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恃强凌弱

  “啊!是赖经理呀,你好你好你好!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也不给兄弟联系……”熊吼再次袭来,凤局长懒得理会。

漠视是最大的讽刺。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凤局长没有对保卫说什么,扭头问金枪不倒,“候车室还有豪华与普通之分吗?”

金枪不倒吓得颤颤惊惊,装作十分可怜的样子,不愧是太监们的头,没有一点男子汉的骨气,“嘿嘿,嘿嘿,凤局长,是这样的,为了满足不同层次顾客的需求,我们站上发的有普通车和豪华车,乘坐普通车的旅客在普通候车室候车,乘坐豪华车的旅客在豪华候车室候车,掏的钱不一样,得到的服务也不一样,我们考察了不少地方,沿海发达城市汽车站也是这样做的……”

苟站长哆嗦起来没完,凤局长打断话质问:“像这位带孩子的旅客不能特殊照顾一下吗?”

“嘿嘿,嘿嘿。”苟站长干笑两声,“应该特殊照顾,只是这些保卫人员工作太死板,不会变通……”

凤局长怜惜地望了望女旅客怀里哇哇哭的孩子,“你们大人应该知道,北方比南方冷,要多带点衣服。去吧,赶快到那个候车室里暖和暖和吧,别把孩子冻坏了。”弯腰把女旅客的行李提起来,“走,赶快过去吧。”

金枪不倒慌得像饿了三天的狗抢一块红薯皮子,急忙夺过凤局长手中的行李,殷勤地对女旅客说:“还不快谢谢凤局长。”

凤局长不冷不热地说:“应该谢谢你苟站长才对。”

女旅客说:“孩子他爹还被他们扣留着呢。”

早有太监跑过去把那个男旅客领了过来。男旅客的衣服扯得很乱,脖子里有几道红印,显然受了暴力,从治安室里一出来就想发作,诉说自己受到的委曲。女旅客急忙劝解说:“别说了,这位大妹子是个大官,大好人,作主让咱们去那里面候车,咱啥也别说了。”男人还有些不服,女人狠狠拍他一巴掌,“走吧,别认死理了。”男人乖乖地闭上嘴,跟着老婆往豪华候车室里走去。

凤局长叮嘱说:“离发车时间还早,你们去买件棉衣,给孩子穿上,待会坐在车上也冷。”

男旅客感激地说:“把他们娘俩安置好,我就去买。这位大姐,你你你真是好心人。”

吉总、鱼主席、牛主任、金枪不倒以及陪同的几十个大小官都松了一口气,把心放到了他们自己肚里。

豪华候车室的确豪华,候车椅是皮沙发,有暖气,舒缓的音乐环绕四周,连服务员的长相和服装都很漂亮,颇有空姐的模样。墙壁上挂着省交通运输厅羊厅长检查的照片,羊厅长身后是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党委书记、副书记、工会主席、工会副主席、纪检书记、纪检副书记陪同,像羊拉了屎蛋子,长长一大溜。照片很高,很大,很醒目,从天花板延伸到地板,足足有二十米,羊厅长笑容可掬,高抬贵手,指点江山,很有伟人的气度,一只手掌比一个人还大还高,的确是高人。金枪不倒的光辉形象也在上面,不过只显个头,没有脖子没有身子更没有腿,但这已经不得了啦,能站在伟人后面留个永远值得纪念的影像,是多大的荣誉啊!一辈子没有白活,死了也心满意足。

魏贻沃又接到一个电话,“喂,哪位?哦——张秘书长啊,你好你好你好!你怎么想起兄弟了……”

凤局长不表态,公司大小领导更不敢说三道四,他表姐夫是运输公司一把手,谁也不敢表现不满。没有人再去注视,就像满池塘的青蛙,呱呱呱,呱呱呱,恨不得拼了老命叫,却没人理会。

凤局长站在巨幅照片前,默默端详片刻,没说一句话,上面的羊厅长前天被双规了,外界还不知道,在通报下来之前,凤局长不会往外泄露。她转过身,往回走。只见刚才那个女旅客的脸贴在孩子脸上,孩子不哭了,睡得香甜。女旅客也昏昏欲睡,看得出来,他们坐了很久的火车,十分疲惫。背后的熊吼还在继续,杂乱的脚步声相当地响亮,凤局长摆了摆手,转身往回走。随从连忙让开道,凤局长从出站口出了站,又从大门口绕一圈,再次进了汽车站。

恃强凌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