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刘氏成衣铺,不错,很朴实的店名,就你了!”南宫问幸站在这家朴素的店门口前,很是满意。软绵绵的衣服,我来了。想到马上就能告别这身粗衣麻布,南宫问幸一脸春光荡漾。

再次出来的时候,南宫问幸已换上了清爽素衣,身材修长,身姿玉立。若没有那副惨败的妆容,绝对算得上是个翩翩公子。

而罗素同样也换了一身粉色衣裙,人看上去都亮了几分,婴儿肥的小脸衬得粉红粉红的,煞是可爱。

南宫问幸特意挑了店里最好的料子做的衣服,给他们三人各买了两套,才花了六两多银子。只是质量虽说没锦绣那边的好,也勉强达到自己的标准了。

刘氏成衣铺斜对面小巷子拐角处,两个身影静止不动。

“守墐,要不我们直接抓走算了,然后往他脸上一抹,自然就知道是不是少主啦。”一年轻男子刚说完就被他口中的男子凌厉冰冷的眼神吓得一颤。

“到时若证明他不是少主子还好,若是的话,像你这种逾矩的行为,可就不是死那么便宜了。”

“当我没说!”守埴想到阁主的交代,赶紧捂嘴,不敢再有半分歪念头。

“赶紧跟上!”两人说话间隙,眼尖的南宫问幸已经凭借自己的第六感,早就抓住机会带着罗素跑了,待他们回过神来,已经跑得老远。

眼看就要跟丢了,二人不顾路上惊异的行人,运着轻功,快速地拉近了距离。

“妈呀!快跑!”南宫问幸刚转身想看两人有没有追来,吓得腿软差点给跪下。没想到这两人是高手啊。轻功耶,没想到我第一次见到,却是在被追着的时候,不对,什么情况!武功那么厉害还来抢钱,杀鸡焉用牛刀!懂不懂行情啊?两位大哥。

“我…跑…跑不动了…”罗素喘着粗气,已经跑得跟走没两样了,手却一直死死地拽着南宫问幸往前走。

“丫头,我现在终于承…我弱爆了…跑…这么点路…就喘的…跟你一样……”南宫问幸被罗素拖着跟在后面,几乎出气比进气多,只见前面一个拐角,赶紧喊到,“转弯!”

喝水都能塞牙缝!南宫问幸懊恼地想自杀,这面墙是怎么回事!拐个弯,就是墙,古人的设计真是浪费空间!不合逻辑哪。

罗素已经没有力气去嘲笑那个蹲在地上幼稚地画圈圈的人了,无望的看着那面墙。打量了一下高度,最终还是放弃仅有的希望。高度不是问题,问题是力气已经花光了。

南宫问幸四周扫了眼,突然站起来,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将一个竹筐从她头顶扣下,顺便将身上值钱的东西一块扔进去。“素素,我的身家财产就交给你了。”罗素还没反应过来,手里已经抓着一包银两和一包衣服,然后被强行罩进竹筐里面。

“问幸哥哥。”罗素透着空隙看着他,非常害怕地压低声音,“你不会有事儿吧?”

“不要说话!”等不及回答她的话,那两个人已经出现了。南宫问幸转身巧妙地挡住了竹筐,希望他们没看见才好。

可是,谁能告诉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两个人的,为什么会变成七个人?抢个钱而以,不用搞得那么隆重吧!这点钱不够分的……

只见其中一个男人站了出来,明显是他们的老大,高大结实的身材,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南宫问幸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对比之下,自己明显处于弱势!不管是身形上还是人数上。

深吸了口气,南宫问幸才整理好表情,淡淡地看着他们,“光天化日,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

“这位公子,我们没有恶意。”守墐刚毅冷酷的脸上难得扯出一丝笑意,自认为友善实则有些狰狞地看着他,“只是想确认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南宫问幸心里犯嘀咕。

“公子姓南宫?瞧公子的脸,似乎有异常人,是不是......”

连我姓什么都知道……

“为什么这么问?我这脸天生就这样,有什么问题?”

“这个。”还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他们要找的人,若贸然出口,证明他是真的还好;若不是,就得杀人灭口了。

“在下就是个市井小人,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似乎我还很年轻。南宫问幸有些尴尬地看着对方。

“公子说笑了。”守墐依旧面色沉着。

“呵呵,玩笑玩笑。”不过,真要跑?跑不过……也跑不动了。打?防身术倒是会,不过以卵击石罢了。爬墙?呵呵。果然,这个时候就该出现一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士,才适合剧情的发展!不过都过了大半天了,连一只鸟都没出现,看来指望不上了。

那边看来也不敢妄动,几人神情严肃,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好恐怖!南宫问幸不由打了个激灵。劫财而已,不用这么认真吧,我很弱的……不过再怕也要装淡定,输人也不能输了气势。

对方老大这时忽然上前,礼貌地对南宫问幸屈身抱拳,“公子,得罪了。”再次抬起头来时,眼神已经不复之前,抬手示意身后的人,“抓住他!小心别伤着。”。

看着气势汹汹的场面,再装也没用了。听到后面的动静,南宫问幸往后退了几步,用力摁住竹筐低语,“素素,别害怕,我不会有事的,在家等我回来,听话!”

“呵呵~”

忽然,头顶一个声音响起,南宫问幸不自觉地抬头寻找那声音的主人。

“这是干嘛?以多欺少?”戏谑中夹杂着冰冷孤傲,嘴角上翘,眼里却没有笑意。

守墐摆手,示意身后的兄弟停下。

南宫问幸这才从逆光的方向看清那人的身形,只见他帅气地站立在屋顶,身材伟岸,气质出众。一身墨色长袍随风舞动,领口袖上的月白莲花若隐若现,长发束之脑后,随风而动。

真他妈的帅!南宫问幸内心羡慕嫉妒恨地忍不住爆粗口

因为背着光,南宫问幸看不清楚他的五官,不过直觉是有救了。

“公子说笑了。”守墐一脸戒备地盯着屋顶的人,全身肌肉绷紧,蓄势待发。

这句话,应该是这块硬木头的口头禅。南宫问幸此刻很想笑,但是以现在的处境,还是忍住了。

“哦,是吗?”沈赢天语气傲慢,眼神不屑地一撇,“不过……”突然邪邪一笑,嘴角微微上扬,玩味地打量着他的猎物。

对方不善的语气令人不由心生警惕,守墐眼睛扫向南宫问幸,以迅雷不及耳之势伸手朝他抓去,不想还是迟了一步。

手在触及到他时,墨衣男子如鬼魅般来到南宫问幸身后,衣领一提,人已经被拎着腾空而起。

守墐眼看抓了个空,脚下生风,足尖点地,一跃而起。

南宫问幸身心都还没稳定下来,一只手就被那木头抓住,抓着他衣领的手也快速抓住他的另一只手臂。

沈赢天握着南宫问幸的胳膊,接着刚才的话,“不过,只要是跟南宫家有关的事儿,爷很乐意插上一脚。”看着对方眼神很是挑衅。

南宫家?他们!我也姓南宫,一家人呀!等等,这么说来,我这条小命似乎正握在一个貌似很讨厌南宫家的人手里。

“少侠既然知道我等是南宫家的,还敢对着干!”被识破后,守墐直接表明身份。

沈赢天不屑地发出一声嗤笑,“南宫苏那只老狐狸又在打什么主意我不知道,不过,这个人,我带走了。”什么,带我走?别啊!南宫问幸惊愕地看向墨衣男子。

“等…….”我改变主意了,我要跟他们走!南宫问幸紧张到哑口,嘴巴无奈地一张一合,人早就被拦腰带着腾跃而起,那傻木头居然就这么放手了!

等心脏习惯之后,南宫问幸只能感慨,高手为什么就是不走寻常路!哪里高就往哪里蹦!无力攀住对方的肩膀,最后两人的姿势从肩并肩变成了南宫问幸搂着对方脖子的姿势,双脚更是不知什么时候架到沈赢天腰上的。

嗯~舒服多。南宫问幸下巴搁在他肩上,看着远处已经化成黑点还在奋力追赶的那帮所谓南宫家的木头们,很无语地叹了口气。

你们要是早点说自己是‘南宫家’的不就好了,那我不就乖乖跟你们回去,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何必搞到现在这步田地呢。这下好了,真的羊入虎口落了。这个男人好像很讨厌南宫家的人,尤其是他说的那只老狐狸——南宫苏!既然一开始没承认自己姓南宫,待会他要是问起了,打死也不能承认。

“赶紧追!”守墐带着怒意的低吼声悠悠地飘进他的耳朵,南宫问幸还是毫不吝啬地白了一眼。追你个木头!人都快看不见了!

一路飞檐走壁,沈赢天专挑偏僻复杂的路走,终于甩开了后面的人。

看着天香楼就在眼前,沈赢天忍着快要虚脱的身子,跃进天香楼的后院,巧妙地避开行人,抬腿踢窗,快速窜进屋内。

只见屋内奢华精致,女人的脂粉香更是惹得南宫问幸忍不住皱眉。

外间,左边靠里的墙角,紫漆描金山水纹的香几上,五彩鸳鸯香炉里燃着奇楠,香味幽然持久,沁人心脾,令人心神安定。一旁的海青石琴桌上放着一架精致的七弦琴。对面轻纱附的格窗下,是垫着厚厚雪绒狐皮的华贵软榻。

……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