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青藤(二)

  千药将下巴搭在羽冰的肩上,用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好,我答应羽冰哥哥。”

十六年中,千药就真的没有告诉过别人羽冰的存在,每一次羽冰出现也总是在没有人跟着她的时候,恰到好处。她还记得有一次,是她十二岁那年,青藤国举行万灯节,裙珞祖母因为要接待外国使臣,把她托给了山海公主。山海公主带着千药和其他皇子公主在灯市里瞎逛了一会儿便扔给千药一句:“我要照顾其他弟弟妹妹,忙不过你,你自己玩去吧,两个时辰后在这等我就是。”

说完便把千药仍在了原地,千药已经十二岁,当然知道山海公主是故意捉弄她。本来这种事她大可以告诉裙珞养母,但每次总是不忍心,毕竟是将自己从小养到大的人,她不愿意让裙珞养母为难。

由于千药不认路,身上也没有银钱,她机智地选择在原地等山海两个时辰,可半个时辰还没到,冷风吹得嗖嗖的,泪水也在眼睛里打转转了。她尽量低着头,不让旁人看见她红了的眼眶。

“你说我是不是该感谢一下那位山海公主?”千药认得这声音,连忙抬头,看见羽冰正低着头看着她,千药也顾不得这是在大街上,一下就扑进了羽冰的怀里,这次也懂事些了,只把眼泪往羽冰身上抹,不带鼻涕。

“爱哭鬼这是有多想我了?”羽冰用手摸着千药的头,轻声安慰她,可越是安慰千药却越哭得凶。

她确实很想羽冰,他是除了裙珞养母外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青藤国的时间过得漫长,千药过得真正有意义的多半是和羽冰在一起的时光。因为和羽冰哥哥在一起,她会因为见到他而高兴,会因为不能告诉别人他的存在而难过,这些时光,才真真正正有她自己的感情。

羽冰见千药的泪水停不下来,便从衣袖里摸出一个香囊,“这个送你,不哭了吧。”千药抬起头从羽冰手里接过那香囊,一边抽泣一边问:“这里边是什么,我能打开看看吗?”“现在还不可以,等到你可以看的时候,你自己会去打开的。”

千药虽然不理解,但还是点了点头,她之后真的就没打开过那个香囊,像她答应不告诉别人见过他。

“走吧,我带阿药去逛灯市。”

羽冰牵着千药的手,在灯市的人群里穿梭。青藤国的万灯节每一百年举行一次,千药也是第一次参加,她看见许多男女牵着手走在街上,又看了看羽冰哥哥牵着她的手,不禁问了一句:“那些人也像我喜欢羽冰哥哥一样喜欢他们牵着的那个人吗?”

千药正用手指着那些路人看得出神,谁知羽冰哥哥一下就塞了一支糖在她嘴里,“唔,哥哥你干什么?”千药边说边把糖从嘴里拿出来,那只糖的样子是一朵花,一朵漂亮的花,可千药从来都没见过。

“这是什么?”千药歪着头问羽冰,两根纤长的手指捏着那支糖,把它对着琉璃的灯火,目不转睛地看着它琥珀般的颜色。

“雪滴。”羽冰还是一如既往,微笑着回答千药。

“有这种花吗?我怎么没见过。”

“以前有,我也只记得大概的样子了。”

“是吗?多久以前,话说回来我还不知道哥哥你活了多久了,该不会到我该叫爷爷的份了吧?”千药笑弯着眼将脸凑到羽冰的眼前,那人就站在那里微笑着,任千药把脸靠近“让我看看你脸上有没有皱纹,…嗯,一点都没有诶,应该不会老到什么程度。”千药故作老成得点了点头,却被羽冰一敲脑门打回了原型。

“很痛!”千药一边用手揉着头,一边冲羽冰挥拳头,羽冰却抓住她挥过去的手,又把她的手心摊开,握住了她。

“别闹,带你去个地方。”

就这样不知道要去哪,千药又跟着眼前的这个人,像灯火辉煌中走去……

千药跟着羽冰在拥挤的人群里穿梭,也不知道拐了几条街,身前高俊的人终于站定,侧过身子看着千她。千药这才惊觉,羽冰带着她来了灯市的中心的露天之地,眼前顿时开阔。许多人正在这里放孔明灯祈愿,写上了密密麻麻心愿的孔明灯都向空中飞去,与繁星为伴。

“阿药,别愣着,快来写愿望。”回过神来时,不知羽冰哥哥从哪里弄来了一个孔明灯,中心的蜡烛已经点燃了,正待飞舞。

千药欣喜地跑过去,接过羽冰递给她的笔。只见灯的另一面已经被羽冰写上愿望了,透过灯纸,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只有简单的几笔,千药嬉笑着俯身过去,想看看羽冰写了什么愿望。

“哥哥你写了什么,让我看看,你那么爱捉弄我,是不是希望我越长越丑来着?”千药半个字还没看着,羽冰修长的手便抵住了她的额头,将她轻轻推开,“看了,就不灵了,我若真写的让你变丑,就更不能给你看了。”

千药没能得逞,假装生气地向羽冰“哼”了一声,又将笔杆抵着下巴,小大人似的思索写什么愿望好,想了半天,在灯纸上乱写了一通,能想到的都写上去,每天都有云泥糕吃、皇子公主们不再欺负她、快点长大、下一条新裙子是宝蓝色诸如此类等等,当然,还有可以常常见到羽冰哥哥……

“阿药是想把这辈子想要的都写下来吗?”千药听羽冰说着,只自顾自地写,又点点头:“羽冰哥哥知道自己以后想要什么吗?阿药不知道,只写了自己未曾得到过的和现在想要实现的。”喧闹的人群中,千药并未听清之后羽冰的那句低语:“我知道。”

好容易等千药写完了,一大一小两双手齐齐一放,孔明灯便摇摆着向空中飘去,与其它的灯混杂着。灯还未飞向看不见的地方,霎时空中烟火绽放,绚烂如星辰。

“哥哥,烟花!”千药望着空中的烟火,用手扯了扯羽冰的衣角,“哥哥抱着我飞到空中去看看好不好?”

“在空中也未必看得尽这青藤国的国都,千药想去看看吗?”

千药一听这话,转过头两眼放光望着羽冰,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想!哥哥带我去吧!带我去带我去!”

羽冰低头笑着,又像是在凝神思考什么。千药看他这样迟迟不动身,本以为他要耍赖,正准备继续撒娇,却忽然惊觉耳旁烟火声人群喧闹声骤然消失,抬头一看,天空中的烟火,刚刚还飘摇着的孔明灯,还有来来往往的人群,都像石化了一般,定格在某个瞬间,就像是“木头人”。

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这一切,千药的腰已被搂住,双脚忽然间离地,再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羽冰双手抱起。羽冰都头发垂在千药的脸上,自第一次见羽冰起,千药从未见过他将头发束起,以前千药问他为什么总披着头发,他说,因为没有像千药这样漂亮的女孩子为他绾发。千药当时冲他古灵精似的吐了吐舌头,还说道:“哥哥自己懒,还找借口。”羽冰也不辩解,只笑着摸了摸千药的头。

现如今,千药也不知自己是不是哪根筋打错了,竟握着羽冰的头发轻声对他说了句:“等我会帮人绾头发了,我帮哥哥绾发好不好。”

羽冰轻微的颔首,算是应了千药:“阿药,抱紧了。”

千药还未来得及抓紧羽冰的衣襟,他已像风一般跑了起来,瞬时穿过那些站定的“木头人”。千药被风吹得睁不开眼睛,只感觉得到风在自己脸上呼啦呼啦地刮着,“哥哥,冷。”边说着,千药又将自己的脸贴近了羽冰的胸口。

“怕冷便把头低着,靠向我这边。”

千药听话地将头低下去,却闻见了羽冰身上的一阵异香。之前千药也在羽冰身上闻到过这种香味,不过觉得是别国什么古怪香料染上去的。和自己的身上药香不同,这香味既有药香,也透着一股清淡的花香,今日细细一闻,更像是自然的香味,不像香料染得,那花香也是她没闻过的味道。

“哥哥,你身上是什么味道?”千药抬起头看着羽冰,不知不觉中,羽冰已经带她跑到了城郊的山林中,林中的树叶漏着点月光,照得羽冰墨色的瞳如琉璃一般。

“不怕冷了?”羽冰不答千药的问题,倒反过来问她。千药笑了笑,伸手搂住了羽冰的脖子,将下巴搭在了他的肩上,又把头埋在羽冰的头发里,更加细致地闻着那味道。

“是我血的味道,”羽冰看千药实在好奇的样子,便告诉了她“血有雪滴花香。”

千药觉得惊奇,又追问道:“这就是雪滴花的香味?为什么哥哥的血会有这个味道?”

这次羽冰没再说话,千药见羽冰没回话,竟也出奇得没再追问,只是静静地低头闻着那股子花香,陷入了一阵酣然的甜睡……

“阿药,到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千药从睡梦中醒过来,只见羽冰已经带她到了一片开阔的高地坐下,夜空中的星辰隐隐绰绰照在羽冰哥哥脸上,如画的脸更带了几分迷离。

千药从不问羽冰的身世,第一次问过,羽冰垂着眼帘不答,似乎陷入了很痛苦的回忆,千药不喜欢看见他那副样子,之后就再没问过。

一阵风将千药的头发吹得飘了起来,千药顺着风吹来的方向的望过去,只见远处的国都灯火星星,不断地有孔明灯从城中心的方向升起,烟花不断地在远方绽放,还可以听见细微的声响。

“好美!哥哥,这是哪?”千药看着这风景并未转过头来,更不知道羽冰的眼中闪过怎样的一丝异样。

“望城山。”羽冰沉沉答道,这之后千药问羽冰的问题,他都只是简单回答,更多的则是沉默。

那日千药也不知羽冰怎么把她送回去的,只记得自己在望城山的山坡上又是扑萤火虫又是采了野花往羽冰哥哥头上插,筋疲力尽之后才发现与山海公主约定的两个时辰早已过去,天色已晚,城中的灯火也开始熄灭了。

千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顿时惊慌失措,“妈呀!哥哥你也不提醒我!这下回去晚了,山海姐姐又得恨得我牙痒痒的了。”千药用手捂着脸,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

羽冰走到千药身边坐下,用手轻抚着千药淡紫色的头发,“晚点我便送你回去,或许明天起来山海公主怕你再弄丢了,不捉弄你了呢?阿药玩累了,先睡一觉吧。”羽冰将手在千药眼前晃了晃,千药闻见了一股奇异的味道,之后便沉沉睡去……

次日醒来千药已躺在重云殿中,坐起身来摸了摸自己贴身的衣袖,发现羽冰送她的香囊还在,便用小手拍了拍胸口,长舒了一口气。

那日山海公主派人送了个花灯给千药,这以后便没再有皇子公主捉弄过她,但也无人与她亲近,都躲得远远的。

千药又将自己的脚在水中晃荡了下,傍晚将近,铃池的水面映出夕阳的余晖,今日千药要去裙珞养母寝宫歇息,裙珞养母说,要给她讲一讲青藤国以外的事,明日,她便要回天界了。今日千药将宫中的人全都支开了,转为等羽冰来,可这个时辰他还未出现。“大概,不会来了吧。”千药将脚从铃池中抽出,甩了甩脚上的水,穿上了云藤做的凉鞋,起身,向裙珞养母处去了。

第三章:青藤(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