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章 疑惑

  季师傅回想早前的惊险种种,出京时带了二十几个暗卫,不到半个时辰就死得只剩下他们主仆二人。暗卫们个个都是自幼习武,最短的也有十五六年,这时间长的有近三十年,居然被对方尽数给杀了。

少年又道:“救我们的那五个人武功高强,是不是你安排的后招,这五个人的身手似乎不在你之下,可我瞧你似乎不认得他们,你说是不是洛家安排的人来救我们?不应该呀,我来江南的事,可是很隐秘的。”

有人追杀,还有人在生死关头出手相救。

救人的是谁?

追杀的人又是谁?

追杀的瞧着是死士,不要命的打法,让人看得触目惊心,如果不是季如风拼死护着他,他就被杀了。还有救人的那五个神秘人,身手不凡,个个身手不在季如风之下,实在太让人奇怪了。

季如风不愿评点杀人与救人者的身份,杀人的,主子已经猜到,只能是那两个人。可这救人的主子猜不到,季如风却能猜出一二,除了宫里的那位,不会有人来救自家主子。“江南被清流派所掌控,总好过落到窦氏派手里,他们无论是对皇上,还是对太后,都是一视同仁。再说,他们每年给朝廷的税赋可一文没少,这些年国库的税银有七成江南送去,另有三成也是清各省任封疆大吏的清流臣子送回去的。”

他到底还是太年轻,无论如何,洛瑞再狡猾如狐,但对大赵天下、朝廷都是有贡献的,父子两代为大赵培养了不少的能臣、干臣、贤臣。

少年吐了口气,“若是清流能被保皇派所用,何愁斗不过窦氏派。”

朝中局势,原不是寻常人能看懂的。

想先帝之时,就连好些亲王、郡王都瞧不明白,否则先帝不会用那等无奈的法子收拢皇权。只是天下的病症已久,想将皇权收回帝王之手又谈何容易。

“如果皇上能亲政,清流派自能被皇上所用。”

少年想到天隆帝之前还有一个同光帝,同光帝三岁登基,原是先太子之子,是当今窦太后的亲孙儿,就因为同光帝听说自己的父母死得蹊跷。只得八岁的他,听了宫人的议论,跑到凤仪殿喝问窦太后:“你是我祖母,却也是我杀父杀母的仇人?”

窦太后心下一惊,“皇上是听谁说的?”

“你既敢做,还怕人说?”

窦太后阴寒地眯了眯眼,眸光微敛时,“你待如何?”

同光帝厉声道:“我要杀了你替父母报仇雪恨,你杀了我父亲,还杀了我的叔伯兄弟,你……你是我赵家的血海仇人!”

窦太后一怒之下,令人将八岁的同光帝软禁在清心殿,又着人严查到底是谁把那些告诉了他。那几日,皇宫之中化成了人间炼狱,受牵连的宫人高达一千三百余人。后来的一个月,皇宫之内弥漫着浓浓的血腥,深宫之中更是人人自危,上至太妃、太嫔,下至不知名的宫女太监,都怕牵入这事之中。

同光帝软禁养心殿,窦太后不许任何人给他送饭送水,待得半个月后,有宫人打开宫门,同光帝已被饿死殿中。

之后,窦太后原想在太子的子嗣里挑一个孩子上位,可连他的亲孙儿都与她离心,她实在不放心,千逃万选后,就选中了天隆帝、赵明祖皇帝的第十九子,其生母只是宫中位份低下的叶美人。相传十九皇子赵彻胆小怕事,说话行事又无主张,就这点最合窦太后之意,于是,在同光帝宣告病重驾崩后,窦太后扶了年竟十岁的十九皇子赵彻登基,改年号天隆。

第19章 疑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