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入虎穴手刃仇人

  一个月过去了,风云战榜如期而至。剑宗弟子经过一个月的苦练,气势更胜之前,东域传来的厄运,让他们都有一种迫切感,拼命都提高修为,才有在战火中生存下去的可能。

丧亲之痛,得以让一个人快速成长;丧同门之殇,得以让一个宗门铁血。若之前还只是小羊羔的剑宗之修,那么现在的剑宗弟子,却有了虎狼之势,正等着一个实战的机会。

眼前的风云战榜擂台,正是验证诸多弟子修为的场所。只见,广场一个庞大的擂台,可容百万之修。

擂台是万古岁月遗留下来的,据说是万古前,仙神选择弟子用的擂台,从百万修士中,名列前万者,皆有机会成为仙神大能的外宗弟子,名列前千者,可为内门弟子,名列前百者,可为亲传弟子,名列前十者,可为核心弟子。

而如今,剑宗在一次机缘之中,得到这神仙台,因其内刻有纳芥阵法,因此可大可小,进入其内之修,感觉其浩瀚无际,自身只是沧海一粟。

外围的长老及诸位评判,却把那神仙台内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若有生命之危,也可化作飞行器,坚硬无比,可免疫一切仙神境界以下的攻击,端是神奇无比。

玉傲天也在其内,只见这擂台,有着一股远古岁月的味道,不知度过了多少岁月,浓浓的血腥之味,使修士有着无尽的战意。

玉傲天本是和师兄一起进来的,后来还是被一股强大的劲力给分开了,想必别人也是一样。

淘汰赛由无数的妖兽拉开了序幕,那是一股妖气冲天的洪流,刚开始,有些弟子就淹没在妖兽潮之下,幸好各自有一枚逃生符,传送了出去,但也意味着失去了资格。

玉傲天面临着如此多的妖兽,也是懵了一会。听着淘汰赛的规则,才醒悟了过来。

若想进入晋级赛,就必须在妖兽潮中生存下来,其次,尽最大的能力,尽多地猎杀妖兽,猎杀妖兽必须得超过规定的数量,才得以进阶。

在其他弟子躲避妖兽之时,玉傲天已经展开了对妖兽的屠戮之中。万重秘技在一个月的苦练下,更为的精进了,一片雷海,横扫而过,便有数千的妖兽灰飞烟灭。

其他弟子也纷纷醒悟了过来,一时之间,在擂台的各个区域,迸发出各种巨响,以及炫目的法术之光。

只是用了一炷香的时间,妖兽已灭了大半。很多弟子,都因法力消耗过多而被淘汰了,尽管妖兽已灭了大半,但代价是更多的弟子失去了晋级赛的资格。

就连玉傲天,面对仍是无穷尽的妖兽,也生出了无力之感。残存下来的修士,除了一些天才子弟,还有一些平时不显声名的弟子,也就意味着这些皆是可造之才。

上万的弟子,现在就只剩下了一千多,可见淘汰之赛也是多么的不容易。在这千人之中,玉傲天终于找到了白起,白起的状态不是很好,显然受伤不轻。

“那群兔崽子,居敢把大爷当挡箭牌,出去之后,定要他们好看。”玉傲天闻即,强忍着没笑出来,看来平时吃不了亏的大师兄,刚才是吃了不少亏呢,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

而连漪,也理之不远,那小脸也是苍白得可怕,玉傲天见状,连连痛惜地为连漪,输送所剩无几的灵力,直到那小脸渐红润,才停了下来。

“傲天,周围很多人呢,讨厌!”连漪这才发现周围弟子怪怪的眼神,这让她很不舒服,平时最多也只是牵牵手,何曾试过如今这般,在大庭广众下的肌肤之亲。

玉傲天闻之佳人娇嗔之状,料想这环境之下,确实不宜,老脸一红,露出了尴尬之色,刚才一担心,却想都没想。

众人看那一对情侣在闹,也露出了舒心的笑容,纷纷调戏,“傲天师弟,你倒是色心大开啊,可别忘了我们的存在啊。”之前受伤的颓然,一扫而空,就连一直冷酷的彘,也嘴角上扬地笑了笑。

这让玉傲天更觉得难堪异常,这时,白起终于跟上了,“师弟,你也太不够义气了,见到了意中人,倒是丢下了大师兄,你这见色忘友的家伙。”白起老脸一黑佯装骂道。

这一千多的弟子,无一不是法力耗尽的,天才弟子之中,月刃、彘等状态还算不错。有些特倒霉的,受了伤挂了彩,直喊晦气。

“诸位,这些妖兽看来是无法灭个干净了,不如我们联合起来,轮流抵挡妖兽可好,这样既可以争取时间恢复灵力,又可以集众人之力共度难关,两全其美,不是更好?”玉傲天从人群中站出来高声道。

此时神仙台外,众多长老议论纷纷,无不坦言淘汰赛的难度过高了。

“难度不高,就激发不了他们的潜力,像这样温室的花朵若不经历过战斗的残酷,是无法得到成长的,倘若对上了天道盟,他们根本存活不下来,特意提高淘汰赛的难度,是为了让他们提前适应这样的环境,天道盟的魔爪,迟早会伸到我们南域这边来。”道无涯语重心长地说。

“是我们目光短浅了,诸位长老纷纷谢罪,懊悔不已。”但淘汰赛的残酷还是出乎他们的意料,平时他们倚重的几位杰出弟子,居然被淘汰了,而有那么几个,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弟子,却是表现非凡。

整个神仙台,最为惹人注目的,仅玉傲天一个,别人都付出了不少代价才得以留了下来,而他看其脸色仍是轻松有余,显然还有一战之力。

“看来掌教收了个好弟子啊,其胆识,谋划,修为,在年轻一代,怕是有争雄翘楚的资格,好一个玉傲天,就连识神也是雷属性,万中无一啊。”众多长老,无一不感叹的,倒是大长老,冷冷地哼了一声,神情不满。

神仙台中,众人采取了玉傲天这一建议后,效果很快就出来了,在轮流之下,挡住了一波又一波的兽潮,很快,妖兽尽皆退走了,就在众人以为淘汰赛闯过了,暗呼一口气之时。

只听,一声兽吼,由远而近,咆哮而来。“糟糕,居然还有兽王。”众人神色无不凝重了几分。

擂台一震,一头巨大的凶兽,不知从哪里突兀地出现在边缘。脸如龙脸,臂似神猿,翅为鹏翅,双手捶凶,似乎在为眼前渺小的人类惊扰了它睡觉而愤怒异常,怒火使它戾气暴增。

看着眼前这凶兽,修为至少是半步飞渡境界的,这让一些修士瞬间便被吓破了胆,丢了几个法术就像挠痒那般,根本难伤丝毫。

“这怎么打,连凶兽的毛皮都伤不了。”彘闻言,颇感不服,使出秘技血兽化,顿时地面多了一尊与那凶兽相差无几的存在,凶兽看到身边多了一个和它同样高大的存在,无上的尊严受到了打击,狂性大发,挥拳便至。

彘毕竟在境界上不如那凶兽,任他肉体强悍,但近战互相对了一拳后,手臂传来痉挛般的痛感,清晰地让他知道,他非那凶兽之敌,连续对轰了三十多记重拳之后,彘被重重击飞,惨败收场。

但纵是如此,彘终究是伤到了那凶兽,鼻孔流出了暗红的血。这就如同让那些弟子看到了希望那般,那凶兽并非不可打倒。

就在凶兽对彘下死手之时,玉傲天动了,雷动,带着风雷之势,堪堪为彘挡住了那必杀之招。

“奥义,雷龙杀”,阵阵雷吼从玉傲天的体内传出,似乎里面有着一尊神兽,龙吟之声,响天彻地,强大的龙威,使那凶兽双腿颤抖,有了膜拜之意。

彘为玉傲天争取了足够的时间,这招秘技是他三年来最大的收获,当年他重伤之时,那伴生龙涎,一半化作浓重的生机保住了他的姓名,另一半进入到了雷识神之中。

只见半空中,一条由雷虚幻成的神龙,不断对着那凶兽咆哮,似是在警告。凶兽的脚步这时变得迟疑不定,短暂之后,露出了狠色,兴许是看到这神龙并非实体,不在放入眼内。

神龙是万兽中神灵般的存在,凶兽这般举动,等若在挑战龙威,虚幻雷龙在玉傲天的控制之下,带着漫天神雷,咆哮而去,凶兽痛苦的嚎叫之声,以及强大的雷霆之声,持续了一个多时辰。

雷龙消失了,因耗尽了神能。而高大的凶兽也随之消失了,地上只留下一枚兽核,流转着湛湛神光,极为美丽。

玉傲天的脸色却十分的惨白,这着秘技的强大,远远地出乎他的意料,同样的也极耗神能,此时他已脱力地躺在了兽核旁边。

美丽的兽核,让他想起了连漪身穿白衣时,曼妙迷人的曲线,便把那兽核收入识海,寻思着找个时间,送给连漪。

白光一闪,淘汰赛终于结束了。剩下唯有不足千人,除了庆幸可以参加晋级赛之外,还对玉傲天投向了感激的目光,那是不带丝毫心机,真诚的感激,和师尊看他的眼神如出一辙,这让玉傲天极为享受。

而连漪眼内更是神光湛湛,显然刚才玉傲天的必杀一招,给她内心带来极大的震撼之感。

就在这时,玉傲天突然就发狂了起来,一双眼睛血红得让人惊悚,逢人便伤,如同入了魔那样吓人。

这突然的变故,让剑宗的大多弟子,猝不及防,有不少受了重伤,远在高台之上的道无涯和众位长老,联手而至,费了一番苦力才将玉傲天制服。

道无涯看着玉傲天那血红嗜血的眼睛,摇头苦叹,便把玉傲天带回到剑峰之上。

一炷香之后,玉傲天才悠悠醒来,“师尊,弟子不是应该在剑宗广场的吗?”

傲天,多年压抑着的杀父母之仇,已经在吞噬你的道心,刚才你就是在道心失守之下,才会重伤多位剑宗弟子,幸好你还能清醒过来,否则你早已成魔。

欲清心魔,则必须要了结魔障,报了你的杀父母之仇,你的道心才得以恢复清明。现在,为师命你速去东域,报家仇,清魔障,早去早回,晋级赛等你回来再继续进行。

这是两枚跨域神符,你输入具体的方位便可瞬间到达,记住速战速决,别引起天道盟的注意。

玉傲天接过跨域神符,输入了玉家的具体方位便消失了在道无涯的眼前。

玉家,自从玉面虎接管了玉家后,玉家的实力可算是一日千里,已经成为东域第一大家族,实力无限的逼近青玄观。

“砰砰”突然的打斗声,把正在把玩着奇珍的玉面虎给吓了一跳,一想自己最近投靠了自己的几位高手,便是放下了心,继续玩着他的奇珍。

玉傲天直接降临到东域玉家,他的神秘现身,一下子就惊动了玉家上下的守卫。

玉傲天不敢有丝毫的迟疑,立刻便使出了刚领悟不久的奥义,雷龙杀,正是依仗着这招强大的秘术,一路横冲直撞。

玉面虎以为战斗很快就会结束,不料却持续了如此之久,一股不妙的念头,在心里久久不能停息。

于是派出了最强大的贴身守卫,玉傲天如同一具蛮荒之兽,从前门一直杀到了后院,直到几股强大的气息出现。

几股强大气息之人,有一个是飞渡初期的高手,其余的都是养身巅峰,这还是玉面虎许诺了不少重酬才请来保护自己的高手。

看着一条擎天立地的巨龙携带着一虎目含煞的青年,汹涌而来。那三人快速躲开,不敢与其缨锋。

呈三角之状,以强大的法术,将玉傲天困在中央,玉傲天不敢大意,雷动一出,万法皆破,以犹胜于瞬移的身法,从这三角的封困之阵里挣脱了出来。

万重以雷动之势,连绵不断的硕大雷电以奔雷之势,席卷向那三人,那三人没料到眼前这人,那么轻易就躲开了他们的围攻,法术扑空,新一轮的攻击还没形成,玉傲天的雷龙便一扫而过。

可怜这三人,在雷龙之下,成为了一堆劫灰。被这一阻挡,又浪费了玉傲天不少时间。

看着带着无尽杀气且十分眼熟的青年,玉面虎惊呼道,“你是傲天?”

还没想到我玉傲天还没死吧,这十几年来,每个晚上,我都会梦到我父母惨死在你刀下的那一幕。

我玉傲天曾为奴十年,曾徘徊在死亡的边缘,只因你,杀了我父母,给了我一颗苟活到现在的怨念,而今,纳命来吧,就像当年我父母惨死在你刀下那样。

夹带着玉傲天的怨和恨,由一条雷龙宣泄了出来,连同玉傲天的魔障魔念。

玉面虎却是没做什么抵抗,就成为了一抔劫灰,随风散尽。了结了这段恩怨,玉傲天的身心由此一轻,恢复了清明。

不敢再有过多的逗留,借着跨域神符回到了剑宗,在他刚消失得瞬间,一股比他师尊都还要强大的气息,轰然降临,这是玉傲天在弥留之际看到的惊人一幕,玉家居然和天道盟有关联,这事情变得越加的复杂了。

第十五章 入虎穴手刃仇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