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苏清城篇

  冬去春来,宫里一切照旧,梅妃丽妃时不时与皇后吵吵嘴,也时不时找找苏清城的麻烦。只是,皇后的身子开始越来越不好,最后,太医竟然都束手无策,摇摇头说没得治了。苏清城知道后心急如焚,皇后平日里对她的好她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所以,苏清城日日都去景安宫伺候,一待就是好几个时辰。

“娘娘,起来喝药吧。”苏清城端着药碗来到皇后床榻。

皇后虚弱的睁开眼睛,苏清城扶着皇后坐起,给皇后身后倚上了软枕,好让她舒服些。

“这药真是苦,不喝也罢。”皇后有些小孩子气的不可以吃药。

苏清城微笑着看着皇后“娘娘,臣妾给您备好蜜饯了,良药苦口利于病,娘娘可不能任性。”

皇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本宫的身子本宫知道,倒是你,日日来烦本宫,皇上该怨本宫了。”

“娘娘这么说,不怕惹得臣妾伤心么?娘娘的身子一定会好起来的。”

皇后笑笑不再说话,经不过苏清城的死缠烂打,还是把药喝了。因为皇后身子太虚弱,苏清城伺候着她喝完药,便让她又睡下了。

青玄十一年二月七日,皇后宋氏薨,葬泰陵,后追封为忠善孝皇后,享年二十五岁。

举国上下哀悼,宫内宫外一片凄白,人人身穿白衣,下葬那日,苏清城伤心的不能自已,久久不愿起身,苏清城只觉得如梦一场,好好的一个人,就这样没了,还记得第一次给皇后请安,皇后是那样光彩夺目,那样的气场是任何人都模仿不来的。

李玄殇三天没有上朝,把自己关在金銮殿里不肯见人。苏清城也因为过度伤心,缠绵病榻。

“娘娘,您已怀有两个月的身孕了!”太医道

“什么?”太医的话,让苏清城振作了不少。

“娘娘切勿再过度伤心了,以免影响腹中龙子发育,微臣这就下去给娘娘开保胎药。”

玉儿立即去禀报了李玄殇,李玄殇大喜,去流云宫安抚了苏清城,让她不要太过于伤心,一定要好好养胎,一切以皇子为主。

只是苏清城依然郁郁寡欢,因为皇后去世一事对苏清城打击太大,李玄殇想尽各种办法逗她,也只是缓解一时。李玄殇格外重视苏清城这一胎也是因为这是宫里的第二个孩子,李玄殇的第一个孩子是丽妃所生,不知怎么的不到满月便夭折了,梅妃一口咬定是皇后陷害,李玄殇一气之下竟然禁了皇后的足,三年之后才放皇后出来。

几日后,李玄殇想到苏清城的生辰马上就要到了,吩咐王富贵一定要好好筹办,争取解开苏清城的心结。

五月初六,苏清城生辰。李玄殇先是准备了歌舞,邀请了各大臣前来合欢殿赴宴,当然,不包括楚衡,席间梅妃丽妃多次用幽怨的眼神撇向苏清城,苏清城虽感受到,却只当看不见。

众人一乐,便到了晚上,李玄殇牵起苏清城的纤细的玉手,李玄殇感觉到苏清城手指上好像带了什么东西,有些硌手,李玄殇低头一瞧,苏清城手指上戴的正是李玄殇送给她的玉戒指,那玉戒指戴在她纤细的手上正正好好,那么合适。

众人也跟着出了大殿,殿外,李玄殇一挥手,一道道绚丽的烟火冲向美丽的夜空,划过美丽的痕迹,苏清城痴痴的望向那些烟火,烟火足足放了一炷香的时间。

李玄殇附在苏清城耳边,用了只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这只是第一个惊喜,跟朕来。”

李玄殇横抱起苏清城,不顾众人的惊讶,潇洒的离开,留下王富贵善后。

也不知道李玄殇抱着苏清城走了多久,路上的人越来越稀少,苏清城有些不安的紧紧搂住李玄殇的脖颈。突然,李玄殇停下了脚步,将怀里的人儿轻轻放到地上,然后拿出手帕捂住苏清城的眼睛。

“皇上…”

“别怕,朕会扶着你。”

李玄殇的话像是镇定剂一般,苏清城听话的跟着李玄殇往前走,只不过越往前走,梅花的香味越来越浓郁,苏清城正奇怪着,李玄殇一下便解开了蒙着苏清城眼睛的手帕。

苏清城傻在原地,是梅花,而且还是一大片梅花,周围的树上还点着漂亮的花灯,梅花上还有红色丝巾做装饰,微风轻轻一吹花瓣一朵一朵的飘落下来,如仙境一般,美极了。

“朕听闻你喜欢梅花,这是第二个惊喜。”

“这都是皇上准备的么?”苏清城感动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再往前走走看。”

苏清城有些狐疑的跟着李玄殇往前走了十几米,映入眼帘的竟是一条小溪和一艘漂亮的小船,船蓬上贴着大大的双喜字。岸边两侧的竹竿上挂着火红的灯笼。

“喜欢么?”

“谢谢你。”苏清城轻轻抬起脚尖,吻了李玄殇的脸庞。

时间似乎定格在这一刻,听不清是谁的心脏再“咚咚”的跳。

“我们,没有办过大婚,今晚就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李玄殇指了指那个小船。

“什…什么?在…在船上?”苏清城结结巴巴的说。

只见李玄殇邪魅一笑“放心,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的~”

“可…可我有身孕了。”

“朕会小心点~”

李玄殇搂过苏清城的腰肢,一个轻功,安稳的落到小船上,在小船上开始他们的洞房花烛夜~

第五章 苏清城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