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无天

无法无天

蓝光下的笔触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多舛之命得古经

  “走快点!”

不耐烦的辱骂声和鞭打声,在这空旷的贫瘠之地,显得特别的刺耳。

一个衣衫褴褛的青少年,被五花大绑着,尽管饱受鞭打,却硬着不吭声,背部已是皮开肉绽深可见骨,硬气得连押送的人,都为之倒吸一口气。

玉傲天,本是玉家的大少爷,却因二叔伯对族长之位的觊觎,勾结外人,父母尽被杀害,为了让弟弟趁乱逃脱,拖住了大量追兵,而他虽杀出重围,却因受伤过重,晕厥在逃跑的路上,醒来时,已在押往天衍大陆的路上。

天衍大陆边缘,暗红的沙砾,细碎如针,不知延伸了多少百万里,那是当年的仙神魔之战,诸天大能神血洒落,经过漫长的岁月演化而成。

白天寒风凛冽,而晚上则鬼哭神嚎,一片葬红,血冲诸天,在这里除了凶险的矿坑就是以百万计奴隶和看守者,矿石是他们生存的根本,也是他们死亡的原因。

不远之处时不时传来刺耳的谩骂、鞭打和惨叫之声,奴隶大都是瘦弱不堪,因有着炼体的修为,才堪堪忍受住了这残酷的环境。

而大多数死去的人,尽是矿洞里的各种意外所致,这个大陆的神秘,连飞渡境界的大能都难以探索,境界越是高深者则越易遭其不测,这地方就如同一个诅咒之地那般,充满着不祥。

只见形态各异的矿洞,皆是猩红一片,有的深不见底,有的横陈在地上,有的如同火山口那般,像是择人而噬的猛兽,张开了血红血红的大口,深不见底。

数万年前有一个人,从这天衍大陆得到了绝世的仙缘,挖出一部绝世仙经,后成为了媲美仙人的大能。

天衍大陆便是在贪婪和欲望的诱惑下,从而引起了各个家族和修真王国的争夺,庞大的修真家族和修真王国之间,爆发了无数次大战,最终这天衍大陆分别被四大家族、十大修真王国、四大圣地瓜分。

十年的光景,眨眼便过。玉傲天已由当年纤秀的少年,成长为魁梧的青年。

境界也由炼体初期迈入到了练脏中期,毕竟这里精气稀薄,在外人看来,他已错过了最佳的修炼黄金时段,若无机缘,怕是会老死在这天衍大陆上。

但尽管如此,对于修炼他从未有过懈怠之心,别人睡下了,他就利用这段时间来修炼,****着身体在矿洞外面,承受着寒风的洗炼,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仇恨是他心中从未熄灭的信念。

本是家族大少爷,资质优等,在同龄人中难有对手,如无意外,登仙之路指日可待。然而,命运多舛,一夜之间,徒起家变,落为奴隶,瞬间从高上之人沦落为下等之奴,这叫他如何甘心!

十年时间,矿底不知掩埋了多少白骨,意外总是难以避免,即使是玉傲天也一样,在一次采矿之中,他所在的区域,空间意外地坍塌,空间风暴把无数人卷进了虚空。

当即昏死的玉傲天朦胧中,只见一个身披七色战甲,手托十层古塔的中年修士,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带领着无穷无尽的仙神妖魔,一马当先击向九天。

“天道若是视我下界苍生如刍狗,今我苍天道带领下界万千众修,灭你九天,宁可无法无天,也不要受诸天道裁决,主宰生死”。豪言壮语从那托塔中年嘴里喊出,其道音震震,让玉傲天也为之热血沸腾。

接着,连续的巨响不断传来,玉傲天看到了诸天破碎,下界修士死伤无数,终在一次大碰撞中,一本古经散成无数页,像是在宣布战争已经谢幕,飘向了未知之处。一切都变得寂静了下来,名为苍天道之修和诸天道都不见了踪影。

只剩下一片血红的世界,神躯魔身,处处飘橹,无一不是寂灭了无尽的岁月,但血却依然的鲜艳无比,就像是刚刚发生的大战那般,可见那些大能的修为何其高,就连漫长的岁月也难以使之腐朽。

玉傲天不知昏厥了多少天,醒来之时,全身剧痛得紧咬牙筋,玉傲天粗略地评估了一下伤势,肋骨断了三条,手脚都在渗血,而其他人不是成了一坨碎肉就是肢体分离,死得甚是惨烈。

而他也几近半死,怕是风暴强度再大一点,他也会罹难陪葬,就在这时,一张土黄色的纸,随风飘荡在他身前,神奇的是,旧薄这般,竟不粉碎于这暴风之下,这和他晕厥时目睹大战中打散的古经有几分相似之处,一想到此,伸手拿之,不敢思喘半分,藏之骨肉之间,待日后逃出这鬼地方再慢慢参考。

风暴终于停了下来,他也被抛出了那一片虚空,这下更是伤及了肺腑,命终算是保了下来。听着凌乱而至的脚步声,只好装着晕厥,以免被守卫搜出了那张纸。

“几百号人都死了,这小子真好运,居然没死到,不过应该是残废了。”

各种幸灾乐祸的声音,不绝于耳。

“给我抬走!免得耽误了挖矿,死了就死了,活过来了还得干活。”守卫极为之不耐烦地说道。

在这个地方,除了矿石多,还有人命,人命比一块低劣的魔血石还要低贱,死个人在这里已是司空见惯的事,如果是一天之内不死人才算是稀奇。

在死人堆里,假装晕了一天一夜,才爬回到他的矿洞里,伤势已好了大半,但却不得不假装伤势严重,这地方有时候人比任何东西都要恐怖,所以他不敢相信任何人,这些年都是自己一个人挺了过来。

他怎样都忘不了那个夜,连家人都可以杀害夺取族长之位,还有什么可以觉得可以信任的?

那么多年过去了,都不知弟弟如何了?是否已经逃离虎口?还是在筹谋着怎样复仇?所有的未知,都被囚禁在这偌大深不见底,守卫森严的地方,包括年轻人该有的儿女情长,都不属于他的,他有的是外面那些同龄人难有的老练和沉稳。

或许是因为这些天,神经过于紧张所致,回到矿洞不久,玉傲天便沉睡了过去,做了个很奇异的梦,像是回到了远古。

“小子,速速醒来!你得到的那一页古经,为艮天诀,练至大成有神鬼莫测之能,也是对抗诸天的利器,老夫是苍天道,当年一战,不敌诸天,早已魂飞魄散,一缕神魂寄托在那页古经里,才可以对你委以重任,得到了那页古经,就意味着你是艮天诀这一代的传人,下界亿万苍生就交给你了,老夫魂能已尽,你且好自为之。”言尽便消散了。

皮肉传来火辣辣的剧痛,使玉傲天惊醒了过来,只见面前嚣张至极的守卫执着鞭,一鞭接着一鞭,狠狠地甩在他身上。

“借伤偷懒是吧?莫说是伤,就算死也得死在矿洞之中,起来干活!今天暂且罚你挖一百斤的魔血石,若是没有完成这几天就不用吃饭了。”

其实他的注意力从未在那守卫这边,他纳闷的是,伤居然都好了,就剩下一些疤,更让他想不通的是,自那自称苍天道的修士,在梦里对他说完了那些话后,藏在骨肉之间的那页古经也随之消失不见,他的力气和修为反而涨了不少。

平时挖矿石,都是十分费劲的,自从伤势好了之后,感觉浑身上下充沛着,令他为之兴奋的力量,一整天下来,都不见得疲惫。

可能是修为突进了吧,玉傲天如是这样想,反正都是好事一桩,也没深想下去。

玉傲天所不知的是,艮天诀自那苍天道托梦于玉傲天之时,便已经认他做主,与他的血肉融为了一体。

之后的几个夜里,那张纸总在梦里出现,不过只看到一片混沌,却是玄奥莫名,也许是好奇,才想要知道混沌后面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怎奈极耗心力,每次都是心力耗尽才从梦中醒来,是梦却不是梦,周而复始,半年就这样过去了,属于他的第一个二十年悄然到来。

修行只进了一个小境界,练脏后期,在外面的世界,这样的年轻人多于毫毛,毕竟是贫瘠之地,缺少修炼资源。任你天资再是了得之辈,也只是个奴隶,失去了一切的资本,活着就是一件奢侈的事,而苟且是这里生存的本能。

最大的收获莫过于那张纸,心力的消耗却造就了精神力的锤炼,就连他自己也不知自己精神力的境界究竟是到了怎样等的地步,单靠感应就能洞悉百米外的情景,如此强大的灵识,已是开识中期的修为了,这才半年啊,多少人穷极一生也难以开识。

没开识的修士,只是一介武夫罢了,即使肉身成圣,在养神修士的面前也只不过纸糊老虎,不费吹灰之力而灭之。

玉傲天,练脏这一境界尚未突破,精神力便达到了开识中期的修为,可见那张纸的不凡之处。

现在,玉傲天凝聚精神力终于看到了纸上的丁点信息,只见模糊的“艮天诀”这几个字,古朴悠长像是有了生命那般飘忽灵动,虽不知往下的修炼心法,但他相信假以时日,随着灵识的不断锤炼和孕养,有一天定能看到。

就在这时,百年一遇的奴隶之战,已经悄悄地拉开了帷幕。

外面聚集了各大家族的人,其中还有几个是修真圣地的,在奴隶大战中进入前十的奴隶,便有机会被选中炼药师的仆从,这不但可以获得自由之身,还能拥有比之更好的修炼资源。

这次的盛会便在王家的矿坑中举行,一直沉寂的矿洞,已经有好几百年没这般热闹过了。

这就是离开这里的唯一机会!玉傲天暗暗想道。从进来的那一刻起,他就时刻为现在准备着,杀父之仇从未随时间而变淡,反之,越来越烈深入骨髓。

奴隶中境界凡是达到练脏中期的皆可以参加,这便是最低要求,斗法中生死勿论!几百万的矿工,符合要求而又不畏死的仅有寥寥万余人而已,修炼到练脏中期已是不易,但又有谁不畏死?有些人宁可苟活,也不愿冒险惨死。

“叶道友,你认为今届的奴隶之战,哪个家族的奴隶能取得第一?”问话的正是大家族中实力最强的龙家。

而那位叫叶雨的,便是诸多开识境界中实力最强的剑宗的人,只见,两缕八字长须,白发如瀑,脸刚正红润,一身道袍,颇有仙风道骨的气韵。

“难以预料啊,各大家族奴隶的实力,实在难以揣测,诸位道友,净是看战斗,甚是无聊,不如押注,一边看一边分享道法如何?”

“此法子甚妙,甚妙。”

台下则斗得如火如荼,半天的工夫,尸体已是堆成小山丘,血流成河,浓稠而滑,这给战斗带来了更大的难度,而玉傲天凭借强悍的肉身,虽然也付出了受伤的代价,但并未倒下,反而越战越勇,一下子,难逢敌手。

只见一队七人的队伍,带着漫天的杀意朝他而来,其中六个大汉把他给团团围住,身形彪悍,体格庞大,力大无穷,个个都有着练脏中期的修为,如同一个牢笼,把玉傲天围在中间。

而六个大汉身后始终站着一器宇轩昂的青年,年纪与玉傲天相仿却是练脏后期,对于围困中的玉傲天,却是半眼也没看,似乎勾不起他半分的兴趣。

尽管对手很强大,但为了自由,就算搏杀这一片天地,就算血染这一片青天,哪怕会埋骨于此,玉傲天也没有丝毫的惧意,修行就应该战,神挡杀神,佛拦弑佛,天阻灭天。

幸好玉傲天的灵识在艮天诀的磨炼下,早已异于练脏高手,他在六个大汉的围攻之下,才会游刃有余,不至于落得个被动挨打的局面。

尽管如此,敌人却是把死角封得严严实实,丝毫不给他突围的机会,可见那契合度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矿坑的恶劣环境之下,也造就了他坚毅耐心的性格,心里暗道“既然找不到机会,那就创造机会,没有天衣无缝的配合”。

玉傲天就如同在森林狩猎的猎人,眼里闪烁着睿智,伺机而动。玉傲天的出色举动,引来了一些大家族使者的关注,实在是太过惊艳了,一个奴隶而已,实力在同级之中,在六位默契极高的大汉围攻之下,竟是游刃有余,这等天资实乃让人动容。

“你们细看,靠边的那位奴隶,纵是陷于六大汉的包围之中,身手游刃有余,未有停滞之感,神情淡然,眼神不见有丝毫的慌乱,天纵奇才啊。”龙家的叶雨如是曰。

“但是,想要突破重重包围,谈何容易,那六大汉身形巨大,天生神力,况且训练有素,无一死角,又何从突破?再者,就算侥幸突破,正主才是最后的关卡,练脏后期的修为,已在奴隶中无敌手,能降服六大汉者,焉是无能之辈?想必有秘技在身,依我等之见,那年青人危矣。”其余家族的使者无一这样说的。

而玉傲天面临的处境,就跟那些使者所说的那般,在短时间内,他的确是难以突破重围,但战场是存在很多不定的因素的,时间便是其中一种,战斗的时间越往后拖,就越容易为战斗中的人造就条件。

玉傲天恰恰是那种善于抓住机会的人,长久的攻击,对那六大汉造成了很大的消耗,体力渐渐不支,极限侧身躲过一轮攻击,在新一轮攻击还没形成之时,他利用敏捷的身法,攻击在六大汉的薄弱之处,使之短暂丧失了战斗力,战斗终于告一段落了。

双手难敌四拳,又何况面临的是十二个拳头?在鼻梁骨、肋骨受重伤的代价之下,玉傲天艰苦地突破了重围。单论实力和配合,这组人无疑是最为强大的,鹬蚌相争,却没渔翁敢来夺其中之利,可见其余的奴隶对他们的忌惮。

而那个人,面如冠玉,一袭青衫,举止从容,俊朗不凡。翩翩然的公子模样,岂是这些低贱的奴隶能比?但若不是奴隶,又会是谁?

蓝光下的笔触
PS:新书求观看支持,由我带你进入一个热血沸腾的屠天之旅

第一章 多舛之命得古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