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0)丁世凉害她抑郁而死

  小的时候,他并不是很懂。

  可当他长大以后,他似乎有些明白了父亲为何会对他、以及他姐姐如此陌生人一般的态度。

  只因他的父亲从来不曾爱过母亲。父母不幸的婚姻基于在一段利益的结合上。

  于是,在父亲那里得不到的温情与信任,却让他在外公那里得到了充实的满足与慰藉。

  每一年放寒暑假,他和姐姐便会去外公在法国的托斯卡纳庄园里度假,那是他最快乐的童年时光。

  外公和父亲截然不一样,慈爱又严厉。他会鼓励他,带他出入各种商会,教他谈判桌上的技巧、为人处事的原则。

  某种意义上讲,因为父母关系的不和谐,在父亲那里得不到的父爱,却让丁允骢从他的外公的身上感受到。

  直到母亲因为抑郁而过世,外公悲痛难抑,又得知了导致母亲郁郁寡欢的原因是父亲的心里一直有着另外的女人,才使得外公一怒之下,撤走了其在丁氏的股份,导致丁氏股票大跌。

  父亲也彻底和外公的关系决裂。

  丁允骢还记得母亲过世后的那一年,外公也卧病在床。他便去了法国探望他,却被他的大伯拦在了病房的门外。

  大伯当时傲慢的模样,以及他说的那些冷冰冰的话,一字一句地嵌在了他的脑海里,从此便再也无法抹去。

  那一天,大伯站在外公的病房外,趾高气扬地告诉他道,“虽然洁洁是爸爸从孤儿院里抱回家来养的孩子,但父亲这么多年一直视她如已出,且是疼爱有加。如今,丁世凉害她抑郁而死,你们那丁氏也在他手里半死不活,你现在一个人跑来找我父亲,是还想从我们法华这里拿钱来填丁氏的空缺,还是真看我父亲不行了来抢着要遗产呢?你有这个资格吗?”

  丁允骢当时快要上大学了,个头已经窜得比大伯高出半个脑袋了,可大伯的这番话却如五雷轰顶般硬生生地砸在了他骄傲的头颅上。

  他本来是想探望病中的外公,分享他考是藤校的喜悦,却未料到得到的是大伯的这番恶语中伤。

  他没和大伯起任何争执,唯独扔下恶狠狠的眼神便转身就走。

  即便几年之后,丁氏因为父亲的突然离世一度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之中,他也没有回头找过他的外公。

  这几年为了力挽狂澜拯救家族企业,他付出了多少代价,也许只有丁允骢自己的心里最清楚。

  有些甚至让他感到不耻。

  痛,是必然的。

  当年外公撤出股份使得丁氏受到了重创,但灭顶之灾绝对是因为父亲的突然离世所带来的。

  记得那天,他刚从美国回来,老管家便让他上顶楼去劝老爷。

  老管家说老爷和静姨在楼顶上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争吵起来,静姨又哭又闹的,情绪很不稳定。

  等他赶到那里,却看到的是静姨从二十多楼的顶上掉了下来,人就像是一张薄薄的纸片又却是“叭”地一声重重地掉落在了他的跟前。

(80)丁世凉害她抑郁而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