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9章 受罚

  先打再讲理,这就是苏氏。

可今儿苏氏明显被气得不轻,扬起手硬是没落下去。

秋菊越想越是古怪,大太太为什么不打四姑娘,是舍不得?可不像啊。更像是隔壁家大娘发现邻家姑娘行事不妥,只能说,却不能打。对,就是这样的。

四姑娘被关到祠堂,这算是几年以来最严重的处罚了,只怕用不了多久,整个府里都会知道。

苏氏道:“小小年纪,就敢顶撞母亲,大呼小叫,这往后大了还了得,从今儿开始,就在祠堂里学学规矩。把《洛氏祖训》给我抄一百遍。”

呜呜……

洛佼发出抗议声,眼泪不停地流泄。

李妈妈的眼里带着深深地责备,她不是把天给捅破了吗。

这孩子,怎能不与她商量啊。

是得让太太教导一回,否则还不知天高地厚。

*

浣莲阁。

洛俪正在练字,双手练字,双腿却在扎马步。

素绢将洛佼被大太太关到祠堂里的事当成新鲜事一般地讲出来。

洛俪不解地道:“素日里,四妹妹也是知轻重的,她好好儿的,怎顶撞了伯母。”

素绢一脸无状,“府里有下人听到清芷阁那边大哭大闹的,大太太被她气得喊胸口疼,大太太说她缺了规矩,让她抄一百遍《祖训》。”

“一百遍?”

《洛氏祖训》那可是一本书啊,要抄出一百本书,这得抄到什么时候。

素绢认真地道:“小婢没听错,就是要抄一百遍。老太太听说后,也没问原因,直说孩子是他们的,他们要怎么教由着他们,还说四姑娘话多的性子是得改改了。”

洛佼岂止是话多,而是分不清什么话该说不该说,只要她想说,她张嘴就来,真真是家里的长舌姑娘,铁氏也曾为此事烦恼过,原说待洛佼大些,“女大自懂事”,哪晓得都快十岁了,还是这么个性子,分不出轻重来。

大黄狗汪了两声。

洛俪探出脑袋,一瞧见湛蓝色的身影,就知是洛征来了,当即提着裙子下了阁楼,远远地就对着洛征笑得甜美。

洛征手里提了两盒东西,“我铺子里的笔墨纸砚,都是从徽省过来的,我使着不错,给你送些来。”

“大哥、三哥、二姐姐四妹那里都送过了?”

“他们几个都有自己的铺子练手,就你和四妹这儿有。”

洛征想着偶尔送一点可以,上回就与他们分过一套,再送就不合适了。毕竟年满十二岁的兄弟姐妹都有自己的收益,他们也是买得起的,唯有洛俪、洛佼二人因为年纪尚小,每月才领二两银子的月例,像这回洛俪一生病,要买吃食,怕这月例都不够使。

洛俪笑着接过礼物,谢过了洛征,问道:“二哥,听说四妹被伯母给罚了。”

“就她那张嘴早晚会惹祸,母亲被她气得不轻。我可是一点也不诧异,倒是诧异怎的今天才罚,我瞧着两年前就该狠狠地收拾一顿。”

就这洛佼多事,原本他与方柔的事不会传得那么多人知道,就因为她一说,整个府中上下都听说了,他洛征也是要面子的,硬是被他这个妹妹闹得没脸。

洛俪不满地道:“好歹是我们的妹妹,她被罚了,怎的二哥还高兴。”

洛征不是高兴,而希望洛佼这回被罚,往后能知事些,别再像现下这样不知轻重。

“但愿这回,她能长些记性,再不长进,早晚会捅出大漏子来。”

洛征听苏氏念叨了,苏氏原本想纵着洛佼的,可今儿着实瞧不下去,这才硬下心肠罚了她。当年洛佼是如何来的洛家,那时候他已有六七岁,开始记事,自然是知晓些的。

第29章 受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