以往一样坐在那里要么不说话,要么对着尧荒放冷箭,尧荒也都是从容地答着,实在是觉得没法说下去了,便拉着千药起身告辞,千药每次也只能尴尬地笑笑算是打圆场。

不过这幻露神女,千药还真觉得她是个奇怪的人,在她的印象中,几次到幻桀神殿做客,幻露神女都没笑过。让千药一度以为这个人是不会笑的,可是幻露神女却总是有话和千药聊,虽然都是些平日里的小事,却让千药看得出这个人骨子里的冰雪聪明。

好比第一次去,是在千药来天界的第七日,幻露神女和她聊起磬蒙神君来找她的那回事,问道:“那个冰块脸没吓你吧?总是问些没头没脑的话。”

千药当时便是一惊,不说幻露神女如何知道这件事,算是消息灵通,可之后的那一句,分明是打定了磬蒙神君定然问了些没头没脑的话,事实也是如此,千药也一直想不明白神君为何问起她在青藤国的事。

只是幻露神女又似是看穿了千药心中所想,跟着又说了句:“殿中有几个小仙女喜欢磬蒙得紧,整日听她们说着,便知道些。想来磬蒙说话总是那样,便问了一句。”

当时千药便怔在那里,一时语塞,只是尴尬的笑着。

不过后来多去了幻桀神殿几次,便觉得和幻露神女聊起来也没什么,一来她也只说些寻常的事,二来毕竟那么聪明,千药也不怕说错什么话。

只是三个月间,去绫洚神境的次数虽也多,绫露神女却从未邀请千药去殿中坐坐,第一日来时绫露神女说的“改日便来拜访”也似是从未说过一般。还有一次尧荒带千药去了绫洚神境中的碧湖,正好又离绫洚神殿不远,千药想着顺便去拜访一下那位貌美的神女。当时与尧荒说起时,只见他微微思索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千药。谁知道走到神殿门口。千药她们却被殿门口的仙使拦住,说绫露神女身体不适,今日无法见客,还请原谅。一时弄得千药好生尴尬。

曲澪告诉千药绫露神女以前也不这样,三神女中属她最平易近人,还曾送过一罐蜜豆给她吃。虽然曲澪这样说,这之后千药也未有再去绫洚神殿打扰过,只等着绫露神女所答应的登门拜访。

不光是绫露神女,连绫洚神境中掌管灵书阁的拜麓长老,千药也同是没见着。本想去谢谢这位老人家给自己起了名字,却被尧荒拦住,他说拜麓长老十年前就开始闭关,千药就算去了也见不着。这不禁让千药觉得绫洚神境总有一种神秘感。

今日炎灵神境似是特别忙,不仅母亲派人来说不能陪千药一同吃晚饭,就连尧荒这一日也不见了踪影,千药便只能和曲澪她们在云华宫打闹了一日。晚饭过后便早早地躺在了榻上。

只是不知今日是怎么了,躺在榻上许久都不能入睡。听得宫里都没了声响,千药还睁着眼睛直直地躺在床上。

猛地坐起身来,千药想着得找点什么办法让自己入睡。她忽然间想起尧荒给她的“罗生”,从枕下拿出了那个瓶子,正准备打开,却突然想到,毕竟是香,闻多了会不会不好?况且自己上次闻了睡得不知昏天黑地,千药想着,又将那瓶子放回了枕下。

正思索着该怎么办,黑夜中,千药听得远处传来一阵悠扬的笛声,本以为是幻听,可那声音却久久没有消失。

“尧荒?”心中纳闷,不知那人为何这么晚了还在外边吹笛子,也不嫌风吹着冷。

千药掀开帘帐轻声下了琉璃塌,今日守夜的是织河,小仙女似是睡得有些熟,并未发觉仙主起了身,在一旁的软榻上睡得正香。千药拿起了一旁屏风上的月白色披风披在身上,借着月光轻轻地踮着脚走了出去,生怕弄醒了织河。

出了殿门,千药寻着笛声寻找着那个人,晚风吹来,有微微的凉意。脚下不知不觉间走入了一片灌木丛中,灌木上还结着露水,有一些坠下来落在千药的披风上,潮湿而又冰凉。可千药全然不在意这些,只在悠扬的笛声中寻找着那个人,生怕自己还未找到,笛声便已停了。

笛声在耳畔越来越近,千药也看见远处有明晃晃的光,像是有水将月光折射了过来。

走近了才发现,那是一洼池塘,塘中的水正和月光交织在一起,泛着微微的波澜。而塘边,尧荒穿着一身青蓝色的衣服,似是和这样的夜融为了一体。手中的长笛正发出美妙的音律,是千药未曾听过的曲子。在那双手不紧不慢的变换中交错着。

第十一章:双蝶钗(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