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9 心无所累

  云一给云臻发了道传音符后,就等在原地。

楚落的这种情况他闻所未闻,也试着叫了两声楚落的名字,眼前的“树”却没有任何反应。

不过几息,云臻御剑飞来,眼睛里的冷气都能冻出渣子了。

他已经在化神期待了几十年,情绪早已能控制自如,也就是在女儿面前才会显露几分真实。

这会儿停在彩花树下,却丝毫感觉不到楚落的气息,仿佛面前的真的是一棵树,云臻脸色变得很难看,浑身爆发出了化神大能的威压,云一受不住扑通跪在了地上。

“你该死!”云臻聚力成掌按在了云一头顶,眼神里的杀意挡都挡不住。

身为鬼奴,云一不能反抗,白色的冰晶渐渐从他的头顶往下蔓延,透过灵气波动,看他的脸是扭曲的,连血红的唇色都变淡了。

突然间,彩花开遍的树梢像察觉到危险一般抖动起来,沙沙沙,朝两边长开的枝桠上抽出了十根长满荆棘的枝条,像十根恐怖的手指,慢慢朝云臻伸去。

云臻一时惊讶忘了反应,让枝条绕上了他的脖子,像双手抱掐,尖刺插进了皮肤,冒出了红色的血珠。

就在血珠染上枝条的刹那,还在不断伸长的树枝突然停下了,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十根荆棘条瞬间缩了回去。

树还在抖动,纷繁的花朵开始凋落,花瓣随风飞舞,形成了彩色的风卷,将树干包在了中间,树枝慢慢变短收缩,最后变成了一个人形。

楚落转了两圈,头还有点懵,晃了晃脑袋才朝云臻跑去,一把抱住了云臻的腰,语气愧疚道:“对不起师父,我差点伤了你,你没事吧。”

到了一定境界,修士的一呼一吸都是杀人的武器,肤发也会跟着变得极为强韧,一般的凡器根本伤不了,而楚落变成了树却能轻而易举地刺破了云臻的皮肤,说明她当时也不是普通的树。

云臻从脖子上抹下血痕,刚刚的刺痛感仿佛还在,若是别人敢伤他一毫,他早就一剑给劈了,可面对女儿他总是在打破常规。

安慰地拍拍她的头,“无碍,但璇珠你为何会变成了一棵树?”

修真界无奇不有,变身术也是听说过的,但想要变得炉火纯青与所变之物同息无异,那已经是达到了仙术级别,在这玄真界里除了有幻术天赋的千面兽,还没有谁能练成变身术。

而楚落炼气期的修为,体质与凡人相比也只是更加耳聪目明罢了,现在最厉害的虚鸿子都练不成的法术,楚落又是如何做到的,云臻很好奇这点。

楚落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自己也不甚清楚,那时她忘记了自己是人,忘记了她叫楚落,唯一记得的是无论她变成了月亮还是变成了花树,她都感到了快乐,简单真实的快乐,可过程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我也说不清楚,就好像我想着我要变成一棵树,然后…结果就这样啦。”

云臻凝神,像在思考什么。

楚落微微偏头,看向地上跪着的云一,鬼修只有成为鬼王后才有实体,但云一此时的身形已经开始透明,黑气像戳破了的气球,不停地往外散,仿佛风一吹就消失了。

楚落看的心惊肉跳,扯了扯云臻的袖子,“师父,让云一回去疗伤吧,这事跟他没关系。”

云臻深深地看了楚落一眼,脸上没有了往日的慈爱,冷漠道:“他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你出了意外,就是他的错了。”

但云一是云臻花了不少功夫才培养出来的鬼奴,实力相当于人修的元婴级别,也算他的得力干将,就算楚落真出事,他也不一定会让云一真的消失,可该有的惩罚还是免不了,云臻一挥手,道:“护主不利,罚你去流川守三年,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踏出流川半步!”

“谢主人开恩。”云一磕头领命,吃力地站起来,黑色的斗篷消失在空气中,只留下弱如细丝的声音一直在楚落耳边回荡。

流川以前写做留川,传说它是忘川河的源头,里面厉鬼无数,怨气冲天,与平静的忘川河相比,困在流川水里的鬼魂记忆未消,它们一直“活在”过去的仇恨悔怨和不甘里,让流川水时常翻腾汹涌,危险重重,稍有不慎就可能被恶鬼吞噬。

楚落抬头看了云臻一眼,沉默地低下了头,心里闷闷的。

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残酷,真正的强者为尊。

那日之后,楚落开始修炼的更勤奋了,人也变得沉默不少,云臻虽看见眼里却什么也没说。

《九阴太玄真诀》中的人月合一第一层,楚落盘坐在巨石上,清冷的月光笼罩在她身上,圣洁如仙……

“师父,我想闭关一段时间。”从月虹湾回来,楚落身上还带朝露的清新气息,水蓝色的对襟流云长裙拖曳在地上,不染尘埃,五指宽的腰带衬得她身姿修长纤细。

云臻仔细地看了一番,恍然发现楚落比起刚进苍云门的时候长高了不少。

“璇珠来苍云有半年了吧,以前还觉得时间慢,可眨眼间你就长大了。”云臻的语气有几分怅然,他已经错过了她最重要的十年,总希望在以后的日子多补偿于她,可孩子就像雨后的春笋,今天一个样,明天一个样,等想起来再去看她的时候,她已经长成绿竹了。

楚落也发现自己渐渐的不会再像刚来的时候跟他撒娇了,她觉得自己的心境出了问题,一方面她享受云臻对她的宠溺,一方面她又害怕他的威严,她不知道真正的父女关系是怎么样的,做父母的可以无限宽容孩子的错误,可做孩子的,父母的一点点偏颇,都可能伤透了他们脆弱的心脏。

在楚落沉默不语后,云臻叹了口气,自从多了个女儿,他这半年叹过的气都抵得上他以前五百年叹气的总数了,儿女就是父母上辈子的债。

“我看你最近心境不稳,想闭关就去闭吧,但万事切记不可钻了尖角,凡事要往大处想,再难想通的问题时间总会给你答案,要知道修真无情,你活过的十年也不过是未来几百年几千年甚至上万年岁月的沧海一粟,有些事终归会忘记,璇珠,师父只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苦心,心软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当断其断,心无所累,方能大成。”

19 心无所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