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自古深情空余恨

  玉傲天步入到藏兵库之内,只感觉藏兵库的内部,犹如自成一个空间。

不断有酷似流星的光芒,从玉傲天的身旁擦肩而过,个别的还散发出让玉傲天都为之心怵的气息。

在进来之前,白起便已告诫过他,藏兵库内,法宝良莠不齐,有优劣好坏之分,法宝表面有迷幻之象,用神识难以识别,一切皆随缘。

玉傲天尝试用神识去查看,但那些法宝都皆是呼啸而去,他还没开始出手,看中的法宝便已消失在虚空之中。

就在玉傲天左右为难之时,识海里的那盏古灯,竟是自动地从识海里跑了出来,在虚空之中,散发着迷蒙的灯光。

对着呼啸而过的法宝,发出明暗不定的灯芒,如同是在探测着周围的法宝那样。

经过好几轮的筛选之后,那盏古灯终于锁住了从远处呼啸而来的法宝,玉傲天看不清那法宝的模样,也感应不出它的强弱,但他却选择了去赌,赌他的运气,和那盏古灯的不凡。

于是,玉傲天以雷动的极速,和万重把那法宝禁锢在手中,只感觉那法宝不断冲撞着那禁锢,玉傲天果断迅速地朝着藏兵库的出口奔去。

藏兵库外的白起,把那洪爷教训得正来劲呢,却看到玉傲天手里禁锢着一个不断抖动的光团,而玉傲天却风风火火地从里面狂奔而出。

这让白起心生疑惑,便把脸凑近看去,谁料一道青色之芒破开禁锢,正中白起那一张胖脸。

强大的冲击力,痛得白起,一蹦三丈高,把那未知的青色之芒紧紧地抓在手中。

“傲天赶紧来滴血在宝物的上面,这宝物估计是有大来头,那么强大。”白起焦急地对着玉傲天喊道,手心被那宝物撞得血肉模糊。

玉傲天把血滴在了那宝物之上,那宝物终于露出了它的正面目。

只见一条苍青之龙,翱翔在玉傲天的上空,龙鳞闪闪,龙须摇曳,不时还发出阵阵龙吟,最后变成了一杆青色的长枪,被玉傲天握在了手中。

玉傲天细细抚摸枪身,如同听到了那欢跃的龙吟之声那般。

白起看着玉傲天手中那青色长枪,啧啧地称赞道,“这可是剑宗法宝榜上排在前三的天阶法宝苍龙枪啊,竟落在了师弟的手中,师弟果真是机缘逆天!”

整个剑宗也就是道无涯能觉察到苍龙枪落入到了玉傲天的手中,只是自语道,“蒙尘了万载岁月的苍龙枪终于出世了。”便继续自顾地修炼去了。

当天晚上,连漪,彘,白起等几个天骄,便前来玉傲天的山峰,登门造访,一方面是为了祝贺玉傲天成为了掌教的弟子,另一方面也想观摩一下那苍龙枪之威。

玉傲天于是速速把那叶雨给请了过来,对着叶雨先是一拜,以答谢对他的知遇之恩,没有当日叶雨这位伯乐,也就没有现在玉傲天这匹千里马。

“叶前辈,你可愿意住在晚辈这里,山峰是大,就是少了点人。”玉傲天对那叶雨道。

“哈哈,傲天你倒是有心了,我在那地方已经住了一辈子,舍不得离开啊,你的好意老朽心领了。”叶雨委婉答道。

玉傲天也不再勉强,就着众人和那白起切磋了起来,只见枪法霸道无双,苍龙枪时不时传来的龙吟之声,显得玉傲天神武非凡。

而那白起一手神锤神通,力大无比,所到之处皆是风雷之色阵阵,两人之间的精彩切磋,博来了诸位天骄的叫好之色,特别是那连漪,眼里看着那玉傲天更是异彩连连。

直到天色将要大白之时,众人才纷纷离去。

玉傲天自得到那苍龙枪之后,便一直在山峰之上练着枪法,只见雷动和万重的枪法在苍龙枪的舞动之下,威力比之以前,更是不知激增了多少倍。

玉傲天的修为在一次又一次的练枪之中,变得更加的凝练,枪法也是越加的娴熟自然,相比与之前的惊雷枪,眼前的苍龙枪无疑是更适合修炼那雷电枪法。

玉傲天感受着那枪传来的阵阵惊天之力,这就是传说中的天阶法宝,好强大的力量,拥有它,越阶而战应该是不成问题。

玉傲天得到苍龙枪的事情,慢慢传遍了剑宗,“那玉傲天居然得到了那天阶苍龙枪,真是走了****运了。”一些弟子因羡慕妒忌而愤愤地说道。

就在玉傲天沉醉在那苍龙枪之中时,一声嚣张至极的声音从峰底下传了上来,“玉傲天,你给我滚出来!”

对于峰底传来不绝于耳的叫嚣之声,玉傲天本想不予理会,只求静心修炼,谁知某些人不知好歹,以为他是软柿子,任其拿捏,于是玉傲天就下去看看来者是何人?

只见峰底集聚了好大一波人,其中大部分都是他不认识的,修为比他高的也有二十来人,“听说你是掌教的关门弟子,我们特地前来与你较量一番。”

人群之中走出一个白衣儒雅的青年,颇有风流倜傥之貌,然而一对阴柔之眼,偏偏使之有失阳刚之气,话语刚落,便激起了旁边几位年轻貌女修的尖叫之声。

“王师兄好生威武霸气,揍死这丫的,听说之前他是个奴隶,早看他不顺眼了。”一些平时看不惯奴隶出身的玉傲天的剑宗弟子怂恿着那白衣儒雅青年道。

听到那几个女修的倾慕之声以及其他弟子的怂恿,那位王师兄更是跋扈得不得了,遥剑一指玉傲天道,“出手吧,看看你这奴隶有多强?竟得到了掌教的赏识,可以贵为亲传弟子。”

那青年的修为暴露无遗,半脚飞渡,“可真看得起我,以半步飞渡对付我一小小的养神修士。”玉傲天冷笑道。

看来今天不把那半步飞渡的王师兄打败,是很难在剑宗弟子的心里立足了,玉傲天心里如此想到。

那王姓师兄,一直对那连漪痴情默默,怎奈落花有意,而落水无情,连漪并未对他有情。

最近听到弟子纷纷传言,玉傲天和那连漪走得非常的近,一时妒心大起,便来到这山峰,想要把玉傲天狠狠地羞辱一番。

你要战,那便战!玉傲天废话不多说,取出了那苍龙枪,一开打便是绝技,雷动,一下子拉近了百米的距离,枪出如雷,枪法如电,近身战才能把他的实力,完美地呈现出来。

只见那王师兄,不断暴退,强大的冲击之力,在地上留下了纵横交错的裂痕,可见那力度之强,连加持过法阵的大地,一时之间也难已恢复如初,王师兄口里传来了剧烈的咳嗽声。

“很好,你差点令我吐血了,那么接下来,换我出手了。”他没料到玉傲天会是这么的强,竟当下了他的一击之力,那可是半步飞渡的修为之力啊。

王师兄在心惊之余,也使出了剑术风刃斩,只见万道风刃,不留一点缝隙,把空间覆盖得严密不漏,漫天的剑刃,寻常的养神修士,完完全全可以秒杀,要破此剑术之法,唯有以攻止攻。

“万重”,玉傲天喝到,在那剑术里,他感受到了危机,因此使出了万重,以万重重叠连绵之术,破那万道风刃,两种强大的道法不断对撞,砰砰砰,爆炸之声惊天动地,中间更是击出了一个大坑,深不见底,不断冒着青烟。

哇的一声,玉傲天重伤吐血,而那位王师兄却在玉傲天的万重枪法之下,几近死去。

“玉傲天你真的很强,但是你还是得死!”只见那王师兄,双手死死地抱住了玉傲天。

“呵呵,我得不到连漪,也不会让你得到!”那位王师兄已经是为了爱而丧失了理智,居然想要通过自爆把玉傲天给毁掉。

一股玉傲天从未感受过的剧烈危机,从他心间蔓起,使他果断地使出了雷动万重,但还是慢了。

只听“轰轰”几声巨大的爆炸之声,把玉傲天淹没在内,就连之前那道无涯赐给他的保命神符也随之销毁,但也在那保命神符的保护之下,玉傲天才没炸成一坨肉泥,玉傲天还是是重伤得不知人事。

白起一听那爆炸之声是从玉傲天的山峰那边传来,便暗呼不妙,便往那爆炸之声极速地赶回去。

只见玉傲天早已倒地不起,身体上的伤更是惨不忍睹。白衣把玉傲天抱起,便带去了道无涯那边求救去了。

第十章 自古深情空余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