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画船(一)

  将船舱内处处走过一遍后,千药也基本上知道这只大船构造是如何的了。船舱共分了三部分,前舱主要用于会客只有一层,从中部开始,便有两层了,中部上层是一间茶室,四面开窗设帘,颇有一番意境,下层则是一些小仙女的休息室和一间书画房,侍卫们大都住在底舱,轮流值岗。后舱则只有上下两个大的屋室,虽说只有两个,里边却颇有一翻格局,分了两个厢房和一间正室。

不仔细记住,千药还真怕自己不认路在船上也走丢了。其实自十二岁万灯节以后,千药就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记性好了不少,渐渐地也不那么容易迷路了,除非是十分繁复的地形,但是以往种种迷路的经历,还是让她想起来有些后怕。

从前舱到后舱,千药一路细细记着,平日里也没这么细心,只怕船上都是些认不得的随行的仙女和侍卫,走错路难免让人笑话。

尧荒怕千药坐不惯船,为了方便照顾,让千药住在后舱下层的正室,自己住在下层偏远一点的西厢房中。这样千药有什么事也方便叫他,没事时也不会扰着千药。千药对尧荒这样布置也挺满意,也渐渐发现,尧荒对她事事都很细心,无论从分配房间还是她用的一应物品。大概,是受了母亲所托吧。

千药本以为自己与晕船这件事是无缘的,想着脚都着地了,晃荡两下难不成还能死了?可出行当天晚上,她正躺在床上欲待睡去,突然间感觉眼睛一黑,胸腔像是被人塞了棉花,胃里的东西一个劲顺着食道往上涌。千药一个激灵蹭起来,直接冲到了最近的那扇窗户前,吐得昏天黑地。

本来还在一旁打瞌睡的小仙女曲澪一下被惊醒,看见仙主这个阵势,吓得懵了,怕是仙主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夜里发作了,一个劲往尧荒神卜的西厢房冲。千药正欲阻拦,却发现自己一开口就是一阵翻江倒海的感觉,根本说不出话,只能任由那小仙女跑去西厢房。

尧荒本侧身躺在榻上,手中拿着本书卷,正昏昏欲睡。突然便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还有照顾千药的曲澪在门外的哭腔,“神、神卜大人!仙主好像吃坏了东西,突然就吐了。”

尧荒一听这话霎时睡意全无,一个箭步冲出门往正室那儿赶去。

只是尧荒到达千药那里时,千药已经吐完了,正瘫坐在窗前,,一只手支在窗口上,支撑着自己不往下掉。见尧荒过来,伸出手在空中直挥,“你别过来!我没吃坏东西,我晕船了而已,刚吐完,浑身都臭,别过来!”一边说着,千药的脸却没看尧荒,窗外的海风和海浪声夹杂着在耳边徘徊,她并未听见尧荒向她靠近的脚步声。待发现时,尧荒正握着她那只挥在空中的手,而曲澪已经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确实很臭。”尧荒说着,用手将千药被海风吹乱的淡紫色头发归于耳后,海风吹来了她身上的药香。

千药在尧荒手触过来那一刻不自觉地将头低了下去,“臭还不走,等着被熏死吗?”

尧荒在一旁笑着看着她,眼底的记忆似是回到了几千年前,那个摔了一身泥的女孩在他身后一直叫:“尧荒,我衣裳弄脏了又怎么了,别扔下我一个人!”

此刻的他看着千药,淡淡答道:“臭又怎么了,不能扔你一个人在这儿吹冷风,你说是不是?”

千药一时怔住,又猛地低下头。

从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重云殿常常是寂静的,宫女们很少和她说话,裙珞养母不可能时时得空陪着她,羽冰哥哥也不会天天来。千药这种时候往往是把宫人们都叫出去,然后自己一个人,从殿门口跑到内屋,又从内屋跑到殿门口。没有人会说她傻,因为根本不会有人知道。有一次被羽冰哥哥发现了,他只是走过来抱着她对她说了句:“都是我不好。”

尧荒见千药低着头不说话,不一会儿又看见一颗一颗的眼泪从她脸上滴答滴答掉在地板上。他将她的脸抬起来,也不问缘由,只是又一次用手擦掉了她脸上的眼泪。

“千药困了吧,折腾了那么久。”尧荒的手在千药面前轻轻晃荡了一下,“睡一会儿吧,明天什么都会好的。”

千药闻见了那味道,她记得那是十二岁时万灯节那天晚上,羽冰哥哥给她闻得那种奇异的香,为什么尧荒也会有?

睡意随着香味包围了千药的周身,她强撑起意识,一把抓住了尧荒的衣袖,“这是……什么味道?!……为什么……你……有……”

还未等话说完,千药便已倒在了尧荒的怀里,恍惚中,她看见窗外的夜,黑如泼墨,星辰寥落明净,在她闭眼时都扭曲成了一线光……

那一线光在她闭眼后也未消失,而是逐渐放大,布满了她的梦。梦中好像有泉水声,也有鸟鸣,她感到有人在她身旁看着她,在她耳边轻轻说着什么,却又听不太清,只有隐约的几句,“如果是这样,那你呢?你信他吗?”千药想要问那人是谁,喉咙却干涩地说不出话来。只能任由那声音越来越远,将她一个人留在那片光里。

第六章:画船(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