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离燕囚

风雨离燕囚

梦未老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归何处

  荒芜的古城,伫立一方,萧瑟的秋风早已换了它原本的模样。斑驳的宫墙满是岁月遗留的沧桑。九州大地,烽烟四起。慌忙逃窜的人们又有谁会顾暇这座城曾有过的繁华,或许,人们都很清楚,繁华过后,风华不再。清冷的茶馆内,寥寥无几的人们还在听说书人玄虚地讲着外面的故事,尽管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他说,有先人算过,燕国的气数尽了。

这些年,燕国与邺国边界一直战火不断。邺国想要以兵力征服燕国,而燕国唯恐避之不及。世人都知道,邺国有称霸天下的意图,而又兵力雄厚,各个王都都让之三分。近年又因燕国边界燕人与邺人频起冲突,邺国这才决定攻打燕国,取下临安以北的城池。燕国国君本就生性懦弱,遇到此等大事自不敢妄作决定,便一直拖着,直到邺军攻城。

这场战火燃烧了燕国的大壁江山,百姓叫苦连天,凡是家里有男丁的,无论七八少年,或是老人花甲,全被抓去参军,人们想尽办法想要逃离这被血色隐没的国都。

而这里,还存在着被爱所囚禁的她。算不得过了多久,终日期盼他能铁甲归来。可事情总是不尽人意。今又听闻宫内阿嬷家唯一的儿子战死沙场,尸骨无存。燕回怅然,愿他平安。

燕王下了最后一道命令,燕国全部兵力奋命抵抗,却不及邺国一半的兵力,城墙外,战火弥漫,血流成河,多少无名枯骨殉身在这片沙场,城内又有多少人在等凯旋归来,殊不知早已生死未卜。可笑拿枯等了半生的年华,最终不过白发带花。燕回说,她从不怕。尽管一年,十年,二十年,只要是从未得到他的死讯,她都会一直等下去。可这乱世,真情又有多少。

燕回是燕国的第三位公主。当今燕王便是她的王兄,她与方生熠自幼便相识。方生熠生于官品世家,遥记当年,方生熠一心考取功名。他曾许诺燕回:“待我功成名达,许你花前月下。”燕回颔首低笑。后来却奈何国家形式紧迫,终是参了军。因骁勇善战被封为三品大将军,从此为国效力,半生戎马。

秋风带着梅雨,孤立窗棂,窗外的桃花星星点点只剩下了枯的发黄的叶子,今年三月燕回收到过一封家书。那时正逢扬州三月,桃花盛开。方生熠曾许诺一定归来陪燕回去看桃花,眼看着桃花随节气一点点落尽,却无可奈何。如今,燕回很少会到宫外上去了,她不忍自己独自漫游,更不忍看枯藤枝桠。燕回总是身着一袭紫色流苏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燕子,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皮肤细如温玉,三千青丝笔直垂落在腰际。美若芙蓉。

在燕国城破当日,齐国向燕国伸出了援助之手,人们争先恐后地涌向齐国边境,而燕回,无论怎么劝,都不肯离开。她说过的,她要等。而她始终忘了自己所处的身份和地位,她是燕国的公主,是燕国子民们的希望。

“公主,战场传来线报,说...方大将军...战死了。”一人跪拜在燕回跟前,语气甚是颤巍。

“遗体可曾找到?”此刻,对于燕回来说,仿佛整个生命都静止不动。

“战场死伤数十万,这遗体...不好找。”

“只要他的遗体并未找到,就证明他还活着,最可怕的不是他死,而是等他得人对他失去希望。”燕回瞑目。“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去齐国,我要守着这里。”

燕回有一个姐姐。燕婉。记得当年边疆少数民族大乱,扰乱燕国边境,是燕婉肯出嫁边疆,才挽回了燕国重大的损失。

火光凄厉的照亮着黑夜。燕回像是做了一场长久的梦。梦中有繁华的城都,有知己的良人,有亲人陪伴,有锦衣玉食。她一直以为,她想要的是荣华富贵,是繁华的一切。而现在,她终于明白,她想要的不过是安定的生活,就算是山水布衣,只要有爱的人陪伴,又怎么会孤单。她想在梦里找到一切的谜底,找到,她的方大哥是否还存在于世上。这场梦,有悲有喜,眉头渗出的汗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这是梦。家国已破,那无能的燕王哥哥早已丢下燕国的子民逃去齐国的疆土。无人了,早已无人了。偌大的宫殿,凄冷,落寞。“风雨听得懂别离,就像青丝恋两鬓,我贪愿,伴你一生戎马遥遥无期,锦绣江山无人赏,槐南一梦已惊醒......”回荡着的是燕回婉转的歌声,这是她最喜欢的歌。曾经,唱给方大哥听,如今,唱给这早已繁华不复的宫殿听。梦,该醒了。燕回心里早已有了答案。这次齐国愿意救助燕国,多半是有人做出了贡献,而这些,燕回并不知情,也无人告知。记得去年,齐国公曾为自己的妹妹向燕国提亲,说是欣赏方将军骁勇善战,却被方大哥一语回绝。如今,他到底在哪。

乌黑的宫殿没有一丝灯火,宫外嘈杂的声音惹的燕回耳烦。如今放出去打探消息的那只燕子还没有回来。燕回不放心,孤身一人上了城墙。等待那只燕子的到来。青砖黛瓦,故景如旧。巍巍的城墙上,寒风萧瑟,如今以快入冬,燕回打了个寒颤,继续走着。漆黑一片,却独有城墙下火光点点。“我们到底谁更傻,你奋不顾身,我枯等年轮。我们...都不算太聪明对吧。”城门大开,百万余骑如可怕的梦魇般笼罩着这座国都,如风似箭般冲入燕国的地界。燕回坐在城墙瓦上,风吹起长裙,一身白衣在夜空中煞是刺眼,空气中还弥留着血腥的味道。燕回不禁皱眉。她是不敢往下面看,城墙脚下死了多少燕国的亡魂。

“还要多久才相聚,辰星陨落无痕迹...”一句清冷的嗓音在空寂的城楼上回荡,幽婉凄凉。

“将军,有歌声。”前行的士兵们被此刻的歌声所吸引,每个人都不禁提高了警惕,停下马蹄回首张望着。在寒风中,身披金戈铁甲的人其实比谁都冷,不去谈论谁好谁坏,他们也有遥在远方思念着他们的亲人,他们有牵挂,有想念,却奈何在这乱世,怎能安稳度日。

“来人,上去看看是何人。”前方一人命令下去,此人身材魁梧,一副久经沙场的模样,这便是邺国大将军,池渊。

三年前,池渊奉邺国之命为三世子向燕国公主提亲,却遭到拒绝,再者,两国之间本就摩擦不断,邺国壮大兵力,不断蓄存实力,这张战,他们等了好久了。

燕回的歌声依旧不断,明日是冬至。往年冬至,都有燕哥哥和方大哥的陪伴。天空渐渐亮堂起来,出现白色的星星点点,燕回大喜,是雪,是初雪。燕回不由自主的伸出手触摸雪花,却转瞬即逝。是啊,身处金沙的日子往往是不自知的,知道失去了才懂那是多么难能可贵。燕回说,这是她最后一次任性,想痛快任性一次,无论结局好坏,这过程才是最重要的。听方大哥说,初冬的第一场雪下来,所有的谎言和欺骗都可以被原谅。“方大哥,你一定不会在齐国。”燕回喃喃自语。

“你是何人?”身后响起士兵的声音。燕回垂眸,衣衫依旧在寒风中飞舞。“你们,思念过吗?”燕回知道,邺军已经来了,燕国,以后便是邺国了吧。身后的士兵明显一颤,是啊,他的老母亲和妻儿还在家里等他回家,他日日夜夜都在思念。

“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我也在思念。”燕回伸出手,触摸着零零落下的雪花。“我的爱人,或许已经战死沙场,如果你在思念,那就好好活着。”身后的士兵沉默不语,他抬头望向天空,眼中有零星的泪花。可是穿在身上的战衣,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自己的牺牲一定可以保全一家的平安,家人们可以靠给予的军粮维持生计,那样,他就无悔。

“我是燕国的公主,你可以带我回去复命。”风吹的更大了,雪也开始越下越大,燕回的头发上有星星点点的雪花,士兵有些犹豫,他并不是冷血的人,他只是要完成自己的任务,却不得不如此。

台阶冰冷,燕回每下一阶,心中便拧成一结。雪花如鹅毛般,迅速覆盖了正座城墙,黑色的夜,何时是尽头。前面行走的士兵,在燕回眼里,是多么可怜的人。至少,燕回有思念的权利。对于那些战场杀敌的战士来说,思念,就是刺向他们胸口的利剑。可这世间,为什么会有战乱呢,为什么会有尔虞我诈,领土相争,都是存在于同一个国度的人民,为什么要相互残杀。燕回想了很多她从未想过的事情,因为不置身其中,又怎会懂其中的苦痛。漫长的阶梯燕回仿佛走不到尽头,思念深深驻扎,如果方大哥真的死了,自己该怎么办?面对邺军,自己又该怎么办。

每年初雪,燕回都喜欢在大雪中起舞,前些年,即使是多大的风雪,屋檐下的燕子也会随着燕回起舞。可这些年,天气越来越冷,燕子也都飞离去了南方。春也随之去了。不然,每年的春天怎么会来的那么晚。

“参见燕公主。”池渊一跃下马,向燕回行礼。

“我记得你,你是池将军,雀儿现在可好?”燕回笑意盈盈,像是见到久违的故人。

“雀儿她...”池渊支支吾吾。

雀儿是燕回从小一起长大的贴身婢女。燕回从未把她当做自己的婢女,而把她当做自己的亲人,朋友。三年前,池渊与雀儿一见钟情,任何阻挠都不过爱的力量,雀儿与池渊结发。这次池渊带人攻打燕国,雀儿以生死相逼,若池渊敢伤燕回一根毛发,她就长辞而去。

“公主,在下不会伤害公主,恐怕,公主要跟我回邺国。”池渊如此深爱雀儿,雀儿说不让伤害,他就不会伤害燕回。

池渊一把扯下身上的毛毡披风。“公主若不嫌弃...”便给燕回披上,如今燕回已经没有了家,像只飘摇无处落根的小草,她再也不是什么公主。“我已经不是什么公主了,你忘了吗?燕国,已经没了。”燕回依旧笑意盈盈,她不敢伤悲,她怕她伪装的坚强被拆穿。她怕,那些敌人会笑。

“我没有家了,拜你们所赐,所以今后,随你们怎么处置。”

第一章 归何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