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青藤(一)

  千药坐在铃池旁泡着脚,如今的她已是十六岁的大姑娘了,淡紫色的头发长到及腰,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出了瓷白色,褐色的瞳孔里透出了水的波澜。裙珞养母说她从未见过像千药这么漂亮的姑娘,就算是以前到千药出生的天界,也没见着比她好的。

“天界,那里美吗?”千药常常这样问裙珞养母。养母告诉她,她是天界灼露神女与白龙云祁的三女儿,是流淌着高贵血统的仙主,千药自出生便身染药香,天界的拜麓长老听闻此事,给她起名为千药。可千药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她出生三天后,就被送来这个叫做青藤的小国,在这里生活了十六年。对于裙珞养母口中的天界,以及自己母仪天下的生身母亲,她毫无所知。千药只知道自己在青藤的十六年里,因为自己的身份,从没交到过知心的朋友,除了幼年结识的羽冰哥哥曾真心待她,其他青藤国的皇子公主,要么欺负她,要么躲她躲得远远地。可是就连羽冰哥哥,也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如果我不是仙主该多好?”千药常常这样对着铃池问自己的影子。可那个影子只会和她一起皱着眉头,不会说话。

世上没有如果,她生来就是灼露神女的女儿,改变不了的事实。现如今,她又要回到她阔别已久的故乡,又要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过这对千药来说也没什么影响,她在青藤也并不开心,每日也只能和裙珞养母还有几个小侍女说说话。只是再走之前,她还想再见见那个人,羽冰。

千药将自己泡在水中的脚晃了晃,水波纹向远处散开去,一层一层地消失在远方。千药盯着这些水波纹回想,自己,是怎么结识羽冰哥哥的呢?

好像是在她五岁的时候吧,那日是青藤国举行祷国祭礼的日子。裙珞养母由于去泽水邻国拜访,不能主持祭礼,这事只好交给裙珞养母的大女儿,山海公主操办。

自千药记事起,她就一直觉着山海公主不待见她。祭礼那日山海公主派人来传话说,圣台的人手不够,一下子把千药殿里的人全都调走了。千药本不为这些事计较,只是她并不知道去圣台的路怎么走,四岁时去的时候只记得路挺远的,可那是还小,路怎么走,完全记不得。虽然山海公主来人传话的时候说她已经吩咐了其他皇子公主来叫上她一同去,可又有谁不知道,其他皇子公主和山海一样,都不待见千药,若是有人来找千药一同去,那才是奇了怪了。

千药在自己的重云殿里来回走着,若是不去,山海公主定要说她这个仙主娇生惯养、不知礼仪,若是去,自己八成会在去的路上迷路,倒给人添麻烦。左右思虑,千药咬了咬牙,两只小手一挥,“算了,赌一赌运气吧。”

千药的重云殿虽然清净,但地势偏远,平日里也没人叫上千药一起玩,她便少有出门。千药依稀记得去年去参加祷国祭礼是先经过了巨荷林,那巨荷林里有一条主径通往去圣台的路,其它杂七杂八的小径链接着主径到各宫殿的路。不仅巨荷林是这样,青藤国百八十的地方路都是这样,一直以来青藤国这样的布局也让不认路的千药十分恼火,去巨荷林的路她倒是知道怎么走,可是巨荷林里边的情况就不容乐观了,在千药的眼中,每一条路以及每一片荷叶,都毫无差别,她也只能壮着胆子试一试。

巨荷林中全是参天高的荷叶,但荷叶下的水却浅得只能淹没脚踝。若是仙术稍好的人都可以飞到荷叶上头看看路怎么走,可千药当时只有五岁,恕她无能为力。

千药本以为自己再怎么不识路总可以找到大致方向,可她最后知道,她太高估自己了,进了巨荷林半个时辰,她便一直在原地绕圈圈。这也怪不得她,这巨荷林平时少有人来,小径上的石头已经长上了青苔,和小径旁水里冒出来的石头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两样,难免走错。

千药一屁股坐在了脚下的石头上,也顾不得上边的青苔会弄脏衣服了,“这路到底怎么走!”她一边撒气一边用手敲打着水面,溅起的水花撒在她的脸上,倒叫她镇静了些,所有被敲打在空中的水珠再次落入水中后,空中有只鸟飞过,叫了几声,又飞走了。千药的脸僵着笑了笑,“呵,呵,鸟都笑我。”她用手抹了一把脸,“再找找吧。”说着便起了身,谁知没留意脚下的青苔,一个踉跄就往水里栽过去了。

在落入水中之前千药的脑子里是有无数的想法掠过的:她这样栽下去会不会淹死?应该不会,这水那么浅,摔死呢?好像也不是很高,应该也不会,破相总差不多了吧?这水里那么多石头,对,肯定会破相,这样别人就不会那么讨厌她了。

抱着这个念头,千药向着那一滩浅水栽去,可贴上她脸的并不是被水泡得冰凉的石头,而是对当时只有五岁的她来说宽阔而又温暖的怀抱……

千药并未有石头撞上脸颊的疼痛感,肺部也没有灌进水时应有的疼痛。反应过来后,她将自己紧闭的双眼睁开,只见自己正躺在一男子身上,那人的身体有三分之二已经没入浅水之中,身着一身黑色的布衣,墨色的长发被水打湿后在水中游离飘散,还有一些覆在了他的脸上。

千药四岁时在青藤国的皇家书库中看到过“帅”这个词,曾问过裙珞养母“帅”的含义,裙珞养母一边笑她,一边告诉她说,长得好看的男子就可以用帅来形容。在青藤国,人人都说三皇子筑橦是青藤第一的帅哥,不过千药也就觉得一般般,今日见了这位,千药总算是对帅有个概念了,眼前身下的这位,应该是,很帅。

“还不起来?”千药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趴在别人身上盯着别人看了许久,脸一下子红了,蹭了起来。

“谢,谢谢你。”

男子从水里站了起来,千药想起以前养母和她说起的出水芙蓉,用来形容这场景应该差不多。

“小丫头脸红什么?”眼前这人微微侧着头看着千药绯红色的脸,声音温和又似剑锋一般有力,直直戳到千药心坎里去,让千药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养母说,青藤国的习俗,女孩子和异性的人对视太久,就会把思绪绕在一起,解不开了。”说这话时,千药每吐一个字,头就向下沉一点,到最后,竟埋到颈窝里去了。两只小手紧紧抓着浅紫色的纱裙,心里暗自后悔:又不认识他,说这么多干嘛?!

黑衣男子听了千药这话,不禁笑了起来,俯下身看着千药颈窝里的小脸:“这么说,小丫头你的思绪是被我绕上了?”

千药一听这话,本来为着自己的倒霉,眼泪水都在眼睛里打转转了,又吓得一个踉跄往后退了步,却忘记了自己身后已经没了石头垫脚,直直往后倒下去。

“小心!”黑衣男子一把拉住了千药,把她抱进了怀里。千药再也顾不得什么身份礼节,趴在男子胸口上就是一阵猛哭,鼻涕眼泪什么的直往别人身上抹。

黑衣男子见千药哭得这样凶,便不笑了,轻轻抚着千药的头发:“千药不哭了,迷路了吧,要去哪?我送你去。”千药猛然抬头,花着小脸抽噎着问:“为何?为何你知道我的名字?”

“青藤国有谁不知道从天界来了个漂亮的小仙主叫千药?”黑衣男子见着千药呆愣愣的模样,又笑着轻轻捏了捏千药的脸,“小丫头这样漂亮,不是小仙主还能是谁?”

千药听完男子解释,木愣愣地点了点头,又抽噎着吸了吸鼻涕:“那你能带我去圣台吗?迷、迷路了。”

黑衣男子笑了笑,将千药的手放在他的手心,又用法力将自己的衣服烘干,牵着千药向一条小径走去。

就这样没来由的,千药也没问这人是谁,也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就跟着他走了。路上这人也不说话,只是抓住千药的手捏得很紧,生怕千药会跑了似的。

“那个,请问一下,你怎么会突然出现的,是妖怪吗?”男子突然停住,侧过身,千药看见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应该是在微笑。“我若是妖怪,看见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一定立马吃了,绝不会带回洞里和别人分享。”千药打了个寒战,被男子紧握的手也缩了缩。

那男子笑了笑,又转过了身背对着千药,“我碰巧路过而已,你别害怕。”说完便又抓着千药的手一声不吭地向前走着。

其实千药也不是害怕,虽然自己年纪小,但还是知道那人不过与自己开个玩笑,不过他看着她的眼神,总让她觉得那眼神正在吞噬她,就像真的要把她吃了一般。

一路上千药见那男子不怎么吭声,便有一句没一句地和他搭着话,每一个问题他都会回答,有时很真切,有时又是故意逗着千药玩,一言一语的回答总是让千药觉得他和其他青藤国的人不太一样,让千药忍不住想和他多聊些什么。

“到了,出了这里,向前直走就能看见圣台了,你自己去吧,”不知不觉沿着小径,他们已经走到了一处通光的出口,路变得开阔了,绵延向远处,可以看见庄严地圣台下人头攒动。

“你不去吗?”千药问黑衣男子,只见他摇了摇头,“我不是青藤国的人,也不是什么其他国的王宫贵胄,不能参加祭礼的。”千药惊讶之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问道:“那您能告诉我您名字吗?这次怕是不行了,下次见着你,我请你吃好多好吃的。”

那男子蹲下身,一把抱住了千药,“我叫羽冰,千药不可以告诉别人见过我,知道吗?”“为什么?”千药将两只小手哒在羽冰的肩上,歪着头问他,“为什么不可以告诉别人我见过羽冰哥哥?”羽冰将自己的脸凑近千药,他望着她的眼睛,头发,不由得心里一颤,“因为,他们不会让我再见你。”

千药仿佛听见羽冰哥哥的声音在颤抖,又像是幻觉,可是不知为什么,她觉得他说出来的话是那么真切,像是害怕再也见不到她。

第二章:青藤(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