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再相逢

  那大红色的宫轿渐渐迎上燕回的轿子,燕回坐在轿中,只听得众人齐声道:“参加宁夫人。”想必是宫中的哪位夫人吧,燕回还是懂得,此刻不宜向外张望。

其实宁厢早已查清燕回的一切。心中怀有王后宝座的人,又怎会容忍自己眼里有一根钉子。她也早已听闻燕回容貌倾城,各国诸侯纷纷向其献礼,都被燕回拒之门外,只因为燕回心里只有那方大将军。宁厢并不是插手家国之事,只是这朝中,早已分为两派,一方,是楚王后,另一方,便是宁厢。楚王后在这宫中并不受宠,却仗着家族在这宫中有一席之地。宁厢却深受邺离的爱护,大臣们都认为,宁厢称后指日可待。自然有不少人上报,宁厢或许比燕回还清楚,那方将军做了齐国的驸马,宁厢只觉好笑。

那宫轿渐渐着陆,轿上之人被侍女搀扶着走下宫轿,却从这步履中可以看出,颇有气质。

燕回不动声色。

“池将军,可否借一步说话。”那人朱唇微启,在场的侍卫都忍不住抬头看向宁厢,人们都知道,宁夫人是宁国第一美女,今日一见,也算饱了眼福。

池渊也早已听说宁厢待人处事手法毒辣,蛇蝎心肠。但因深得大王喜爱,早已是无名分的王后罢了,这宫中,敢惹宁厢的却真没有几人。

“不知夫人所为何事?”

那人莞尔一笑,欲言又止的模样,随后摆了摆手,道:“你们都给本宫下去。”语毕,众人纷纷起身退到百米以外,宁厢走向燕回的轿子,裙摆缀着的琉璃小珠泠泠作响,听起来悠扬悦耳,却紧扣这燕回和池渊的心弦。

“自然是好事。”

“何为好事?”

“自然是有关将军夫人和燕公主的。”

池渊微微一怔,“你将我夫人怎么了?”

“是她求本宫救燕公主的。”宁厢停下脚步,冷漠的望着池渊,池渊与后宫之人接触不多,在朝中也独善其身,但也深知宁厢不好惹,忙抱拳示意。

“听说,燕国的子民都逃往了齐国,齐国真是心善啊,肯收留难民。”宁厢话中有似意的尖刀,仿佛在暗示着什么。

“齐国与燕国素来交好,想必这也不是何令人为难的事。”池渊答道。

“是啊,只是本宫听闻燕公主的青梅竹马现在依旧生死不明。”宁厢挑衅道。

燕回并没有被激怒,她现在只想找到方生熠,其他人无论怎样的言语也无法令燕回生气。

宁厢没有想到燕回竟只字不语,眉宇间渐露不耐烦,便想去揭开燕回的轿帘。

“夫人,请住手。”池渊伸臂挡住宁厢。

“你敢拦我?”宁厢质问道。

“臣不敢,只是这燕公主要去觐见大王,这晚了时辰,大王怪罪下来可如何是好?”

宁厢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本宫今日此举,全是你夫人所托,你却全怪罪于本宫身上?”

池渊不再说话,雀儿,关雀儿何事?

燕回错愕,雀儿……

十天前,变有人传来消息,燕国公主被俘,自那开始,宁厢就开始谋划一切。当然也是知道雀儿和燕回的关系,不能除掉燕回,只有让她和大王不再见面。

“夫人有话便直说吧。”燕回一语,宁厢也不必给池渊留足情面,直接将轿帘掀起。

燕回静静地坐着,双眸似水,却带着淡淡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峨眉淡扫,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穿一身素衣,外套一件白衣孝服,头上无任何装饰,仅仅是一条淡黑的丝带,给人一种清秀的感觉。

宁厢一惊,果然,六国中的传言是真的,燕国公主虽从不招摇,但这容貌真的可谓倾国倾城,一般的凡夫俗子自然看不出燕回的美,燕回的美不施加任何装饰,而宁厢,浓妆艳抹,自然也让人觉的宁厢更美。可宁厢如今站在燕回面前,像一个肤浅妖娆的妇人。

“你可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穿孝服进宫。”宁厢蔑视地嘲讽燕回。

“民女刚亡了国,不穿孝服难道要穿喜服?”燕回道。

“你!”宁厢虽已恼怒,但却不再多说,她知道,以后折磨燕回的时候多着呢,何必现在去纠缠。

“本宫这有一个机会。”宁厢莞尔一笑,让人捉摸不透。

“夫人的意思?”

“送燕公主出宫。”宁厢一语,燕回有些惊愕,送自己出宫?可是如果自己不赌一把,而是躲起来,那又该去哪里找到方大哥?

“我不会走的。”燕回的眼神充满了坚定。

“那你想去送死?”宁厢嘲讽道。“将军夫人这次求本宫救你,本宫可是冒着天大的风险。你还想见到方大将军吗吗?”宁厢句句紧逼,那是因为她知道,邺离是绝不会杀燕回。

燕回清秀的脸庞变得慌张,紧接着看向池渊。“方大哥?你们怎么会知道?”

燕回的弱点,她不敢听任何人提起方生熠。或许,今日真的难逃一死,如果真得像宁厢所说,可以再次见到方大哥,身处何方又有什么不可?

“我跟你们走。”犹豫半饷,燕回知道,今日是如何也入不了这宫门了。

不一会,半掩的宫门后走出一窈窕女子,步履轻盈,身穿淡蓝色的宫装,裙角绣着展翅欲飞的淡粉色蝴蝶,微风轻拂,竟有一种随风而去的感觉,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随意的飘散在腰间,身材纤细,更显得楚楚动人。可竟然,和燕回有几分相似。

那人走到燕回面前,微微作礼。

难道…让她代自己入宫?

“琴瑟,今后你便是燕回了。”宁厢语毕,池渊更是惊讶,竟要冒如此大的风险?

琴瑟低头不语,这世界上又有什么事情是心甘情愿的呢?燕回被迫,琴瑟亦是如此。琴瑟举手投足间也与燕回有些许相似,只是,她眉间有一点朱砂。

若要用燕子描述燕回,那么琴瑟就是蝴蝶。燕回向往自由,琴瑟流连忘返。

可燕回和琴瑟终究是同一种人,为情所困,为情痴迷。

琴瑟的故事,又有几人可看透。琴瑟的眼睛红肿,似将哭过,但表情冰冷默然,镇定自若。

“你以后,就是我了。”燕回眼神看向琴瑟。

“我一定会好好扮演姑娘的角色。”琴瑟眼睑的一丝凄凉却转瞬即逝,留下的只是自信的面容。

可那一瞬间,燕回却感受到了,属于琴瑟的苦悲。任人摆布,却无法守护自己心中所想。

“我们,是同一种人呢。”燕回苦笑。

“我们,不是。”琴瑟转身上了轿子。此后,便是她踏进后宫深渊日子了。

“本宫已经安排好了,出了城门以后,你便会被带去忘忧谷,那里有个竹幽寺。”宁厢也算了结了一桩心愿,至少燕回不在身边,她才有可能夺得王后宝座。

燕回望向宁厢,都说一入宫门深似海,宁厢如此心机,想必也经历了不少磨练,她还记得自己最初的模样吗?就像哥哥的那些夫人,韶华姐姐与自己是多么交好,到后来竟也会利用自己换取燕皇后的宝座。在这深宫中,又有多少人耗尽了自己一生最美好的年华。若使自己远离这里,也好。

冬风又至,在这寒冬腊月的日子,发生了许多变故,压的燕回喘不过气来。燕回不知道,当她妥协的那一刻,确实她又一错误的开始。

可她,只想找到自己的方大哥。

只想,也只有这一个愿望。

虽然有人代替自己入宫,可终究不是自己所愿。如果真的像每个人所说,自己入宫一定会死,那倒不如还存在着一丝希望,那就是方大哥还在人世,在等自己,去找他。

燕回辞别了池渊,踏上了去忘忧谷的马车,忘忧山谷在齐邺边境,虽在边境,但离王宫不过数十里。

山路崎岖,之前也早已听闻,忘忧山谷四季如春。尽管这是在天气寒冷的北方,却依然百花盛开,像是忘却了气候一般。寒来暑往,花开花落,不本就是这世间的规律吗?四季如春,却领略不到夏的热情,秋的惬意,冬的寒冷,那该有多么孤单。

远山如黛,山谷中一片春意盎然,山路难走,车夫只好给燕回指明了方向。竹幽寺隐居在山谷中,但其名声在全国也是人尽皆知。齐王曾在这里封禅,赵王更是不远万里请竹幽寺圣僧前去祭祀。传说,竹幽寺有一种香火,闻了便可忘记前尘,从此便可无牵无挂活得潇洒。

山道两旁的数目,茵茵郁郁,葱葱茸茸。有青石条铺成的路在山林的雾霭间沉浮,闲云野鹤,悠哉游哉,燕回垂眸,轻踏在青石条上,竟也觉得,这山水之间温柔无比。

燕回善舞,她的母后是赵国公主,曾在宴会上一舞舞动六国。从此,便嫁与燕回的父王。

山水之间,燕回恍惚羡慕起平凡布衣家的生活来,或许真的不如归去做个闲人。种一田花,背一张琴,烫一壶酒,养一溪云。

第三章 再相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