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青君

  沈沉抬头看了一眼还坐在地上的释扬,那张脸苍白又毫无生气,释扬冲他微微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沈沉将千药带入了神殿后,七拐八拐地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偏院。即将入冬,晚秋的风迎面而来,也不免让人打两个寒战。千药四下望了望院中的景象,院里的树上还残留着几片枯叶,更多的叶子是落在了地上,被风一阵一阵地卷起,又落下。

“青医仙素日喜欢安静,神君便让他在这里养伤。”沈沉见千药看向四周的眼睛一阵迷茫,便不自觉地说着。

“医仙,他是医仙吗?”千药转过头茫然地问着,不等沈沉回答,她又看向了院子里。“怎么可以打大夫呢,母亲他们真的过分了。”

千药喃喃自语,说完又在院里望着满地的枯叶站了许久,沈沉便站在她身旁一直守着。直到从正南的屋子里走出来一个男子。那人迎面看见了千药和沈沉,便是一愣,又随即走了过来。

“沈沉,这是?”男子一边向沈沉询问,一边看向了千药。

“千药。”不等沈沉介绍,千药便自报了姓名,眼神抽离着,看了一眼那男子,又看向了满院的落叶。

“原来是千药仙主,在下雪麟神境左护法沈徹,见过仙主。”

原本还是失魂落魄的千药听得那人的介绍,稍稍回过了神,“怎么?我母亲将你们囚禁,见了我不会心生厌恶吗?”

“仙主并不知道,又谈什么厌恶呢?”

千药转过身,看向说话的沈沉,他正笑着看着她,脸上棱角分明,想必是被囚禁了三个月,瘦了不少,竟也还能这样对着她笑。想来释扬和他们说过什么了吧。

“青医仙怎么样了?”沈沉向沈徹问道,脸上也转变为些许的急切。

沈徹也是突然皱着眉头,又摇了摇头,“昨晚开始发烧,现在还没退下来。”

千药在一旁也是听得有些焦急,毕竟是自己母亲和尧荒伤了别人,别有什么事才好。

沈沉沈徹话还没说完,千药便已经径直走向了正南的屋子里,沈沉想要跟上去,却被千药一抬手拦住了。

一进屋,千药便闻见房中淡淡的木香焚烧的气息,屋子里的装饰淡雅而又静谧。掀开青翠色的珠帘进到里屋,床榻上正躺着一个人。

千药放轻了脚步走到床边,这才看清了那人的脸。

虽然闭着眼,千药还是能看出,这个人的样貌绝对不输给尧荒,只是脸色过于苍白,因为发烧,鲜红色的嘴唇也干裂了,紧闭的双眼上眉头正紧蹙着,脸廓和脖颈也不停地出汗。

千药伸手去拿他额头上覆着的布,想要换换水,谁知手刚一拿上那块白布,就被还在睡梦中的人一把抓住。

那人突然睁开了眼,还是蹙着眉头,看着千药。盯了千药好一会儿,才从嘴里吐露出一个干涩的字,“水。”

千药一听他要喝水,便连忙起身快步走到了紫檀桌前,一把将水壶和杯子全拿到了床边。

谁知倒水的手却不听使唤,一个劲儿地抖,一时间洒了好些水在地上。

“你别慌。”耳边传来了干涩的声音,千药转过头看着已经坐起了身的人,清澈的眸子里透露着淡淡的病态,额头上敷的白布也掉落在被子上,露出了他的整张脸。干裂的嘴角正勉强地对她笑着。

“哦。”千药定了定神,将壶里的水平稳地倒在了杯子里。

趁着那人喝水的间隙,千药又看了看他,这才发现,他的左手还被绷带缠着挂在脖子上,虽然穿着白色的单衣,可身子上缠的绷带居然蔓延到了勃颈处,右手上缠着的绷带也因为刚刚用力抓千药那一下而渗出了血。

千药将水壶放在一边,不自觉地将手伸向眼前人的脖颈处,刚一触到那些绷带,她心里就一阵疼,怎么会……伤成这样?

“你是在吃我豆腐吗?”显然地,那人并未明白千药这一系列反应,将杯子拿在手中,睁大了眼看着千药。

“呃……不是……”千药连忙伸回了手,又低下头,时不时瞟一眼这人正在渗血的右手。

“你叫什么名字?”男子一边拿着杯子喝水,一边问着千药。许是喝了水的缘故,这人的声音不似先前那般干涩了,反倒像他的眼睛一般清澈。

“呃……炎灵神境……千药。”千药吞吞吐吐地答着,一只手抓紧了自己红色的礼服。

“原来……”面前的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看向了一边像是在思索什么。

“原来什么?”千药看着这人精致的侧脸,又不解地问道。

那人却又回过头来,又勉强地挤出了一个笑容,“原来就是因为你,你母亲他们要把我打成这样。”

青君这一说虽是无意,可却让千药慌乱了起来,“母亲、母亲他们也是太关心我,所以、所以才这样冒失,还请青医仙不要怪他们。”

那人笑了笑,抿了一口杯中的水,“事出有因,我不会怪他们的。哦。还有,叫我青君就好。”

千药沉沉地点了点头,抬头看着青君苍白的脸,“发烧的人不是都会说胡话吗?怎么不见你那样。”

“谁说发烧就得说胡话了?我只是浑身没力气而已。”

看着青君苍白的脸,千药心里也过意不去,又看了看他浑身的伤,不禁眉头蹙起,“怎么会被打成这样,你不会武功吗?”

眼前的人摇了摇头,看向了一边,“我就是个大夫,不会武功的……呃,你怎么穿成这样?”青君说着又看向了千药的一身红服,一脸的不解。

“我……”千药低了低头,脸上又挂上了一丝无奈,“我今天和尧荒订婚,但是……没成……”

“哦,这样……”青君淡淡应了一声,倒叫千药惊奇他的反应如此平淡。

“我记得谁和我说了你要订婚来着,还记着之后好像释扬回来了,他回来了就一定不会成的,不回来也不会成的……唉,我睡糊涂了,记不太清时辰,原来今天你订婚……”

千药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只当青君烧得厉害,真的在说胡话了,也没注意听他到底在说什么。反而看向他渗血的右手。

“怎么出血了,我帮你换一下药。”千药轻轻夺过了青君手里的杯子,又用手细细抚摸着出血的地方。

“呃……不用,一会儿吓着你。”青君将右手往回收了收,却被千药又抓了回来。

“等着。”

也不等眼前的人拒绝,千药站起身就走向了放着一堆药瓶的桌旁,指了指上边的一堆,看着青君。“拿哪个?”

床榻上的人无奈地摇了摇头,指了指桌上最角落的一个小瓶。

千药看向那里,是一个藏青色的小瓶,她一把拿起来,又拿了些纱布,急急走回了床边。

青君任由千药把他的手拽起来,又把纱布拆来,他看着她定定地坐在那里,不一会儿感觉有什么液体流过自己的手臂,伤口上一阵钻心的疼。

“嘶……”千药听得青君疼地发出了声,连忙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又慌忙地擦着流在青君手上的泪,谁知那人却将手伸了回去,摸了摸她的头。

“我没事的,吓着你了吧?”

千药抬起头看着青君清澈的眸子,又将他的右手握住,看了看上边一大片血红色的疤痕,虽然只剩下一小部分地方还在流血,可三个月前是什么样的,千药根本不敢去想。

“怎么会…..烫成这样?”千药哽咽着声音问着,又将蓝色的小瓶打开,把药细细涂在那些血红色的地方。

“我和烁兰在青草堂抢东西来着,她踢了我一脚,我没小心,手撞在香炉上烫了下,之后被打了一顿,给扔雪麟神殿来了。”

青君说得不以为意,千药却听得心惊,烁兰姐姐,可是炎灵神殿最厉害的仙使啊……

“抢什么东西?”千药说着话,却是没抬头,细细地给青君缠着纱布,忍住了再次想要流出的泪水。

“一瓶香而已。也不是特别珍贵,只是制作起来有些麻烦。”青君淡淡答着,千药却是停住了手,怔在了那里。

一瓶香?千药急忙将手伸到袖中摸索着什么,素日里她都把那东西贴身收着的。摸索了半天,她终于将那个白玉色的瓶子拿了出来。瓶底那一抹嫣红还是那样触目惊心。

“这个吗?”千药将那瓶香递到了青君眼前,他的眼神中也露出了一丝惊讶。

“罗生……原来在你这……”青君喃喃地说着接过了那个瓶子。

“是我管尧荒要的,没想到是你的。这香我闻一闻就睡了,只是第一次释扬给我闻的时候倒没睡过头,尧荒给我闻的时候便睡过了。”

“想来是尧荒用的剂量多了。”青君笑了笑,又将瓶子递回给千药,“既然你闻着效果好,就给你吧,每次闻一点点就好了,也可以睡前掺一点在其它香里焚烧,用完了再来找我拿就是。”

“那,谢谢你了。”缓缓接过那瓶子,千药触到了瓶底的纹路,又突然问了句:“那你知道瓶底的这个字是什么吗?”

“青啊,比较潦草而已……”

青君说到这里,突然猛烈地咳嗽起来,千药猛地一惊,立马上前帮他轻拍着背。只是没什么效果,眼前的人咳了几下竟咳出了血。

千药连忙用衣袖给他擦着嘴角,却被他抓住了手腕。

“你怎么回事?!”千药询问声中带着焦急,皱着眉头看着青君。

“没事,想来是话说多了,被打断的两根肋骨那里有些难受。”眼前的人说着,声音却比刚才低了许多,千药坐在一旁低着头,喉咙哽咽着说不出话。

青君看了看千药的衣袖,红色的礼服被自己的血染成了暗红色,他的嘴角渐渐弯起了一个弧度,“这么漂亮的衣服,给我擦血不可惜了吗?”

千药愣愣地抬头,看着眼前勉强微笑的人,心里又是一酸,“衣服是死的,人是活的嘛……”

衣服是死的,人是活的嘛……

青君看着千药,淡淡笑了下,又将身子倒在了床上,“我有些想睡了,小丫头你先回去吧。”

千药看着那人渐渐闭上了眼,拿起了床边的白布,在水盆里换了一把水,轻轻敷到了他的额头上。指尖触到的那一刹那,滚烫的温度便让千药一惊:青君刚才,是在强撑着吧。

床榻上的人像是没有感觉到白布敷在了头上,眼睛紧紧地闭着,脸廓和脖颈又开始冒出汗水。千药放轻了脚步走出去,走到正门处又向里边看了看,喃喃说了句:“你要快点好。”

风吹起青翠色的珠帘,安静的房中有细微的声响,床榻上的人缓缓睁开了眼睛,用手指抹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又露出了一抹苍白的笑,“会好的,都会好的。”

龍笙
可爱的青大人上线

第十九章:青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