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炎灵神境(一)

  七日里在海上的漂泊让千药有些吃不消,虽然尧荒已经尽力照顾她,可千药还是来回吐了好几日,下船时脸上未免清瘦了些。

“你母亲和其它神境的执权之神都在炎灵神殿等我们,你父亲是龙族四主事之一,有许多事事要处理,今日怕是见不着了。”尧荒用手扶着千药下船,感觉到她手臂都细了一圈,不觉有些心紧,“早知道你晕船这么厉害,一路上就该带个大夫。”

“哪有那么麻烦?”千药抬头笑着看他,“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尧荒看着她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可别硬撑。”一边说着,尧荒将方才抓住千药手腕的手移到了她的掌心,千药不自觉地抬头看了看身前的男子,那只握住她的手,温热而又有力,与眼前清容俊俏的脸有些不相符。

“快走吧,你母亲他们该等急了。”说着尧荒便带着千药向不远处的密林走去,曲澪和其他人则紧紧地跟在千两人身后。几日里的相处,曲澪这个小丫头已经和千药打成一片,虽然有时候说话分不清场合,但千药却喜欢曲澪的紧,让她以后就跟这她。尧荒为着千药高兴,也一口同意了。

千药看着另一边平坦的大道,自己正与其背道而驰。心中不禁疑惑,转头问尧荒:“怎么不走那边平坦点的路,专挑了树林子走?”

“那边?”尧荒向身后的路看了看,又看着千药笑道:“若是走那边,十天半个月你也进不了天界,更别说到神殿了。那边是只是幻境,而这密林,你别看它杂草丛生,其实是天界的护界之林,里边有五条大道通向各个神境。”

千药在尧荒身旁木讷讷地点头,还未反应过来,尧荒刚才所说的大道已在眼前,千药不禁“啊”地一声叫出来。只见大道的两旁全是参天高的树木,树干高处都挂着一盏灯,多半是用来夜晚照明的。道路中间却是开阔,一直绵延向前,似是看不到尽头。

一路上尧荒给千药说着林中各种珍奇物种,约莫走了半个时辰,两边树林忽然间消失,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城池。就算是远看,城中的各个房屋也如同雕梁画栋般,分布也错落有致。

“这就是炎灵神境…..”千药口中正在低喃是,不远处有一队人马正赶向他们这边,等走近了,才发现,几十个军人打扮的人身后跟着一辆精致的马车,马车上一个身着青衣的女子正拉着缰绳。那女子见了尧荒和他身旁的千药,先是一惊,然后弯身行了礼。

“护城军统领木恒见过千药仙主、尧荒神卜。”只见那军队领头的人向他们说道,千药看了看那人,五官端正,但算不上好看,不过凛然一副军人的姿态。“烁兰仙使已驾驶云轮在此恭候多时,二位快些上去吧。”

整个军队瞬时让开了道,尧荒向那领头的军人微微点了点头,便拉着千药向那架马车走去,曲澪也紧紧地跟了上来。

“那些人,”千药指了指身后的大批人马,“不和我们一起吗?”

“你觉得云轮塞得下?”尧荒拉了拉千药的手,“走吧,若是步行,只怕你这速度到神殿得三天了,你这两天又没休息好,让你御空飞去神殿怕也不行。那些人,他们过几天就会赶到。”

“哦。”千药一头答应着,跟着尧荒向云轮走去,上车时,她又看了看那个烁兰,眉目清淡却透露出一股英气。千药冲她咧嘴笑了笑,那仙使先是一愣,随即也笑盈盈地看着千药。

尧荒将千药和曲澪先扶上了车,自己随后对身旁的烁兰说了句“有劳”,便跟了进来。

待三人都在车中坐稳后,听得外边一阵长嘶的马鸣,云轮便向空中急速驶去,闯入云霄。

虽说是马车,一路上却毫无颠簸感,千药坐在其中也并未有像在海上的那般不适。只见得窗外云雾向马车后急驶而去,还不到半个时辰,马车便已停下。

“仙主、神卜,神殿到了,请下车吧。”马车外女子的声音传来,尧荒起身牵起千药下车。

一掀开车帘,一座恢宏的神殿出现在眼前。千药不禁愣了愣:这就是母亲所居住的地方吗?果然是青藤任何地方都比不上的。

行至殿门,尧荒突然停住了脚步,转头看向千药,“一会儿我先进去,千药你随后进来。记住,不论殿中人都是什么反应,你都不要怕,有我在。”

千药看着尧荒一头雾水,不过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他,看着身前的男子向殿中走去。

进入神殿,尧荒看了看一旁坐着的绫露、幻露神女,又看了看磬蒙神君,向坐在正上方的灼露神女微微点了点头,便走上了前,“神卜尧荒奉神女之命前去青藤接回千药仙主,现已归来,仙主已在外等候。”

“快叫进来。”正上方坐着的灼露神女似是迫不及待,连忙说道。

千药站在门外等候,不一会儿从殿中出来一位仙女,走到了千药跟前,“仙主请进去吧。”千药点了点头,转身看着身后的曲澪,“你在这等等。”说罢,便转身进入了殿中。

殿中气势辉煌,不由得让千药畏惧了两分,又细一想:自己母亲的居所,有何可怕?便抬起头,向殿前走去。

还未真正走到殿前,只见一旁坐着的一位神女手中的酒杯便打翻在了桌上,千药徒然顿了一下神,看着那人,只见那女子碧水色的眼睛像宝石般嵌在白玉色的脸上,薄薄的嘴唇似是有牡丹的颜色。身着一身碧海色的衣裙,怔怔的看着千药,眼里是说不出的惊讶。

好美的人,千药心想,这位恐怕就是曲澪所说的天界美人绫露神女了吧。

千药又看了看其他人,正上方的母亲正急切的看着自己,一旁的磬蒙神君未曾看她,但眼神中似是透着冷气,而幻露神女看她的眼神却是淡淡的,像是喜怒不形于色。

偏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尧荒,他也正看着自己,千药想起在殿前尧荒所说的话,便长舒了一口气,复又向前走去。行至殿前,正上方的母亲终是按捺不住,起身疾步走到了她都面前。

“千药!”眼前的女子一身红装,与其他人一样似是只有二十几岁的容颜,不同于其他两位神女的是,千药竟可以想象出这个女人平日里是怎样的威风。

母亲伸手捧住了千药的脸,“母亲终于见到你了。”说着,又抱紧了千药,骤然有了呜咽声。

千药不禁心里一酸,她不曾想,自己的母亲竟是如此的思念她,便伸手抚了抚她的背,“母亲,千药已经回来了,母亲该高兴才是。”

“姐姐。”千药与母亲正抱在一起不舍放手,只听得一旁的绫露神女起身开了口,正向她们这边走来。灼露神女也应声放开了千药,看向绫露。

“姐姐,绫露今日有些不舒服,方才也有些晃神,今日千药才回来,你们好好说说话,绫露改日再来拜访。”正说着,绫露神女将脸看向了千药,伸出了一双白玉手抚了抚千药的头发,“好漂亮的头发,好漂亮的人。”千药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美人,只得闭口不言。

绫露说这话时,尧荒在一旁将手攥紧了,就连深深地掐出几条血印自己也未发觉。

“那么,绫露告辞。”说着,绫露神女拂了拂身,向殿外走去,尧荒捏紧的手这才放开。

“那我也走了,顺道送送绫露,她看起来还真不大好。”一旁的磬蒙神君站起身,也未走上前再说什么,直直地向殿外走去,只是走过千药身边时,用余光扫了她一眼。

“姐姐,那我?”一旁的幻露神女还坐在原位,用手指了指自己,脸上仍是未带任何表情。

“你先回去吧。”灼露神女拂了拂手,示意幻露神女回去。那幻露神女却也是面无表情地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殿外。

一时殿中除了服侍的几个仙女外,只剩了千药、灼露、尧荒三人,徒生出一股尴尬。

“母亲,千药有做错什么吗?好像两位神女和磬蒙神君都不大高兴。”千药显然对刚才的情形大有不解,询问着自己的母亲。

“你别多想,”灼露神女笑着答道,“他们是想着你一路赶来,怕是早就累了,想让你先歇歇,改日便会再来。”

虽然这理由有些牵强,但千药自己也是想不出为何,只好相信。

“一路上奔波,辛苦了吧。看你,怎么这么瘦。我早已让人将云华宫修整了一番,只等着你回来。现下神境中还有些要事要处理,让尧荒带你去,母亲晚饭时便来看你。”灼露摸了摸千药的小脸,眼中透露出爱怜。

千药点了点头,弯身向母亲告辞,便跟着尧荒出了神殿。只见在外等待的曲澪满脸焦急地看着他们。

“仙主在里面可好?怎么神女神君们都出来了,一个个脸色都还不大好,莫不是仙主说错话了?”曲澪说到这,只听得尧荒一声咳,便立时明白了什么,也不说话了。

“我没事,你别担心。”千药捏着曲澪地小圆脸,咧嘴嘻嘻地笑,一下子逗乐了刚才五官还皱在一起的小仙女。

“走吧。”只见尧荒向千药伸出手来,上面几道血印子隐隐泛着红色。

“呀!怎么弄的!”千药一下子握住尧荒的手,轻轻抚摸着上面的几道血痕。

“刚才太担心你,不自觉掐出来的。”尧荒说着又收了收手,“没事,一会儿就消下去了。”

“担心我什么?为什么要担心我?”看尧荒朝前走着,千药紧步跟上去,偏着头问他。

“当然是担心你说错话,”男子用两根手指敲了敲千药的额头,“毕竟你太笨。”

“我笨吗?”千药问得有意无意,不自觉转身看向远处的神殿,一时竟发现,辉煌神殿的后边,竟是黑压压的一片,弥漫着森森的雾气,徒然让人心中生出一股冷意。

“尧荒,”千药扯了扯身边人的衣袖,“那是什么?”

尧荒转过身,见千药手指的方向,不自觉皱了一下眉,“是擎暗山,天界的地狱,你可不许去里边。”

见身旁的人一脸严肃,千药便点了点头,又问道:“里边有什么很可怕的东西吗?”

“我没去过,不过……”说到这里尧荒怔了一下,“迄今为止只有一个人从那里活着走出来。”

“谁?”听尧荒说得玄乎,千药连忙追问着,“是谁?”

“雪麟神境执权神君——释扬。”说这话时尧荒脸上透出了一丝冷气,千药想起裙珞养母所说的炎灵神境与雪麟神境之间的过节,也一时噤了声,不敢再多话。眼见得释扬转身走去,千药也跟了上去,时不时回头看一眼擎暗山,不觉寒意涌上心头。

第八章:炎灵神境(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