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古经仙威度危关

  奴隶相斗,往往不会问彼此的名字,一是没那个必要,二是在彼此的眼里,都是死人一个,无关紧要。

但玉傲天眼前的这位,竟问起了他的名字。

“低贱的奴隶,报上你名字来!”。

脸上却满是不屑和傲气,他有傲的实力和资本,何况他的对手是一个将死在自己手上的奴隶。

“玉傲天”

简短而倔然,他也有着他的傲气,哪怕现在的身份是奴隶,哪怕不是眼前那人的对手,哪怕会成为地下众多尸首中的一个,他仍然需要去斗,争出另一个不同的世界,他有的是一往无畏的决心。

“很好,拿出你的实力来,希望不会让我失望。”说完那贵族青年,舔了舔自己的舌头,眼里发出见猎心喜的绿光,绿幽幽,甚是诡异,不知是修了什么可怖的秘术。

玉傲天修炼的乃是人级中阶的功法,那是他父亲付出了不少代价,才为他争取而来,名为“搏龙术”的功法,锻骨期阶段才会有奇效,境界越是高深,效果便是越低。

但他却一直修炼着这功法,直到现在,仍从未有半分的松懈,这是他除了那仇恨,唯一珍贵的东西,甚至有可能为手刃仇人,争得那么一丝的机会,前提是战胜于眼前的对手,得到各大圣地使者的赏识,离开这个贫瘠的地方。

沦为奴隶,能有灵石修炼已是十分的奢侈,更何况是进阶的功法,除非是有莫大的机缘,否则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玉傲天长期修炼这一功法,境界能上来已算是一大的奇迹了。

但也正因为如此,他对这一功法的熟悉,甚至比开创这一功法的人更要全面,在无数个夜里,无数次顶着凛冽的寒风,直到现在已修炼了千百万遍。

这部功法,初入步者,可以为其增加一龙的力道,修炼至圆满时,可达十龙之力,而他,已达到了数十龙的威力,这已经脱离了修炼的范畴,更像是对其的一种完善,尽善尽美,在发力时不浪费丝毫的力道,达到了道法自然的难得境界。

玉傲天为了占据先机,利用敏捷的身法发起了进攻,最好的防守便是进攻,他的性格如此,不喜处于被动的局面。

先用十龙的力道来试探对手的深浅,拳头轻易地击穿了对手的身体,那仅是一道残影而已,却让他没看出对手的丝毫破绽,可见他对手的身法比他高很多,这是一个劲敌,玉傲天的心里如此惊想。

但这反而激起了他的好战,这几年来,矿洞里几个实力略高的,均被他一一打败,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无敌是多么多么空虚。

这一刻,他无比渴望着战斗,闻道者,朝生夕死,说的正是这一刻玉傲天的状态,为求突破自我,不畏生死。

“可笑的奴隶,若不使出全力,我不会给你机会!”

语毕,五个残影把玉傲天困在中央,有如困兽斗,五个残影,形态不一,有的似豹,却有龙一般的尾巴,有的暴戾如魔牛,却背生利刺。

有像蛇般的身躯,却有着毒蝎般的毒蜇,有的如地龙般纤细,却有着无数的触须,有的长着人面鸟心,在空中时刻寻找着致命一击。

这是什么功法,玉傲天不得而知,但这般场景却深深地惊住了那些使者。

“见鬼了,地级高阶的“五妖术”怎么会出现在一位奴隶的手上”,五大家族中王家使者这般说道。

“这位,想必是皇朝中的某位殿下来此历练罢了。”叶雨,捋着白须这般说道。

“叶道友,你的眼光可够辣的,这都被你看出了。”

龙家使者笑道,“中皇与族长有旧,故而,把最喜欢的次子,让其历练,消磨其锐气。”

战斗已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五十龙彼此交缠在一起,气势冲天,另一边,五妖之兽,或凶猛地扑杀,或以坚硬有力的兽尾抽打,不停地进攻,仿佛不知疲惫。

五十龙之力渐渐被消磨殆尽,龙之力殆尽之时,便是玉傲天身死之时,每想到玉傲天将会死在自己的手上,那位二殿下,都是兴奋和激动。

他是抱着玩的心态,来参加这次奴隶之战的,本以为轻轻松松稳赢的他,没料到其中还有这么一匹黑马。

他最喜欢的莫过于虐杀天才,因为在外面的世界,那些天才总是把他给比下去,所以他妒恨这些所谓的天才。

“砰砰”玉傲天一个不留神,被五妖中毒蝎的毒蛰,撕拉地钻进他的身体里,并被五妖狠狠地甩在地上,玉傲天陷入到了一个死循环般的困局中。

只感觉身体被好几股大力,一重接着一重地砸在地上,“哇哇”,玉傲天的身体最终受不了如此大强度的撞击,吐出了紫黑色的血,隐约还能看到絮状般的内脏。

玉傲天经过好几轮的砸击之下,已几近死亡。只见那殿下,用力地踩在玉傲天的心口上,脚底传来的巨力,又让玉傲天的一口乌血狂喷而出。

“卑贱的奴隶,你可不能那么快就死掉,本殿下还没玩够呢”。那殿下把垂死的玉傲天,踩在自己的脚下,传出阵阵的玩味而刺耳的笑声。

这让叶雨极为的愠怒,多次想把玉傲天救下,却被那龙家使者死死地拽住,对于玉傲天,他是打从心底的喜欢。

就在他以为玉傲天会死在那殿下的手中之时,处于濒死的玉傲天,突然感觉从经脉百骸之中,传来一股强大的力量。

汇聚在他的拳头之上,飞身一拳,击在正在得意忘形的殿下的下颔之处,“咔擦”那殿下的下颔在玉傲天的神来一拳之下,打成了个稀巴烂,落在五米开外的地上,而那五妖之术也随之因此而破。

之前被玉傲天令其短暂失去战斗力的六个大汉,看到自己的主子,被那低贱的奴隶击飞,躺在地下已毫无知觉。不由得大怒,想要为自己的主子报仇。

玉傲天只感觉,四肢之中流转着,生生不息的力劲,面对那巨大的六个大汉,双脚如生风那般,左闪右躲,一一避开了那些攻击,双拳舞动起来更是虎虎生风,那六个大汉,不出半刻,便被玉傲天击倒在地上,如同他们的主子那般,失去了知觉。

玉傲天从未有过如此畅快之感,但那生生不息的劲力,很快便消失在玉傲天的体内,玉傲天的双眼一黑,便晕了过去,被那叶雨给带走了。

玉傲天醒来之时,百年一遇的奴隶之战已落下帷幕三天有余,在玉傲天身旁的人,正是那叶雨老者。

“小道友告诉我你的名字”。看着已经醒过来的玉傲天,那叶雨老者大喜问道。

“晚辈叫玉傲天”玉傲天的语气略带虚弱地道。

“玉傲天,你可愿意成为我剑宗的药童?”叶雨期待地问道。

“晚辈,愿意!”玉傲天下床单膝跪道,生怕这是一场梦。

这十多年来,他一直渴望着离开这个地方,拜入圣地,苦心修行,想着有一天,以强大的修为,亲手手刃杀自己父母的仇人,这一天他等了太久太久。

“那我们事不宜迟,即刻动身吧,你的伤势已经拖了好几天”叶雨连连催促道。

玉傲天一想,反正自己在这里也没有朋友,倒也不用一一拜别,于是便同叶雨准备离开了这天衍大陆。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之际,之前阻拦叶雨去救玉傲天的龙家使者,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叶雨道友,那位奴隶把殿下打得那么伤,难道想一走了之?你让我如何交代?”龙家使者阴测测地说道。

“这是开识丹,它的功效想必你已经很清楚。”叶雨言罢,把那开识丹抛在那龙家使者的手中,便想和玉傲天离去。

谁知那龙家使者依然是不肯让开。叶雨冷哼了一声,本在之前,那龙家使者对他的百般阻拦,心里便憋了一口气。叶雨以开识后期的修为,把拦在前面的龙家使者,一举轰飞了出去。

“敬酒不饮饮罚酒,老夫不出手以为我好欺负是吧”,丢下这么一句话,叶雨才和玉傲天从容地离去。

第二章 古经仙威度危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