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是怎样炼成的

荣誉是怎样炼成的

陈传龙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兴奋

  “这位是新来的龙腾飞,昨天报的到。”别看魏贻沃样子笨得像熊,在领导面前却很乖巧,见凤局长走过来,知道她想问什么,连忙把龙腾飞介绍给凤局长,同时又向龙腾飞介绍,“这是咱们凤局长。”

龙腾飞不假思索地说:“凤局长好。”他下意识地瞟一眼凤局长,这女人长得不错,两只眼睛很水,脸盘也可以,鸭蛋形,是个美人坯子,可能是火候不到,有点缺憾,鼻子大了点。

凤局长仍然笑盈盈,声音远比容貌更美丽,和风铃一样动听,“你好,欢迎来交通运输局工作。”大方的伸出手,准备与新来的兵握手。

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面前伸出一只女人的手,白花花的手,局长的手,猝然间,龙腾飞不知道怎么是好,不过,跑车多年的经验帮助了他,就像汽车高速行驶中,前方突然窜出一只动物,既要以最快的速度避开,又要保证车辆安全,类似的事龙腾飞能够应对自如。他急忙伸出手,与那只白花花的手挨了挨,更有些受宠若惊了,“凤局长好。”他没敢用劲,分明感到那只手软、绵、温、滑,这就是领导的手,与普通人的手明显不一样。

凤局长还想和龙腾飞聊几句,电话响了,魏贻沃很会见风使舵,带领龙腾飞出来了。回到社精办,魏贻沃马不停蹄地与运输公司领导联系,要他们开车来接检查组,至少来一名副总带队,十点钟准时到局里。龙腾飞翻阅文明窗口评分标准,听魏贻沃狼嗥般的打电话,巨大的声音都和汽喇叭一样洪亮了,灌满三大间办公室,震得耳朵嗡嗡响。现在才八点,为什么要到十点才出发呢?他不敢多问,评选先进是十分慎重的事,局里肯定很慎重。

龙腾飞参加工作二十多年只得过一次先进。那是下岗前一年,那天,他从外地跑车回来,队长告诉他说,你被评为运输公司“先进工作者”了,要请客。龙腾飞当时激动得一塌糊涂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爱美实际就是爱荣誉。人都是这样,对荣誉有种刻骨铭心的追求,即便是罪犯,是作恶多端的人,真要给他荣誉,他会很在乎,甚至从此改变人生。龙腾飞也是这样,平时对工作满不在乎,“先进工作者”的荣誉突然降临了,心里那个激动呀,他自己形容说,像大海的波涛,久久难以平静。“先进工作者”是容易得的吗?全公司六千职工,才评选出来一百多名“先进工作者”,比考大学还难,要是干得不好,能评得上吗?不说别的,光“先进工作者”五个字,都能让他兴奋半个月,什么时候想起来都精神抖擞。他很爽快,请队长和几个弟兄们嘬一顿后,领到了“先进工作者”的荣誉证书和一把铝制大茶壶,那顿饭花了几百块,买十个大茶壶也用不完。回家给石榴说了,石榴有些心疼钱,说得了十几块钱的奖品,花了三百块钱请客,不划算。龙腾飞当时就批判石榴的拜金主义思想了,义正辞严地说,不要光看花了几百块钱,荣誉无法用金钱买来的,就是不得先进也得请弟兄们喝酒,现在又有荣誉又有奖品,都是净得的,尤其应该珍惜的是荣誉,荣誉无价。石榴很快转变了错误观点,直夸丈夫干得好,有成绩,好像这个荣誉能证明龙腾飞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合格的丈夫,最优秀的司机。总之,一张红色荣誉证书说明了一切。大茶壶只用了五天就漏水了,但那张荣誉证书还是能说明一切,永久有效,永久放光彩。“先进工作者”的荣誉称号虽然是运输公司授予的,是最低级别的荣誉,但在龙腾飞和不少人看来,却是至高无上的,是对过去工作的肯定,非常值得珍惜。

眼下要检查验收的“交通运输系统文明窗口”,是市文明办和市交通运输局联合授予的荣誉称号,是高等级的荣誉,比运输公司内部授予的荣誉称号要高出许多倍,其荣耀也要高出许多倍。今天,龙腾飞作为检查组的一员,就要和市文明办、交通运输局领导去验收文明窗口了,这是多么神圣庄严的事啊,在他看来,仅仅作为检查组中的一员,就比获得运输公司授予的“先进工作者”的称号光荣一百二十三倍。

离出发还有一个半小时,龙腾飞的心早飞到了运输公司,心跳得咚咚响。

魏贻沃打电话的声音还在办公室里环绕,三间房子的空旷办公室被狼嗥声塞得满满的,没有空隙。昨天龙腾飞进入社精办以来,感觉魏贻沃一直在电话里狼嗥,打电话接电话打手机接手机,像不知疲倦的驴拉磨,始终没有停下来过。从魏贻沃的声音里可以判断出,电话那头大部分是领导,龙腾飞暗暗佩服,魏贻沃在官场上认识的人真多,关系真广。

一个半小时终于熬过去了,龙腾飞觉得比一天还长。他收拾好文件、评分标准、笔记本和相关材料,下了楼。运输公司的车已经来了,从里面钻出的是副总经理吉实。作为本单位的副总,龙腾飞是认识的,连忙迎上前,毕恭毕敬地问候:“吉总,你好。”

吉总见龙腾飞拎着蓝色公文包,猜想是检查组的人员,满脸堆笑地迈步走过来,主动与龙腾飞握手,“你好。”吉总个子不高,只有一般人肩膀高,长一幅女人相,长头发,脸白得没有血色,要不是头上戴着副总的高帽,只怕连老婆也找不到。但是,据小道消息说,吉总是玩弄女人的顶级高手,运输公司有姿色的少妇少女百分之七十没有逃脱他的掌心。

龙腾飞说:“吉总,到办公室喝点水吧,凤局长马上就下来。”

吉总说:“不用了,欢迎你们到运输公司检查指导啊,你们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亲自到运输公司指导工作,我代表运输公司六千名职工向你们表示热烈欢迎。”

龙腾飞觉得吉总今天有点特别,对自己十二分的热情,一个大公司的副总,管辖着几千名职工,对一个手下开车的竟然如此客气,实在让喝了二十多年汽油的龙腾飞受宠若惊,想来想去,他暗暗笑了,吉总不认识自己,把自己当成了交通运输局的工作人员,检查组成员。要是知道自己的身份,肯定不会放下副总的架子,和一个小小的司机客气,说不定后悔得吐血。龙腾飞也不便道出真实身份,要是说破了,不但吉总小瞧自己,还让吉总难堪。龙腾飞拿出主人的身份,装腔作势地说:“吉总,运输公司这几年发展不错,文明窗口行业搞得很好。”为了让吉总明白自己是检查组成员,添油加醋地说:“从报上来的材料看,运输公司的文明窗口创建工作搞得很扎实,亮点很多……”龙腾飞看见魏贻沃和凤局长从大厅里走出来,连忙刹住,“吉总,凤局长出来了。”

见了面,互相寒暄一阵,魏贻沃让龙腾飞坐在凤局长车上,他自己坐一辆车,出发了。本来一辆车就能坐得下,为了讲求气派,显示威风,又开一辆车,只拉魏贻沃一个人,和农民进城卖猪的三轮车一样,专车。吉总的车在前面开道,三辆车浩浩荡荡地往运输公司狂奔。出发前,龙腾飞问魏贻沃,文件上说,检查组由市交通运输局和市文明办共同组成,怎么不见市文明办的人来?魏贻沃说,他们工作忙,不来了,咱们检查结束以后,写好文件让他们盖个章就行了。市文明办不来人,检查组只有三个人:凤静、魏贻沃、龙腾飞。龙腾飞坐进车里,心里不住地翻腾,想不到,检查验收这么严肃认真的事,只是象征性地去了三个人,而且龙腾飞还不是正式人员,要知道,这可是市文明办和交通运输局联合授予的荣誉啊,级别相当高,不知情的还以为要经过多么严格的检查评比程序呢。还有更让龙腾飞迷惑不解的事呢。魏贻沃让龙腾飞坐凤局长的车,原来是有想法的。车开动后,凤局长让龙腾飞介绍一下文明汽车站的评分标准,幸亏龙腾飞事先看了几遍,记个大概,简单明了地说了几项。凤局长又让龙腾飞把运输公司报过来的材料递过去,凤局长刚刚接到手,到运输公司了,她只得把材料从下面还给龙腾飞,生怕外面的人看见。龙腾飞暗自好笑,凤局长作为检查组长,连检查对象的情况都不了解,更谈不上认真检查了。

龙腾飞对检查验收有些看扁了,对这么高级的荣誉产生了怀疑。

运输公司对检查组的到来给予了极高规格的迎接。大门口站了两排服务员,一直延伸到办公大楼门口,足足有一百米长。服务员年轻漂亮,穿着整齐统一的服装,手里拿着鲜花,见检查组的车辆过来,立即挥舞手中的鲜花,十分卖力地吆喝,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嘴里喊欢迎,双手舞动鲜花,身子不停地跳,还要跳得优美,有些难度。车里的人仿佛没有看见下面站了两排招引人的美女,一直向前开,驴闯进了羊群,羊漂亮不漂亮驴看不出来。车队往前走,欢迎的声音铺天盖地,节奏整齐,气势如虹,和迎接外国总统一样。龙腾飞激动得心要跳出来,开车的同行哪享受过这样崇高的礼遇?事后跟他们炫耀,他们肯定不相信,说他吹牛皮。龙腾飞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一个奇怪的想法,有一次跑广州,在一个路边店寻快活,也是这种场面,几十个美女站成两排,异口同声地说,欢迎,欢迎,司机相中哪个美女,就可以把哪个美女领到房间……龙腾飞的视线随着车轮滚动而在美女们的脸上快速移动,可以叫作“走车观花”了。他以前开过大客车,天天与站上的服务员打交道,个个都很熟识,但是,刚才一路看下去,都不认识,才几年的功夫服务员都换遍了,肯定是站长辞退了老服务员,接收了新服务员,接收一个能得到不菲的好处呢,这是秃子头的的虱子——明摆着的,也算是最大限度地创造经济效益吧。

兴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