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长歌行
末世之长歌行

末世之长歌行

清骨

科幻空间/末世危机

更新时间:2021-09-24 22:00:34

新书《女修重生指南》,无男主。
……
“前半部分末世场面,后半部分侧重修仙,修仙与末世融合。”
无男主。
——以上。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新书上架《全娱乐圈都以为我糊了》~

第3章 不同路

  (第一、二章被那啥了,找不到原因,重发在作品相关,点击目录就可查看~)

  (新手写文没有修改过,都是直接上传,眼下也没时间修改,错别字,逻辑漏洞,我先给大家道个歉,剩下的,大家自行补脑哈。)

  (16年的文了,可能有点老套,不要太带脑子哈,望轻喷——)

  ————————

  经历近乎四年犹如地狱一般的末世,叶倾那份小聪明,小天真早就被磨了个稀巴烂,只剩下谨慎与冷漠......

  眼前的叶倾,面庞还是那张面庞,只目光看似慵懒,叶清雅却捕捉到了一抹隐晦的深邃,分明只轻轻的瞥了自己一眼,却让她感受到一股陌生。

  陌生?

  叶清雅心头一跳,她怎么会有这张想法,太难以置信了。

  这还是她认识的叶倾吗?

  若非——叶倾习惯性的勾起唇角,右手捏着左手掌心,这两个动作依旧无比的熟悉,她甚至怀疑,眼前的叶倾是否是他人假扮的,亦或者鬼上身了?

  不得不说,叶清雅的直觉相当准确。

  经历过一次死亡,在那宛若地狱的末世生存了四年,叶倾又怎会没有丝毫的改变?若非不想暴露,刻意隐藏,单凭自己不知道手刃过多少丧尸才养成戾气,只一眼,就能吓得如今还未成长起来的叶清雅——噤若寒蝉。

  两人对视一眼,叶倾嘴角噙着一抹淡然的笑容,眼神镇定,令人发寒,叶清雅终是不自在的转移了视线。

  前世所发生的一切,现在还没发生。

  叶倾知道,若想,很多事都可以改变发展轨迹——只要七天的时间,收服叶清雅,为自己所用,绝非难事;半个月之后,别人眼中高高在上的江城基地,她甚至与可以强势入驻,成为说话人之一。

  可是,叶倾一点都不想这么做。

  对于叶清雅,一边回想一边欣赏,这女人只用了一周不到的时间,就比那些生活在末世数年的人都“活的明白”,理智而善于筹谋,毫不矫情又杀伐果断,是她很敬佩的一类人,某种意义上的女强人。

  只得可惜,现实就是如此,她们不是一类人——自己可以再狠心,但她很清楚自己的底线在哪里,有时候,宁死也不会触犯。自然,这也是她为什么死的原因。

  最终,叶倾漫不经心地将筷子放下,不以为然道,“有什么不一样?是多了块肉,还是少了个眼睛?”

  她的话听似轻柔,实际上却分外的冷漠,就像是不认识的陌生人一般。

  刚重生归来,叶倾起伏的情绪还没彻底平复,担忧会露出破绽,引起疑心,所以说完后,径直起身,转身便上了楼。

  上一世,虽说叶清雅为了利益,打算将她献出去,可失败后,也没有强求,之后两人便再无交集。

  起初叶倾也很担忧,以为,进入江城基地后,叶清雅会对付自己,但没有。

  上一世,她对于叶清雅的想法不太能够理解,但随着人死去,当再一次醒来,很多事叶倾约莫也想通了,就像叶清雅所说的——顾念那一丝半缕的亲情,她不会害她,至此,你过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

  屋内还有明晃晃的灯光,楼梯是她末世前最喜欢的模样,但此时已无心再欣赏。

  叶倾没有告诉叶清雅末日即将来临的消息,深思熟虑过后却也没有报复叶清雅的打算,何必呢?

  叶倾虽然手刃过数不尽的丧尸,杀人却是极少。

  况且,重生一回她不想将这争分夺秒的时间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上。

  毕竟不是末世小白花了,对于上个床能够换取一次生存机会这种事,她虽然没有经历过,但看的很淡,说真话,这种事在末世里多少人求而不得,有些人为了一份饭,别说一次,多少次都是可以的。而她曾经差点“要”上的,也是熟人的床,年轻有权,并不是此后叶清雅要献身的那位,所以,活下来,能混口热饭倒没什么问题。

  只是,叶倾理解是一方面,却完全不认同——我自己能够混一口饭,哪怕再难吃,却也是自己的,何必要求人?

  是以,她暂时不打算对叶清雅采取行动,可若以后,她触及自己的底线,她也一定不会手软。

  对于叶倾这段莫名其妙的话,叶清雅先是一愣,旋即张口想要问她这段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却还是没有说。

  一直到叶倾走到楼梯尽头,即将消失的霎那,她才道:“我今天下午就会离开江城,至于公司那边,既然你想放假,那就休息一段时间。”

  她说完之后,叶倾的身影也消失在楼梯上。

  对于叶倾的忽然转变,叶清雅觉得很疑惑,沉默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最终拿起手机不知道跟谁打了个电话后,回了房间。

  知道叶清雅下午出差的消息,叶倾浑然一松,这意味着她的计划可以如期实行了,至于公司,谁爱去谁去,世界末日都要来临了,谁他妈还稀罕那几张钞票?

  重活一次,她总不会比上一世混的还差吧?蓦然一笑。

  至下午3时,随着楼下传来的一阵关门的声音,叶倾也迅速开始行动起来。

  回到房间后,叶倾就揣着檀木匣子不松手。

  这檀木匣子是叶母的遗留之物,更是前世叶倾的救命稻草。

  “这只木簪,究竟有什么神秘之处?”叶倾蹙起眉头。

  前世直到死,也没有发现这只木簪的异样。而这一次,她发现了木簪的不寻常,可是她都盯着它好几个小时了,反复的摩搓,愣是没有看出些花样.....什么簪中藏信,她没找到机关。若说这木簪乃是某密地的钥匙,也不应该,不曾听母亲说过,却担心有遗漏,她愣是把那檀木匣子拆了,同样的一无所获,并没有见到任何一张类似“藏宝图”的玩意儿。

  最后,她得出结论,这木簪子除那股通体流转的暖流外,就再也没有一丝奇特之处。

  她看出这根木簪的不凡,却拿这根木簪,是束手无策了。

  她并非急功近利的人,却深知不能在这发簪上费太多的时间。

  末世即将来临,她最首要的任务是获取生存的力量,她想若是这两天不能解开这木簪的秘密,她也只能放弃,她不能因为一只木簪,而失去了生存的先机。

  在末世中挣扎,连温饱都成为问题,谁还有闲工夫去琢磨这样一只木簪?

  若非此物是她母亲的遗物,她留个念想,早就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发霉了。即便如今,知道此物的不同凡响,但也不敢太当一回事儿,否则到时候,没等琢磨出一朵花来,她恐怕就魂归西天了,那到时候岂不是便宜了别人?

  叶倾实在没办法,只能兵行险招,算是孤注一掷了。

  行为虽是不孝,可为了能顺利长久的生存下去,也是没办法,她倒是想试试,这只木簪,是不是真有神异之处——她双手捏住了木簪,准备断木取证,结果愣是掰了数次,这根看似普通的木簪,却连一丝一毫弯曲的迹象都不曾有过。

  叶倾忍不住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水,双眼中精光一闪而没,镇静的神色不怒反笑。

  居然掰不断,难不成她母亲遗留下来的这木簪子真是一件宝物不成?

  叶倾起初还一喜,然不过转瞬之间,她便神色莫测——就算这跟簪子是件什么宝物,那又怎么样?

  她将整个下午的时间用来研究这根簪子,此刻窗外已是夜幕降临,也未能参透分毫,终于明白那句,“空有宝山而无门得入”的苦闷,想到这里又有些许灰心,自己仅剩下半个月的时间,其中,还要抽出一半,用以吞服丹药觉醒异能,这时间紧迫的,让人焦躁起来,微皱的眉间一直不曾平抚。

  思及此,叶倾转而看向了那瓶丹药——她很少听母亲谈及外祖家,只知道外祖家远在首都,仿佛跟道家有些联系,却又非正统的道家传人,至于那二老,据说早也去世了。

  若没经历末世这一遭,这事放在从,叶倾或许是嗤之以鼻的态度,可历经一次末世,见过那些行尸走肉的活死人,杀伤力恐怖的异能,对于世上真有得道高人自是偏信了三分。

  道家?叶倾蓦然一愣,放下叶氏集团这个重担,转而去当了两三年米虫的叶倾表示,她没有系统的了解过道家的文化,但是却是看过不少的修真小说。

  对此,她脑门一阵灵光闪烁。

  修真小说中,不乏惊天动地的宝物,可要将这些宝物激活,或者说认主,不是都有滴血认主这一说法?

  叶倾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转头就从床头柜取来一把剪刀,接着,眼睛也不眨的剪破了左手食指。

  随着殷红的血液渗出,她将食指上殷红的血液抹在木簪上。

  心头血乃是人身上最为精纯的血液,都说十指连心,想来两者的效果,必然是相差不远的,叶倾心道。

  只见殷红鲜血刚沾到木簪之上,就如同海绵吸水般,全然渗透进木簪之中。

  这还没容的叶倾惊喜,紧接着一阵强烈的吸附力从木簪中爆发。她手指霎那间被紧紧的粘住,这一切好似电光火石,她根本来不及反应,旋即只感受到一股天旋地转,木簪竟通过她手指上的伤口,猛然的吸着自己的血液!

  手指的血管本就细小,被木簪这恐怖的吸扯,叶倾只觉得整个手指都要爆裂了,旋即头晕欲吐,最后整个人瘫在地上。都说经验主义害死人,更何况那些胡编乱造的修真小说里毫无凭据的瞎主意?

  眼下叶倾后悔不已,她只是想探知这只木簪究竟有什么神秘之处,可没想过,要因为一只木簪,她这刚刚重生不过一日,就要去跟阎罗王报道啊!

  不知过了多久,叶倾头晕目眩有所缓解,然而手指间发涨般的刺痛将她硬生生从昏厥的边缘拉回来,此时木簪已经停止吸血,反而发出青蒙蒙的光芒,而青芒之中,微微显露着刻画在其中的复杂花纹。

  叶倾面色惨白,虚弱的喘着气,满是后怕的盯着木簪。只是一波未停,一波又起,她羊绒衫下的左臂,突然升起一股炽热的疼痛,她迅速的扯开袖子,发现原本如玉光滑的手臂,不知什么时候,竟多了一株小树的纹身,透着跟木簪一般青蒙蒙的光芒。

  因为极度刺痛,一个不稳之下她手中的木簪猛然的掉落在地上,与此同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她手臂小树纹身上,那股青蒙蒙的光芒竟宛若有意识似的,竟化为一道流光,落入那根木簪之中。

  霎那间,房间内青光大盛,刺得叶倾双眼昏暗,但见那原本掉落在地上的木簪,接收到这一股流光后,宛若活过来了一般。

  只见它浑然一颤,原本好似朽木般的簪身忽然裂开,旋即竟在数息时间内发芽,最后竟长出了一根寸许高的小嫩苗,青嫩的叶子晶莹剔透,十分喜人,而那根簪子却在这数息时间内,被小嫩苗吸收,直至消失不见...

  这件事发生,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却让叶倾仿佛从鬼门关走过一遭,一时间恍惚了,却不知身上的羊绒衫已经沾满了汗水,一头乌黑的秀发更是湿答答的贴在了她的脸上、脖子上,最后脱力倒在地上。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