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7)我们今天庆祝一下!

  劳斯莱斯华丽的身影很快便闪入了江城最繁华的商业区域。

  罗西心里揣测着,丁允骢要带她去的地方估计就快要到了。

  这段时间里,丁允骢接了几通电话,听起来大多是关于公事上的。

  罗西在一旁听着他“嗯”、“好”,然而其中有一通电话,罗西敢判断肯定是原律师打给他的。因为丁允骢在讲电话的时候,唇角微扬,还看了自己一眼。

  【十】

  很快,劳斯莱斯便在一个只有半车宽的大门前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丁允骢习以为然地牵着罗西的小手下了车。

  借助街边昏眩的灯光,一块不大不小的牌匾映入了罗西的眼帘,作旧的木块上面深深地刻着“雍福会”三个大字。

  丁允骢推开锈迹斑斑的绿色铁栅门,带着她穿过沿着一条小径向里面的会所走去。不足一米宽的小径两侧栽种的一草一木把院内的景致遮地严严实实。

  小径的尽头便是这会所的主楼,一看就是一座典型的上海老洋房。

  小小的入口上方,挂着一盏昏暗的烛火,低调至极,仿佛是到了旧上海时期某大户人家的公馆。

  早有侍者面带着微笑,守候在此。一见到丁允骢,便彬彬有礼地将门打开。

  丁允骢显然是这里的常客,一边向侍者颔首微笑,一边将罗西领进门厅。

  只见湖蓝色的雕花墙布与上方的铜制西式顶灯发出的黄色光晕,眨间让这个有些窄长的通道充满奢华的味道。

  接着,侍者领他们上了二楼的一间包厢。

  面积并不大,但布置却充满浓郁的异国情调。金黄色的墙布,古典款式的欧式座椅,银色方盘托白色餐盘,白色手工绣台布。窗幔更是十分特别与考究,蓝色的横着垂下,红色上绣孔雀尾羽。

  看到这些,罗西不禁蹙眉,显然这是一个吃西餐的地方,而她,向来对刀叉不感冒。然而,旧式橱柜里摆放的古董皆是会所主人的收藏,又很快吸引了她的目光。

  他知道,她会喜欢这里。

  丁允骢嘴角微扬,放开罗西的手,独自一个人坐下,也不翻菜单,就在侍者的耳边咕弄了几声。侍者一一记下便退了出去。

  当罗西还沉浸在欣赏那些古玩的时候,精美的菜肴便被侍者一道一道地端了上来。

  各种菜香味飘来,罗西的五脏庙立刻提出强烈的抗议,饥饿面前,她不得不入座于丁允骢的对面。

  罗西看向眼前那些菜肴,都是她平时爱吃的本邦菜,心中不禁一暖。

  侍者适时地将酒杯端于她的前面,盛满新鲜果汁,然后知趣地离开。

  “来,我们今天庆祝一下!”丁允骢端起手中的酒杯,唇角微微上扬,他看向罗西,露出戏谑笑靥。

  她虽有点不明所以,但还是举起了盛满饮料的酒杯,小声问,“庆祝什么?”

  “嗯……庆祝……”他假装思索,然后忽然报以一个非常灿烂的笑容给了罗西,“庆祝我离婚三周年。”

(37)我们今天庆祝一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