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幸

问幸

泥弥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当南宫问幸睁开眼时,看着黑蒙蒙的四周,一阵疑惑.

有夜盲症的他平时睡前都会留灯,难道是灯泡坏了?

摸索着下了床,没找到拖鞋的他只好光脚踩在地板上,凭直觉往开关的方向走.

怎么还没到,明明很近的.问幸伸手向四周摸索,"啊!!!"

伴随着一阵瓷器摔碎、桌椅倒地的嘈杂声,整个人已经绊倒在地上。

“嗞~”怎么回事,我的房间怎么会有高脚桌。好疼!轻轻按揉着膝盖,慢慢站起来。

慌乱的脚步声却在此时响起,而且越来越近。是谁?不对,是一群人!

南宫问幸不由冷汗直冒,又是来绑架我的?

该死,刚请来的保镖该不会又被干掉了吧。“好歹是我花了重金雇来的,别那么弱呀~”南宫问幸又无奈又哀怨。逃!赶紧逃!

刚站起来,感觉前方有橘红色的光亮暗沉沉的闪动,而且越聚越多,只听吱呀一声,门被推开的声音。

男男女女的嘈杂声响起,眼神焦急地望向南宫问幸。

南宫问幸一惊,无暇顾及他们在说些什么,忙倒退了两步。“什么情况~~~”

只见门口为首站着一白衣长袖,长发披肩的年轻妇人举着烛台,背后一群人高马大的男人则身着青衣,举着火把,一张张脸忽明忽暗。

南宫问幸有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而这里就是所谓的阴曹地府。

“不对,我那么值钱,怎么也是绑架勒索,不至于把我弄死吧!”还在自言自语中的南宫问幸感觉眼前一亮,那妇人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自己跟前。瞬间死机的南宫问幸恍惚了几秒,只感觉那一张一合的红唇好像在说着什么。

“鬼啊!!!”回过神来的南宫问幸死命推开眼前的这群“鬼”,凭直觉一路狂跑。

在不断的磕磕绊绊下,他再次停了下来,因为没有路了。恍恍惚惚的南宫问幸这才回了神,眨了眨眼,疑惑加研究地看着这堵两米多高的古式围墙。

是在做梦吗?一只手已经自觉的往手臂上狠狠一掐。“啊!!!疼!”大大的眼睛闪着泪光,一脸纠结痛苦的南宫问幸不断催眠自己“是在做梦,绝对实在做梦,谁说做梦就不能疼了。”

“这边找!”

“你往那边!”

………………

“靠!追来了。”南宫问幸一脸慌乱,回想刚才的画面更是不寒而栗。好恐怖啊!

像是下定了决心,南宫问幸盯着围墙,往后退了几步,躬身,助跑,弹跳,一连贯动作敏捷迅速,手掌顺利攀上墙檐,手脚并用,姿势非常难看地上了墙。

“怎么感觉体力变差了。”南宫问幸喘着粗气,一阵感叹。“呼~”

“啊呜~~~”远处传来的几声狗叫,让南宫问幸一激灵,身上汗毛瞬间立起。

胡乱擦了擦一脸的冷汗,南宫问幸无语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到处都是古建筑物。古装剧里面才能看到的房屋客栈小摊,在寒冷的月光下如梦如幻,那么的不真实。空无一人的街道只有几片落叶随风舞动,寂静空旷。

“即使是做梦也要跑,对,没错!”况且我不能夜视,绝对看不到的才对。再次催眠加鼓励之后,南宫问幸开始正视一个问题。“天呐!该怎么下去啊!”一脸抓狂的南宫问幸再次纠结。

一阵寒风吹过,已经冷到麻木,一脸呆滞。凉凉柔柔的发丝划过脖子,抚弄着脸颊。

??头发?长的?

伸手往后一抓,一束墨黑如瀑的长发刺激了南宫问幸的眼球,“鬼啊!”

此时的他早已忘了身在何处,身子一蹬,身体已经脱离高墙。

当地面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时候,南宫问幸很任命的提前晕过去了。

------城郊外的破庙里------

“哥哥,这个姐姐为什么还不醒啊?”蹲在地上的小女孩看上去有六七岁的年纪,顶着一张脏兮兮的小脸看着地上昏睡的人,水灵灵的大眼睛看起来天真稚气。

“素素,哥哥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对面十四岁左右的男子同样脏乱的一脸,双眼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很有耐心的再次解释,“长得漂亮的不一定是女人,长得难看的也不一定男人。知道了吗?”

“哦~知道了。”罗素嘴上应着,心里仍旧怀疑。他长得比娘还好看,怎么会是男的呢?

“这位小兄弟是磕到脑袋了。”罗池昇一脸无奈,“素素,我们没钱请大夫,只能等他自己醒了。”

“哥哥,我饿了。”素素撅着一张嘴,小声地低头说道。

“对不起,素素,是哥哥没有照顾好你。”心痛的摸着妹妹的头,罗池昇此刻很恨自己的无能。一个月前父亲因贪污受贿被斩,全家被抄,娘也跟别人跑了,只剩兄妹二人,孤苦无依。从小锦衣玉食的两人哪里经受过这般变故,更不用提自食其力了。

“哥哥~”素素见哥哥这样,安慰的抱着他,小脑袋在他胸前拱来拱去。

其实,罗池昇还有一件更为难的事。

早在救下这个小少年的时候他就知道,此人绝对是个非富即贵的人物。

虽然只穿着里衣,但单从这衣服的布料便能猜测一二。浮云绫,作为浮云绣庄的镇庄之宝,在云州每年最多也只能产出百匹,价格高的离奇不说,有钱想买也不一定买得到,即使是在启灵国的皇孙贵族中,也是少有人能拥有的。

当时他也是靠他那贪官老爹花了千两白银,才从熟人那里买到了一小块浮云绫给自己长见识。

如今这少年身上的这件衣物不仅可以解决兄妹俩的温饱问题,甚至连住的房屋问题都能解决了。

虽说他爹是贪官,但自己却从未做过什么缺德事儿。就连他爹做的坏事自己也是事后被查了才知道的。

“咕~~~”内心还在各种纠结的罗池昇被素素肚子的叫声拉回了神。看着自己唯一的妹妹,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没错,素素比较重要!

“素素,我们把这位小兄弟的衣服拿去卖了,就能买吃的了,住有门的带窗的房子,而且还可以请大夫,给他治病,哥哥这么做是为了我们三个人,懂吗?”

“可是,不用问问他吗?”

“不赶紧找大夫治病,他可能会死的。”罗池昇知道少年伤的并不严重,也许睡一会也就醒了,可是他只能这么说。

“嗯,那我们赶紧帮他脱衣服。”听到哥哥的这些话,罗素伸手就往地上少年身上抓取。

“不行,素素!”罗池昇一把抓住罗素的手,“素素,男女有别,你要顾及女孩子家的清誉。”

“清誉是什么?”罗素很疑惑,是什么东西啊?

“等你长大了就知道,现在,转过身去,不能偷看,知道吗?”罗池昇假装一脸严肃地板着脸。

“知道了。”虽然不知道,但罗素还是乖乖地转过了身去。

------南宫宅邸------

“老爷,下人们搜查了整个宅邸,都未找到公子,已经过了一个晚上,可能。。。已经不在宅内。”年过半百的崔管家看起来精神抖擞,一双眼睛精明锐利,带着平常低沉平稳的语气,向家主禀报。

一直闭眼斜卧的南宫苏突然睁开眼睛,指着崔管家,“老崔,麒麟阁,地字四十二士。”

“是!”崔管家躬身告退,屋内只剩下南宫苏一人。发福的身躯难掩骇人的气势。年近六十的南宫苏老来得子,想来是一生作孽太多,虽妻妾成群,生有十九个女儿,却一直没有儿子。直到十三年前,才老来得子,有了南宫幸,可谓是得来不易。

半个时辰后,一身着暗红长袍的男子站在了南宫苏面前。

“陌寒。”南宫苏支起身子。

“主子。”

“找到少主,安全带回。还有!”南宫苏慢慢走到陌寒面前,“此事除了我这南宫宅里的人,还有地字四十二士,不能有其他人知道!”

“属下明白。”陌寒双眼低垂,平静的语气没有一丝波动。

“老崔,那些女人还安分吗?”

“老爷请放心,夫人还有姨娘小姐们都很知分寸,底下的人也都交代好了。”

“嗯,你们都下去吧。”

“是!”

“是!”

启灵国的都城离安。

罗池昇提着大包小包,渐渐远离繁华的大道,来到一处偏僻巷口,拐角处便是兄妹俩新买来的小院,一间主屋,两间厢房,旧是旧了些,但还算宽敞。

此时主屋内,灰衣少年依旧昏睡。清瘦的小脸白皙如玉,熟睡的面容如婴儿般干净纯粹。淡淡的阳光透过纸窗洒落床头,映在少年身上,美如仙子,似真若梦。

女孩不知在门口站了多久,看了多久。

“素素,怎么不进去,你看,药都凉了。”罗池昇接过罗素手中的药,走到床前时才知道为什么罗素会这样了。任谁见到这般情景也会被他的样子深深吸引,难怪素素会看呆,也是,哪有男子长的这般好看的,而且越看越好看,越看越舍不得移开。

“呵呵,哥哥,你也看呆了。”罗素看着盯着少年发呆的哥哥,忍不住笑道。

“素素!”罗池昇假装生气地眯着眼睛,嘴角的笑意难掩,一手扶起少年,一手将碗里的药小心送进少年嘴里。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