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章 追杀

  少年皇帝要亲政谈何容易?

窦太后对权势欲望极高,对她的亲儿子、亲孙子都能下杀手弄死,何况是杀皇室赵家的王爷、公子,而他并非窦太后所出,生母又是个唯唯诺诺,不敢有半点主意的人。虽然窦太后早前说,待皇帝年满二十,就考虑让皇帝亲政,但谁都知道这是搪塞之言。

因窦太后说让皇帝亲政的话,保皇派希望皇帝早日弱冠,而窦氏派却一直在背后玩手段,窦家一心想让窦太后效仿武媚登基为女皇,想改朝换代。

季如风低声道:“主子,我们今晚就待在这里?”

“我们的行踪肯定是曝露了,追杀的那些人,肯定是窦承嗣的人,这个老贼,总有一天,爷非得将他碎尸万段,竟敢刺杀爷!”少年想到今晚的惊险,如果不是突然出现的五位神秘暗卫,他就被人害了。

但现在他真不敢抛头露面了,在季师傅的伤势未痊愈前,他都不能露面,那么多的暗卫,也不知活下来的有几人。

季师傅道:“今晚的动静闹得这般大,想来明儿江南大都督就会知道。也不算全都是坏事,窦家敢染指江南,只怕要犯清流的大忌。”

少年摸了摸头,“若能借清流派去对付窦家,爷也能省不少心。”

他还是太弱了。

否则,窦国舅怎么敢算计他的性命。

季师傅道:“那小丫头的话有几分道理,洛府虽然安全,最安全的地儿当是祠堂。江南一带的读书人奉洛子为尊,而洛家祠堂更受人尊崇。”

少年微微点头,赞同了这个说法,现在他身边就剩一个季师傅还受了重伤,再不敢折腾,还是先寻个安全地儿养伤要紧。

他扶了季师傅,提上装有吃食的篮子,趁着月色往洛家祠堂方向移去。

*

次晨,洛俪睁开双眸,透过窗帘上挂着的轻纱,望着东边,出现了一片橙红,显是天气转晴,心情立时大好,催促着素纨备香汤。

“姑娘,你风寒刚好,再泡香汤,这万一再染了风寒可怎好?”

“今儿天晴了,我好些天都没洗澡了,快些预备,回头我再喝一大碗药便是,你今儿不是我泡一回,我会很难受,你没闻到我身上都发酸了。”

素纨见阻不住,去问梁妈妈,梁妈妈竟是赞同的,进了闺阁,将门窗合上,又从小厨房里搬了个火盆来。

梁妈妈昨晚一宿没睡,一大早就去了大厨房,借着要领柴禾,去柴禾房探了一下,他们已经不见了人影,心中不放心,又到祠堂里转了一圈,依旧没看到人影。

她拿着湿帕子给洛俪挫背,“姑娘,你说他们去哪儿了?柴禾房与祠堂也没人,我昨日送去的篮子是在祠堂发现的,馒头吃了一半,卤猪头肉吃完了,酒也喝完了,我还在那边发现了一身破烂衣袍,怕被人发现,放到火盆里烧了个干净。”

洛俪淡淡地道:“定是走了!”

她沉下浴桶,初春的香汤很透彻干净,汤水之上飘浮着杏花花瓣,在汤水里撒一把澡豆,再加几滴蜜蜂,清凉之中舒爽入滑,能涤尽尘埃、洗掉污垢。清澈水面,只见青线如墨散开,缭绕如一世纠结,倏然,水声水起,洛俪破水而出,双唇微张,空光寂寂。水流从发顶滚落,淋了满脸,恍然是泪流满面。

梁妈妈见她湿了头发,取了个盆子来,又寻了皂角细细地给她洗起头发。

“他们走了便好,姑娘往后就当没发现过昨晚的事。”

洛俪还在猜那二人的身份,猜了许久也没猜出个所以然,只得打消念头。

“妈妈只当没发生过。”

主仆二人就此说定,再不提昨夜遇到的“大侠”和那所谓的“美人断肠丸。”只当是做了一个梦。

第20章 追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