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磬蒙神君

  清晨的鸟鸣将千药从梦中唤醒,掀开紫色的帘帐,一双大眼睛就从帘帐外探了进来。把她吓了一跳。

“曲澪你想吓死我?”一边拍着胸口,千药看着表情奇奇怪怪的曲澪,感觉到似是发生了什么事。

“仙主你可算醒了,呃……磬、磬蒙神君来了,在外面等你……”说着曲澪的小手便指了指阁门外。

千药心里一惊,连忙抓住曲澪急问:“来了多久了?一直等着?怎么不叫醒我?!”

曲澪也是身子都僵了,呆呆地答着:“呃……卯时未过就来了,不让叫醒你,我们也不敢,等了有一个时辰了……一直在大殿里喝茶。”

千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回应曲澪,只能僵着脸笑了笑,“不让你叫……你还真不叫。”

急急忙忙地起身梳洗,千药让曲澪随便给自己弄了下头发就入了大殿。只见磬蒙神君仍是坐在那里喝茶,墨蓝色的外袍就那么随意地穿在了身上,倒显得比千药还不拘束。身后的头发也是随便找了根布条扎着,到露出了丰神俊美的容颜。

昨日见磬蒙神君的时候千药也就隐隐约约看见个侧脸,估摸着这人应该挺好看的,现下见了,又是不同于羽冰哥哥和尧荒那般的另一种姿态,不由得心中愣了愣。

磬蒙见千药进殿,微微点了下头示意,千药便坐在了磬蒙的对面。可落座了好一会儿,也不见神君说话,千药便发觉神君似是在等什么。左右看了看后,才看着身旁站着的曲澪和其他的仙女们,突然想起这几日来尧荒和母亲频频挥手的动作。自己也不自觉地挥了挥手,示意她们都退下。

“好聪明的丫头。”见众人退去,磬蒙神君这才开了口。

千药不禁觉得头大如斗,心里暗想:“果然是这样……怎么这天界的人都喜欢背着人说话,莫不是喜欢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又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的神君,“不像啊……唉,无论如何,他喜欢就好……”

“呵,呵,神君过奖了。”千药干笑着,也拿起了身前的茶杯尝了一口,感觉有冷汗正从身体里往外冒。

“你在青藤过得如何?”磬蒙拿着杯盏,偏过头淡漠地看着千药,虽是这样,却是一直在等着千药回答。

“啊?”许是没料到神君会问起她在青藤的状况,千药一副不解的神情看向他,回过神来又吞吞吐吐地答道,“哦,哦,那个,挺好的,挺好的。”

“他们待你好吗?”眼前的男子似是对这样的回答还不满意,追问着。

“神君说谁?裙珞养母吗?裙珞养母是待我很好的。”千药答着,又喝了一口杯中的茶。

“那其他皇子公主呢?”

磬蒙一直追问,千药心里也想着有完没完,虽说磬蒙神君长得是好看,但千药总觉得这人身上放着冷气,越聊越觉得不自在。

又喝了一口杯中的茶,千药抬头对上了磬蒙琥珀色的眼睛,他仍旧是淡漠地望着她,但千药不答也不行,“大家……都待我挺好的。”千药本不愿提起其他人,不过神君问了,也只得编个小谎,但脑海中突然想起了离开青藤时山海姐姐在海岸边对自己挥手的样子,又低下头答道:“山海姐姐……也待我很好,她真的是一个很能干的人,处理起各种事都干净利落,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帮裙珞养母处理国事了,而且,而且,那是一个很漂亮的人。”

说到最后一句,千药抬起头看着磬蒙神君,褐色的眼睛里也似是发着光。但她没料到,此时磬蒙神君看向自己的眼睛里那片淡漠消失了,徒然是一片空洞。

千药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但并不明显,感觉到眼前的人似乎是走神了,千药轻轻地叫了一声:“神君?”

被千药叫了一声的人回过神来,望着千药,一脸的茫然。

“神君一大早来这里,可是找仙主聊了什么有趣的事?”殿中的两人闻声一齐望向了殿门口,只见尧荒正站在那里,还是那身装束,一袭白衣,锦缎束起的头发,手中拿着一管长笛。

千药心想着救星终于来了,却听见身旁的磬蒙神君说了句:“我问了什么事,好像还轮不到神卜大人来问。”

千药看向尧荒的脸一时僵住,转过头看着脸上正冒着冷气的神君,虽是夏天,却感觉整个大殿弥漫着一股寒气。心下想:“难不成炎灵神境和伏膺神境也有过节?”

“不敢。”站在门口的尧荒对磬蒙神君的利语毫不在意,从容地答道。

坐在一旁的千药还在想着自己能说些什么,只见身旁的神君已经站起了身,“既然神卜大人来了,我也不便多留了,”说着又转身看向千药,点了下头作别,“还是要多谢仙主告诉我这些事情。”

说罢,神君又转身走向了门口,在尧荒身边站定,“神卜和灼露神女聪明过人,磬蒙佩服。”

“不敢。”尧荒还是那样淡淡地答道,丝毫不被眼前这人所说的话影响。

磬蒙神君走出了殿门,尧荒嘴角也换上一丝浅笑向千药身边走去。

“可有难为你?”看着尧荒向自己走过来,那一袭白衣伸出手想扶自己起来,千药摇着头笑了笑。

“不曾。”将手放在那人掌心,又看着他说道:“神君不过是问了我在青藤的一些状况,并不曾说什么话难为我。”

千药本想问尧荒为何神君待他似是有些不客气,但转念一想或许自己并不该问,便收住了口。

间隙间不知曲澪已经从那里窜了出来,站在了两人的身后,“仙主!”见曲澪站在身后,千药倒是吓了一跳,“那个磬蒙神君没有为难你吧?看起来好凶的样子。”

“你以为我像你?刚才楞得跟木桩子似的,有那么凶吗?”千药笑着又向殿门口的方向看了看。

“别人都说磬蒙神君什么来着?……”曲澪将手放在下巴下低头想了想,“哦,不苟言笑,不苟言笑!”

尧荒站在一旁嗤声笑了出来,“谁教你的“不苟言笑”就是“凶”的意思?”

曲澪一时答不上话,也忘了自己是在哪儿听得,便低着头撇了撇嘴。

千药站在一旁笑着,眼见得尧荒朝门口走去,也跟了上去,还招了招手示意曲澪也跟上,“你去哪?”

尧荒不曾答话,千药跟至殿门口才发现烁兰已经驾着云轮在不远处等着,千药在大殿内竟未听见马鸣声。

见三人走了出来,烁兰也走上了前,“仙主。”对千药行了礼,烁兰又转身看向尧荒,“要是敢弄坏了,小心我烧了你的占隐阁。”

“你放心。”尧荒两手拿着长笛,淡淡答道。

“炎灵神殿还有事等着在下处理,仙主,烁兰先告辞了。”说罢,烁兰便转身御空飞起,不一会儿便消失了踪影。

“你母亲太多事要处理,只能晚饭的时候陪你,她叫我平日里多带你到处逛逛。”男子说着便坐上了云轮向千药她们伸手。

“干嘛非要用云轮,我又不是不会御空,只是飞不久而已。”千药边说着,尧荒已经拉住了她的手,又将头朝曲澪的方向偏了偏。

千药看向身后的曲澪,只见她红着脸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又抓了抓后脑勺,“仙主,我不会御空。”

尧荒将脸凑近千药,低低说了句,“若是不带她,我也不介意。”

千药霎时脸一红,看向身后的曲澪,那丫头还低着头站在那里,并未看见仙主此时的脸色。

“快上来。”千药唤了曲澪,没好气地看了尧荒一眼,便急急进了车中。

尧荒却还是淡淡地笑着,等曲澪上车后便拉起缰绳,命令着车前的白驹向云霄驶去。

第十章:磬蒙神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