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昨书惊梦(三)

  次日千药还在睡梦中时,便听得耳边传来一阵乐声,缓缓地坐起身揉了揉眼睛,看了看窗外的天空。

天才蒙蒙亮,谁会在外边吹曲子?尧荒?

她又仔细辨别了一下那首曲子,是《白芝》,可那乐声……不是笛,是……箫!

千药骤然想起尧荒和她说得,天界只有三人会吹《白芝》,一个是他,一个是乐神婓桓,还有一人善吹箫,可不在天界……

那,在外边吹箫的,是谁?

千药霍然起身,抓起床边的碧蓝色斗篷披着就出去了。走出阁外,只见曲澪已经起身了,站在阁门边,见她出来,便慌慌张张地走过来。

“谁在殿后边吹曲子?”千药一边询问,又看向乐声传来的殿后。

曲澪也看了看殿后,正待开口,千药却已经向殿后边走去,还挥了挥手,示意她不必跟上去。

寻着乐声向殿后走去,千药耳边也渐渐听见了殿后溪流的水声。那一片桃林如今只剩了些光秃秃的枝桠,飘落的树叶有些落在地面变成来年的肥料,有些顺着溪水去寻找下一个归宿。溪边坐着的人披着玄青色的斗篷,墨色的长发垂在肩上,露出些许如画的侧脸,手中的那管墨玉箫正是空气中那首《白芝》的来源。

千药静静地走到了那人身旁,淡淡吐露了一句,“《白芝》。”

乐声停止,释扬抬起头看向了千药,嘴角依旧挂着那一抹淡淡的笑,“看来他给你吹过了。”

“想不到尧荒说得那个会吹箫的人就是你。”千药说着将头转向了一旁,不再看那个人。

“哦?他还和你提起我会吹箫?那他给你吹过《秦哪》没有?”

“吹过。”千药应声又撇了释扬一眼,“怎么?你也会?很奇特的曲子……”

“我谱的曲子,我自然会。”释扬淡淡答着,眼睛随着溪流中的落叶远去。

千药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想不到《秦哪》竟是他作的曲子,秦哪,当归……

“天还未亮,神君怎么来了,我应该说过近日不想见您。”

昨日的事突然回荡在脑海,千药言语一时变得冷厉,已经全然是一副送客的架势。可坐在那里的人却没有起身,也像是丝毫没被这样的话伤到,嘴角依然是笑着的。

“阿药以前也说过再也不要见我,可我每次去找你,你都会很开心地抱着我,”释扬说着又抬起头看向千药,眼神温和又悲凉,“我想着,这次也是这样吧,就想来看看你。又想着,尧荒离你那么近,我在雪麟神境,离你那么远,本来就吃亏,该早点来的。”

千药听得一阵心紧,可还是咬了咬牙,冷着声说了句,“神君现在看过我了,该走了吧。”

释扬却是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淡了些,顿了片刻,才起身应了一句,“是。”

看着释扬默默地走进了桃林,又看着他突然飞起御空而去,千药感觉有一股热流正在眼眶里徘徊。她咽了咽口水,最终还是将那股泪水压了下去。

走回殿中,曲澪仍是站在那里守着,等着仙主进来。却不料,才一会儿的功夫,走进来的仙主已经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千药缓步走到曲澪身边,眼睛却是一直看向地面。

“他来了多久了?”

“来了有一个时辰了吧……神君在床榻边看了看您,叫我别叫醒你,就到殿后等着了,也没吩咐什么。”曲澪小心地答着,生怕有什么说得不对,还伸过手来扶着千药。

千药看了看殿外的日头,一个时辰,雪麟神境到这……他,没睡吧……

千药想着,不自觉地轻笑了一声,“曲澪,帮我梳洗吧。”

“仙主不睡了吗?这么早要去哪?”

“我……出去走走,一个人……”

“啊……”曲澪本想阻拦,可千药已经径直走到梳妆台前坐下,想来就算自己拦了,也是拦不住的。

出了殿门,千药御空向空中飞去,先前告诉曲澪自己只是出去走走,其实只是奔了一个方向去的。

——绫洚神境,灵书阁。

千药到达灵书阁时,太阳刚升起不久,有些日光透过淡白色的云照在古老的阁楼上。

昨日来时灵书阁就只有夏歌一人,多半是各路神仙太忙,没时间光顾这座阁楼。千药想着到这来图个清静,正好弥补一下自己学识浅薄,反正她又不说,谁会知道她在灵书阁呢?就算来找她,那么多阁层,别人也未必找得到。

低头笑了笑,千药的脚已经迈进了阁中。夏歌不在,只有殿中的香炉还焚烧着檀香,像是永远也烧不尽一样。

千药走到了罗盘前,细细看着上边的阁名,她记起儿时裙珞养母曾说过,五界中大多诗词,多半出自人界第一境界华夏之境。正想着,千药的手指也不自觉地将指针调到华夏之境,诗词歌赋。

细索轻轻一拉,千药并未向昨日那般惊慌失措,而是定定地站在原地,等着周围的事物再次静止下来。

景物皆在片刻间变化,千药看着这一层书阁,雕梁画栋,每一个精美的摆件都错落有致地摆放着。她微微楞了一下,又径直走到一个书架下,打开了一本泛黄的书,细细读着,渐渐感觉时间不逝,万物静止。

第二十二章:昨书惊梦(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